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万里《荆溪集》序原文及翻译
发布时间:2016-01-03

杨万里

【原文】

予之诗,始学江西诸君子,既又学后山(北宋著名诗人陈师道)五字律,既又学半山老人(王安石)七字绝句,晚乃学绝句于唐人。学之愈力,作之愈寡。尝与林谦之屡叹之,谦之云:“择之之①,得之之艰,又欲作之之不寡乎?”予喟曰:“诗人盖异病而同源也,独予乎哉!”故自淳熙丁酉(淳熙四年,公元1177年)之春,上塈壬午(绍兴三十二年,公元1162年),止有诗五百八十二首,其寡盖如此。

其夏之官荆溪,既抵官下,阅讼牒,理邦赋,惟朱墨之为亲,诗意时往日来于予怀,欲作未暇也。戊戌三朝,时节赐告,少公事,是日即作诗,忽若有窹,于是辞谢唐人及王、陈、江西诸君子,皆不敢学,而后欣如也。试令儿辈操笔,予口占数首,则浏浏焉无复前日之轧轧矣。自此,每过午,吏散庭空,即携一便面(古代用以遮面的扇状物),步后园,登古城,采撷杞菊,攀翻花竹,万象毕来献予诗材,盖麾之不去,前者未讎,而后者已迫,涣然未觉作诗之难也。盖诗人之病去体将有日矣方是时不惟未觉作诗之难亦未觉作州之难也。

明年二月晦,代者至,予合符而去,试汇其稿,凡十又四月,而得诗四百九十二首。予亦未敢出已示人也。今年备官宫府掾,故人钟君将之自淮水移书于予曰:“荆溪比易守,前日作州之无难者,今难十倍不啻!子荆溪之诗,未可以出欤?”予一笑,抄以寄之云。

淳熙丁未(淳熙十四年,公元1187年),庐陵杨万里廷秀序。

【注释】

①指从众多流派中选择某一家或几家做学习对象,又单单学习所选对象特别擅长的一体来学习模仿。

【译文】

我的诗,起初学习江西诸君子,以后又向后山居士陈师道学习五言律诗,再以后又向半山老人王安石学习七言绝句,最后才向晚唐诗人学习绝句。学得越卖力,做的诗越少。我曾经与林谦之在一起多次为之感叹,林谦之说:“从众多流派中选择某一家或几家做学习对象,又单单学习所选对象特别擅长的一体来学习模仿,要从中有所收获是很难的,想要创作的诗歌不少,可以吗?”我长叹道:“诗人大概缺点(不足)不同但根源却是一样的,难道只有我是这样吗?”所以自从淳熙四年春天一直向前追溯到绍兴三十二年,其间创作的诗只有五百八十二首,数量之少原来如此。

这年夏天到荆溪为官,上任之后,读诉状,理财政,只知道亲近公文,往常时有诗意来到心中,想写下来却没有时间。戊戌年正月初一,是朝廷规定的节假日,少有公事,这天就写一些诗,忽然间若有所悟,于是告别唐人及王、陈、江西诸君子等人的风格,这些都不学,之后却觉得很高兴。试着让儿辈拿起笔来记录,我随口念了几首,觉得文思顺畅不再有以前的艰难。从此之后,每天一过晌午,官吏散去,庭院空阔,我就携带一个遮脸的面具,步入后花园,登上古城墙,采摘杞子菊花,攀折花草树木,大自然的一切景象全都来献给我,成为我作诗的材料,挥之不去,前面的还没写完,后面的已到了眼前。原先所有的疑虑完全消除,不再觉得作诗艰难了。大概诗人的毛病离开我已经有些日子了。这个时候,我不只不觉得作诗的困难,也不觉得做州官的艰难。

第二年二月的最后一天,接替我的官员到了,我办好交接手续离开,整理在这里写的诗稿,总共是四个月的时间,写的诗却有四百九十二首。我也不敢拿出来给人看。今年担任公府掾,老朋友钟将之从淮水写信给我说:“荆溪最近换了太守,你以前觉得做州官不难,现在比以前难了十倍还不止。你在荆溪写的诗,是否可以拿出来看看呢?”我笑了笑,抄了一些寄给她。

淳熙十四年,庐陵杨万里作此序。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