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夜雪》赏析
发布时间:2016-01-03

夜 雪

白居易

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

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白居易的诗歌素来以明白晓畅、朴实自然见长,字句之间无一虚处,皆可推敲斟酌。这首《夜雪》是白诗中以雪为题材的诸多作品之一,不拘一格,独具匠心。全诗短短二十字,并未直接写及深夜雪落的景致,既不做色彩刻画,也不见姿态临摹,却生动传神地表现了夜间雪深人寂的光景,读之意蕴无穷。诗人从他处落笔,进行多角度的侧面描写,构思巧,我们亦能从这寂寥的氛围中感受到其贬谪后无处排遣的苦闷心境。

总体而言,整首诗充分调动了读者的感官功能,分别从触觉、视觉和听觉着墨,诗境平易而浑成熨贴,自有云天之妙。首先,白居易从“已讶衾枕冷”起笔,仅一个“冷”字,进行触觉描写,暗示正值夜半时分,凉意袭来,诗人醒于衾枕之间,照应了“夜雪”的题目。花间词人温庭筠的《更漏子》中便有“夜长衾枕寒”的说法,而南唐后主李煜《浪淘沙》中一句“罗衾不耐五更寒”更为后人熟知。一个“讶”字将诗人从浑然不觉的梦境中突然醒来的神情勾画到位,也将雪“落地无声”的特点表现得淋漓尽致。其次,诗人写到的“复见窗户明”是雪夜中的视觉感受,因为夜晚是黑暗的,诗人能够看到窗户明亮,是由于地面积雪反射的亮光。此外,我们从古人孙康寒夜映雪苦读的典故中可以窥测到雪落后如此这般的情景。这两句是写人的所感所见,虽全用侧写,却扣题很紧。当然,我们仅从“衾枕冷”和“窗户明”这些特殊的现象并不能完全推测出一定有雪。于是后面两句诗人笔锋由隐约含蓄的暗示转入直接明白的叙述,“时闻折竹声”从听觉角度出发,让读者清楚地感知到“夜深”和“雪重”。在夜深屡屡听闻“折竹声”也愈加显示出雪夜的宁静。全诗布局井然,层层推进,从触觉、视觉、听觉三个层次叙写,一波数折,曲尽其貌其势、其情其状。结尾句以有声衬托无声,使全诗的画面静中有动、隽永清新,真切地呈现出一个万籁俱寂、银装素裹的清宁世界,诗人彻夜无眠的孤寂也表露无遗。有人说“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一句与王维诗句“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有异曲同工之妙,诚哉斯言。

另外,《夜雪》篇幅虽短,却极尽波折委婉之意,有一种曲径通幽的效果。“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一句对仗平整,音律匀称。“已”与“复”,“讶”与“见”,“衾枕”与“窗户”,“冷”与“明”,将字词的对称、音韵美发挥到极致,读之层次分明,诵之朗朗上口,更有音乐的复调效果。接着,下一句诗人采用倒装句式,移花接木,将“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一句的因果倒置,通过写积雪压折竹枝的声音,让读者可以判断出雪很大,而且雪势渐重。

这首作于白居易贬谪江州司马的任上的五绝,就景写景,又景中寓情,一切都应了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言及的“一切景语皆情语”,委婉传出诗人被贬后的寂寞冷清之状和无限感慨。全诗无一点安排痕迹,也不假纤巧雕琢,白居易将真情实感熔铸于诗歌之中,在曲折婉致传递出落寞的人生境遇之感。 (文/莫怀北)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