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逖北伐》原文和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原文:

初,范祖逖(1),少有大志,与刘琨俱为司州主簿(2),同寝(3),中夜(4)闻鸡鸣,蹴琨觉(5),曰:“此非恶(6)声也!”因起舞(7)。及渡江,左丞相睿以为军谘祭酒(8)。逖居京口(9),纠合骁健(10),言于睿曰:“晋室(11)之乱,非上无道而下怨叛(12)也,由宗室(13)争权,自相鱼肉(14),遂使戎狄(15)乘隙,毒流中土(16),今遗民既遭残贼(17),人思自奋(18),大王诚能命将出师(19),使如逖者统之以复中原(20),群国(21)豪杰,必有望风响应(22)者矣。”睿素(23)无北伐之志,以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24),给千人廪(25),布三千匹,不给铠仗(26),使自召募。逖将其部曲(27)百余家渡江,中流(28)击楫(29)而誓曰:“祖逖不能清中原而复济(30)者,有如大江!”遂屯淮(31),起冶铸兵(32),募得二千余人而后进(33)。

注释

(1)祖逖(tì):(266—321)东晋名将。字士雅,范遒县(今河北涞水)人。

(2)与刘琨俱为主簿:和刘琨一起做司州主簿。刘琨(271—318),东晋将领,诗人。字越石,中山魏县(今河北无极)人。司州,地名,今河南洛。主簿,主管文书簿籍的官。

(3)寝:睡。

(4)中夜:半夜。

(5)蹴琨觉:踢醒刘琨。蹴(cù),踢,蹬。

(6)恶(è):不好。恶声,传说半夜鸡叫是不吉之兆。

(7)因起舞:于是起床舞剑。因,于是。舞,指舞剑。

(8)左丞相睿以为军谘祭酒:左丞相司马睿派他做军谘祭酒。睿,即司马睿(276—323),东晋元帝,当时为琅琊王,任做丞相。以为,即“以之为”,派他做。军谘(zī)祭酒,军事顾问一类的官。

(9)京口:地名,今江苏镇江。

(10)纠合骁健:集合勇猛健壮的人。纠合,集合。骁(xiāo)健,指勇猛健壮的人。

(11)晋室:晋王朝。

(12)怨叛:怨恨反叛。

(13)宗室:皇帝的宗族。

(14)鱼肉:比喻残杀、残害。

(15)戎狄:我国古代称西北地区的少数民族。

(16)中土:指中原地区。

(17)遗民既遭残贼:沦陷区的人民已遭到残害。遗民,指沦陷区的人民。残贼,残害,伤害。

(18)自奋:自己奋起(反抗)。

(19)大王诚能命将出师:您如果能任命将领,派出军队。大王,指司马睿。诚,假如。命将出师,任命将领,派出军队。

(20)统之以复中原:统率他们来收复中原。复,收复。中原,当时指黄河中下游地区。

(21)群国:指全国各地。

(22)望风响应:听见消息就起来响应。望风,这里是听到消息的意思。

(23)素:平素,向来。

(24)豫州刺史:豫州长官。豫州,地名,在今河南东部及安徽西部一带。刺史,州的长官。

(25)廪(lǐn):官府发的粮米,这里指军粮。

(26)铠仗:铠甲武器。铠(kǎi),铠甲。仗,刀戟等兵器的总称。

(27)将其部曲:统率他的部下。部曲,当时世家大族的私人军队。

(28)中流:江心。

(29)击楫:敲打船桨。

(30)济:渡。

(31)屯淮:驻扎在淮。屯,军队驻扎。淮,地名,今江苏淮

(32)起冶铸兵:起炉炼铁,铸造兵器。

(33)进:进发。

翻译

当初,范人祖逖,年轻时就有大志向,曾与刘琨一起担任司州的主簿,与刘琨同寝,夜半时听到鸡鸣,他踢醒刘琨,说:“这不是令人厌恶的声音。”就起床舞剑。渡江以后,左丞相司马睿让他担任军咨祭酒。祖逖住在京口,聚集起骁勇强健的壮士,对司马睿说:“晋朝的变乱,不是因为君主无道而使臣下怨恨叛乱,而是皇亲宗室之间争夺权力,自相残杀,这样就使戎狄之人钻了空子,祸害遍及中原。现在晋朝的遗民遭到摧残伤害后,大家都想着奋发杀敌,大王您确实能够派遣将领率兵出师,使像我一样的人统领军队来光复中原,各地的英雄豪杰,一定会有闻风响应的人!”司马睿一直没有北伐的志向,他听了祖逖的话以后,就任命祖逖为奋威将军、豫州刺史,仅仅拨给他千人的口粮,三千匹布,不供给兵器,让祖逖自己想办法募集。祖逖带领自己私家的军队共一百多户人家渡过长江,在江中敲打着船桨说:“祖逖如果不能使中原清明而光复成功,就像大江一样有去无回!”于是到淮驻扎,建造熔炉冶炼浇铸兵器,又招募了二千多人然后继续前进。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