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传《郑庄公戒饬守臣》原文及翻译
发布时间:2016-01-03

左传

郑庄公戒饬守臣(隐公十一年)作者:左丘明

【原文】

秋七月,公会齐侯、郑伯伐许。庚辰,傅于许。颍考叔取郑伯之旗蝥弧以先登,子都自下射之,颠。瑕叔盈又以蝥弧登,周麾而呼曰:“君登矣!”郑师毕登。壬午,遂入许。许庄公奔卫。

齐侯以许让公,公曰:“君谓许不共,故从君讨之。许既伏其罪矣,虽君有命,寡人弗敢与闻。”乃与郑人。

郑伯使许大夫百里奉许叔以居许东偏,曰:“天祸许国,鬼神实不逞于许君,而假手于我寡人。寡人唯是一二父兄不能共亿,其敢以许自为功乎?寡人有弟,不能和协,而使餬其口于四方,其况能久有许乎?吾子其奉许叔以抚柔此民也,吾将使获也佐吾子。若寡人得没于地,天其以礼悔祸于许,无宁兹许公复奉其社稷,唯我郑国之有请谒焉,如旧昏媾。其能降以相从也。无滋他族实逼处此,以与我郑国争此土也。吾子孙其覆亡之不暇,而况能禋祀许乎?寡人之使吾子处此,不惟许国之为,亦聊以固吾圉也。”乃使公孙获处许西偏,曰:“凡而器用财贿,无置于许。我死,乃亟去之。吾先君新邑于此,王室而既卑矣,周之子孙日失其序。夫许,大岳之胤也,天而既厌周德矣,吾其能与许争乎?”

君子谓郑庄公“于是乎有礼。礼,经国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后嗣者也。许,无刑而伐之,服而舍之,度德而处之,量力而行之,相时而动,无累后人,可谓知礼矣。”

【译文】

秋七月,鲁隐公会合齐僖公、郑庄公讨伐许国。七月初一,包围许国都城。颍考叔举着郑庄公的令旗“蝥槐最先登上城头,子都在城下用箭射他,颍考叔从城上坠下。瑕叔盈又举起“蝥槐登上城头,向四面挥旗呐喊:“君王登城了!”郑国军队全部登城。七月初三,大军全部进入许国都城,许庄公逃亡到卫国。

齐僖公以许国让给鲁隐公,隐公说:“君王说许国不遵守法度,所以跟随君王讨伐它。现在许国已经受到了应得的惩罚,虽然君王有这个命令,我也不敢过问这件事。”于是就让给了郑国人。

郑庄公派许国大夫百里陪同许叔住到许国东部,对他说,“上天降祸许国,鬼神确实对许国国君不满,因而借助于我的手来惩罚他。我仅有的这一两位父兄辈的大臣尚且不能彼此相安,岂敢以打败许国而自己居功呢?我有个弟弟,不能和睦融洽,而让他四处奔波求食,又怎能长久占有许国呢?希望你陪同许叔安抚这里的百姓,我准备派公孙获来协助你.如果我能够寿终于地下,上天也许会依礼撤回加于许国的灾祸,愿意让许公重新事奉他的宗庙社稷,那时只要我们郑国有所请求,许国是会象对待世代通婚的国家一样,心悦诚服地依从我们的请求的。不要让别的部族逼近和住到这里,来与我们郑国争夺这块土地。那时我的子孙挽救灭亡尚且来不及,又怎能虔诚祭祀许国的宗庙社稷呢?我让你住在这里,不仅是为了许国,也姑且是为了巩固我的边疆吧。”于是派公孙获住到许国西部,对他说:“凡是你的器物财宝,不要放在许国,我死后,你就马上离开这里。我的先君在这里新建了都邑,现在周王室已经衰落了,我们这些周朝的子孙一天天丧失上下尊卑的次序。至于许国,那是古时四岳的后代。上天已经厌恶我们周室的兴旺了,我岂能与许国相争呢?”

君子认为郑庄公“在这件事上符合礼仪。礼,是用来管理国家,安定社会,使百姓尊卑有序,为子孙后代造福的。许国不遵守法度就讨伐它,降服了就赦免它,考虑自己的德行而设身处地去做,衡量自己的力量而行事,观察有利时机而行动,不连累后人,可以说是懂得礼的了。”

返回目录
课外文言文
课外文言文
作者: 佚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