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孔子像于芝佛院》原文和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原文

本段选自《续焚书》卷四:

人皆以孔子为大圣,吾亦以为大圣;皆以老、佛为异端,吾亦以为异端。人人非真知大圣与异端也,以所闻于父师之教者熟也;父师非真知大圣与异端也,以所闻于儒先之教者熟也;儒先亦非真知大圣与异端也,以孔子有是言也。其曰“圣则吾不能”,是居谦也。其曰“攻乎异端”,是必为老与佛也。

儒先亿度而言之,父师沿袭而诵之,小子聋而听之。万口一词,不可破也;千年一律,不自知也。不曰“徒诵其言”,而曰“已知其人”;不曰“强不知以为知”,而曰“知之为知之”。至今日,虽有目,无所用矣。

余何人也,敢谓有目?亦从众耳。既从众而圣之,亦从众而事之,是故吾从众事孔子于芝佛之院。

译文

人人都认为孔子是大圣人,我也认为他是大圣人;人人都认为道教、佛教是异端邪说,我也认为它们是异端邪说。人人并不是真正懂得什么是大圣和异端,只是因为听熟了父母老师的教导;父母和老师也并不真正懂得什么是大圣和异端,只是因为听熟了儒家前辈的教导;儒家前辈也并不真正懂得什么是大圣和异端,只是因为孔子说过这样的话。他说“圣人的境界我达不到”,是他自己谦虚。他说“打击异端邪说”,一定是指的道教和佛教。

儒家前辈通过主观猜测这么说,父母老师沿袭他们的教导也这么说,小孩子糊里糊涂的接受。众口一词,就不能打破了;上千年都一律这么做,人们自己就不知道自己的无知了。不说“学生们诵读他(孔子)的话”,而说“已经懂得了他”;不说“把自己不知道的强说成自己知道”,而说“知道就是知道”。到了现在,就算有明眼人,也打破不了这个风气了。

我是什么人,敢说自己是明眼人?我也跟大家一样。既跟随众人认为孔子是大圣人,也跟随众人学习他,我一我跟随众人在芝佛院学习孔子的学说。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