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王忠肃公翱事》原文和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原文:

公一女,嫁为畿辅某官某妻。公夫人甚爱女,每迎女,婿固不遣,恚而语女曰:“而翁长铨,迁我京职,则汝朝夕侍母;且迁我如振落叶耳,而固吝者何?”女寄言于母。夫人一夕置酒,跪白公。公大怒,取案上器击伤夫人,出,驾而宿于朝房,旬乃还第。婿竟不调。

公为都御史,与太监某守辽东。某亦守法,与公甚相得也。后公改两广,太监泣别,赠大珠四枚。公固辞。太监泣曰:“是非贿得之。昔先皇颁僧保所货西洋珠于侍臣,某得八焉,今以半别公,公固知某不贪也。”公受珠,内所著披袄中,纫之。后还朝,求太监后,得二从子。公劳之曰:“若翁廉,若辈得无苦贫乎?”皆曰:“然。”公曰:“如有营,予佐尔贾。”二子心计,公无从办,特示故人意耳。皆应曰:“诺。”公屡促之,必如约。乃伪为屋券,列贾五百金,告公。公拆袄,出珠授之,封识宛然。

【解题】

本文原题为《记王忠肃公翱三事》,节录后两事,选自《洹词》卷五。因作者家乡安有洹水(又名安河),故取为书名。《洹词》主要收集了作者所写的序、记、墓志铭、书信、杂感、短论等。王忠肃公翱(áo),即王翱(1384—1467),明代前期大臣,字九皋,盐山(今河北省盐山县)人。永乐进士。历官御史,右都御史、提督辽东军务、总督两广军务、吏部尚书、太子少保、太子太保等。在惩贪、辨诬、守土等方面,都颇有政绩,为人“刚正廉直,忧国奉公,忘情恩怨”,故死后谥号“忠肃”。公,对尊长或平辈男子的敬称。

【译文】

王公有一个女儿,嫁给京城附近做什么官的某人为妻。王公的夫人十分疼爱女儿,每当接女儿回娘家,女婿坚决不让走,他怨怒地对妻子说:“你父亲做吏部的长官,把我调任京城的官职,那么你就可以时时侍奉母亲;况且调动我就象摇下正在凋落的树叶罢了,可是你父亲硬要这样吝惜力气,是何道理?”女儿托人带话给母亲。夫人一天晚上摆上酒,跪着禀告王公。王公十分生气,拿起桌上的器物打伤了夫人,走出门外,坐车到朝房里住宿去了,十天后,才回到自己的府第。女婿终于没有调进京城。

王公做都御史时,同太监某人镇守辽东。这个太监也奉公守法,同王公相处得很好。后来王公改调两广任职,太监哭着送别,赠给大宝珠四枚。王公坚决辞谢不受。太监哭着说:“这大宝珠不是受贿得到的东西。以前先皇把僧保所买来的西洋珠赏赐给左右近臣,我得到八枚,今天拿一半给您赠别,您本来就知道我并不是贪财的人埃”王公接了宝珠,放进自己所穿的披袄,把它缝在里面。后来回到朝廷,寻找太监的后代,我到了他的两个侄子。王公安慰他们说:“你们的老人很廉洁,你们恐怕为贫穷所困吧?”二人都说:“是的。”王公说:“如果你们要有所经营,我帮你们出钱。”太监的两个侄子心里盘算,王公无法办到,只不过是表表老朋友的心意罢了。都假装答应说:“是”。王公几次催促他们,一定要按照说定的办。于是他们就假造了一张买房子的契约,开列的价钱是五百两银子,告诉王公。王公拆开披袄,取出宝珠交给他们,那包裹的记号,仍然是原来的样子。

【简析】

本篇所节选的“拒婿调迁”和“珠还原主”两则故事,表现了王翱刚正不私、廉洁自持的性格品德。这在弊端如山,贪官污吏横行,贿赂成风的腐朽的封建社会里,是难能可贵的,即使是在今天,对那些以权谋私,行贿受贿,贪污腐化,搞不正之风的人来说,也还有一定的现实的教育意义。

本文不是“正史”,而是一篇笔记文学一类的短文,它的特点,正如吕叔湘先生所说:“笔记作者不刻意为文,只是遇有可写,随笔写去,是‘质胜’之文,风格较为朴质而自然”(引自《笔记文选读·序》)因此它不象“正史”那样,在详细介绍人物生平的基础上,选取重大题材去记载人物在政治、军事等重大方面的事迹,而只是从王翱的日常生活琐事中选取最能表现人物思想性格的“拒婿调迁”、“珠还原主”两个典型事例,从人际关系上不徇私,生活上不贪财两个不同的侧面集中地表现了王翱奉公守法、清白廉洁的思想品格。同时文笔质朴无华,清顺流畅,毫无雕饰之感。它以平实简洁的语言记事言情,随笔所之,行所当行,止所当止,随手拈成而情节说得宛转,意思说得真切,作者的褒扬和崇敬之情溢于言表。描写人物,亦不事渲染,只疏疏几笔,轻轻濡墨,略加勾勒,即形象突兀,性格鲜明。如“拒婿调迁”一节,写王翱对夫人求情的反映,文章连用了“怒”、“缺“击”、“驾”、“宿”等动词,将王翱对女婿和夫人徇情营私的极大义愤表现得淋漓尽致,使人如闻其声,如见其人,真不愧为一篇“质胜”之文。

【字词句基础知识举要】

券(quàn),形声字,从刀,卷(juàn)、声。《说文》:“券,契也。”券是契据,古代的券用竹木做成,常分为两半,双方各执其一作为凭证,如同现在的合同。券纸用刀刻齿,以便合齿验证,所以用“刀”作形旁表意。到了后来,用纸写上文字的契约,也称为券,本文中“乃伪为屋券”的“券”,就是指用纸写的契约。后词义扩大,又泛指各种票据及凭证,如:公债券、国库券、入场券等。这个字的读音和声旁的读音不完全相同。用“关”作声旁的字,读音有两种情况:一种声、韵都和“关”相同,如卷、眷(juàn),一种是韵同而声不同,如券、拳(quán)。

无从

“无从”是动词与介词结合而成的副词性结构,用法与“无由”相近,一般用作状语,表示行为动作的发生没有依据,可译为。不可能”、“没有办法”等。“公无从办”一句,意思是王忠肃公没法办到,“无从”是“办”的状语。

得无

“得无”是副词性结构,常同“乎”、“耶”等语气词相配合,组成测度旬,表示对提出的问题有某种估计,但还没有把握,希望对方加以证实。它兼有询问和测度的语气。如果询问的语气偏重一些,可译为“是不是”、“该不会”等。如果测度的语气偏重一些,可译为“恐怕”、“也许”等。本文中“若翁廉,若辈得无苦贫乎”一句,测度语气较重,当译为:你们的老人很廉洁,你们恐怕为贫穷所苦吧?

尔翁长铨

这句话译出来是:你老子做吏部长官。读这个句子,要注意“长”的用法。长,读

zhǎng,本是名词,长官的意思,在句中活用为动词,作“做长官”讲,“铨”(指吏部)是它的宾语。文言里有些表示职官一类意思的名词,常活用为动词,表示担任这种官职。除本文这个例子外,我们学过的还有《岳楼记》“滕子京谪守巴陵郡”句中的“守”,“守”也是名词,太守,句中活用动词,是“做太守”的意思。要注意的是:在现代汉语里,“傲长官”,“做太守”都不是一个动词,而是动宾词组,它们后边不能再带宾语,所以“长铨”不能译成“做长官吏部”,而只能译成“做吏部长官”,把原文的宾语作为“长官”的定语译出。同样,“守巴陵郡”应译为“做巴陵郡太守”。

且迁我如振落叶耳,而固吝者何?

这个句子由两个分旬组成。理解前一分句,关键在于弄清楚“振落叶”的意思。它不是“把树叶摇下来”的意思,“落”不是“振”的补语。“如振落叶”,是用比喻说明“迁我”一事轻而易举。而一般的树叶不是一摇就会落下来的,因此如把“振落叶”理解为“把树叶摇下来”,这个比喻的喻体和本体之间就缺乏相似之点,比喻就不能成立了。从句子的节奏看,读成如·振落——叶,也是不顺畅的。正确的读法应是:如·振——落叶,“落”是“叶”的定语,“落叶”意思是正在凋落的树叶,如深秋时节已经枯槁的树叶。这个分句译出来是:况且调动我就象摇下正在凋落的树叶一样。

理解后一分句,要注意掌握它的语法结构。这一分句的主语是“吝”,“者”是语气助词,用在主语后表提顿,谓语是“何”。“固”是副词,修饰“吝”。主语怎么能受副词修饰呢?因为“固吝”是“而翁固吝”的省略,“而翁固吝”是主谓短语,“吝”是这个短语的谓语,所以前边可以有副词作状语。这个分句译出来是:可是(你老子)一定要这么吝惜,是何道理?如果译成“可是你老子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吝惜”,把谓语“何”作为“吝惜”的状语译出,表达的意思也差不多,但逼问的语气就没有原文那么强烈了,所以还是前一种译法为好。

【作者介绍】

崔铣(xiǎn)(1478—1541),明代中叶著名学者,作家。字子钟,一字仲凫,号后渠,又号少石,也号洹(huán)野。安(今河南省安县)人。孝宗弘治十八年(1505)进士,选庶吉士,授官编修,参与修撰《孝宗实录》。因刚正不阿,不畏权势,敢于直言,得罪宦宫刘瑾,不被重用,出任南京吏部主事。刘瑾败后,召复故官,充经筵讲官,进侍读。不久称疾归故里,筑后渠书屋,读书讲学其间,自号后渠先生。世宗即位,又起用为南京国子监祭酒,后官至南京礼部右侍郎。死后赠礼部尚书,谥号文敏。他一生为官日少,治学日多,著作颇丰,有《章德府志》、《后渠庸言》、《松窗寤语》、《晦庵文钞续集》、《读易余言》、《洹词》等20余种。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