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志·魏书·邢颙传》原文及翻译
发布时间:2016-01-03

三国志

【原文】

邢颙字子昂,河间鄚人也。举孝廉,司徒辟,皆不就。易姓字,适右北平,从田畴游。积五年,而太祖定冀州。颙谓畴曰:“黄巾起来二十馀年,海内鼎沸,百姓流离。今闻曹公法令严。民厌乱矣,乱极则平。请以身先。”遂装还乡里。田畴曰:“邢颙,民之先觉也。”乃见太祖,求为乡导以克柳城。

太祖辟颙为冀州从事,时人称之曰:“德行堂堂邢子昂。”除广宗长,以故将丧弃官。有司举正,太祖曰:“颙笃于旧君,有一致之节。”勿问也。更辟司空掾,除行唐令,劝民农桑,风化大行。入为丞相门下督,迁左冯翊,病,去官。

是时,太祖诸子高选官属,令曰:“侯家吏,宜得渊深法度如邢颙辈。”遂以为平原侯植家丞。颙防闲以礼,无所屈挠,由是不合。庶子刘桢书谏植曰:“家丞邢颙,北土之彦,少秉高节,玄静澹泊,言少理多,真雅士也。桢诚不足同贯斯人,并列左右。而桢礼遇殊特,颙反疏简,私惧观者将谓君侯习近不肖,礼贤不足,采庶子之春华,忘家丞之秋实。为上招谤,其罪不小,以此反侧。”

后参丞相军事,转东曹掾。初,太子未定,而植有宠,丁仪等并赞翼其美。太祖问颙,颙对曰:“以庶代宗,先世之戒也。愿殿下深重察之!”太祖识其意,后遂以为太子少傅,迁太傅。文帝践阼,为侍中尚书仆射,赐爵关内侯,出为司隶校尉,徙太常。黄初四年薨。(选自《三国志•魏书•邢颙传》)

【译文】

刑顒字子昂,河间鄚(mào,古邑名,故城在今河北省任丘市鄚州镇)人,被推举为孝廉,司徒也征召他,都没有去就任。他改名换姓,到右北平去,跟随田畴(三国时魏官吏,好读书)游学。过了五年,太祖(曹操)平定了冀州。刑顒对田畴说:“黄巾军起事以来已经二十多年了,天下动荡不安,老百姓流离失所。现在听说曹公法令严明。老百姓已经厌恶战乱了,乱倒了极点就会转为太平。请让我先回去。”于是就整理行装返回家乡。田畴说:“刑顒,是老百姓中最先觉察到时势变化的人。”他于是去见太祖,请求担任向导去攻克柳城。

太祖征召刑顒任冀州从事,当时的人称赞他说:“德行崇高的邢子昂。”他被任命为广宗长。因过去的上司死去而舍弃官职。有关官员列举他的罪状要给以惩处,太祖说:“刑顒对过去的上司感情深厚,有着忠贞不渝的节操。”就不再追究了。又征召他为司空掾,再任命他做行唐令,他鼓励老百姓务农植桑,使教化得以普遍推行。刑顒入京担任丞相门下督,又升任左冯翊,因生病,辞去官职。

这时,太祖的各个儿子按很高的要求挑选属官,下令说:“侯王家的官吏,应该选到像刑顒那样深明法度的人。”于是将刑顒任命为平原侯曹植的家丞。刑顒按照礼法阻止曹植的过分行为,没有屈从的地方,因此和曹植关系不和。(防闲:防,堤也,用于制水;闲,圈栏也,用于制兽。引申为防备和禁阻。)庶子刘祯写信劝谏曹植说:“家丞刑顒,是北方的杰出人才,年轻时就保持高尚的节操,性情恬静,清心寡欲,言辞少而包含的道理多,是真正的高尚风雅的人。我刘祯实在不能和这个人同一位次,并列在您的左右。可是我刘祯得到的礼遇特别优厚,刑顒却反而受到疏远怠慢,我私下害怕旁观者会说君侯您喜欢亲近没有才德的人,礼待有才德的人却不够,采摘了庶子的春花,而忘掉了家丞的秋实。给您招来了毁谤,这罪过不小,因此感到惶恐不安。”

后来刑顒参与丞相府军务,又转任东曹掾(丞相幕府官员,权力极大)。起初,太子没有确立,而曹植受到宠爱,丁仪等人都辅助成全他的美事。太祖询问刑顒,刑顒回答说:“用庶子代替嫡长子,这是前代所警戒的。希望殿下慎重地省察这件事!”太祖明白他的意思,后来就任命他为太子少傅,又升任太傅。文帝(曹丕)即位,任命刑顒为侍中尚书仆射,赐给他关内侯的爵位,出任司隶校尉,又转任太常。黄初四年刑顒去世。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