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友之道》原文和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原文:

逢(péng)蒙学射于羿, 尽羿之道,思天下惟羿为愈己,于是杀羿。孟子曰:“是亦羿有罪焉。” 公明仪曰:“宜若无罪焉。” 曰:“薄乎云耳①,恶得无罪?郑人使子濯(zhúo)孺子侵卫,卫使庾公之斯追之。子濯孺子曰:‘今日我疾作,不可以执弓,吾死矣夫/问其仆曰:‘追我者谁也?’ 其仆曰:‘庾(yú)公之斯也。’ 曰:‘吾生矣’。 其仆曰:‘庾公之斯,卫之善射者也。夫子曰吾生,何谓也?’ 曰:‘庾公之斯学射于尹公之他,尹公之他学射于我。夫尹公之他,端人也,其取友必端矣。’庾公之斯至,曰:‘夫子何为不执弓?’曰:‘今日我疾作,不可以执弓。’曰:‘小人学射于尹公之他,尹公之他学射于夫子。我不忍以夫子之道反害夫子。虽然,今日之事,君事也,我不敢废。’抽矢,扣轮,去其金,发乘 (shèng)矢而后反②。”

【注释】

①薄乎云尔:不大罢了。②乘矢:四支箭。

【译文】

逢蒙向羿学习射箭,完全学会了羿的射箭技术后,他想天下只有羿比自己强,于是便把羿杀了。孟子说:“这事羿也有过错。”公明仪说:“(后羿)好象没有什么过错吧。”孟子说:“过错不大罢了,怎能说没有过错?郑国曾派子濯孺子去进攻卫国,卫国派庾公之斯去追击他。子濯孺子说:‘今天我的病发作了,不能拿弓,我活不成了/问给他驾车的人说:‘追我的是谁?’给他驾车的人说:‘是庾公之斯。’(子濯孺子便)说:‘我死不了啦。’给他驾车的人说;‘庾公之斯是卫国优秀的射手,您却说您死不了,此话怎讲?’(他回答)说:‘庾公之斯曾向尹公之他学射箭,而尹公之他向我学射箭。尹公之他是正派人,他选择的朋友也一定正派。(正派人是不会杀死他的老师的。)’庾公之斯追上来,问:‘您为什么不拿弓?’(子濯孺子)说:‘今天我的病发作了,不能拿弓。’(庾公之斯)说: ‘我向尹公之他学射箭,尹公之他又向您学射箭,我不忍心用您的技术反过来伤害您。虽然如此,今天的事是国君的大事,我不敢废弃。’于是拔出箭,在车轮上敲了几下,去掉箭头,射了四箭,然后回去。”

【阐释】

交往不可不慎,孔子说过,“无友不如已者”,也说过“亲仁”等,这些都说明在与人打交道时,应该择善而从,不应该交往那些品行不端之人。本章孟子认为羿有罪过,也是基于此。某种意义上,羿被杀有点自找的味道,错就错在他用人不当。今天,不少领导在选拔任用干部时,也不免羿之过。他们喜欢那些终日绕自己转的人,喜欢听阿谀之词,睹胁肩谄笑,倒头来,每每坏在这些小人身上,自食其果。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