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传《石碏谏宠州吁》原文及翻译
发布时间:2016-01-03

左传

【原文】

卫庄公娶于齐东宫得臣之妹,曰庄姜,美而无子,卫人所为赋《硕人》也。又娶于陈,曰厉妫,生孝伯,早死。其娣戴妫,生桓公,庄姜以为已子。

公子州吁,嬖人之子也,有宠而好兵,公弗禁。庄姜恶之。石碏谏曰:“臣闻爱子,教之以义方,弗纳于邪。骄、奢、、佚,所自邪也。四者之来,宠禄过也。将立州吁,乃定之矣,若犹未也,阶之为祸。夫宠而不骄,骄而能降,降而不憾,憾而能眕者,鲜矣。且夫贱妨贵,少陵长,远间亲,新间旧,小加大,破义,所谓六逆也。

君义,臣行,父慈,子孝,兄爱,弟敬,所谓六顺也。去顺效逆,所以速祸也。君人者,将祸是务去,而速之,无乃不可乎?”弗听。其子厚与州吁游,禁之,不可。桓公立,乃老。

【译文】

卫庄公娶的是齐国太子得臣的妹妹,称为庄姜,美丽却没有孩子,卫国人为她作了《硕人》这首诗来赞美她。庄公又娶了陈国的女子,称为厉妫,生下孝伯,早死。她的妹妹戴妫,生下桓公,庄姜认作自己的儿子。

公子州吁,是庄公宠妾所生的儿子,受到底公宠爱,又爱好武事,庄公不加以禁止。庄姜却嫌恶他。石碏规劝庄公说:“下臣听说喜爱儿子,要教导他做人的正当道理,不要使他走入邪路。骄傲、矜夸、过度、放纵,是走入邪路的原因。这四种恶习的产生,是由于宠爱和赏赐过分的原故。要是准备立州吁为太子,就定下来算了;如果还没有定下来,就会成为祸乱的根源。一般说来,受到宠爱而不骄傲,骄傲而能安于地位下降,地位下降而不怨恨,怨恨而能忍耐,这种人是少有的。况且更有卑贱的伤害高贵的,年少的欺负年长的,关系疏远的离间亲近的,新来的离间交情长久的,势力小的陵驾势力大的,道德败坏的破坏品行端正的,这就叫做六逆。

君王按照道理行事,臣下执行命令,父亲慈爱,儿子孝顺,兄长友爱,弟弟恭敬,这就叫做六顺。抛弃合乎礼义的行为而去效法那些违背礼义的行径,是加速祸乱到来的原因。作百姓君主的人,要努力除去祸患,如今却加速它的到来,恐怕不可以吧?”庄公不听。石碏的儿子石厚与州吁交游,石碏禁止他,不听。卫桓公即位,石碏就告老辞官了。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