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迈《侠妇人》原文及翻译
发布时间:2016-01-03

洪迈《夷坚志》

侠妇人

【原文】

董国庆,字符卿,饶州人。宣和六年进土第,调莱州胶水簿。会北兵①动,留家于乡,独处官所。中原陷,不得归,弃官走村落,颇与逆旅主人相往来。怜其穷,为买一妾,不知何许人也,性意解,有姿色。见董贫,则以治生为己任,罄家所有,买磨驴七八头,麦数十斛。每得面,自骑入市鬻之,至晚负钱以归。如是三年,获利益多有田宅矣。

董与母妻隔别滋久,消息杳不通,居常戚戚,意绪终不聊赖。妾叩其故。董嬖爱已深,不复隐,为言:“我故南官也,一家皆在乡里,身独漂泊,茫无归期。每一想念,心乱欲死。”妾曰:“如是,何不早告我?我兄善为人谋事,旦夕且至,请为君筹之。”

旬日,果有估客,长身虬髯,骑大马,驱车十余乘过门,妾曰:“吾兄至矣。”出迎拜,使董相见,叙姻戚之礼。留饮至夜,妾始言前事以属客。是时,虏令:宋官亡命许自言;不言而被首者死。董业已泄漏,又疑两人欲图已,大悔惧,乃绐曰:“无之。”客忿然怒且笑曰:“以女弟托质数年,相与如骨肉,故昌禁欲致君南归,而见疑如此!脱中道有变,且累我!当取君告身②与我以为信,不然,天明执告官矣!”董益惧,自分必死,探囊中文书悉与之。终夕涕泣,一听于客。

客去,明日控一马来,曰:“行矣!”董请妾与俱。妾曰:“适有故,须少留。明年当相寻。吾手制一纳袍赠君,君谨取之,维吾兄马首所向。若返国,兄或举数十万钱相赠,当勿龋如不可却,则举袍示之。彼尝受我恩,今送君归,未足以报德,当复护我去。万一受其献,则彼塞责,无复顾我矣!善守此袍,毋失也!”董愕然,怪其语不伦,且虑邻里知觉,辄挥涕上马,疾驰到海上。有大舟,临解维,客麾使登,揖而别。舟遽南行,略无资粮道路之备,茫不知所为。舟中奉侍甚谨,具食食之,特不相问讯。才达南岸,客已先在水滨,邀诣旗亭,相劳苦,出黄金二十两,曰:“以是为太夫人寿。”董忆妾语,力辞之。客不可,曰:“赤手还国,欲与妻子饿死耶?”强留金而出。董追及,示以袍。客曰:“吾智果出彼下。吾事殊未了,明年挈君丽人来!”径去,不返顾。

董至家,母妻二子俱无恙。取袍示家人,俾缝绽处,黄色隐然,拆视之,满中皆箔金也。逾年,客果以妾至,偕老焉。

(选自北宋洪迈《夷坚志》,有改动)

注:①指金兵。②告身.官员的委任状。

【译文】

董国庆,字元卿,江西饶州德兴人,宣和六年进士及第,被任为莱州胶水县主簿。正好碰上金兵南下,他只好把家眷留在江西,独自一人在山东做官。中原陷落后,无法回到故乡,只好弃官在乡间避难,他与旅店的房东交情很好。房东怜他的漂泊和困顿,花钱替他买了一妾。这妾侍不知是哪里人,聪明美貌,见董国庆贫困,便筹划赚钱养家,尽家中所有资财买了七八头驴子、数十斛小麦,以驴牵磨磨粉,然后骑驴入城出售面粉,到了晚上带钱回家。这样过了三年,赚了不少钱,还买了不少田地住宅。

董与母亲妻子相隔甚久,音讯不通,所以经常独自伤心,郁郁寡欢。侍妾好几次问他原因。董这时和她情爱甚笃,也就不再隐瞒,说道:“我本是南朝官吏,一家都留在故乡,只有我孤身漂泊,茫无归期。一想到无法回到故乡见到亲人了,不禁伤心欲绝。”妾道:“既然如此,为何不早说?我有一个哥哥,一向喜欢帮人家谋划事情,不久便来。到那时可请他为夫君设法。”

过了十来天,果然有个长身虬髯的人到来,骑了一匹高头大马,带着十余辆车子。妾道:“哥哥到了!”出门迎拜,使董与之相见,互叙亲戚之谊,设筵相请。饮到深夜,妾才吐露董日前所说之事,请哥哥代筹善策。当时金人有令,宋官逃匿在金国境内的必须自行出首,坦白从宽,否则被人检举出来便要处死。董已泄漏了自己身分,疑心二人要去向官府告发,既悔且惧,于是欺骗道:“没有这回事。”虬髯人大怒,便欲发作,随即笑道:“我把妹妹托付给你几年,和你像骨肉一样结交,所以才冒着禁令送你返回南方,你却这样怀疑我!要是有甚么变化,岂不是受你牵累?快拿你做官的委任状出来,当作信物,否则的话,天一亮我就缚了你送官。”董更加害怕,料想此番必死无疑,无法反抗,只好将委任状取出交付。虬髯人取之而去。董终夜涕泣,不知所措。

第二天一早,虬髯人牵了一匹马来,道:“走罢!”董国庆请妾同行。妾道:“我眼前有事,还不能走,明年当来寻你。我亲手缝制了一件衲袍来送给你,你仔细收好,一切听我哥哥的吩咐。到南方后,我哥哥或许会送你数十万钱,你千万不可接受,倘若非要你收不可,便可举起衲袍相示。我曾于他有恩,他这次送你南归,尚不足以报答,还须护送我南来和你相会。万一你受了财物,那么他认为已是够报答,两无亏欠,不会再理我了。你小心带着这件袍子,千万不可失去它。”董感到十分愕然,觉得她的话很是古怪,生怕邻人知觉报官,便挥泪与妾分别。上马疾驰,来到海边,见有一艘大船,正解缆欲驶。虬髯客命他即刻上船,一揖而别。大船便即南航。董国庆一点东西也没准备,内心茫然不知道怎么办。但舟中人恭谨相待,敬具饮食,只是对他的行踪去向却一句也不问。船刚靠岸,虬髯人早已在水滨相候,邀入酒店洗尘接风,取出二十两黄金,道:“这是在下赠给太夫人的一点小意思。”董记起妾侍临别时的言语,坚拒不受。虬髯人道:“你两手空空的回家,难道想和妻儿一起饿死么?”强行留下黄金而去。董追了出去,向他举起衲袍。虬髯人骇诧而笑,说道:“我果然不及她聪明。唉,事情还没了结,明年护送美人来给你罢。”说着扬长而去。

董国庆回到家中,见母亲、妻子、和两个儿子都安好无恙。他拿起衲袍给家人看,让人缝补绽开的地方,发觉隐隐透出黄光,拆开来一看,原来每一块缝补的布块中都藏着一片金叶子。第二年,虬髯人果然送了他爱妾南来相聚。他们一直生活到老。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