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奇思震华都
发布时间:2016-05-27

  邦彦端起考烈酒皮埃尔拿起马提尼酒,二人轻轻碰了一下酒杯。

  皮决尔一口把酒饮了三分之一,嘴里像着了火似地长长呼了一口气。他从口袋里掏出烟盒,取出一支叼在嘴上。并给邦彦递上一支。邦彦用打火机先给皮埃尔点上。再给自己燃着。

  地道的土耳其烟草的芳香和它那使人心旷神怡的昧道,从舌尖一直扩散到肺部。邦彦心满意足地吐出了一缕轻烟。

  “吸了土耳其烟,你再抽法国烟,那简直是一股臭袜

  子气味。”皮埃尔眯起眼睛嘟嚷道。

  “只要能吸上这样的好烟来海外冒险也值得呀!”邦彦答道。

  “法国烟很槽,但法国雪茄和法国白兰地都会使你愉快。”皮埃尔笑着说。

  “安东·奥纳西斯也玩转盘赌吗?”邦彦转换了话题。

  “不是每天玩。他如今是海水浴协会的大股东,到蒙特卡洛去赌钱,不是把手伸到自己的口袋里去了吗?”

  “……”

  “但是,像昨天那样,当女人死乞白祯地求他时,或是有挥金如土的客人到赌场来时,他也会参与赌博的。因为他自信有的是本钱,不论怎么赌总能争个输赢的,因此,最后他总是赢家。”皮埃尔继续说道。

  “的确如此,那么在蒙特卜洛赌场管台子的人当中谁的手段最高明呢?”邦彦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安德烈,安德烈·谢布里。他已经干了二子几年。他之所以被认为是最熟练的转盘手,是因为他在搬动转轮时是不会出任何差错的。你大概也知道,睹场每周出一期蒙特卡洛周报,把一周来各个赌台上中彩的数字精确登出来,供赌客们参考。此外,赌场还把当天中彩的数字打印出来,给赌客参阅。”

  “哪个转盘赌台子上的转盘手的手艺不高明。那里就总是反复出现黑门二次―红门三次―黑门三次,或者奇数三次―偶数四次-奇数二次这要让赌客识破,赌场反倒要受赌客欺骗。就是说,他在转动盘时的力量或投出圆球的时机上出了毛病。”

  “我懂了。”

  “但是技艺熟练的安德烈却可以无一遗漏地让圆球落到所有的数字上。这样一来,赌客就难从掌握规律。如果赌客赢了,即只是侥幸而已。”

  皮埃尔深深吸了一口烟,把烟蒂丢进烟缸。

  邦彦一口喝完杯中的酒,嘴里嘟哦道:“从另一方面说,你的意思是安德烈可以随心所欲地让圆球落到他希望的任何位置上,是吗?”

  “你有点醉了吧!”皮埃尔扬起眉稍问道“你要干什么?”

  邦彦耸耸肩,喊侍者再送两杯考烈酒来。

  玻璃窗外,一艘游览船灯火闪烁,驶过海面。

  侍者端来第一道菜―松露烧鹅肝。裹着稠汁的鹅肝和香气扑鼻的松露令人垂诞欲滴。

  紧跟着手推车又运来了其他的菜肴和葡萄酒。

  皮焦肉嫩的烤鸭被浇上白兰地后窜起火苗,六个像乒乓球样的海龟蛋冒着热气。用鸭血和葡萄酒为主要材料烧户成的汤菜散发出浓郁的野生禽鸟的气味,在果皮被烧成褐色的橙子里,土豆和黄油发出噬噬的声响,翻滚着。二人一言不发,津津有味地吃着。皮埃尔像个美食家似地起劲嚼动着他那肥厚的嘴巴。

  邦彦吃完了兑有柠檬和葡萄汁的酸甜有味的冰淇凌后,伸手又拿起了白兰地酒杯。

  皮埃尔用餐巾揩了一下嘴巴。他望着邦彦,那目光像是在问饭菜的味道如何。

  “太好吃了。佳肴美酒,再加上上等香烟,人活在世上也就不那么乏味了呀!”

  邦彦把白兰地酒下倒进喉咙。

  邦彦已经打好了主意。要从赌台上做文章。

  皮埃尔把臂支撑在桌上,上身探向邦弯,嘴里嘟嚷道,“我们再回到原来的话题上吧。刚才好像说到了安德烈吧?”

  “安德烈最喜欢什么?”

  “当然是一捆捆令人心头生暖的钞票啦。其次是今年刚娶的第二个老婆了。”皮埃尔裂嘴笑了。

  “新娶的老婆年轮吗?”

  “啊。又年轻又漂亮。她大概是冲着安德烈的钱分跟他结婚的吧。安德烈对她迷恋至极。安德烈跟第一个老婆结婚是看上了她的陪嫁钱。这一次可是倒过来了。人生这东西可真有意思呀!”

  “那从前的老婆呢?”

  “死了。没有小孩。”

  “这么说,安德烈攒下不少钱啦!”

  “从交运的赌客那儿得到的小费相当可观。他手头上至少有十万法郎。据说摩纳哥人不相信银行,总把钱藏在地下室里。”

  “你能带我去看看安德到泊勺住处吗?”邦彦把烟雾喷向天花板。

  “喂你心怀什么鬼胎?”皮埃尔笑道。

  “哪儿的话,我是想在转盘赌台上耍弄耍弄安东·奥纳西斯那家伙。让他怒火中烧,气血上涌,这是我的盘棋人发火就弃易露出马脚。”邦彦神态自若地说。

  皮埃尔喊住了一位侍者,给了他小费。让他打电话给珠宝店派车来接。邦彦让另名侍者送大杯浓咖啡来。在汽车来接之前邦彦又向皮埃尔询间了摩纳哥国王扮吐埃五世为筹借赎金采取了什么办法。

  皮埃尔用手指弹掉烟灰,回答道。

  “由于劫持事件保密严格,调查起来相当困难。总之,现在向美国政府借钱好像有点不合适。美国的确想控制摩纳哥。但在没有作好同法国正面冲突的准备之前,是不会拿钱出来的。即使从军事上,考虑美国已在西欧,甚至在美国和西班牙设有军事基地,没有必要特意在摩纳哥设立基地。如果是为了防此摩纳哥落入共产党的手中,不要说五亿法郎(约*亿美元)就是十亿美元也会轻易出手的。”

  “你说得很对。”

  “竺尼埃大公向关系向紧张的法国借钱也是不能想象的。如果他真的向法国借了钱,即使王子和公主平安归来,摩纳哥事实上成了法国的附属国了。”那可就糟糕透顶了。

  “竺尼埃大公和格击好卜后把有关他二人的摄影权,以踌生互十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纽约的演员代理商。国下正在交涉提前支付明年的款项。但看来困难重重。眼下摩纳哥在发售新的纪念邮票,今后十四天为若能卖上五千万法朗就相当不错了。”

  “国王对摩纳哥的纪念品拥有权利。今天决定全面提价百分之三十。但是。即使不提价,游客已在埋怨价格太贵,能不再跌价就属万幸了。”

  “的确如此。”邦彦把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

  “卖掉摩纳哥海水浴协会的剩余股份是最后一招了。而

  安东·奥纳西斯的目的,就是要把该协会的全部股份抓到

  手中,成为摩纳哥事实上的国王。”皮埃尔继续说道,“如此看来,国王显然无法在奥纳西斯规定的期限内筹借到五亿法郎的赎金了。”邦彦淡淡一笑问道。

  “不。不会出现那种情况的……”

  皮埃尔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会,有意使邦彦急于知道下情。

  “格雷丝王后的妹妹伊丽莎白。作为摩纳哥红十字会的副会长。在摩纳哥社交界颇有声望。今天她偕同丈夫冯·特里明公爵前往美国。当然是去向王后的娘家凯利财团求援。不过说到一亿美元,就是凯利财团也不是轻易就能拿出来的。如果从凯利财团那儿弄不到钱,兰尼埃国王只有下决心卖掉代代相传的珠宝了。当初国王同格雷丝王后结婚时,由于耗资巨大,穷于应付,而不得不向奥纳西斯借债或发行纪念邮票以解燃眉之急,当时就是那样折腾,最后也不过筹措到五十万美元。这次弄不好,国王就会变得一贫如洗了。”

  皮埃尔耸耸肩膀,结束了这场议论。

  侍者走来告诉皮埃尔,汽车已在门外等候。皮埃尔命侍者拿来结帐单。两个人共用了五百法郎,皮埃尔又给加了20环的小费。

  邦彦拿出五、六张十法郎的纸币给侍者,要他分给其他的侍者。

  二人向“银月”的出口走去。领班带着侍者们站在门口鞠躬相送。“请您再次光顾,殿下。这里随时都为您准备着座席。”领班对邦彦说,看来从露露大饭店那边传来了消息,一个手头阔绰、花钱大方的傻瓜到这儿来了。

  “银月”的门外停着一辆漆黑的西特洛恩此-19轿车。驾驶席上坐着一位头戴鸭舌帽,留着一头金发的二十八、九岁的年轻人。付给撑着车门的门卫小费后,二人坐进了汽车的后席。关上车门后,皮埃尔向邦彦介绍说“这是路易·夏洛,我的助手兼保镖。他年纪虽轻,干得却很出色。”接着他对路易介绍邦彦说:“这位是从英国来的乔治·毕特森先生。他另有真名但你没有必要知道。”

  路易握住邦彦的手说:“请多关照!”

  “去蒙特卡洛,路上开得慢点,好让乔治看看沿途风光。”皮埃尔对路易说。

  汽车避开NI号高速公路,沿着蜿蜒曲折的海滨林荫大道缓缓行驶。车灯照射着道路两侧的石灰石、岩石和深红色的建筑物。很快驶过费拉海角和阿伦海角,进入摩纳哥境内。

  在孔达米纳海港区的福德班纳山岗上,一座文艺复兴时期的古城堡岿然屹立。古城堡的附近是一座十九世纪拜占廷式的大教堂。

  在海角的尖端耸立着一座天主教堂风格的建筑物。那就是摩纳哥王室引以为自豪的海洋博物馆。

  汽车在古城堡壁边掠过,来到贸易码头。宽广的海港展现在眼前。海上,无数的游艇和游览船甄来荡去。游艇上灯火辉煌。甲板上对对恋人或边饮着简萄美酒,边交换着炽热迷恋的目光,或紧紧倚偎在一起,像小鸟交咏似地额频亲吻。一艘大型游艇上,乐声悠扬,人们成双捉对。翩翩起舞。

  “这里的游艇三分之二是租用的,几乎都是海水浴协会从奥纳西斯那儿借来再出租给游客的。”皮埃尔对邦彦解释说。

  汽车在煤气工场前向右拐,沿着环抱海港的陡岸行驶,左边是绵延不断的豪华宾馆、饭店、纪念品商店等高楼大厦。这里曾是摩纳哥汽车大奖赛的环行路线。

  皮埃尔指着停泊在海港里的两艘游艇告诉邦彦说:“‘柯斯特·戴耳·索尔号’是国王的,那艘大型的游艇是奥纳西斯的‘花花公子号,’。”

  汽车驶向上坡路,穿过旱桥。在香烟店的弯道拐向右边,不一会儿又穿过了隧道。此时。蒙特卡洛大赌场庄严的三层建筑的后侧出现在右边的高坡上。

  汽车没有向意大利方向行进,而是向左穿过旱桥的急转弯道,驶上环绕赌场的马路。汽车行驶的路线同摩纳哥汽车大奖赛的路线正相反。

  驶过车站前的u字形弯道和米兰大饭店的转弯处,汽车来到了灯火辉煌的大赌场的正面。赌宫广场上,排排椰子树环绕着花坛和草坪。广场前停满了欧洲各国和美国的超豪华型轿车。过了赌宫广场,前方就是摩纳哥最豪华的宾馆一巴黎大饭店了。

  道路向下延伸。汽车继续向前行驶。右边,汽车大奖赛时遭到破坏的主看台的残骸仍然存在;左边,道路的下方。海港豁然入目。

  “这里就是马赛拉特赛车出事、王子和公主失踪的地点。”皮埃尔向主看台的方向翘起下额。

返回目录
寂寞独行侠
寂寞独行侠
作者: 大薮春彦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