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孙龙《白马论》原文和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原文】 『白马非马』,可乎? 曰:可。 曰:何哉? 曰: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命形也。故曰:『 白马非马』。 【译文】 问:可以说白马与马不同吗? 答:可以。 问:为什么? 答:“马”是对物“形”方面的规定,“白马”则是对马“色”方面的 规定,对“色”方面的规定与对“形”方面的规定性,自然是不同的。「所以说,对不同的概念加以不同规定的结果」白马与马也是不同的。 【原文】 曰:有白马不可谓无马也。不可谓无马者,非马也?有白马为有马,白 之,非马何也? 曰:求马,黄、黑马皆可致;求白马,黄、黑马不可致。使白马乃马也 ,是所求一也。所求一者,白者不异马也。所求不异,如黄、黑马有可有不可,何也? 可与不可,其相非,明。故黄、黑马一也,而可以应有马,而不可以应 有白马,是白马之非马,审矣! 【译文】 问:有白马,不可以说是没有马。既然不可以说是没有马,那末白马不 就是马了?既然有白马称为有马,那么为什么白色的马不就是马呢? 答:如果要求得到“马”,黄马、黑马都可以满足要求;如果要求得到 “白马”,黄马、黑马就不能满足要求了。假使白马就是马,那么要求得到马与要求得到白马便完全一样了,如果所要求得到的是一样的话,那么白马与马自然就没有区别,但是,如果所要求得到的是一样的话,那么白马与马自然就没有区别,但是,如果要求得到马与要求得到白马没有区别,那么,为什么黄马、黑马有时答应有马而不可以答应有白马呢、「既然可以答应有马而不可以答应有白马。」,这就明显地说明要求得到“马” 与要求得到“白马”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同样一匹黄马或黑马可以答应有马,而不可以答应有白马。「这就是说明原来“白马乃马”的假设是不 能成立的」。所以,“白马区别与马”,这是清楚不过的事理。 【原文】 曰:以马之有色为非马,天下非有无色之马也。天下无马,可乎? 曰:马固有色,故有白马。使马无色,有马如已耳,安取白马?故白者 非马也。白马者,马与白也。马与白,非马也。故曰白马非马也。 马未与白为马,白未与马为白。 合马与白, 复名白马。是相与以 不相与为名,未可。故曰:白马为马未可。 以『有白马为有马』,谓有白马为有黄马,可乎? 曰:未可。 曰:以『有马为异有黄马』,是异黄马于马,是以黄马为非马。以黄马 为非马,而以白马为有马,此飞者入池而棺椁异处,此天下之悖言乱辞也。 【译文】 问:照您的意思看来,马有了颜色就不同于马了。可是世界上没有无颜 色的马,那末,能说世界上有颜色的马都不算是马了吗? 答:马本来有颜色,所以有白马。假使马没有颜色,就只有“马”而已 ,怎能称它为白马?但是,规定马是白色的马就与“马”有区别了。所谓白马,是马限定于白色的,限定于白色的马自然与马是有区别的,所以说 白马非马。 马,是不受“白”限定的马;白,是不受“马”限定的白。把白与马两 个概念结合起来而相与限定,变成一个新的概念来称呼受了限定的概念,这当然是不可以的。所以,认为白马是马,是不对的。 照您看来,有白马就是有马,但是,能够说“有白马就是有黄马”了吗 ? 答:当然不可以那样说。 答(答难者再说):既然承认了“有马区别于有黄马”,就是把黄马与 马区别开来了,这就是说黄马非马了;既然把黄马与马区别开来,反而要把白马与马等同起来,这不就是叫飞鸟沉到水里飞翔而让棺与椁各在西东那样好笑吗?这是十足的逻辑混乱。 【原文】 曰:以『白马不可谓无马』者,离白之谓也;不离者,有白马不可谓有 马也。故所以为有马者,独以马为有马耳,非以白马为有马。故其为有马也,不可以谓『马马』也。 『白者不定所白』,忘之而可也。白马者,言白定所白也,定所白者, 非白也。马者,无去取于色,故黄、黑皆所以应;白马者,有去取于色,黄、黑马皆以色去,故唯白马独可以应耳。无去者非有去也,故曰『白马非马』。 【译文】 答:认为有白马不能说是没有马,这是不去考虑“白马”而就马形来说 的。但是,“白马”却是与马相结合「而不能分开」的概念,因此,作为白马的概念不能称为马。所以,称为“马”的,仅仅是以马形而称为马, 而不能以白马称为马。因此,称为马的概念,是不能作为任何一匹具体有色之马的概念的。 白色并不限定于哪一种事物的白,具体事物对“白”来说并不妨碍作为 “白”的本质,因而可以忽略不计。白马,则是限定于白色的马。限定于具体事物的白(如白马)是与抽象的、一般的“白”有区别的。「同样的 理由」,“马”,是不限定于哪一种颜色的,所以,黄马、黑马都可以算数;白马,只限定于白色的马,黄马、黑马都因具有与“白马”不同的颜 色而不能算数。所以仅仅只有白马才能算数「换言之,只有白马才能答应 “白马”的概念,黄马、黑马都不能答应“白马”的概念」。不加限定的 概念与加以限定的概念是有区别的。所以说白马与马是有区别的 译文2 白马论第二 惜墨 2011.7.12 作 【字】 【释】 【译】 【论】 白马论是公孙龙子最简单的一篇。 【原文】 “白马非马 ”,可乎? 曰:可。 曰:何哉? 曰: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名形也。故曰 : “白马非马”。 【字】 【释】 【译】 【论】 白马非马,“白马”是两个字,“马”是一个字,怎麼能说是一样的呢? 白马非马,“白马”是一个颜色加一个动物,“马”是一个动物,怎麼能说是一样的呢? 白马非马,“白马”是白色的马的集合,“马”是所有马的集合,怎麼能说是一样的呢? 马非马,前“马”是第一个字,後“马”是第三个字,怎麼能说是一样的呢? { “此马非马 ”,可乎? 曰:可。 曰:何哉? 曰:马者,所以命类也;此者,所以命具也。命具者非名类也。故曰 :“此马非马”。 } 马是种类,此马是具体的一匹马。具体的一匹马不是马这个种类。 有人认为『公孙龙的话大意是说:“马” 指的是马的形态,”白马”指的是马的颜色,而形态不等于颜色,所以白马不是马。这在逻辑学上是一个典型的偷换概念的例子。他把“白马”和“马”这两个不同的概念,用在了一个问题里来进行论证,并作为同等意义上的概念来分析。在哲学上,这是把事物的共性和个性的关系混淆了。』 这种想法不可取,我认为公孙龙子是故意写个看似错误的论证来考读著。“白马非马”这句话本身就是这种“看似错误其实正确”的论题。 { “白马非马”,可乎? 曰:可。 曰:何哉? 曰:马者,所以命形也;白者,所以命色也。命色者非名形也。故曰 :“白马非马”。 } 马是只算“形状”,白马是算“形状和颜色”。算“形状和颜色”不是只算“形状”。 白马为什麽是算“形状和颜色”。因为“命色者非名形也”,如果白也是命形呢?不可能! “白马”,一个物体不能有两个形状,这是公理。如果白也是命形,必然推出“白=马”【名实论,正名】,白马就同样是只算“形状”,故曰 :“狗狗是狗”,“狗狗”是狗形动物,“狗”是狗形动物。“白狗”之所以不同“狗狗”,正是因为“命色者非名形也”。 “马非马 ”,可乎?曰:可。 “此马非马 ”,可乎?曰:可。 “白马非马 ”,可乎?曰:可。 “马是马 ”,可乎?曰:可。 “此马是马 ”,可乎?曰:可。 “白马是马 ”,可乎?曰:可。 “狗狗是狗”,可乎?曰:可。 “狗狗非狗”,可乎?曰:可。 “马非马 ”,可乎?曰:未可。 “此马非马 ”,可乎?曰:未可。 “白马非马 ”,可乎?曰:未可。 “马是马 ”,可乎?曰:未可。 “此马是马 ”,可乎?曰:未可。 “白马是马 ”,可乎?曰:未可。 “狗狗是狗”,可乎?曰:未可。 “狗狗非狗”,可乎?曰:未可。 【原文】 曰:有马不可谓无马也。不可谓无马者,非马也?有白马为有马,白之,非马何也? 曰:求马,黄、黑马皆可致;求白马,黄、黑马不可致。是白马乃马也,是所求一也。所求一者,白者不异马也,所求不异,如黄、黑马有可有不可,何也?可与不可,其相非明。如黄、黑马一也,而可以应有马,而不可以应有白马,是白马之非马,审矣! 【字】 宷 shen3 悉也。知宷谛也。从宀从釆。徐锴曰:“宀,覆也。釆,别也。包覆而深别之。宷,悉也。” 审 shen3 篆文宷从番。 【释】 【译】 【论】 白、黄、黑马都是马集的真子集。 白、黄、黑马集不相交。 说白马是马是求两个集合的公共特徵(马形)。(求一:求公共特徵) 说白马非马是求两个集合的差异特徵(白色)。 如果认为黄、黑马统一为一个集合,就是求黄、黑马的公共特徵(马形)它符合马的特徵,就是有马。(有可,可以应有马) 如果一匹马是黄马,就是有马形和黄色两个特徵, 黄、黑马和白马的公共特徵不是(白色,马形)而是(马形)。 所以黄、黑马集的元素特徵不满足白马集的特徵。 (有不可) 黄、黑马和白马统一为一个集合是马,而不是白马。 (有不可,不可以应有白马) 所以白马非马。 【原文】 曰:以马之有色为非马,天下非有无色之马。天下无马可乎? 曰:马固有色,故有白马。使马无色,有马如已耳,安取 白马?故白马非马也。白马者,马与白也。黑与白,马也?故 曰白马非马也。 曰:马未与白为马,白未与马为白。合马与白,复名白马。 是相与以不相与为名,未可。故曰:白马非马未可。 【字】 【释】 【译】 【论】 有马形特徵就是马,又有白色特徵才是白马。没有白色,就只有马,白马却没了。就是说,马集不依赖白色,所以白马非马。 白马者,有且只有马形与白色两个特徵。 黑马与白马,不都是马么!(就是说马包含白马和黑马。) 故曰白马非马也。 颜色是马集的一个划分,没有颜色,只是没有了划分,马集还是马集。 马集的存在不依赖划分。 而划分依赖颜色。 白马集依赖划分。所以白马非马。 马集不依赖划分。所以不能因天下无无色之马,而说天下无马。 动物有马形无白色仍然是马,白色的动物无马形仍然是白色的动物。 同时有马形与白色两个特徵,复名白马。 如果一个动物仅有马形(与马相与)而无白色,却用白(不相与)马命名(为名),不可! 故曰:因为马有白色就说没有马(有白马不可谓无马),不可。 【原文】 曰:以“有白马为有马 ” ,谓有白马为有黄马,可乎? 曰:未可。 曰:以“有马为异有黄马 ” ,是异黄马与马也;异黄马与马,是以黄马为非马。以黄马为非马,而以白马为有马,此飞者入池而棺椁异处,此天下之悖言辞也。 以“有白马不可谓无马”者,离白之谓也;不离者有白马不可谓有马也。故所以为有马者,独以马为有马耳,非以白马为有马耳。故其为有马也,不可以谓“白马”也。 以“白者不定所白 ” ,忘之而可也。白马者,言白定所白也,定所白者非白也。马者,无去取于色,故黄、黑皆所以应;白马者,有去取于色,黄、黑马皆所以色去,故唯白马独可以应耳。无去者非有去也,故曰: “白马非马”。 【字】 【释】 【译】 辨者曰:有白马不可谓无马,就是说有白马是有马,那麼黄马也是马,说有白马为有黄马,可以吗? 龙子曰:未可。 辨者曰:这麼说您认为黄马和马不同咯,异黄马与马,是以黄马为非马。以黄马为非马,而以白马为有马,此飞者入池而棺椁异处,此天下之悖言辞也。您这是自相矛盾啊! 龙子曰:以“有白马不可谓无马”者,离白之谓也(因为马集元素的特徵与白无关);不离者有白马不可谓有马也(因为白马集元素的特徵与白有关)。故所以为有马者,独以马为有马耳(属於马集),非以白马为有马耳。故其为有马也,不可以谓“白马”也(属於马集的元素不一定属於白马集)。 龙子又曰:只说白色那麼可以指各种白色的东西 ,忘之而可也。白马者,言白定所白也,白色的马和白色的东西这两个集合同样是不一样的(白马非白和白马非马一样)。马集元素,不考察颜色,故黄、黑皆所以应;白马集元素,限定白色,黄、黑马皆所以色去,故唯白马独可以应耳。无去者非有去也,故曰: “白马非马”。 【论】 白马指白色的马的集合。 马指“马”这种形状的动物的集合。 白马集是马集的颜色划分成的诸多子集中的一个。 白马集是马集的真子集。 认为“白马非马 ”: 白马集不是马集。 认为“白马是马 ”: 属於白马集的物体,同样属於马集。 人类语言是允许歧义的语言。歧义通常用约定俗成的办法消解。或者根据上下文文意消解。一般约定白马是马。 如果人类语言不允许歧义那就好了,得这样说话: “白马非马”用数学化的语言说:“白马集不是马集”。 [白马]:马之白色者。从白从马。读若白马。 驠 yan4 马白州也。从马燕声。【尔雅·释畜注】州,窍也。谓马白尻者名驠。 骓 zhui1 马苍黑杂毛。从马隹声。 騩 gui1 马浅黑色。从马鬼声。 騢 xia2 马赤白杂毛。从马叚声。谓色似鰕鱼也。 骢 cong1 马青白杂毛也。从马悤声。 駰 yin1 马白杂毛。黑。从马因声。《诗》曰:“有駰有騢。” 骊 li2 马深黑色。从马丽声。 骜 ao4 骏马。以壬申日死,乘马忌之。从马敖声。 骐 qi2 马青骊,文如博棊也。从马其声。 骥 ji4 千里马也,孙所相者。从马冀声。天水有骥县。 驖 tie3 马赤黑色。从马𢧜声。《诗》曰:“四𩧀孔阜。” 骠 piao4 黄马发白色。一曰白髦尾也。从马𤐫声。 -------------- 公孙龙子详细的论证了: 1 集合元素的特徵原理。 2 集合的划分原理,划分的子集与全集的关系,子集之间的关系。 3 元素与全集和子集的关系。 4 名相非则指相非,指相非则物相非,物相非则实相非。 5 名异实异,名同实同。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