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史·蔡景历传》原文及翻译
发布时间:2016-01-03

南史

【原文】

蔡景历字茂世,济考城人也。景历少俊爽,有孝行,家贫好学,善尺牍,工草隶。为海令,政有能名。

陈武帝镇朱方,素闻其名,以书要之。景历对使人答书,笔不停辍,文无所改。帝得书,甚加钦赏,即日授征北府中记室参军,仍领记室。

献王昌为吴兴太守,帝以乡里父老,尊卑有数,恐昌年少接对乖礼,乃遣景历辅之。承圣中,还掌记室。武帝将讨王僧辩,独与侯安都等数人谋之,景历弗之知。部分既毕,召令草檄,景历援笔立成,辞义感激,事皆称旨。及受禅,迁秘书监、中书通事舍人,掌诏诰。

文帝即位,复为秘书监,舍人如故。以定策功,封新丰县子,累迁散骑常侍。文帝诛侯安都,景历劝成其事,以功迁太子左卫率,进爵为侯,常侍、舍人如故。

太建五年,都督吴明彻北侵,所向克捷,大破周梁士彦于吕梁,方进围彭城。时宣帝锐意河南,以为指麾可定,景历称师老将骄,不宜过穷远略。帝恶其沮众,大怒,犹以朝廷旧臣,不加深罪,出为豫章内史。及吴明嚣败,帝追忆景历前言,即日追还,以为征南鄱王谘议。数日,迁员外散骑常侍,兼御史中丞,复本爵封,入守度支尚书。旧式拜官在午后,景历拜日,适逢舆驾幸玄武观,在位皆侍宴,帝恐景历不预,特令早拜,其见重如此。

卒官,赠太常卿,谥曰敬。十三年,改葬,重赠中领军。祯明元年,车驾亲幸其宅,重赠景历侍中、中抚将军,谥日忠敬,于墓所立碑。

景历属文,不尚雕靡,而长于叙事,应机敏速,为当时所称。有文集三十卷。

(节自《南史·卷六十八·列传五十八》)

【译文】

蔡景历字茂世,济考城人。蔡景历年少时英俊清朗,具有孝行,家贫好学,善文辞,善写草书和隶书。做海县令,处理政务以能干著名。

陈武帝镇守朱方,一向听说蔡景历的大名,用书信邀请他。蔡景历当着使者面回信,笔不停顿,文无所改。陈武帝接到信,大加赏赐,当天就授予他征北府中记室参军,仍兼任记室的职务。

献王陈昌担任吴兴太守时,陈武帝因为乡里父老,(长幼)尊卑讲究礼数,担心陈昌年少(不懂事),接待应对时违背了礼数。就派蔡景历辅佐他。承圣年间,回到朝中掌管记室。武帝将要讨伐王僧辩,单独和侯安都等几人谋画,蔡景历不知道这件事。部署安排完毕,武帝召蔡景历让他起草檄文,蔡景历挥笔立就,陈词感愤激昂,所写内容都符合武帝的旨意。等到武帝受禅登基,蔡景历调任为秘书监、中书通事舍人,掌管诏诰。

文帝即位后,仍担任秘书监,舍人如前。因拥立文帝有功,封为新丰县子。多次调升为迁散骑常侍。文帝诛杀侯安都,蔡景历努力促成其事,因功调升为太子左卫率,进爵为侯,常侍、舍人的官职照旧。

太建五年,都督吴明彻向北侵略,所到之处克敌制胜,大破周将梁士彦于吕梁,正要进兵围困彭城。当时宣帝正想一心进攻河南,认为一声令下就可成功,蔡景历认为兵士疲乏、将领骄纵,不应该过分的去攻打远方的城邑。宣帝憎恶他挫伤士气,大怒,但还是因为他是朝廷旧臣,不给予严厉处罚,让他出京城担任豫章内史。等到吴明彻失败,宣帝追忆蔡景历以前的话,当日就督促他回到朝廷,让他担任征南鄱王谘议。没过几天,调任员外散骑常侍,兼御史中丞,恢复原来的爵位和封邑,担任度支尚书的职责。按旧例拜官在午后,蔡景历拜官那天,恰逢宣帝驾幸玄武观,在位的官员都陪侍宴饮,宣帝担心蔡景历参加不了宴饮,特意下令早上拜官,蔡景历就是这样被宣帝看重。

后死在任上,追赠太常卿,谥号叫敬。十三年,改葬,又追赠中领军。祯明元年,皇帝车驾亲到他的宅第,又追赠蔡景历侍中、中抚将军,谥号叫忠敬,在坟地立碑。

蔡景历写文章,不好雕饰及艳靡的文辞,擅长叙事,善于随机应变,受到当时壬称赞。有文集三十卷。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