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书·何敞传》原文及翻译
发布时间:2016-01-03

后汉书

【原文】

何敞字文高,扶风平陵人也。敞性公正。自以趣舍不合时务,每请召,常称疾不应。元和中,辟太尉宋由府,由待以殊礼。司徒袁安亦深敬重之。是时京师及四方累有奇异鸟兽草木,言事者以为祥瑞。敞通经传,意甚恶之。乃言于二公曰:“夫瑞应依德而至,灾异缘政而生。今异鸟翔于殿屋,怪草生于庭际,不可不察。”由、安惧然不敢答。居无何而肃宗崩。

时窦氏专政,外戚奢侈,赏赐过制。敞奏记由曰:“赏赉无度,至于空竭帑

藏,损耗国资。寻公家之用,皆百姓之力。明君赐赉,宜有品制,忠臣受赏,亦应有度。今明公位尊任重:宜先正己以率群下:还所得赐:因陈得失。奏王侯就国,节省浮费,振恤穷孤,则恩泽下畅,黎庶悦豫。上天聪明,必有立应。”由不能用。

窦宪为车骑将军,宪弟笃、景并起邸第,兴造劳役,百姓愁苦。敞上疏谏曰:“臣虽斗筲之人,诚窃怀怪,以为笃、景亲近贵臣,当为百僚表仪。今百姓愁苦,县官无用,而遽起大第,崇饰玩好,非所以垂令德也。宜且罢工匠,恤人之困。”书奏不剩

后拜为尚书,复上封事曰:“昔郑武姜之幸叔段,爱而不教,终至凶戾。由是观之,爱子若此,犹饥而食之以毒,适所以害之也。宪秉三军之重,笃、景总宫卫之权,而虐用百姓,奢侈僭逼,诛戮无罪。今者论议凶凶,成谓叔段复生于汉。虽知言必夷灭,而冒死自尽者,诚不忍目见其祸而怀默苟全。”

敞数切谏,言诸窦罪过,宪等深怨之。时济南王康尊贵骄甚,宪乃白出敞为济南太傅。岁余迁汝南太守。敞疾文俗吏以苛刻求当时名誉,故在职以宽和为政。及举冤狱,以《春秋》义断之。是以郡中无怨声,百姓化其恩礼。其出居者,皆归养其父母,推财相让者二百许人。又修理鲷旧渠,百姓赖其利,垦田增三万余顷。吏人共刻石。颂敞功德。

(选自《后汉书·卷四十三》,有删改)

【译文】

何敞字文高,是扶风平陵人。何敞生性公正,认为自己取舍不合时务,每次召请他,他都说有病而不去。元和中,被征召到太尉宋由府中,宋由用特殊礼仪对待他。司徒袁安也很敬重他。当时京城和四方多处出现奇异的鸟兽草木,议事的人认为是吉祥的征兆。何敞通晓经传,心里很讨厌这种说法。于是向宋、袁二公说:“吉祥的征兆随美德而到,灾异现象因为政事恶劣而产生。现在奇异的鸟在殿屋飞翔,怪异的草在庭院生长,不能不明察。”宋由、袁安害怕,不敢回答。过了不久,肃宗就驾崩了。

当时窦氏专权,外戚奢侈,赏赐超过规定。何敞上书给宋由说:“赏赐没有限度,致使国库空竭,国资损耗。推究公家的花费,都是百姓的血汗钱。明君赏赐,应该有品级规范,忠臣受赏,也应有限度。现在明公地位高责任重,应该先使自己身正来给群下做表率,送回所得到的赏赐物品,趁机陈述其中的得失。上奏折请求皇上让王侯回到各自的封国,节省多余的开支,救济困窘孤苦之人,恩泽施与百姓,百姓就会高兴,上天听见看到,一定会很快感应。”宋由没有采纳。

窦宪任车骑将军,他的弟弟窦笃、窦景一起大造府第,征调劳役,百姓愁苦。何敞上书劝谏说:“我虽然是才识短浅的人,实在私下感到奇怪,认为窦笃、窦景是亲近贵臣,应当做百官的表率。现在百姓愁苦,朝廷没有救助措施,反而突然大造府第,崇尚玩物,喜好奢侈,不是用来体现美好品德的行为埃应当遣归工匠,体恤人们的困苦。”书递上了却没有人看。

后来担任尚书,又上书劝谏说:“过去郑武姜宠爱共叔段,宠爱却不教育,最终使共叔段成为凶狠暴戾之人。由此看来,像这样爱儿子,好比在他饥饿时拿有毒的食物给他吃,恰恰是用这种方法来害他埃窦宪掌握三军的重任,窦笃、窦景总管宫中护卫的大权,而残虐使用百姓,过分奢侈,诛杀无罪的人。现在人们议论纷纷,都说共叔段又在汉室再生了。虽然知道劝谏一定会有杀身之祸,但是我还要冒死进谏,说完我的意见的原因是实在不忍心亲眼看见他们有祸患却沉默以苟且保全自己。”

何敞多次极力劝谏,诉说窦氏诸人的罪过,窦宪等人深深怨恨他。当时济南王刘康地位尊贵非常骄横,窦宪就奏请让何敞出京担任济南王的太傅。一年多后升任汝南太守。何敞痛恨文官俗吏用苛刻之政谋求当时名誉,所以在太守任上以宽和为政。每到勘察冤狱疑案,就用《春秋》之义判断。因此郡中的人没有怨言,百姓被他的恩遇礼待感化。那些与父母别居的人,都回去赡养他们的父母,相互推让财物的有二百多人。又整修治理鲖旧渠,百姓靠它获得好处,开垦的田地增加三万余顷。官吏百姓一起刻碑,歌颂何敞的功德。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