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史·胡宿传》原文及翻译
发布时间:2016-01-03

宋史

【原文】

胡宿,字武平,常州晋陵人,宿为人清谨忠实,内刚外和。登第,为扬子尉,县大水,民被溺,令不能救,宿率公私船活数千人。以荐为馆阁校勘,进集贤校理。通判宣州,囚有杀人者,特抵死,宿疑而讯之,囚惮箠楚不敢言。辟左右复问,久乃云:“旦将之田,县吏缚以赴官,莫知其故。”宿取具狱繙阅,探其本辞,盖妇人与所私者杀其夫,而执平民以告也。知湖州,前守滕宗谅大兴学校,费钱数十万。宗谅去,通判、僚吏皆疑以为欺,不肯书历。宿诮之曰“君辈佐滕候久矣,苟有过,盍不早正?乃俟其去而非之,岂昔人分谤之意乎?”坐者大惭谢。其后湖学为东南最,宿之力为多。筑石塘百里,捍水患,民号曰胡公塘,而学者为立生祠。唐介贬岭南,帝遣中使护以往。宿言:“事有不可测,介如不幸道死,陛下受杀直臣之名。”帝悟,追还使者。泾州卒以折支①不时给,出恶言,且欲相扇为乱。既置于法,乃命劾三司吏。三司使包拯护弗遣。宿曰:“泾卒固悖慢,然当给之物,越八十五日而不与,计吏安得为无罪?拯不知自省,公拒制命,纪纲益废矣。”拯惧,立遣吏。

拜枢密副使。曾公亮任雄州,赵滋颛②治界河事。宿言于英宗曰:“忧患之来,多藏于隐微,而生于所忽。自滋守边,北人捕鱼伐苇,一切禁绝,由此常与斗争。南北通好六十载,内外无患,近年边遽来上,不过侵诬尺寸,此城砦之吏移文足以辨诘,何至于兴甲兵哉?今搢绅中有耻燕蓟外属者,天时人事未至,而妄意难成之福。愿守两朝法度,以惠养元元,天下幸甚。”宿以老,数乞谢事。治平三年,罢为观文殿学士、知杭州。明年,以太子少师致仕,未拜而薨,年七十二。

(选自《宋史·胡宿传》)

【注】①折支:军饷。②颛:通“专”。

【译文】

胡宿,字武平,常州晋陵人。胡宿为人清白谨慎,忠诚老实,内心坚强,外表平和。中举后任扬子县尉。县里发生水灾,老百姓被淹死(不少),县令不能拯救,胡宿带领公私船只救活了数千人。凭他人推荐做了馆阁校勘,后升任集贤校理。任宣州通判时,有一个杀人的囚犯将被处死,胡宿怀疑判决有误而重新审讯,囚犯害怕受刑不敢翻供。胡宿让周围的人避开后又问,很长时间后囚犯才说:“我早晨将要往田里劳动,县吏把我绑到这里,我还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胡宿拿来全部案卷(诉状)查看,仔细探究原来的记录,原来是一个妇女与奸夫合谋共同杀害了她的丈夫,却捉住这个农民来诬告他。

(后)任湖州知州。前任太守滕宗谅大办学校,耗费几十万钱。宗谅离任后,下属官员都怀疑滕宗谅有贪污行为,却不肯如实地记录下来。胡宿责问他们说:“你们辅佐滕宗谅很久了,如果他有过错,为什么不早点指出纠正呢?却等他离开后便指责他,这难道是古人批评指责人的意思吗?”在座的人很惭愧地道歉。这以后湖州的学校是东南地区办得最好的,胡宿出力最多。(曾经)修筑石塘百里,抵御水患,老百姓称之为“胡公塘”,文人们为他修建了生祠。唐介被贬逐到岭南,皇上派中使护送他前往。胡宿说:“事情有不可预料之处,唐介如果不幸死在路上,陛下就要蒙受杀死耿直大臣的罪名。”皇上明白过来,让人追回了护送的使者。泾州的士兵因为军饷发放不及时,放出坏话,并且想相互煽动叛乱。(朝廷)已经对想谋反的人进行了制裁,又下令弹劾(与此事相关的)三司吏。三司使包拯保护属吏不予追责。胡宿说:“泾州士兵确实大逆不道,然而应该给的东西,超过八十五天还不给,管理人员怎么能无罪呢?包拯不知自我省察,公然抗拒皇帝命令,法纪更加无用了。”包拯害怕了,立即查办三司吏。

胡宿又被授任为枢密副使。曾公亮掌管雄州,赵滋专门管理宋辽界河之事。胡宿对英宗说:“忧患来的时候,大多隐藏在隐蔽细小的地方,发生在人们疏忽的地方。自从赵滋驻守边防以来,北地的人捕鱼割苇草都被禁止,因而常常发生争斗。南北通好六十年了,内外都安宁,近年来边界纠纷急剧上升,不过是侵占尺寸之地的小事,这是城寨小吏相互通信就足以辨别清楚的,何至于大动干戈呢?现在官员中有些人耻于燕蓟被辽人占据,(但)天时人事的条件还不具备,却妄想难以成功的收复失地的事。希望能坚守两朝的法度,以使人民休养生息,天下就非常幸运了。”胡宿因为年纪大,几次提出退休。治平三年,退去枢密副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