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公饮酒》原文和译文
发布时间:2016-01-03

《景公饮酒》原文:

景公饮酒,移于晏子家,前驱报闾曰:“君至”。晏子被元,端立于门曰:“诸侯得微有故乎?国家得微有故乎?君何为非时而夜辱?”公曰:“酒醴之味,金石之声,愿与夫子乐之。”晏子对曰:“夫布荐席,陈簠簋者有人,臣不敢与焉。”

公曰:“移于司马穰苴之家。”前驱报闾曰:“君至”。司马穰苴介胄操戟立于门曰:“诸侯得微有兵乎?大臣得微有叛者乎?君何为非时而夜辱?”公曰:“酒醴之味,金石之声,愿与夫子乐之。”对曰:“夫布荐席,陈簠簋者有人,臣不敢与焉。”

公曰:“移于梁丘据之家。”前驱报闾曰:“君至”。梁丘据左操瑟,右挈竽,行歌而至。公曰:“乐哉!今夕吾饮酒也。微彼二子者,何以治吾国!微此一臣者,何以乐吾身!”贤圣之君皆有益友,无偷乐之臣。景公弗能及,故两用之,仅得不亡。

《景公饮酒》译文:

景公想喝酒,准备到晏子家去,手下人前去扣门禀告道:“国君就要来了。”(国君来时)晏子穿好衣服戴好帽子,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口说:“莫非国君有什么事吧?莫非国家有什么事吧?不然国君为什么在不正常的时间深夜屈尊造访呢?”景公说:“(有)美酒之享,音乐之声,我希望与你同乐。”晏子回答说:“至于铺草垫,摆放酒杯酒壶,您是有专人的,我不敢参与其中埃”

(这之后)景公说:“就到司马穰苴家去喝酒吧。”手下人又前去扣门禀告道:“国君就要来了。”(国君来时)司马穰苴身穿铠甲,手持兵器,站立在门口说:“莫非国君要兵吧?莫非有臣子叛乱吧?不然国君为什么在不正常的时间深夜屈尊造访呢?”景公说:“(有)美酒之享,音乐之声,我希望与你同乐。”司马穰苴回答说:“至于铺草垫,摆放酒杯酒壶,您是有专人的,我不敢参与其中埃”

(这之后)景公说:“就到梁丘据家去喝酒吧。”手下人又前去扣门禀告道:“国君就要来了。”(国君来时)梁丘据左手拿着瑟,右手举着竽,唱着歌走到门口。景公说:“高兴得很呀!今晚我可以痛饮了。如果没有晏子、司马穰苴这两个人我怎么能治理好我的国家啊!如果没有你这个人,又怎么能让我身心快乐呢!”贤圣的君主都有好友,没有懈怠行乐的臣子。景公赶不上他们(尽职),因此两种人都重用了,结果是仅仅能够使国家不至于灭亡。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