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贽《高洁说》原文和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原文 (明)李贽 予性好高,好高则倨傲(傲慢不恭)而不能下。然所不能下者,不能下彼一等倚势仗富之人耳。否则稍有片长寸善一点小的长处或好处,虽隶卒人奴(奴仆),无不拜也。(驳傲慢不恭) 予性好洁,好洁则狷隘(心胸狭窄)不能容。然所不能容者,不能容彼一等趋势谄富之人耳。否则果有片善寸长,纵身为大人王公,无不宾也。(驳心胸狭窄) 能下人(在人之下,降低身份),故心虚;其心虚,故所取广;所取广,故其人愈高。然则言天下之能下人者,固言天下之极好高人者也。予之好高,不亦宜乎!(立好高是应该的) 能取人,必无遗人;无遗人,则无人不容;无人不容,则无不洁之行矣。然则言天下之能容者,固言天下之极好洁人者也。予之好洁,不亦宜乎!(立好洁是应该的) 今世龌龊者,皆以予狷隘而不能容,倨傲而不能下,谓予自至黄安,终日锁门,而使方丹山有好个四方求友之讥;自住龙湖,虽不锁门,然至门而不得见,或见而不接礼者,纵有一二加礼之人,亦不久即厌弃。是世俗之论我如此也。殊不知我终日闭门,终日有欲见胜己之心也;终年独坐,终年有不见知己之(遗憾)也,此难与尔辈道也。(论证闭门谢客是因为无可见之客) 其颇说得话者,又以(以为,认为)予无目而不能知人,故卒为人所欺(为······所,表被动,“被”);偏爱而不公,故卒不能与人以终始。彼自谓离(拨开)毛见皮,吹毛见孔,所论确矣。其实视(比,表比较)世之龌龊者,仅五十步,安足道耶?夫空谷足音,见似人犹喜,而谓我不欲见人,有是理乎!第恐(只怕)尚未似人耳。苟即略似人形,当即下拜,而忘其人之贱也;奔走,而忘其人之贵也。是以往往见人之长,而遂忘其短。非但(不只)忘其短也,方且(正将)隆礼而师事之,而况(何况)知吾之为偏爱耶!(再论闭门谢客并非心胸狭窄缺乏容人之量) 何也?好友难遇,若非吾礼敬之至,师事之诚,则彼聪明才贤之士,又曷肯(何肯,怎肯)为我友乎!必欲与之为友,则不得不致吾礼数之拢然天下之真才真聪明者实少也,往往吾尽敬事之诚,而彼聪明者有才者,终非其真,则其势又不得而不与之疏(疏远)。且不但不真也,又且有奸邪焉,则其势又不得而不日与之远。是故众人咸谓我为无目耳。夫使我而果无目也,则必不能以终远;使我果偏爱不公也,则必护短以终身。故为偏爱无目之论者,皆似之而非也。(三论毁我者说我无知人之明和存有偏心“皆似之而非也”。) 今黄安二上人到此,人又必且以(将认为)我为偏爱矣。二上人其务与我始终之,无使我受无目之名也。然二上人实知余之苦心也,实知余之孤单莫可告语也,实知余之求人甚于人之求余也。余又非以二上人之才,实以二上人之德也;非以其聪明,实以其笃实(淳厚朴实,忠诚老实)也。故有德者必笃实,笃实者则必有德,二上人吾何患乎!(写接见黄安二上人并非缺乏知人之明和存有偏心,不会担忧和二上人相处不久。) 二上人师事(像对待老师一样)李寿庵,寿庵师事邓豁溪。邓豁溪志如金刚,胆如天大,学从心悟,智过于师,故所取之徒(招收的门徒)如其师,其徒孙如其徒。吾以是卜之,而知二上人之必能如我出气无疑也,故作好高好洁之说以贻之(送他)。(交待写此文目的。) 我性格喜欢高雅脱俗,喜好高雅脱俗便有傲慢不恭、不能降低身价之嫌。但是,我不愿降低身价,是不愿在那些倚仗权势和财富者面前降低身价啊;否则,哪怕稍有一点长处或好处的人,即使是别人的奴仆,我也没有不愿拜见的。 我的性格喜好心灵纯洁,喜好心灵纯洁便有心胸狭窄、不能容人之嫌。但是,我虽有不能容人的毛病,不能容忍的却是那些趋炎附势、谄媚权贵富豪的人啊;否则,果真有一点小的长处或好处,纵使身为王公大人,没有不把他当做朋友的。 能降低自己身价,所以虚心;虚心的人,所以收获的就多,所以那人的品格也就更加高尚。这样看来,说天下能降低身份的人,原本说的就是天下最喜欢高雅情趣的人埃我爱好高雅情趣,不也适宜吗! 能取人之长,一定不会遗留人家一点长处,不遗弃人家一点长处,没有什么人不能容纳的;没有什么人不能容纳,那心灵就没有不干净的了。这样看来,说天下能容纳他人的人,原本也说的是天下心灵极其纯洁的人了。我喜欢心灵纯洁,不也很应该吗? 现代社会肮脏龌龊,都认为我心胸狭窄、缺乏容人胸怀,傲慢不恭、不能屈居人下。说我自从到了黄安以后,整天锁着门让方丹山有“好一个四方访友不遇”的讥笑;自从住在龙湖后,虽然不锁门,但是人家到门口却遇不见人,抑或见着面也不以礼相待,纵然有一两个以礼相见者,不久就厌弃了。这些世俗人就是这样谈论我埃殊不知我整天闭门谢客,整天有想见见超过自己的人的思想啊;整年独坐家中,整年都有见不着知己的遗憾埃这些很难和你们这些人谈埃 那些很和我说得上几句话的,又认为我缺乏知人的目光不了解人,所以最终被人欺骗;由于偏爱而待人不公,所以最终不能和人长久相处。他自认为拨开毛发便可看见皮肤,吹开绒毛便能看见毛孔。他谈的好像是正确的,其实和社会上肮脏龌龊者相比只不过是五十步笑一百步啊,哪值得谈论呢?我犹如身居空寂的山谷中,听见了脚音,见到了像人的动物还高兴不已呢,居然说我不愿见人,有这种道理吗?只怕他们还没有变成人啊!假使略微像人形,我当即下拜,忘记了此人的低贱;为之奔跑,忘掉了这人的尊贵。因此,我往往见到人家的长处,忘掉了人家的短处。不只忘掉他的短处,还将拿隆重的礼仪来像对待老师样对待他,何况知道我这纯属一种偏爱啊! 为什么呢?好友难以遇着啊,如果不是我尊敬礼仪的尽心,师侍的至诚,那么,那些聪明贤德的才干之人,又怎肯成为我的朋友呢! 一定想要和他成为朋友,那就不得不尽到我隆重的尊敬的礼数。可是,普天下真正有才学真正聪明的人实在少啊,往往我尽到了尊敬的诚意,而那些所谓的聪明的有才干者,最终不是真的,那么,从那情势看又不得不和他疏远啊;更何况不但不真,还是一些奸邪的小人呢,那从情势来看,又不得不一天天地和他疏远埃因此,大家都认为我有眼无珠。假使我真的有眼无珠,那一定不能和他保持长久;假使我果真偏爱有私心,那一定终生护短。所以认为我有偏心。有眼无珠的谈论,都属于表面看来正确而实际是错误的。 现在黄安有两位高人到这儿来,人们一定将认为我是出于偏心了。二位高人他们务必和我始终保持友好关系,不要让我受有眼无珠的骂名!二位高人实在了解我的苦衷,实在知道我的孤单和有苦难言啊,实在知道我求人超过人家求我埃我不仅因为二位高人有好的才干,而实际上还因为二位高人有美好的品德啊;不仅因为他们聪明,而实在还因为他们淳厚朴实埃所以说,有美德者一定会淳厚朴实,淳厚朴实者一定有美德。面对这二位高人,我还担忧什么不能相处长久呢! 二位高人跟从李寿庵学习,李寿庵跟从邓豁溪学习。邓豁溪志坚如钢,胆大如天,学习知识用心领悟,智慧超过了他的老师。所以,他招收的门徒弟子一定像自己的老师,他的徒孙一定像自己的学生。我凭这些来揣测,便可知道二位高人一定能像我一样一个鼻孔出气,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我写下了这篇好高好洁的文章来赠送他俩。 李贽性格倔强,思想极为复杂,儒释道兼而有之而实际上哪家也不算。他以儒学为根基,但又非孔孟而反儒学(见《童心说》);虽曾剃发为僧,但并非佛门弟子;虽有道家的思想元素但并不信仰道教。他自己曾说:“不信道,不信仙、释,故见道人则恶,见僧则恶,见道学先生则尤恶。”他做过中央和地方官吏,但和上司及同僚始终处理不好关系。他有洁弊,为人高慢,不愿结交俗人,常常闭门谢客。对看不惯的人,就是顶头上司,他也毫无顾忌地对着干。 李贽为了反对儒学,对历史人物作出了不与传统见解苟合的评价。称秦始皇为“千古一帝”,誉武则天是“政由己出,明察善断”的“圣后”。 李贽思想行为与时政相忤,最终以“敢倡乱道,惑世污民”的罪名被逮捕入狱。狱中呼侍者剃发,夺侍者剃刀割喉自杀未死,两天后方断气死去。活76岁。 李贽一生朋友不多,但也有几个莫逆。在南京时,和王守仁的弟子王畿及泰州学派的罗汝芳过从甚密;湖北时,与黄安的耿定理关系很好;同后起之秀、反复古主义的“公安三袁”相处也很不错。 李贽为人狂放不羁,眼睛内掺不得沙子,因此被世人称作傲慢不恭,度量狭窄,缺乏知人之明。鉴于此,李贽写下了《高洁说》一文。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