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主无愧色》原文和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原文:

刘义庆

张玄与王建武先不相识,后遇于范豫章许,范令二人共语。张因正坐敛衽,王孰视良久,不对。张大失望,便去。范苦譬留之,遂不肯祝范是王之舅,乃让王曰:“张玄,吴士之秀,亦见遇于时,而使至于此,深不可解。”王笑曰:“张祖希若欲相识,自应见诣。”范驰报张,张便束带造之。遂举觞对语,宾主无愧色。

〔张玄〕字祖希,东晋时人。

〔王建武〕即王忱,东晋时人。曾任建武将军。

〔范豫章〕即范宁,东晋时人。曾任豫章太守。

〔许〕所,处。

〔敛衽〕整理衣襟,表示郑重的态度。

〔苦譬〕竭力说明。

〔遂〕到底,终于。

〔见遇于时〕被时人所赏识。见,表示被动。于,介词,引进主动者。

〔相识〕认识我。相,这里表示一方对另一方。

〔见诣〕到我这里来。

〔驰〕骑马。

〔束带〕腰上系带。意思是穿着庄重,表示恭敬。

译文:

张玄与王建武先前不曾相识,后来两人在范宁家相遇,范宁叫两人在一起交谈。张玄于是整理衣襟端正坐好,王建武仔细看了张玄好一会儿,却不答话。张玄大失所望,就要离去。范宁竭力说明挽留张玄。张玄最终还是不肯住下。范宁是王建武的舅舅,于是对王建武说:“张玄是吴中读书人的佼佼者,被时人所赏识,才来到这里,这个人深不可测。”王建武笑着回答说:“张玄如果想认识我,自然应该会到我这里来。”范宁骑上快马迅速告诉张玄,张玄于是重整装束来到王建武那里。两人举杯对饮,说话间没有愧色。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