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鹗《老残游记》自叙·原文和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原文

婴儿堕地,其泣也呱呱①;及其老死,家人环绕,其哭也号啕。然则哭泣也者,固人之所以成始成终也。其间人品之高下,以其哭泣之多寡为衡。盖哭泣者,灵性之现象也,有一分灵性即有一分哭泣,而际遇之顺逆不与焉。

马与牛,终岁勤苦,食不过刍秣,与鞭策相终始,可谓辛苦矣;然不知哭泣,灵性缺也。猿猴之为物,跳掷于深林,厌饱乎梨栗,至逸乐也,而善啼;啼者,猿猴之哭泣也。故博物家云:猿猴,动物中性最近人者,以其有灵性也。古诗云:“巴东三峡巫峡长,猿啼三声断人肠。”其感情为何如矣!

灵性生感情,感情生哭泣。哭泣计有两类:一为有力类,一为无力类。痴儿呆女,失果即啼,遗簪亦泣,此为无力类之哭泣;城崩杞妇之哭②,竹染湘妃之泪③,此为有力类之哭泣也。而有力类之哭泣又分两种:以哭泣为哭泣者,其力尚弱;不以哭泣为哭泣者,其力甚劲,其行乃弥远也④。

《离》为屈大夫之哭泣⑤,《庄子》为蒙叟之哭泣⑥,《史记》为太史公之哭泣⑦,《草堂诗集》为杜工部之哭泣⑧;李后主以词哭,八大山人以画哭⑨;王实甫寄哭泣于《西厢》,曹雪芹寄哭泣于《红楼梦》。王之言曰:“别恨离愁,满肺腑难陶泄⑩。除纸笔代喉舌,我千种想思向谁说?”曹之言曰:“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意?”名其茶曰“千芳一窟”,名其酒曰“万艳同杯”者:千芳一哭,万艳同悲也。

吾人生今之时,有身世之感情,有家国之感情,有社会之感情,有种教之感情⑾。其感情愈深者,其哭泣愈痛:此鸿都百炼生所以有《老残游记》之作也。

棋局已残⑿,吾人将老,欲不哭泣也得乎?吾知海内千芳,人间万艳,必有与吾同哭同悲者焉!

作品注释

①呱呱(gu):小儿哭声。与形容鹅、鸭叫声的“呱呱(gua)”读音不同。

②城崩杞(qi)妇之哭 :杞妇,指杞梁之妻。传说齐大夫杞梁随齐侯伐莒国,死于莒国城下,其妻前往寻夫,枕尸痛哭,十日城崩。

③竹染湘妃之泪:湘妃,即湘夫人,舜的妃子。相传舜死后,湘妃啼哭,泪洒竹枝,是为斑竹。

④弥:更加

⑤屈大夫:屈原,曾为出国三闾大夫,《离》的作者。

⑥蒙叟:庄周,自号蒙叟,著《庄子》。

⑦太史公:司马迁,著有《史记》。

⑧杜工部:杜甫,唐朝诗人,曾任工部员外郎

⑨八大山人:朱耷(da),明末清初的著名画家,自号八大山人。

⑩陶泄:发抒,宣泄。

⑾种教:种族和宗教。

⑿棋局:比喻当时的社会局势。

作品译文

婴儿落地,他会呱呱而哭;等到他年老死去,家里人围绕在他身边,则会号啕大哭。这样看来,哭泣原来是用来了结一个人诞生和死亡两件大事的。其间人品的高低,以为他哭泣的人的多少为衡量的标准。哭泣是灵性的表现,有一分灵性就有一分哭泣,与处境遭遇的好坏没有关系。

马与牛,终年辛勤劳苦,吃的不过是些草料,一直在人的鞭打下生活,称得上是辛苦了,然而不会哭泣,是因为缺少灵性。猿猴这种动物,整体跳跃于深山老林,一点梨栗类的果子便能吃饱,最为快活,却善于啼叫;啼叫,是猿猴的哭泣。所以,博物学家说;猿猴是动物中性情与人最为相近的。就因为它们是具有灵性的。故事说:“巴东三峡巫峡长,猿啼三声断人肠。”它们的感情是多么地丰富啊!

灵性产生感情,感情产生哭泣。哭泣可以分成两类:一类为有力的哭泣,一类为无力的哭泣。那些痴儿傻女,丢了果子便哭,掉了簪子也哭,这是无力类的哭泣。而把城郭哭得崩塌的杞梁之妻的哭,把眼泪染上竹子的湘妃的哭,才是有力类的哭泣。有力类的哭泣又分成两种:为哭泣而哭泣的,其力量较弱;不为哭泣而哭泣的,它的力量十分强大,它的作用也更为深远。

《离》是三闾大夫屈原的哭泣,《庄子》是蒙叟庄周的哭泣,《史记》是太史公司马迁的哭泣,《草堂诗集》是杜工部杜甫的哭泣;李后主李煜以词哭泣,八大山人朱耷以画哭泣;王实甫寄哭泣于《西厢记》,曹雪芹寄哭泣于《红楼梦》。王实甫在《西厢记》中写道:“别恨离愁,充满肺腑难以发泄。除用纸笔代替发泄。除用纸笔代替喉舌外,我千种思绪去向谁诉说?”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写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意?”在小说中,他把茶称作“千方一窟”,把酒叫作“万艳同杯”,其实不正是说:千芳一哭,万艳同悲。

我们生活在现在这样的时代,有个人身世引发的感情,有对家、国的感情,有对这个社会的感情,有对种族、宗教的感情。其感情越深,哭泣就越悲痛;这就是我鸿都百炼生写作《老残游记》的原因。

时局已残破不堪了,我们这些人也将要老死,想要不哭泣,能吗?我知道海内的“千芳”,人间的“万艳”之中,一定会有与我一起哭一同悲的人!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