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发布时间:2016-05-18

64

库尔特我们对这一切看得很坦然。她们不再有年轻人那样的狂热了。

赫伯特是的,克劳蒂娅和伊索尔德的确是这样的。毛发竖直地立在她们温热的罩子上。我们由她们供养着。

侍应生你们只要看看你们的妻子现在热切急迫的样子!她们让陌生人来演示一个富有教育意义的娱乐节目,一个炸弹,一个几乎具有放射性的炸弹,如此强烈。这帮女人还没有去过那里,但是她们总想去那里!年龄是无效的,外貌是无所谓的。

赫伯特你这番话是不会让我们陷入被吸引的危险的。

库尔特伊索尔德是这样一种人:封闭!有我的帐户做成的封闭套的保护,她在任何未经允许的侵入面前是安全的。所以,我们两个看起来很轻松。

赫伯特克劳蒂娅多年来用弹性塑胶费力堵住的她两腿之间的小小的湖,对我们两个来说都不够。鱼在那里也喝不到什么。克劳蒂娅和伊索尔德是如此温顺听话,她们甚至还愿意吃绳子上的水果。

库尔特我不能想像她们现在突然需要一艘快艇用来解放自己。那里如此之浅,甚至可以站在里面。

侍应生我们打赌怎么样?

库尔特我们可是坚固的民用汽车。每个看到我们汽车的人、甚至备用员警们也都相信这一点。

赫伯特服务员,我们不相信你偏执肤浅的言论。

侍应生你们是不是认为你们这群聪明人在摩擦一番后甩掉了她们?

赫伯特我并没有引申到那么远。但不管怎样,她们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受欢迎的郊游目的地,人们还可以在那里吃东西。她们烹饪,直到菜烧好。没有耽搁一分钟。

侍应生我想,如果你们在帘幕没有拉上的情况下做那事,那么你们马上就会犯错。在其他女人那里,你会在大庭广众之下碰一鼻子灰:或者是胶布雨衣下的小内裤,一个胸罩,但它们不会延续长时间,不是吗?这就是短途郊游的本质,它持续不了多长时间,最多持续到体育表演开始。

库尔特我不是这样的人。我喜欢让我的手指更值得信赖更亲切,但恰恰不是在我妻子那里,我妻子多年来教育了它。在她那里,它表现得很好,频频点头称是。

赫伯特如果一定要发生,我们对大腿还是有要求的。普通法国式,古希腊式①。我喜欢到处脱卸我的裤子垃圾,这条在这里,那里的一条还很整齐地弄上了斑点,用从产生起就包含在里面的人体什物。是的,用这种什物还打造出了世界冠军!我们有能力做这个!

①两种性交姿势——译注。库尔特正如赫伯特所说。我们的身上有着这些东西。我们不会让一般的眼睛轻易地拒绝我们。

赫伯特我们轻松地漫步穿越它,就像吃饭那么轻而易举。

[有人走过,乘不注意,轻松随意地偷走了半个自行车。没有人发现。]

侍应生如果你们乔装打扮后靠近你们的妻子,先生们,她们也甚至会和你们一起干那事!

赫伯特可能,但不现实。不可能。空手什么也抓不住。

库尔特她们有穿吊袜带的女人①和她们竞争。她们自己也知道这一点,对此表现得很平静。

①指妓女——译注。赫伯特只有通过我们才有意义。我们也没有窃取我们的意义,我们为她们现在可以工作付出了很多。

库尔特从不!

侍应生无所谓。现在你们把大自然包裹里的时间打开了,你们就必须把它们消耗完。在她们的镶板床上,所有的可能性都苏醒了,与她们的肢体游戏着,想伸嘴来咬我们。例如录影是一切我们能在女人面前给出的和从女人那里得到的人类设想中最仪表堂堂的代表:喝彩!喝彩!先生们,你们是正派的静如止水,但是你们的妻子希望你们马上互相得出一整个湖泊,直至她们的感情不断积累,直至你们的感情最后受到扭曲伤害。我为此感到十分抱歉。你们插入得如此坚固!整个时间都是这种沙沙的啃咬声和购物声!这种愤怒!只是有个人把水龙头打开了。水往上喷射,女人们希望如此。如果灵魂落到风暴里,那是怎样的一场大惊小怪。谢谢!我们还用了它!不,等等,那根本还不是它!一开始会要求你们舔吸和变得老练狡猾。你们经常已经射了一次了,遭到训骂,因为你们的储备已经由此完全被消灭了。我说得对吗?

赫伯特我已经不能清数了。讨论就是一次惩罚。

库尔特我经常得用我惟一一只空闲的手让伊索尔德的机器再开动起来。

侍应生在女人的出色面前,人往往害怕而惭愧。总是马上想到整个生活,而不是和她们一起来的玻璃杯和盘碟。你们的妻子很明显属于那种人,她们把她们的性别变成独特的物体,没有另外一种东西可以与之匹敌。

赫伯特应该说她们总是很能理解我们。所以我们不需要她们给出什么解释和概念。

库尔特伊索尔德脑袋里清楚地知道她想做点什么。但是她不做,她更愿意说。

赫伯特是的。她们同我们说很多话,但是我们并不熟悉这些话。

库尔特她们说话的样子,好像她们要亲自搬运一块一块的石头。

[集体淫乱者队伍突然追赶着穿过场地,去往不同的被抛阶段。一个穿着内裤的男人,气喘吁吁的,几乎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人们为他们提供了在至少2370cm上最漂亮的视线,他们还是像孩子一样躲避鞭打。他们头疼。他们都在叹息什么!而且,棱角总在那里。对此,人们总是没有准备好。]

[这群人中的一个还偷走了高尔夫背包。没人发现。]

65

侍应生我推荐你们一些小小的变动:你们要有勇气去做一回别样的自己!单单假胡子就可以改变那些夜游神的气氛,至少一半的声音。你们不会被那些蠢货认出来的,尽管你们好几年都在她们的洞穴里唤起她们的生命!让你们的妻子看看!尽管她们会像电报一样短暂地在厨房里生玻璃杯和刀叉的气,但她们随之又会乖乖地接受大自然给她们的所有位置。这些位置已经被人占了,因为大自然更宠爱年轻人。它可以教她们如何清醒,这样她们就可以争相去看演唱会了。

赫伯特如果我们可爱而细长的xxxx马上就被认出了呢,那时候我们怎么办呢?有些东西是无法伪装的。它们太一目了然了。

库尔特我那小坦加①也会让人马上就认出我来的。

①三角短裤——译注。侍应生这要取决于尝试本身,你们是否敢于让自己看起来变得陌生。其实不需要做很多,因为你们的妻子好几年来已经没有近距离看过你们了。当她们器官里的安静突然尖锐地响起来,她们一定会抽身而退。而且正是你们那充满爱意的情绪围绕着的听筒。你们通常印象中的糟糕的妻子的形象很有可能变得突然陌生,突然变得新鲜,或是好像变得全新的一个。

[旁边的桌子坐了处于亢奋状态中的私人组合,他们几乎脱光了衣服。他们大声笑着,可能只能听到他们的只言片语,因为谄媚的商场音乐正响着。侍应生给库尔特和赫伯特鞠了个躬,递给他们功能表,推荐了一些什么,但是他们两个的眼睛只盯着旁边桌子的两对人。]

男一你们停在哪里?

女二就在房子旁边。更好,我们可以马上就进来。有人群的地方,马上就要很拥挤。

男一看,你自己也很瘦!你在汽车里时说到的你的大阴蒂,真的是一件爱神的礼物?对我而言,它只是一种工作,而没有别的什么含义。

女二你问我是不是一个动物。这无疑是沉重的一击。

男二我的身体里已经造了很多个特大号。我的车子里,我得为它们另外付笔钱。

男一太绝对了!我很恭顺,我在寻找穿过的女士三角裤和精致的连裤袜,要沃福特牌子的。

女一我的可以马上给你。[在桌下脱掉了她的连裤袜,递给了他。他闻了闻,把它扔进了废纸篓。]

男一假牌子。不是赫尔库兰出产的!

女二你认为我应该给我丈夫那小什物买个喷嘴?

女一上次有个代理商在这里,他解释了那东西是怎么用的。或者你该给他的小xxxx买个真空泵?

女二这会比电视里的相关节目让他更快射出来。

①指性交姿势——译注。男一总是不断地有跟不上古希腊式和中希腊式①的女人来这里,因为她们没有学过外语。但是,如果没有人听到我的敲门声,而且是敲每扇门,我马上就离开了。这个我可以告诉你们。然后你们就看见我消失在汽车后面。我来这里是为了得到所有的一切,而不是让别人来挑选我的。另外,如果要挑选的话,那你们也根本就不会在这里了。

女二[对女一]他的xxxx的大小和坚挺还不理想。看着那个管道,扪心自问,那玩意儿到底有没有硬起来了?

女一我担心使用有官僚作风的干部并非完全没有危险的。

女二像所有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东西。

女一[对男一]我现在得让你失望了。希腊式我一窍不通。我更擅长自创的游戏。

男二那你需要我们干什么?我在找一个女人,当我正想用我的小弟弟好好干一场的时候,她不会一直大声地敲门或叫喊,问到底是谁在那里。她要喜欢我的小弟弟。成人们则要责备它,因为它变得很肮脏了。

[他从公事包里掏出一条尿布裤和一件淡蓝的婴儿连衫衣裤,当然是一个特大的。他费劲地把它穿在他的Jockey①内裤外面。]另外,你也不是照片上的那个人!

女一照片上的是我的妹妹。她今天来不了,她另外有点事。

男二我可能会更喜欢你妹妹。在梦里我把她看作是我的妈妈。

女一我可以提供一个一同乘车的机会。

男二我可决不想和你一起乘车。

女二只有在一件薄雨衣下你才能使用我。在雨衣下,你失去了伴侣的xxxx在颤抖,就像因为你长年以来一直惟一选择的党派的冷漠一样!如此这般!

①美国一种内裤品牌——译注。

男一孩子是女人惟一的性爱竞争物件。你完全有理由想成为一个孩子。但不是在我这里!

男二一次喷射之后就停止了,我受够了这个。孩子接触到生殖器的污迹,就会尖叫起来。我期待着这个发生!

男一尽管我只在地区级的队伍里,你只要等到我不再保留排泄物①就可以了。

66

女二但是我有照片和录影,有个专门的窝为它而存在。

男一拿来看看,你在照片上是什么样子的!这样我们就能判断现实情况与它到底是不是相吻合。

[这群人把脑袋凑在一起看照片,她们时不时地拿起幻灯片对着光线。婴儿—男人看完了,像一个跑步者一样在他的连体衣裤里摆弄身体。他们还相互耳语了一番,然后站了起来,走开了。]

侍应生你们听到了吗?他们安排休闲时间是多么灵活啊。与此相反,你们的妻子却对一个不怎么样的发型几周之久都耿耿不能忘怀,是吗?

赫伯特你的意思是,那肉体得每天都竖起来吗?

库尔特你的意思是,在一个陌生的身体里,也能有上帝一样的感觉吗?可以进入到一个原本不准进去的房门里去?而且身体比上次出来得更好,或者它根本就不出来了,因为它太累了?

侍应生你们现在不要浪费没必要的生活时间了!你们用来骑车的特轻弹力裤要被你们脱下来!这也正是自然针对你们脸蛋实施的计画!你们妻子两腿间的用宽紧带做的虚无之物?什么都没有!两百先令不到,再加一瓶女孩或男孩香槟酒,它们应该还会让你们兴奋起来。我们这个停车场会把你们在短时间里带入到一个全新的世界。为了纪念你们的车子,来进行一下哀悼吧,但时间不要太长!

库尔特你说纪念品是什么意思?

侍应生外面可以买到的。

①此处另一意思为“淘汰赛”——译注。赫伯特我们去试试。但是我们担心职业选手会遭到拒绝。

库尔特但是我们不想用我们的阀门来做试验,试验也会失败的。我们是不是想先试穿一下,看看这样子前面会有什么反应?

侍应生这是真正有头脑的人的做法,过去许多重大的事件也正是由这种人做出来的。先生们,你们现在可以去进行我们的热身活动!同感就是一切。你一定要记住了,它不是一个老套的模拟游戏可以取代的!

[他急切地把食物倒到桌子上,然后从一个拱形容器里倒出黄色的液体,之后走开了。

库尔特和赫伯特两个人低下头,吧嗒吧嗒地吃喝起来。]

库尔特我们现在可买了一张车票了!赫伯特,你的小铁轨带你到一个女人那里,在你的信号还没有挺起来之前,事情突然就发生了!我们已经不习惯这样的事情了!她的沉寂汹涌奔腾了起来,接着,就像其他的女人那样,她说起了她的兴趣爱好,它们听起来与你的完全吻合:体育运动。文化。艺术。但她的女神并没有什么反应。她沉了下去。倒楣。

赫伯特我早就知道了。突然,她叫了我的名字,而此时她的肉体还在我的那玩意上咝咝作响!两天前,她开始去爱,而对我就此什么都没说。

库尔特女人们只做她们自己的事。

赫伯特而且她们觉得这很重要。因为人是她们生出来的。

库尔特大自然需要很多湿气。

[一个人走了过来,像刚才那样,偷走了剩下的旅行行李。没有人注意到他。]

库尔特我这样做已经很多年了。伊索尔德总是一再地进入到一个昏暗的村庄,在这之前她已经同我描述过好几个小时。一个房门打开着。伊索尔德傻傻地站在墙边。没拿我的武器。不舒服。像一个服务员突然在我头上呕吐起来。

赫伯特就像她们在黑暗中扑到你身上!我们至少还有我们的车子来作为标准标识。

库尔特汽车就像是一把尺子,标出了我们到底是什么。[站了起来,向外张望,又坐了下来。]

赫伯特它实在很大。它还在吗?

库尔特在。抑或在某个洗衣日。她不让清洁工洗我的衣服,她要自己洗。爱的证明。我总是听到她的叫声,什么是白色的,什么是彩色的。她从来不看使用说明。但是她相信她了解我的内心深处。

赫伯特如果我们进入意义的黑暗寂静处,我们发现,这种意义会变得吵闹得让人不舒服。

库尔特有一次,在一个酒店里,有个女人用英语同我说,我不是用叫喊来打破黑夜的那种人。

赫伯特现在该是某个下身像个未出生的婴儿一样下俯在我们身边的时候了。

库尔特好像我们的越轨被人在什么地方记了下来。我们自己几乎难以置信!

赫伯特又是我在健身中心认识的尼娜和巴巴拉。我俩之间已经有两年之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了,因为我们总是用体育运动来作为绕道,运动后早就精疲力竭了。

[现在动物们隆重登场了:两个巨大的动物人进来了,像图腾一样,所有人都盯着他们。只有库尔特和赫伯特继续向停车场张望,寻找他们的汽车。一会儿过后,他们拿出一副袖珍象棋,开始玩起来。动物非常庞大,他们的鞋底很高。熊的身体里塞满了东西,很肥。驼鹿则又高又瘦。他们看上去很危险,但是说话用的却是最轻的交谈的声音。背景,在玻璃门后面,越来越吵闹。]

驼鹿这里没人吧?

熊好像是。你是不是也不会说话了?还是你已经把它又接回来了?

驼鹿是的。我心里堆积了太多太多,所以我要说出来。我自己来说话。一个可怕的情形!

熊我觉得你做得很好。

67

驼鹿你能告诉我们你的职业吗?用一个恰当的手势表达出来?

熊我是建筑机器的代理,这些建筑机器来自欧共体国家。有谁展示过这种不真实的东西,而且还想在这上面进行建造的?我常常在国外,在匈牙利,波兰,在那些国名都不为人记住的国家,在老帝国的各个新联邦州出差。

驼鹿这些美丽的国家等了很长时间,而且等的就是我们去。这真是太好了。

熊我们怀着我们的生活热情在他们的土地上种植他们,这实在太好不过了。

驼鹿我也做代理,不过代理的是办公室机器。有趣,性交!有趣,性交!

熊如果说话是人类的一种建树的话,那么这些奇妙的机器几乎称得上是超人类的。谁想出他们来的?尤其是女人们,她们用语言持续地研究自身,又两手空空地出来!

驼鹿的确如此,对精神世界的研究是没有止境的。但是用机器则可以跨越自身!

熊你作为身体的行为真是伟大!

驼鹿你炫耀身体的方式真是伟大!

熊我们出差的这些国家是没有过去的。一些人喜欢这么做:喷射,然后停在那里。

驼鹿西方已经开始了唇舌游戏。这是一个失败。

熊然后他们自己对这一切负责。这时他们不再能自持!这么多运动,只是为了给每个来的人。

驼鹿然后我们就出现了。成熟的大学生,富有知识和技能。

熊如果他们理智的话,他们就会保留现在的购物天堂。在那里每个玩笑都证明他们现在有了个好宪法。

驼鹿Tutzifrutzi①霜淇淋!

①TuttiFrutti为德国电视台最早的一个色情节目。霜淇淋在此也影射色情广告——译注。熊我的公司为他们建造他们以前从未有过的设备。他们可以在那里获得我们还未曾获得的最新的产品。

驼鹿一个为他们的本质服务的新的居住空间。这个本质坐在火车站候车厅里,抛弃自己或者让别人来抛扔到垃圾堆去。事先测量好地方,以便邪恶的本质也可以有个淋浴的地方。

熊在广播里,人们以听不懂的声音聚集在一起。喇叭在房间里呼吸。表示自愿的那个人可作为时间在听众里得以保留。他自己会成为一个具有最喜爱的节目意识的听众!所有人都没有参与进来。

驼鹿我们说话!我们说话!

熊我们动物和人是不一样的。

驼鹿我每天都需要性。这是一个错误还是一种恶习?

熊远处传来隆隆声,带走我们的一块,在我们身后又开走了。有时候在动物身上开过。

驼鹿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在超市里想要给其他家庭妇女留下印象的家庭妇女在那里。在那个坑里她躺得很舒服。动物走过去,按了三次门铃。她脱下了裤子。如果有这么多造人的理由的话,人应该继续繁殖,在这个过程中尽可能的做到舒适惬意。

熊在捷克,有人为了一台旧的点阵式印表机向我提供了他十三岁的女儿。她肺部有点毛病。这些人以一种难以置信的方式挥霍他们自己的身体。

驼鹿他们最能干的代理如今搬到了国外,就好像去到了甜品店。这样他们可以在那里蚕食并为市民打上更多的掼奶油。樱桃亮晶晶的。在他们看管刚出炉的蛋糕时,他们把自己灌醉了。

熊我现在打我的衣服,这样我可以更快地从我自己这里出来。[他拉开拉链。]

驼鹿我们为什么总是要按照最新的潮流来装束自己?这就像一种胁迫。[他也拉开了拉链。]

熊为的是我们不在森林中绝种。不然,动物园里的孩子们就会哭了。

驼鹿从裤子里出来,我们指向下面。这里有谁在同情自己?

[一个外行的脱衣舞女上台来开始跳脱衣舞。驼鹿和熊解开她的衣服,私下开始手淫。]

驼鹿问:我今天怎么这么干?为什么女人总是羡慕街对面的女人?

熊开车经过昏暗的郊区小酒店,女人们在那里互相伤害。

驼鹿把人类的勤奋变得如此糟糕的空气慢慢地把女人的皮肤吞噬,直至她脸上的边界。她的牙填充让细菌都通过了。这其中也包括一种存在,这种存在在说话时令人诧异地突然爆发出来。恶臭!

熊一个美丽的庄园正缺席。

驼鹿太棒了!Tutzifrutzi霜淇淋!雪和晚上人们的谣言互相攻击。为了变得平庸,人的躯体是惟一还拥有推动剂的。

熊受束缚的男人明显更放松。

驼鹿从他自身而来——可怕的存在!

熊一个男人总想不断地喷射,就像在花园里一样。但是,他只有一个一室的、放着蓬莱蕉的房子。

驼鹿有一次,我送了一个女人一个电动牙刷。那个女人在刷牙时滑倒了,她的大脑被撞坏了。大脑去了哪里?去了叫喊声去的地方。

熊你差一点就成了杀人犯了。

驼鹿身体的死亡发生得十分频繁,就在某个东西不在应该属于它的那个地方时。

熊我经历过几次这样的情况:一个女人死了,因为某些不属于那里的东西来到了她的体内。

驼鹿太好了!

熊有多少同时代的人不想让你成为同志,不是吗?

驼鹿进入到一个可怜的陌生的环境里,让一个宁愿独自待着的人强迫接受他的洒水器,这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值得去做的。我们也已经有很长时间不在森林里用吼叫声去吓唬别人了。

熊太好了!一个基本上用眼睛拒绝他人的人!

驼鹿正是如此。治疗孩子的话,我会额外再付钱。那时人走得如此靠近彼此,以至于整个水准都被妮维雅护肤品覆盖了。这就要求居住要有个可以聊以发狂的小花园。女人总是浑身湿透地回来,或者就再也不回家来。

熊只有当她成功地让我像新的一样通过,她才可以通过。

驼鹿我很确信这点。

返回目录
娜拉离开丈夫以后:耶利内克戏剧集
娜拉离开丈夫以后:耶利内克戏剧集
作者: 埃尔弗里德·耶利内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