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元《永某氏之鼠》原文和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永某氏之鼠

柳宗元

[原文]

永①有某氏者,畏日②,拘忌异甚。以为己生岁值子③,鼠,子神也,因爱鼠,不蓄猫犬。禁僮勿击鼠。仓廪④庖厨,悉以姿鼠,不问。

由是鼠相告,皆来某氏,饱食而无祸。某氏室无完器,椸⑤无完衣,饮食,大率鼠之馀也。昼累累与人兼行,夜则窃啮斗暴。其声万状,不可以寝。终不厌。

数岁,某氏徙居他州,后人来居,鼠为态如故。某人曰:“是类恶物也,盗暴尤甚。且何以至是乎哉?”假五六猫,阖门,撤瓦灌穴,购僮罗捕之,杀鼠如丘,弃之隐处,臭数月乃已。

呜呼!彼以其饱食无祸为可恒也哉!

[注释]

①永:即永州。今湖南省零陵县。

②畏日:迷信的人认为日期可以定凶吉祸福,怕犯忌日,称畏日。

③子:农历的子年。子年出生的人属鼠,古人以十二生肖和十二地支相配,鼠被认为是子年的神。

④仓廪:古时称谷仓为仓,米仓为廪,这里泛指储存粮食的仓库。

⑤椸(yí):衣架。

[译文]

永州地方有某人,这个人对于日辰禁忌异乎寻常地畏惧拘泥。认为自己出生那年恰逢地支属子,而鼠,就是子的生肖神。为了爱护老鼠,家里不养猫狗,不许仆人捕杀老鼠,成为禁例。连他家的粮仓、厨房,也都任凭老鼠横行,从不过问。

于是老鼠们互相通报纷纷到某人家里来,每顿吃得饱饱的,可以不出乱子。某人家里没有一件器具是完整的,衣架上的衣服也没有一件是完好的,平时吃喝的大都是老鼠吃剩的东西。白天满地的老鼠成群结队跟人们并行,一到夜晚,偷东西、啃咬、打斗、作恶,弄出各种各样的响声,使人不能安睡。某人始终不感到厌烦。

几年以后,某人搬迁到别的地方去了。原来的房屋换了别人来居住,老鼠照旧胡作非为,那人说:“这是暗中出没的东西,破坏作恶特别厉害,不过怎么到了这个地步呢?”于是他弄来五六只猫,把门关上,撤去瓦片,用水浇灌老鼠洞,找来一些僮仆四面搜捕老鼠,杀死的老鼠堆积成小山,把它丢弃在偏僻的角落里,臭气几个月才散掉。

唉!它们以为可以永远饱食终日无忧无虑啊!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