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好色风波(3)
发布时间:2016-05-27

  3

  天色未明,孤北丸号就驶出了气仙沼港。

  雾很浓,今天一定是个丽日晴天。

  走在甲板上,包木感到心情特别畅快。

  出了唐桑崎后,他到驾驶室命令把自动远航装置调到三十度。

  这时,太阳升起来了。

  甲板长胴泽喜三郞走了过来。

  “速度是多少?”

  “全速的四分之一。”

  “好。”

  胴泽通过传声管下达了命令。

  “炊事长在吗?”

  “在。”

  “叫他做点特别的菜,欢迎孩子和狗。”

  “是。”

  出乎意料之外,泡田回答得特别响亮。

  “十分之六……”

  包木坐在沙发上,身体陷了进去。

  船向着稚内航行,装了十分之六的货物。

  “到稚内就会装满了。刚才接到中间人犁本的电话。”

  “现在中间人也不好当呀。”

  包本点着一支烟。

  中间人负责筹备货物。对他们来说,显然只有一张桌,一个电话。却得承担海上运送的一切。是一群被人们称“狼群”的精力充沛的男人。

  货船货运量是否饱满,全依赖于一个好的中间人。因此,大家都拼命为自己联系有办事能力有效益的中间人。

  中间人得在货物船进港、出港时向海上保安厅以及港湾报告,然后指定停船地点,在岸上负责代办客店等事务。

  “少年和他的狗在干什么?”

  “刚才,在船尾看唐桑崎海峡。”

  “看起来没精打采的。”

  “嗯。”

  胴泽看着雷达,回答得很含糊。他心想,刚被母亲遗弃了,怎么会高兴得起来。不管怎么说,就算他母亲真是每天上和男子们饮酒作乐,打打闹闹的女人,可对儿子来说,母亲仍是母亲。

  胴泽想到这里有些黯然神伤。

  ——不管怎么说,过去的一切总会被忘却的,只要他在船上呆上半个月,习惯了乘船,和船员们结为好朋友,就不再会象以前的恶梦重现那样难受。

  “喂!”

  包木站起来,向二楼喊了一声。他担心小孩和狗会掉进海里。

  没有回音。

  他急急地向那个方向走去。

  船桥下面还有二层,是甲板长、机关长的房间。炊事员、甲板长、机关士的房间和食堂在下面一层。

  包木沿着狭窄的楼梯向下走时,甲板员坚野义男和机关士堀士郎突然站起来。

  “怎么啦?”

  两人脚下的地板上散了一地的威士忌瓶子碎片。坚野的脸色变了。

  “混蛋,揍他。”

  “坚野你骂谁,说清楚点。”

  堀士郎责骂道。

  “我骂昨天晚上的混蛋,那个发疯的小眼睛男人。”

  “坚野。”

  听明白后,包木的口气才软了下来。

  “你难道忘了船上的规矩吗?”

  坚野的胡子还没剃,鞋上沾满了泥。

  (船上有三条规定,船员必须剃胡子,把鞋擦干净;手保持清洁,犹其不准留胡须。)

  “混蛋,还想来管老子……”

  “安静点,小子,去把胡子剃了。”

  坚野犹豫了一下,被包木的气势吓倒,脚根一并:

  “是。”

  然后一转身小跑着消失在走廊尽头。

  “是怎么回事,堀?”

  包木探询地望着堀。

  ‘我也不知道。真是绝了,这家伙,逃起来两脚生风。……”

  这个中年男子又喝了—大口威士忌。

  包木摇着头来到,又遇上了坚野。二人互相瞪着眼,坚野先嚷开了。

  “那个混蛋!昨天夜里——”

  “你快给我住嘴!”

  包木很气愤,抓过他手里的威士忌酒瓶,向墙上扔去。

  年轻的坚野吓得一声尖叫,逃走了。

  甲板长听到声音走出来。

  ‘怎么了?”

  包木双眉紧皱。

  “昨天晚上,有些麻烦……”

  胴泽告诉包木,有些船员已经厌烦了无尽的船上生活,没有家,没有女人,看不见陆地,整天吹着潮湿的海风,许多人都开始喝酒,昨天晚上,有人喝醉了酒在船上闹事。

  听到船上有醉鬼,还有人酗酒,包木真是有些吃惊,他决定立即制止这一行为。

  “把船员集合起来。”

  然后他开始敲那个被坚野带上船的人住的那间舱房门。

  “喂,酒鬼,出来!”

  “不是酒鬼,才喝了二瓶。”

  里面传出粗哑的声音。

  “打开门,给我出来。”

  “这是哪儿?”

  “货物船。”

  “货物船呀,干嘛把我拖来。”

  “拖来了又怎么样,混蛋,快给我出来!”

  “起不来了,肩膀有些疼。”

  “快点儿。”

  “出来了,就给我威士忌吗?我还想睡两天。你,你这个讨人厌的家伙。”

  “好,让你喝,把门打开吧!”

  “是谁?”

  “船长。”

  “那么你答应给我喝了?”

  “你出来。”

  “好,我明、明白了。如果不给我威士忌的话,我就要告到海上保安厅,告你个诱拐的罪名。”

  那男子摇摇晃晃地出来开了门。

  “早点儿,把威士忌拿来。不然,不要怪我,怪我不客气了。”

  “让你到客厅去喝。”

  包木一把抓住那男子的衣襟,连拖带拉地进了一楼食堂。

  “客厅?怎么又是客厅呢?是食堂吧。”男子坐下,摆出一副无赖的样子:

  “喂,炊事员,给点水,水。”

  “好,我让你喝个够。”

  泡田的脸涨得紫红。他进了厨房,出来时,手里拎着两把菜刀,恶狠狠地冲向那个人,吓得那人脸色发青。

  “住手,厨师。”

  包木赶紧大喝一声。

  泡田最恨人叫他炊事员。做饭的不止他一个。他愿意别人叫他厨师或称他的全名。

  不过,听到船长的命令,他还是慢慢放下了手里的菜刀。

  “喂,快点儿,我还等着呢。这里难道不是日本吗”

  男子表情狼狈地看着包木。

  “当然是日本。”

  “那么,干吗一个劲用英语,厨师,厨师,文皱皱的。”

  “在我们船上,就是这样称呼的。”

  “你们船的怪癖。”

  “你嘴放干净点。”

  包木强压住心中的怒火。

  “那好,你这个混蛋,杀了我吧!”

  这时,剃好了胡子的坚野醉醺醺的走了进来。

  “噢,你来了,要饭的混蛋。”

  男子站起来,抓住坚野的手。

  食堂很狭窄。坚野把那男子按在厨师的床上,那男子咬住了坚野的手。两个人一边尖叫着,一边翻过来,滚过去。

  桌子被掀翻了,烟灰缸、玻璃杯呼呼叭叭落了一地。

  厨房角落还有两只鸡。

  两人抱着滚过来,吓得两只鸡咯咯叫着,一只飞过坚野的头,跳上了桌子,另一只钻来钻去,躲到了泡田的脚下。

  猫也来凑热用,追得鸡满餐厅地跑。

  少年的狗也不甘示弱,在后面追着猫。

  猫跳到了坚野的背上,又钻进了男子的肋下,痒得他直叫。

  “住手,混帐们。”

  胴泽看不下去,叫了起来。

  堀士郞看见自已养的猫被泡田压在身上,也抓住厨师就打。

  鸡是泡田养的,看到鸡被猫追得满天飞,他也很气愤,抓起一把面粉向堀洒去。

  堀和泡田本来是好朋友,从未打过架。但是泡田总是疑心猫要偷吃鸡,他太喜欢那两只鸡了,长得胖乎乎的。为了避免出现鸡被猫吃的事,泡田常常嚷着要杀猫。

  堀也不服气。堀是机关士,才十九岁。很好学,只要有空就看书,他知道得那么多,简直象个大人。不过,还是改不了小孩子脾气,喜欢玩猫、狗等小动物。那只猫是他有一天在新泻西港的仓库背后拾到的,当时这只猫已经是奄奄一息,他好不容易才把它救活,精心地养到这么大。

  那两只鸡是泡田在集市上买来的,泡田很喜爱,还给它们起了两个漂亮的名字:花子和樱子。

  但是鸡和猫老是不和,整天吵吵打打。

  两家主人也不甘示弱。只要泡田一把手伸向猫,堀就壤着要杀了泡田。

  狭窄的厨房里,几个人打得不可开交。

  猫跳到食品架上,望着下面的狗。

  小狗在下面汪汪叫个不停。

  花子和樱子飞到吊着的菜篮里,悠哉悠哉地望着下面混乱的场面。

  包木从口袋里取出烟来点燃,眯着眼滋滋有味地看着。

返回目录
喋血香岛
喋血香岛
作者: 西村寿行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