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无线电操纵的炸弹
发布时间:2016-05-27

  1

  “畜生!”

  崛田想要匍匐着逃跑。但是脚下的锁链还没打开,并且放在身下的刀又给被燃烧器烧伤的下腹带来一阵剧痛。

  “哎哟——”他怪叫了一声,扑倒在了地板上。鼻、口喷血,一幅令人目不忍睹的惨像。

  这时,被强迫着趴在地上的崛田那三个情妇之中,美佐子再也忍受不住了,一下子瘫在地板下。

  看到美佐子如此,剩下的志乃部和惠也都卧在了地板上。

  “下面好像该到了烧掉你的要害处的时候了。”津场恐吓道。

  “别那样,我说,全都说……饶了我……饶了我吧……5亿日元的公债存在这个别墅的地下金库……”

  身为政府金融机关特殊法人日本产业开发银行的总裁堀田,说到这里马上转过脸去,从喉咙里吐出一口淤血。

  “地下金库在什么地方?”津场追问道。

  “我……我的卧室里面的更衣壁橱处的地板,只要一按开关就会向旁边错开……掀开床下的地毯有一个按钮……把它拉上来就能进去……”

  “……”

  “更衣壁橱处的地板向旁边错开以后,就能看到一条通向地下的楼梯通道……一下到地下就到金库了。”

  “金库的门锁是密码和钥匙共用的吗?”

  “只需要密码。”

  “密码锁的密码数字?”

  “首先是右边97……接着73还有……”

  堀田开始说起密码来,刚一说完,就再也受不住痛苦,第三次昏了过去。

  “好了,女的……都立起来。”津场命令道。

  “饶了我们吧!”

  “别杀了我们!”

  惠和美佐子叫了起来。十足的受虐淫者志乃部也因为知道这不是玩笑,浑身一个劲地哆嗦。

  “不会杀你们的。走,把我们带到崛田的卧室去。”津场命令道。

  三个女人哆哆嗦嗦地站了起来。留下岩下一个人看着崛田,津场和本成跟在三个女人的后边向卧室走去。

  本成让惠和美佐子卷起堀田床下的地毯。

  地毯下面的地板上的确有一个嵌在地板里的开关。津场打开了大更衣壁橱的门,命令惠去拉那个开关。

  惠按着津场所说的去做了,更衣壁的地板移开了,错进了右侧的墙壁里。地下的电灯自动地亮了,一架坡度很陡的铁梯子呈现在眼前。

  “你们三个人先下去,”津场又命令道。

  “我怕……”

  “我们不想被关在下面!”

  惠和美佐子又尖声地叫了起来。

  “不准撒娇,不按着我说的去做的话,就把你们的脸割破。”

  本成说着拔出了匕首。

  三个女人只好慌慌张张地从梯子爬了下去。

  “看到金库的门了吗?”津场从上面的卧室问道。

  “看到啦。”

  “按着堀田所说的,转动密码锁……”

  “我们没记清楚哬。”

  “真是一群蠢婊子,只知道上床。我念你们听,按我念的数字转动。”

  本成说着,口里叼着匕首顺着铁梯爬了下去。

  “金库给打开啦,里面有一个保险柜。还是砸坏它快一点,把铁棒给我从工具箱里拿来。”

  过了一会儿,津场便听到了本成的叫声。

  津场又回到了外面的屋里。崛田还没有苏醒过来。津场从那里的工具箱里拿出了铁棒,便又返身回到了卧室,把铁棒从洞口扔了下去。

  管理员夫妇不但已给绑得结结实实,而且硬逼着给他们灌了足能够让他们睡到清早都不会睁眼的特效安眠药,所以本成便肆无忌惮地砸了起来。

  为了代替包袱皮,津场也拿着床上的床单下到了地下。命令三个女人趴在地下室水泥地上,自己则与保险柜搏斗的本城一起砸,终于砸开了保险柜的门。

  里面正如崛田所说的是公债债券,因为是500万日元一张的,所以5亿日元刚好100张。和现金不同,运这么多债券根本就用不了一个大床单,一个手提公文包就可以装下了。

  津场他们把债券装进了本来就在保险柜内的一个手提旅行包里,先行回到了卧室,然后又把三个女人叫回了卧室。和她们一起回到外面的房间之后,又叫她们三个人趴在了地板上。

  “找到了吗?”岩下问道。

  “嗯,找到了。快点撤吧!”本成说道。

  “别杀我们!”惠又叫道。

  “绝不会杀你们的。崛田也……不过,不要以为让你们活下去是因为我们慈悲的缘故,而是为了让你们活下去做个活证人。”

  津场回答完之后,猛地几脚踢在她们的头部将她们踢得晕了过去。

  次日,津场他们按着八折将债券在新世界的智囊田代那里换成了现金。

  是不记名公债债券,在证券公司轻而易举地就能兑出钱来,但是也得花费三天的时间。为了不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又能马上兑换成现金,还是以直接交给金融业从业者为好。田代让手下人分批去不同的金融从业者处,大概能够兑换回券面额的百分之九十左右。

  那以后又过了五天。

  福本首相的私人第五秘书竹胁道夫,年仅32岁,高高的个子十分潇洒,脸长得很漂亮,再加上仍是独身,所以自然不会在女人堆里没有人缘。

  但是,对玩弄女人已经玩够了的竹胁,却另有令他热中的东西。

  那是他半年以前弄到手的塞斯娜301双引擎涡轮式轻型飞机。竹胁觉得,和那个家伙相比,以前自己醉心于菲尔利、兰博格尼、马塞拉特这些落后的超级小轿车,未免太过于幼稚了。

  竹胁是福本首相选区的群马县索封家的三儿子。因为竹胁一家从纤维工厂到百货市场私人铁路,应有尽有,所以竹胁自己从学生时代起就从家里得到大笔大笔的用于玩的钱。

  在离位于伊势崎的老家不远的地方,本来就有两个飞机场,一个是旧称中岛机场的太田机场,另一个是馆林机场,所以竹胁从少年时代起就是个航空迷。

  那是竹胁在东京上大学三年级的时候,竹胁学籍所属的那所大学迁址到了被称之为轻飞机的麦加的调布飞机场附近的三鹰。

  从那以后竹胁便开始经常地向位于调布机场内的航空俱乐部跑,并用三个月的时间获取私人用飞机飞行员的资格,还如愿已偿地买了一架自家用的飞机。

  不管怎么说,即便家里再有钱,自己也还只不过是个学生,所以也只好用一架塞米娜150来将就了。

  大学毕业的时候,竹胁得到一张可以用于从业的飞行员证书。

  毕业后的竹胁凭借着自己的父亲是福本首相在当地最大的资助者的关系,成了福本的一名正式秘书。

  父亲兼有祝贺他毕业的意思,又给他买了一架鲂佛号大型新飞机,替下了原来的那架。

  那架鲂佛号,竹胁除了用以玩乐消遗以外,还被用于将福本给的选举资金迅速地送到福本派在各地方选区竞选的人员的手里,所以飞机的维持费和修理费便由福本替他出了。只要一看到某个部件稍微有一点老化的迹象,竹胁马上就毫不客气地换成新,因此那架飞机的性能一直保持得很好。

  随着福本内阁的诞生,竹胁没能当上被国会认可的苜相秘书,便成了福本的私人秘书之一。

  从表面上看好像是地位下降了,不过熟悉政界、财界内幕的人谁都不那么看。因为身份比较自由的竹胁作为私人秘书,实际上巳成为福本的直系亲信。

  并且,在竹胁成了福本煞费苦心组建的日本产业开发银行的负责人之后不久,从产开银行获得一大笔超低息贷款的一家企业按着双方协议送给了竹胁这架双引擎飞机塞斯娜JA403X。

  装有两台欧洲风格高达285马力涡式引擎发动机,最高时速可达每小时450公里左右的这架飞机,与其说是轻便型日机,倒不如说更接近于小型工作机。

  因为竹胁要不时用它载着福本和他的保镖飞往全国各地去巡回演说,所以维持费和修理费仍就拜托给福本了。

  但是,这一段时间竹胁却过得不怎么快活。

  产开银行的总裁崛田被三人暴力团伙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以后,竹胁一下子将一直跟着自己四个保镖增至到10个,原来的四个人之中两个是关东联盟的人,另外两个是统合连合的。事实上,竹胁呆在麴町二丁目自己家里,现在同被软禁没有什么区别,因为他已被迫好久没有投入到他最喜欢的飞机蓝天之中去了。

  这一天,竹胁对一直跟着他到了带有厕所的洗手间中的关东联盟和统合连合的两个人歇斯底里地爆发了。

  “无礼的东西!你应该稍稍懂得一点礼貌。这样一来本来能拉出的也变得拉不出来了。”

  “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要防止让上几次那三个凶暴的家伙要了你的命……这是总理的命令,所以……”

  一个叫矢崎的关东联盟的男人面无表情地说道。

  “如果有干这种事的工夫的话,就去抓那三个家伙去!”

  “所以,我们的朋友正在拼命搜捕他们。”国际统合连合的那个叫安本的男人回答道。

  “真没办法啊!”

  竹胁说着脱下裤子和衣裤,坐在了洋式便桶上。昨天夜里,为了消遣发泄心中欲求得不到满足的痛苦喝多了,所以闹肚子了。

  在喷头下淋浴的竹胁,回到了里间以后,开始吃早已准备好的、已经迟了的早饭。

  吃完了饭的竹胁用红茶吃了一些治拉肚子的药后,又用火点着了烟。

  正在这个时候,电话铃响了。去接电话的矢崎恭敬地说道:“是总理来的。”把话简递给竹胁。

  竹胁慌忙在烟灰缸中捻灭烟,接过电话。

  “你早,最近你的身体怎么样?”竹胁恭敬地问道。

  “啊,还可以吧,你马上飞一次大坂,用你自己的飞机。”福本在电话里说道。

  “什么?现在可以外出了吗?”

  “其实是让你去,出马参加参议院竞选的那个马野鹿子……就是那个色情小说作家和歌手、大阪深夜电视节目的主持人马野鹿子呀……那个傻瓜刚才打电话来联系说,如果我们不早一点表示诚意的话,他就要转入社革党了。”

  “总理是让我去传达你的诚意?”终于又能驾驶久别的塞斯娜的竹胁,脸上现出如愿已偿的神情,兴奋地说道。

  “对。具体一点说,就是送3亿日元的现金。如果那个混蛋演员一旦当选的话就把北海道开发厅长官的交椅留给他,这都在我的亲笔信写着。”

  “明白了。不过现金和你的亲笔信是一块送到这里来吗?”

  “啊,对,让关东联盟和国际统合的10辆车子护卫,由加藤从我的私宅给你送过去。”

  “明白了。”

  “护卫去的10辆轿车,也负责继续将你护送到调布机场,好自为之吧。”

  福本挂断了电话。

  竹胁喜气洋洋地给负责保管塞斯娜JA403X的调布机场内的整备公司打了个电话。

  那个电话被人在离竹胁私宅300米左右的一幢出租别墅的一间屋子给窃听了。

  窃听电话的是新世界康采恩的雇佣兵。窃听器安装在了竹胁私宅电话线插头的瓷瓶上。

  2

  被称为轻型和小型飞机麦加的调布机场位于中央高速公路调布出口的附近,离浜野住的活动据点不远。

  飞机跑道荒废,以前的设施也已老化,特别是位于导航塔和各个航空公司、俱乐部的办公室之间的建筑物,玻璃都已破碎,早就不再有人光顾了。

  在一条南北走向长约一公里的飞机跑道的南端,还有一条比它短得多、与它交叉的东西走向的跑道,因为这条跑道上飞机起飞和着陆之际,会给位于机场西侧美军关东家属村带来严重的噪音骚扰,所以早已不再起用了。

  在机场的东侧有一片被低矮的栅栏围起来的宽阔的空地,常用于棒球比赛,对于放风筝和玩航模的爱好者来说也是一块绝好的场地。

  因为是星期天的上午,那片空地上几乎见不到中小学生和高中生的影子。只有十几个大学生和不知道是旷工还是被解雇了的人正在玩无线电摇控的航模飞机。

  近期生产的无线电遥控模型飞机性能相当高,用无线电遥控器控制,通过电波诱导,让模型飞机时而在高空盘旋,时而陡升陡降,那样子可比真的轻小型飞机勇敢多了。

  这是冬季的一个晴天。

  一台卡林娜GT驶进了离那片空地西瑞很近的停车场。那辆经过特殊改装的车上,坐的是本成和岩下。两个人穿着工作服,用前进帽和太阳镜遮住脸。

  另一边,靠着位于东南的导航塔、东北部的飞机库和航空公司办公室之间的那座荒废的建筑物旁边,停着一辆GT越野车。

  坐在这辆同样经过特殊改装的越野车上的是戴着平光眼镜和假胡子的津场。津场按动机关,将电动天线拉得高高的,打开了收音机。

  从收音机里不断地传来导航指挥塔同起飞、着陆飞机之间联络的声音。收音机被接在仪表盘下方的无线电接收机上,事先把电波频率调整为118赫兹,与调布导航指挥塔的电波频率一样。

  调布机场内停着100多架飞机。日平均离着陆量超过200架次,像今天这样风小晴朗的日子会增加得更多。在这里,夜里飞行是不允许的。

  可能是因为调布机场上空气流的关系,飞机大多冬季和夏季从不同的一侧离、着陆,夏季从北向南朝着多摩川的方向起飞,冬季则从南向北飞。

  今天飞机的离、着陆是从南向北飞的。所以停在机场北侧飞机库和东侧露天停机场的飞机,在起飞之前都要经过跑道东侧出租车道,移动到跑道的南端,机头朝北。

  津场从车上下来过一次,从那一带能够看到位于北侧的停机库,津场打开了车尾部的行李厢,里面有20个左右无线电遥控器,按所涂的各不相同的颜色,马上就能判别出来。

  另一边,本成和岩下手上戴着生橡胶手套,一个接一个地从车的后部座席和车顶,向下卸绑着橡胶带的大木箱。

  大木箱一共六个。两人把这些大木箱搬到了那片空地当中。

  打开了其中的四个,木箱里面的泡沫塑料上装着20架机体和机翼被分解开的飞机模型,另外还有燃料、辅助启动装置、备用插头和蓄电池以及铁丝什么的。

  两个人将被漆成各种颜色的飞机模型组装起来。那是一些全长约有1.5米,机翼长约两米,机重约7公斤的飞机摸型。无论哪个都装备有两马力的马达。

  两个人组装完飞机模型之后,不仅装入了燃料,并将内部有铅的铁丝插进了机体下面的高弹性橡胶带。

  一个航空摸型迷走过来观看无线电遥控,奇怪地问道:

  “那个是干什么的?”

  “设计的时候弄错了重量平衡的计算呀,如果不这么来调整一下重量的话……”

  本成顺口回答道。

  岩下这时打开了第五个箱子,里面装的是分别与飞机模型颜色相符的20个无线电遥控装置盒。

  本成首先用双手托起了一架黄色的飞机模型,岩下上前打开那架飞机模型的输油管,推开了点火装置的开关,关上了阻气阀之后,又将同辅助蓄电池接通的辅助启动装置的轴插进了螺旋桨的轴孔里。

  打开辅助启动装置的开关,在回旋转矩力的作用下,启动装置开始启动了。

  排气管喷着白烟,马达“突突”地发着刺耳的声音,飞机模型起动了。岩下马上拔下辅助启动装置,将马达的阻气阀又慢慢地拧回原处。

  本成举着马上就要起飞的这架飞机模型。岩下看到发动机没有因搬回阻气阀而停机,便用左手拿起黄色的无线电遥控器,按下遥控开关。

  左右连动杆一起动,在电波的诱导下,模型机主翼的襟翼和垂直翼上的舷梯也动了起来。

  本成回头看了一下岩下,将机头向上抬起呈20度左右的仰角。

  岩下缓缓拉动了位于无线电遥控器中央的马达旋转操纵杆,马达和螺旋桨高速地旋转起来,本成难以忍受地放开了双手。

  模型机飞上了高空,在岩下的无线电遥控下,只见它时快时慢,时而盘旋时而直冲云霄。

  当那架飞机在500米高的天空中保持连续的盘旋时,本成和岩下又走向了第二架绿色的飞机模型……

  就在这个时侯,从千代田区麹町的竹胁私宅,一辆低得像趴在地上的菲拉利GT4=2+2驶了出来。

  在门前等侯的写有血液银行名字的10辆救护车,马上围在菲拉利的前后左右,鸣着警笛,闪着红灯,一齐向首都高速公路驶去。

  驾驶着菲拉利的是竹胁。助手席坐着号称是关东联盟第一神枪手的权藤,手持一枝包着大印花手帕加以伪装了的20响大型毛瑟枪。

  能够勉强钻进人的后部座席,为了减小空气阻力而造得又窄又低,现在那里没有坐人而是叠放着装有3亿日元现金和福本首相亲笔信的两个手提箱。

  凭着警笛和红灯在车流中横冲直撞、高速奔驰的虚构的血液银行的10辆救护车,不用说当然是暴力集团关东联盟和天圣君的世界幸福协会的暴力机构世界统合的车了。

  车用收音机的红色指示灯一闪,津场已将无线电收音机的波长从调布指挥塔的波长上转换到别的波长。

  负责联络的浜野通过暗号电波,把由新世界康采恩雇佣兵提供的有关竹胁现在的位置的信息传递给了津场。

  “知道了。”

  津场对传话筒说了一句,又将波长调回到调布导航指挥塔的118赫兹的波长上。津场也戴着薄橡胶手套,这样做是为了不留下自己的指纹。

  津场从口袋里掏出性能极强的小型无线电收发两用机,呼叫岩下他们,用暗号传递了消息。

  岩下和本成遥控着在空中盘旋的发动机已发热的模型机软着陆之后,又放飞了另外一架。

  着陆的模型机的发动机,在补充完燃料之后,盖上了打褶的盖子以便保温。燃料油箱的容量在时速为200公里飞行的情况下只能维持15分钟。

  等到津场用无线电收发两用机告之他们由10辆伪装成血液银行的救护车护卫的竹胁的菲尔利到达机场之时,岩下和本成就停止了遥控摸型飞的组装和试飞。

  开始把绑在20架模型机体下面的含铅芯细铁管换成了从最后一个木箱中取出的涂成红色的细铁管,铁管中装的是高性能的炸药。

  最后一个木箱是用隔板隔成了好几层的,两个人把分别装在中间那层里泡沫塑料小盒中的雷管取出,从红色细铁管的一端内侧的切口塞了进去。

  “那是干什么的呀?”围观者当中的一个人问道。

  “过了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本城回答。

  另一边,竹胁的爱机塞斯娜JA403X已经被弄出机库,保养服务人员已经完成各种准备活动和试飞。

  “飞往大阪八尾机场的飞行计划,刚才已事先通知给指挥塔了。”飞机保养员说道。

  “辛苦了,今夜就用这下去喝一林吧。”竹胁从口袋儿里掏出了三张1万日元的纸币塞给他。

  “总让您破费。那么,就请多加保重吧。”飞机保养员点头说道。

  双引擎的这架涡轮式塞斯娜飞机可以坐八个人。

  两个手提皮箱被绑在了最后面的两个座位上。

  竹胁坐在最前面左侧正驾驶座上,权藤坐在右边的副驾驶席,手中仍紧握着用印花大手帕包好的大型毛瑟枪。两人坐好之后,系上了安全带。

  坐在中间两个双排座的共有四个人,其中关东联盟两个,统合连合两个。

  四个人两膝之间都抱着一个高尔夫球袋,那里面装的是全自动来福枪。

  竹胁打着了左右的两个引擎,在正副驾驶席前面排得密密麻麻的计数器开始计数。

  将竹胁护送到机场的暴力组织的其他成员,则把那10辆救护车停在竹胁的塞斯娜的后面,纷纷从车上下来左右张望。他们和津场的距离有500米以上。

  这时津场调大了无线电车用收音机的音量,让20架由无线电遥控的飞机在宽阔的空地上空保持着,100米和150米的高度盘旋。因为时速只有五米,飞得很慢,以这种速度飞机可以在空中滞留一个小时。其余的18架飞机则在很高的高空盘旋飞翔。

  过了一会儿,津场的无线电中便传来了竹胁请求允许自己的JA403X号飞机进入跑道的声音。

  “403X请求进入出港跑道。”

  “明白。可以进入跑道35,明白吗?”

  管制指挥塔向竹胁下达了进入跑道南端三五地点的命令。

  “403X明白。”竹胁答道。

  在一阵双引擎飞机的马达声中,塞斯娜沿着跑道东侧开始缓慢地加速,剩下的暴力组织的爪牙们纷纷挥起了手。

  津场对着无线电收发两用机下达了斩钉截铁的命令:

  “开始!”

  当一红一绿两架无线电遥控飞机模型出现在机场上空的时候,塞斯娜JA403X刚好从津场面前80米的地方横穿而过。

  “下面就看我的了!”

  津场对着无线电收发两用机说完,就顺手将它扔进了车里的座位上。

  接着,他首先用双手抄起红色的无线电遥控盒,打开开关之后,用两只手的各三根手指操纵。

  急剧加速的红色无线电遥控模型飞机一下子击中了塞斯娜左面的引擎。

  左引擎一下子就爆炸了。正滑向机场南端、距离津场有200米左右的那架塞斯娜,因为左螺旋桨一下子给炸飞了的缘故,旋转着的机头一下转到了津场这个方向。

  津场又操作起绿色的无线电遥控盒,使那架绿色的模型机以飞快的速度从超低空中撞进了塞斯娜右侧的螺旋桨。

  又是一声爆炸声。踉踉跄跄地又向前急冲了四五十米的塞斯娜,从被炸坏的两个引擎喷出了火焰和浓浓的黑烟。

  紧接着,同样携带有炸弹的一架绿色模型机又飞了过来,津场使用绿色的无线电遥控盒,让这架飞机模型落入了一边挥动着武器、一边开始向已被炸成一堆废铁的塞斯娜跑过来的暴力组织的爪牙群中。

  爆炸的巨浪和爆炸后的弹片,把那群爪牙一下子搁倒在地。

  津场又指挥五架携有炸弹的飞机向那群爪牙撞了过去,顷刻间,那群人被炸成肉酱。

  津场又操纵10架飞机模型击中了10辆救护车的引擎部位,所有的救护车都被炸坏了,有的还着起了大火。

  在空地上操纵各种模型飞机飞行的航摸迷以及岩下和本城附近的旁观者,得知是在机场发生了爆炸,便一下子都拥到了空地和机场交界的铁丝网那里。

  “按计划,准备行动!”

  岩下和本成的无线电收发机里传来了津场的声音。

  3

  剩下的两架紫色和茶色的飞机模型仍在空地的上空缓慢地盘旋着。

  岩下和本成打开了第六个箱子的最下一层的盖子。

  在那里面是两枝M16A1自动来福枪的六条子弹带。岩下和本成各自将一条子弹带围在腰间,又把两条子弹带交叉斜挎在肩上之后,把来福枪背在肩上。

  另一边,津场则手持配有2.5×7倍率的可调准镜的大型连发来福枪,隐藏在GT越野车的后面。火焰已经开始从被炸坏的两个发动机外向塞斯娜JA403X的两个机翼蔓延了。

  塞斯娜和单引擎的20F涡轮式飞机不同,是属于极为珍贵稀少的低翼机,所以坐在里面的那些家伙被熊熊燃烧的火焰给堵在了里面。

  首先是手中挥舞着大型毛瑟枪的权藤从副驾驶席上跳了下来。

  紧接着,手提两个手提皮箱的竹胁跳了下来。

  津场拉了一下枪栓,将弹夹上瑞的378大型子弹推上了膛之后,把瞄准镜的倍率调到了七倍。

  竹胁和权藤拼命地向机场指挥塔的方向跑去,权藤边跑边举枪向天空鸣枪示警。提着沉重的手提箱的竹胁不知被什么给绊倒了。这时,剩下的四个人也纷纷地从飞机上跳了下来。

  权藤这时巳累得像拘一样地伸着舌头呼、呼地喘气。

  津场的枪口已对准了权藤。

  在津场枪响的同时,穿过金属栅栏空暸而至的378大型子弹已击中了权藤的身体,权藤一下子像是被击成了两截。378的威力比起在非洲大陆捕猎大型猛兽用的专用枪——波兰大型375还要厉害三分。

  并且津场所用的弹头是对大象、犀牛这种厚皮动物杀戮效果很小,但对人这种脆弱动物具有惊人杀伤力的银弹头。带有铝帽的银弹一旦射入人体,很容易炸裂,并且由于弹速很高,子弹一击中即发生爆炸。

  就在津场拉开枪栓,从枪瞠中卸出了弹壳的时候,他终于被其余的人发现了。

  除了双手紧握住两个手提皮箱不放的竹胁以外,其余四人马上就要从高尔夫球袋中掏枪。

  正在这个时候,津场的378又响了,随之一个男子的脸便不翼而飞了。

  津场利用被枪震得上身极力后仰的一刹那,又装上第三颗子弹,于是好不容易才朝着津场这边放了一枪的一个男子的内脏又被打得乱七八糟淌了出来。

  因为弹体太粗,弹夹里只能装三发子弹的378来福枪,这时候弹夹里的子弹已经打光了。

  津场一边用耳朵听着还残存活着的两个黑社会成员惊慌失惜地打过来的子掸从离他头顶远远地飞过的声音,一边顺手扔掉了来福枪,拔出了柯尔特式357自动手枪予以回击,因为是用左手呈扇子面地扫射,所以仅在两秒间就射出了六发子弹。

  那两个男人不知身体的哪个部位中了弹夹,在地上痛苦地翻滚着。

  津场打开柯尔特左轮手枪的轮形弹夹,退出了弹壳,又使用生橡胶制成的速填器装上了六发子弹。

  然后把手枪放回腰间的皮枪套,再次拾起了丢在地上的378来福枪。

  津场把来福枪枪管朝下,打开了弹夹的后盖,用手压住弹夹簧和送弹板。

  然后,津场把从口袋里掏出来的三发378大号子弹压进了弹夹中,重新合上了弹夹后盖。这样装比一发一发地从弹夹上侧装进去快好多。

  津场将枪口朝下的来福枪重新抬起,一拉抢栓,于是那两个在地上痛苦翻滚的人的脑袋便被来福枪射出的炸裂弹给打得稀烂。

  竹胁像是要把两个手提皮箱抱在身下似的趴在那里,浑身上下剧烈地抖个不停。

  津场为了保持弹仓的惯冲力,又往弹夹里压进了两发,连同枪膛里所剩的一发,现在弹夹里又装满了三发子掸,之后津场关上了枪的保险,把枪背在左肩上。

  从GT越野车的行李厢里取出了钢丝钳,津场便开始一点一点把金属丝的栅栏剪断。

  栅栏的铁丝网被剪开了一个能供中型卡车通过的空隙。津场把来福枪的枪托顶着驾驶室助手席处的踏板,靠在助手席上之后,便开始发动越野车。

  津场开车闯到了机场里面。

  这时的竹胁正试图趴着拾起暴力组织成员扔在地上的M16自动来福枪。

  津场果断地一踩油门,经过特殊改进装有涡轮充电发动机的GT越野猛地一加速,左前轮正好从竹胁伸手已摸到的M16枪身上轧过,竹胁吓得向右就逃。

  津场向左一拧方向盘来了个紧急刹车。

  GT越野车因地上有血,车轮向旁横滑了一下停了下来。

  被车轧过的M16的枪身则已成了一个弓形。津场从车上跳下向竹胁跑过去。

  刚刚站起身来的竹胁一边叫嚷着一边向津场扑了过来。

  津场横跨一步避开了竹胁的拳头,飞起脚正踹在竹胁的尾椎骨上。

  津场上前倒拖着脸猛地撞在了粗糙的柏油路上的竹胁,跑回到GT越野车那里。

  他把竹胁放进GT越野车的行李厢之后,又从腰间的手枪套中掏出了手枪,用枪把狠狠地砸在他的头上把他打晕。

  正在这个时候,从机库的那个方向,一辆前窗向前敞开的丰田长途大型吉普车正向这里不断靠近。

  那辆吉普车上有九个人。他们手中挥舞着扳手、棒球球棒和铁棍等各式东西,口里乱叫乱嚷着。

  想必是从游览飞行和测量等商业性航空公司和保养整备公司里选出的敢死队。

  津场冷冷一笑,从助手席上抄起378来福枪打开了保险。从保持着跪射姿式的津场的枪里飞出的子弹,正好射进了快速而来的吉普车的前格棚正中。

  按射入大象和犀牛体内给予其致命打击的要求而设计的强力子弹,一下子就射穿丰田吉普的散热器,汽缸也被打炸了。

  猛地一下承受了约6000磅,也就是将近三吨左右的冲击力,那辆丰田吉普猛地在那个地方停了一瞬间。

  就如同猛地来了个急刹车一样,坐在车上的人一下子被抛到了车子的前面,负责驾驶的那个人则被方向盘撞得丧失了意识。

  津场的第二发子弹又射中右前轮的轮胎,轮胎一下子爆了。丰田吉普一下子斜冲了出去。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被抛出来的九个男人恐怕就要轧成肉饼了。

  斜冲出去的丰田吉普,因为汽缸被炸,引擎来了个急刹车,仅仅向前又冲了十几米便停了下来。

  “是检查点!”

  听岩下这么一说,本成解开了安全带,在车顶上坐了起那架紫色的模型机在本成的遥控下高速度地飞到了路障的上空,只见它时而下滑,时而擦着那些爪牙的身边盘旋。那群爪牙哀叫着想要逃跑。

  本成则巧妙地操纵着飞机模型,把想要逃走的家伙都赶到了路障的那一侧聚在一块儿。

  接着操纵着遥控模型机来了一个快速爬升,随后又来了一个快速俯冲。携带有炸弹的那架紫色的模型机便落在了那群一边互相推搡碰撞,一边朝天上射击的人群当中。

  爆炸了。

  当即被炸死的有十个人左右,其他人全部被炸伤。

  侥幸没有死的爪牙们全都吓得屁滚尿流地跑到了人行道上趴下了。

  正在这时候,一辆富士铃HU-IB中型直升飞机,从调布方向一边扫射着一边紧追了上来。那是一架可载10个人的中型直升机。

  本成指挥着剩下的那架茶色的遥控模型机,向那架富士铃中型直升机撞了上去。

  命中了直升机的主旋翼旋转轴和主旋翼连接部位的遥控模机所携带的那颗炸弹爆炸了。

  主旋翼被炸飞的直升机,翻滚着从空中急剧下坠,掉在距本成他们直线距离200米左右。

  从50米的高度坠毁在汽车道的那架直升机的容量为600多升的油箱摔裂起火,疯狂肆虐地燃烧起来。

  “哈,看呀!”

  本成高兴地叫了一声,拾起了无线电遥控盒,返回到卡琳娜的助手席。接着,卡琳娜和津场的那辆GT越野上了另一侧的人行道,在人行道上逆行。从助手席探出上半身的本成抱着M16自动来福枪鸣枪示警。

  当驶到路障的另一侧之后,两辆车便又下到汽车道沿着下行的车道飞驰而去。

  在横跨多摩川的日野桥上,关东联盟和国际统合的暴力组织没有设盘查点。

  两辆车凭着高超的车技,以闪电般的速度在车道上横冲直撞。一旦遇到有车碍事,本成便用M16自动来福枪鸣枪示警。

  但一到八王子地带,两辆车马上老老实实地行驶了,并且光拣偏僻的路走,驶进了片仓町的新兴工厂地带。

  在这一带有一个名叫大日本汽车离合的拆车场,数百辆汽车被用起重机按顺序放在巨大的机器旁边。只需花几分钟,这里便可以将废车变成铁块。

  在这家工厂的一角有一辆带有铝合金镶板的八吨载重卡车,卡车上写着一家有名的长途运输公司的名字。津场的GT越野和岩下、本成的卡琳娜GT就停在了那辆卡车的附近。

  工厂的大门是电动控制的,关得严严的,从外面根本就看不见里面的任何东西。

  从车上下来的津场他们钻进了被八吨重卡车的铝板盖住的车厢里。

  这个车厢和驾驶室中间有一个隐蔽的小屋子。津场他们把两个小旅行包和仍然昏迷的竹胁放在这间隐蔽的小屋子里。为了以防万一,他们把竹胁绑了起来,并且往嘴里塞上了东西。

  一关上那间小屋的磁铁门,从外面就看不出这里和别处有什么不同了。

  三个人把武器弹药都装在了驾驶台后面一个用来打盹时靠着的铁箱子里。脱下身上的衣服,换上了与长途汽车司机身份相符的衣服,然后三人跳进了驾驶室,坐在了座位上。

  由岩下驾驶的卡车一出工厂的大门,从事务所里出来的几个男人便摘下了GT跑车和GT小丰田的伪造的车牌,把它们扔进了高温炉里,然后将两辆车运到起重机底下。三分钟以后,两辆汽车便成了一堆铁块。在这个工厂,新世界康采恩的雇佣兵们对外做的就是这些。

返回目录
敢死队
敢死队
作者: 大薮春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