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祖望《姚敬恒先生事略》原文及翻译
发布时间:2016-01-03

全祖望

姚敬恒先生事略

[清]全祖望

【原文】

《李二曲集》中别辑前代讲学诸君,有出于农工商贾之中者,共为一卷,以勉学者。以予近所闻,近日应潜斋高弟有曰凌嘉英沈文刚、姚敬恒,皆拔起孤露①之中,能成儒者。凌、沈之名尤重,见于沈端恪公所为传,而敬恒躬行,与相鼎足,顾未有知之者。

敬恒,讳宏任,别字思诚,杭之钱塘人也。姚氏,故杭之右姓。敬恒少孤,其母贤妇也。敬恒不应科举,隐于市廛②,稍营十一之息以养家。其母一日见敬恒贸丝,银色下劣,愠甚。曰:“汝亦为此恶行乎?吾无望矣。”敬恒皇恐,长跪谢,愿得改行。乃受业于应先生潜斋,每日朗诵《大学》一过,潜斋雅爱之。一言一行,服膺师说,泊然自晦,凡事必归于厚。沈甸华之卒也,潜斋不食二日,敬恒问曰:“朋友之丧而若此,无乃过欤?”潜斋喟然叹曰:“为其无以为丧也。”敬恒曰:“请为先生任之。”殡葬皆出其手。潜斋不肯轻受人物,惟于敬恒之馈不辞,曰:“吾知其非不义中来也。”然敬恒不敢多有所将,每时③其乏而致之,终其身无倦。潜斋之殁,敬恒执丧如古师弟子之礼。姚江黄先生晦木于人鲜可其意者,独见敬恒而许之,曰:“是独行传中人物也。”

尝游于闽,闽督姚公盛延之,访以海上事④。敬恒对曰:“游魂⑤不日底定矣。但闽中民力已竭,公当何以培之?”闽督肃然颔之,然敬恒以学道故,所营十一之息无甚增益而勤施,渐不可支,遂以此落其家。

晚所以非罪陷缧绁。宪使阅囚入狱,敬恒方朗诵《大学》,宪使异之,入其室,见其案上皆程、张之书也,呼与坐而语之,大惊,即日释之。然敬恒卒以贫死。其平生但事躬行,不著书,故鲜知者。予既附志于《潜斋墓表》中,复摭拾其事以传之,以配凌、沈二君,且以待后世有二曲其人者。惜访其母姓,竟不可得。

【注】①孤露:父亡无所荫庇。②市廛(chán):店铺集中的地方。③时:通“伺”。④海上事:清政府平定台湾之事。⑤游魂:指当时据守台湾的郑氏政权。

【译文】

《李二曲集》中另外辑录前代讲学的各位士人,有的出于农工商贾之中,共编为一卷,用来勉励后学之人。以我最近所听到的一些事情来看,近来应潜斋的高才弟子有叫凌嘉英凌嘉英姚敬恒的,都没有靠父母的荫庇,成为儒学大师。凌嘉英凌嘉印的名声尤其高,记载于沈端恪公为他们作得传记里。二姚敬恒亲自作传,他们三人名声并重所以没有人了解。

姚敬恒,讳字宏任,别字思诚,杭州钱塘人。姚家,是杭州的大姓。姚敬恒年少时死了父亲,他母亲有贤德,姚敬恒不去应考科举,隐藏在市井之中,曾经经营小生意收取十分之一的利息来养家。他母亲一天看见他卖蚕丝,银白色蚕丝色泽低劣,非常生气。说:“你怎么能做这种恶行我没什么指望了。”姚敬恒非常恐慌,长跪在地上像母亲道歉,请求改正自己的行为,于是拜应潜斋先生为师,每天朗诵《大学》一遍,应潜斋先生向来喜欢他,一言一行,都服从老师的教诲,淡然自我领悟,凡事一定要从厚道出发。沈甸华先生去世,应潜斋两天不吃饭,姚敬恒问到:“朋友去世就这样,恐怕太过分了吧?”应潜斋长叹道:“是因为没办法为他办丧事埃”姚敬恒说:“请让我为先生做这件事。”殡葬都是他亲手安排。应潜斋不肯轻易接受他人财物,只有姚敬恒送的不推辞,说:“我知道他的钱财不是不义之财埃”然而姚敬恒也不干拿出更多,每次等到他钱物匮乏是才给他,至死不变。应潜斋死后,姚敬恒办丧事时执礼如同古代的老师弟子。姚江黄先生教诲别人很少有可意的,唯独看见姚敬恒,答应收他为徒,说:“他是独行传中那些节操高尚,不随俗沉浮的人物埃”

姚敬恒曾经到福建一带游学,福建总督姚公盛情宴请他,询问他平定台湾的事情。姚敬恒回答道:“郑成功没多久就会评定台湾,但是福建兵力枯竭,您怎么来保护他?”福建总督肃然点头。然而因为学习学问的缘故,他经营的生意没什么增加收益,再加上经常施舍,渐渐入不敷出,因此家道中落。

晚年因为无罪个被关押在牢狱,宪使看囚犯入狱,姚敬恒朗诵《大学》宪使对他很吃惊,进入他的牢室,看见他几岸上都是程、张的书籍,喊他跟他一块坐下说话,很是吃惊,当天就释放了他。然而姚敬恒最终因为为贫穷而死。他生平做事,只在亲为,不写书,因此了解他的人很少。我在把志文附在了《潜斋墓表》中之后,有捡拾他的一些轶事为他作传,来跟凌嘉印,沈文则的传文相配,暂且等待以后有李二曲这样的人。可惜的是寻访他母亲的姓氏,竟然没有得到。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