《沈鍊传》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沈鍊传》参考译文

沈鍊为人刚强正直,嫉恶如仇,可是很狂傲。每次饮酒就箕踞狂笑傲视,旁若无人。锦衣帅陆炳善待他。陆炳与严嵩父子交情很深,所以沈鍊也数次与严世蕃饮酒。严世蕃用酒来虐待客人,沈鍊心有不平,总是同他唱反调,严世蕃害怕不敢计较。

恰逢俺答进犯京城,投信要求贡物,多有失礼言语。让朝廷大臣广泛议论,司业赵贞吉请求不要允许。朝廷大臣无人敢赞同赵贞吉,只有沈鍊独自赞同。吏部尚书夏邦谟说:“你是什么官?”沈鍊答道:“锦衣卫经历沈鍊。大臣不说,所以小吏发言。”于是停止议论。

严嵩显贵受宠幸,执掌大权,边防大臣争着贿赂。而做错事担心获罪的人,更是用车装载金子贿赂严嵩,贿赂一天比一天重,沈鍊时时叹息。一天与尚宝丞张逊业饮酒,饮到一半时提及严嵩,就慷慨激昂地痛骂严嵩,泪流满面。于是上疏说:“现在大学士严嵩,贪婪的本性已病入膏肓不可救药,卑鄙的内心顽如铁石。人们都窥伺严嵩的爱好与厌恶,却不知道朝廷的恩德权威,这还能忍住不说吗?”趁机一并弹劾夏邦谟谄谀并贪污受贿的情形。请求将他们都罢除贬斥,来告谢天下。皇帝大怒,重打沈鍊数十下,贬到保安垦田。

这之前,总督许论常杀良民冒充功劳,沈鍊去信责问。后来严嵩同党杨顺为总督。恰逢俺答侵犯,攻破应州四十余堡垒,杨顺怕获罪,想上报斩敌之功自求解脱,就纵容总政拦截杀害躲避兵祸的人,比许论更残酷。沈鍊去信严加责备,又做文章祭祀死难者,言词多讽刺杨顺。杨顺大怒,派亲信告诉严世蕃,说沈鍊结交敢死之士击剑练箭,意图不可测。严世蕃嘱托巡按御史李凤毛。李凤毛假意推辞说:“有这回事,已经暗自解散他的同党。”不久,取代李凤毛任职的路楷,也是严嵩同党。恰逢蔚州妖人阎浩等人素来以白莲教迷惑众人,官兵捕获了他们,供词牵连了很多人。杨顺将沈鍊名字写在里面,诬告阎浩等人以沈鍊为师,听从他的指挥,备文定案上呈。严嵩父子大喜。前总督许论正掌管兵部,竟然核覆按所奏治罪。于宣府刑场斩杀沈鍊,流放儿子沈襄到极其边远的地方。

当时是三十六年九月。杨顺说:“严公赏赐给我的很少,难道还不满意吗?”于是拘捕沈鋉的儿子沈衮、沈褒,杖杀了他们,又发檄文逮捕沈襄。沈襄被捕到后,正要拷打审讯,恰逢杨顺、路楷因别的事被逮捕,沈襄才得以免死。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