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夜海航船(6)
发布时间:2016-05-27

  6

  第二天早晨,“孤北丸”装满货物出发了。

  装上的是运往东京的海产品和纸,从小樽到东京的船总是装得满满的。

  内村龙太是上午十点过到“孤北丸”来的。

  包木一膳把内村带到了望室。

  船正在装货,搬运工人正操纵着起重机。装货都是搬运工人的事。

  船员的工作是从这个港口航行到另一个港口。而出入港的事务又由代理商去办。

  金和广行带着“波奇”正在岸边散步。

  花猫“咪咪”站在船头的桅杆上盯着“波奇”,好象很羡慕似的。

  “是那条船。”

  内村指着停靠在岸边的“荣盛丸”。

  “嗯。”

  包木点点头。

  “想到好办法没有?”

  内村焦急地问。

  “头都要炸了。”

  包木躺在沙发上。

  “我也是。”

  内村也躺在对面的沙发上。

  “你想‘荣盛丸’会不会沉?”

  包木点上烟,问。

  “百分之九十九会沉。船长、轮机长、船员完全和上次一样,只有保险金额不一样。这次是八亿五千万。”

  “……”

  “这次海上保安厅也出动了大批人员进行监视,都怀疑会再次沉船。”

  “嗯。”

  “我的工作到今晚为止。至今还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是呀。”

  包木吐了几个烟圈。

  “你的妻子呢?”

  “没有”

  “和那美国姑娘怎样?”

  “不行。”

  “肚子真饿了呀。”

  “厨司长正在准备午饭。”

  “不过那个女人的臀部可真迷人。”

  内村感叹地说。

  “什么?”

  “那个美国姑娘,让我带她去东京吧。”

  “不行。”

  “真不行?”

  对话到止结束了。

  内村站起身来,从窗口往外看。

  窗外一片繁忙,工人们正紧张地装卸着货物。

  “这次一损失就是八亿五千万呀。如果能弄清‘荣盛丸’的秘密,就可以得到百分之十。那就是八千万呀。如果植松船长等人能以沉没旧船为罪名判刑的话……。”

  “喂!”包木直起上身,“是不是真给八千万日元?”

  “只要能维护保险业的声誉,这点钱肯定会给的。”

  “八千万呀……”

  包木又躺下了。

  “怎么样?吃饭去吧。”

  “不,你去吃吧。”

  包木不动弹。

  他心头一直在盘算着那八千万元。要是能得到那笔钱,就可以多发些钱给船员了。

  那是什么呢?昨晚和内村谈话时出现的一种感觉,好象很重要。

  内村已走出了望室,包木还在想着。

  胴泽和中股端着咖啡进来了。

  “咪咪”也跟着进来了,爬上了自动航行装置。

  “那个混蛋!”

  胴泽又开始唠叼了。

  “要是回来了,我非卡死他。”

  坚野义男昨晚没有回来,从小酒馆出来后就不知道上哪儿去了。可再晚也必须在天亮前赶回,这是个原则。

  泡用正在岸边的食品店里购买食品。

  “还是在川崎好。”

  中股又回到刚才的话头。

  “是呀。”

  胴泽爱理不理地说。

  包木仍然躺着,没在意他们的谈话。

  “真是呀。”

  中股突然象想起了什么事似的,看着胴泽。

  “什么事?”

  “那个船。”中股指着旁边的一条船,“我总觉得以前好象见过,刚才我就在想,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是,‘荣盛丸’?”

  “十多年前我就在那条船上,那时是条新船,干了大约三个月,因为和船长吵架,被开除了……”

  “也是当轮机长?”

  “是的,那条船是新泻的北辰海运公司的。”

  中股摸摸“眯眯”的头。

  “喂。”包木直起上身,“刚才说的是真的?”

  “刚才说什么?”

  “你在‘荣盛丸’干过轮机长。”

  “那是以前的事,在十年前……。”

  中股惊讶地看着包木。包木一言不发地站起身来,中股忙倒掉杯中的水,斟上咖啡,给他送去。

  这时,斯渡源二郎走了进来。

  “有八千万的话,干不干?”

  包木轮流看着三人。

  “八千万——”

  胴泽踏着舞步旋转了一圈,把咖啡洒在“咪咪”的脚上。“咪眯”尖叫起来,用力抓胴泽的手腕,咖啡杯掉在地上。

  斯波拿来擦布。

  包木把从内村那里听到的情况全部说了。

  “就这样,好好想想吧,要是能想出好办法,可以到手八千万呀。”

  “海上保安厅和保险公司联合起来都没办法。我们怎么能行。”

  胴泽最先泄气。

  “是呀。”

  包木露出一丝苦笑。

  “会不会是保险公司太多虑了?”

  中股觉得这件事听上去有点难以置信。

  “我也正在这样想。”

  包木点点头。

  “喂,八千万呢?”

  胴泽笑笑。

  “不过……”

  包木自己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海上保安厅和保险公司干的就是怀疑人的买卖。在巡逻船的监视中要转换货物根本就不可能。”

  中股力陈自己的看法。

  “我也这样想。”胴泽接着说:“第一次也许是有意的,但第二次在土佐肯定不是,如果第二次不是,要怀疑第三次就毫无道理,我认为这是徒劳的。”

  “就是。”

  中股做了结论。自己虽然做了结论,却求援似地看着包木。

  包木笑了。

  “斯波,你怎样看?”

  包木笑着问斯波。

  斯波凝视着什么也没有的空间。

  “也许不对。”

  斯波继续看着空间。

  “也许不对?”

  包木止住了笑。

  “我觉得保险公司说的好象有点道理……”

  “哦?”

  “确实海上保安厅、保险公司、警察都喜欢怀疑人。这是他们的职业特点,正因为如此,他们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喂,喂。”

  包木止住了斯波,包木看着斯波的侧影,突然觉得不想知道其原因。

  “那海上远洋公司……”

  “我想他们会弄沉‘荣盛丸’。”

  “那他们怎么干?”

  包木取出香烟。

  只是弄沉“荣盛丸”他们是一分钱也得不到的,船沉前必须把贷转移到其他船上。但这又不可能,出港后一直受到巡逻船的监视,还要受到劳埃德保险公司雇用的侦探船的监视。在海上和其他船接触只有有短的时间,而要转移货物至少需要近二小时。离开相距十五英里监视的巡逻船只要三十分钟就能到达现场,把他们全部抓住。

  最重要的是在海上不可能转移的。

  “确实在海上是不可能转移的。”

  斯渡把视线转向包木。

  “那在什么地方进行?”

  “不知道。”

  斯波缓缓地摇摇头。

  “你说得可太玄了。”

  说虽这么说,胴泽的表情也变得迷惑不解起来了。

  斯波又疑视着空间。

  长时间里,大家一声不吭地沉默着。

  “是不是把货装上了‘荣盛丸’?”

  斯波问包木。

  “当然,内村、仓岸管理员、搬运工和保安厅都在监视。”

  包木在想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

  “植松船长和船员都保证不是顶替的吗?”

  “能……。”

  内村已经确认了,而且……。

  这次是包木把视线移到了空中。

  “那‘荣盛丸’是不是假的?”

  斯波问。

  “就是它!”

  包木已经知道和内村谈话时感觉到的是什么东西了。

  “你们在说什么?”

  胴泽奇怪地问斯波。

  “和旁边锚位连接的‘荣盛丸’也许是假的,是同一类型的船。把货装在这条船上,出港……。”

  斯波闭口不说了。

  “我还是不懂。”

  胴泽说。

  “是这样的。”包木解释道,“假的‘荣盛丸’在这里装货,而真的‘荣盛丸’就是这次要沉的船等在航线上,例如在岛阴。假船到后,真船就开始航行,当然还要交换船员。假船就等在那里,等真船走远,巡逻船追踪后又开始航行,假船装有七亿日元的海带根,而真船装有石头什么的,和海带根同等重量的东西……”

  “混帐!”

  胴泽叫道。

  “拿海图来。”

  包木匆忙整理桌子。

  中股摊开海图。

  “在这儿。”

  包木指着一个地方。

  “是奥尾岛?”

  胴泽插进来看。

  奥尾岛在函馆的渡岛半岛的西面,只相距二十公里,中间夹着奥尾海峡。

  从小樽出发南下的船除内陆船外,都必须从奥尾岛西面的海上通过。

  包木发现,当假“荣盛丸”进入奥尾海峡后,雷达追踪的巡逻船无法进去,只有从西面的海上通过。因为是雷达监视,应尽可能靠近,只能相距十五英里。

  雷达能跟踪进入海峡的“荣盛丸”,可是当“荣盛丸”到了岛边时,雷进却无法跟踪,只有等它从岛里驶出来,用不了多久,“荣盛丸”就会重新出现,时间虽短。但只交换船员,时间完全来得及。

  这时,巡逻船会仍然确信无疑地跟在后面,也许还会用望远镜确认船名。从北面进入海峡的是一只船,从南面出来的也是一只船,监视船只根本不会对此产生任何怀疑。

  假的“荣盛丸”将避开内陆船的航行时间,那时当然只有一只船进入海峡。

  监视船没有理由怀疑它。

  真“荣盛丸”开走后,假“荣盛丸”会匆匆涂掉船名,用油漆写上新的船名,这只需要两个小时就能完成。

  “计划得真好呀。”

  包木从海图上收回目光。

  他把视线移向斯波。

  “太狡猾了。真想上去揍它一顿。”

  胴泽兴奋地对包木说道。

  “好是好。不过……”斯波反对道:“按计划,真‘荣盛丸’会在监视中沉没。我们尽可放心。而我们最好去跟踪假‘荣盛丸’,那艘船装有七亿日元的海带根的,我们要弄清楚他要把货唧运到哪儿。我想这样的事不会只有海上远洋公司参加,肯定还有其他组织。那时,我们就可以一网打尽。”

  “是呀,这个方法更妙……。”

  胴泽看着斯波,表情也轻松了。

  “首先要弄清楚旁边那条船是不是‘荣盛丸’,如果是假的,那船长说的就百分之百的正确。当然,先不去弄清楚也可以,本船可以先出海,看奥尾岛的东面是不是停有同样型号的船只。就这样,我们停在一个地方用雷达监视。”

  “让保安厅去查吧。”胴泽主张。“一查船籍薄,就能知道是真是假。”

  “不,”斯波摇摇头,“船籍薄上肯定是‘荣盛丸’,连船员也不会错。肯定在很早以前就改了船名。他们采取了万无一失的办法,不会找到证据的。而且他们要是察赏到我们在怀疑船名,那就糟了。”

  “……”

  胴泽不说话了。

  包木也默默无语了。

  “但我还有一个疑问,有没有完全相同的船?”

  “有。”包木回答道,“这没问题,只要去掉油漆,就完全一样了。”

  “那就好了。”

  “等等,”中股开口道,“那条‘荣盛丸’是不是从新泻的北辰海运购买的?”

  “不是这条,而是停在奥尾岛的那条船,确实是从北辰海运购买的。”

  包木回答道。

  “那马上就能知道这条‘荣盛丸’是真是假。”

  中股说。

  “你准备怎么干?”

  “只要能进入轮机室就行。”中股对胴泽说,“我在那条船时,手下有个年轻的轮机手,在铁梯子旁用钢针刻上了他恋人的名字,这是永远不会消失的。如果没有,那就是假船。”

  “这方法好。”

  胴泽大声叫道。

  “但你怎么进去?”

  斯波问。

  “这问题很简单。派个人到旁边那个船附近,假装喝醉了酒,要到船上去小便,肯定会引起争吵,我们就拥上去,轮机长就趁乱到轮机室去。”

  “办法倒是不错,但警察来了怎么办,我们就不能出海呀。”

  “是呀。”

  胴泽双手交叉着。

  “八千万哟……”

  中股嘟囔道。

  包木站起来,把剩下的咖啡倒入杯中。然后,又拿着杯手回到沙发上,默默地呷起咖啡来。

  “你为什么会想到‘荣盛丸’是假的?”过了一会儿,包木向斯波问道。

  “他们在海上是无计可施,而装货又需要时间,所以就想到了。”

  “不过平时不会产生这种联想吧。”

  “我想大约是八千万的功劳吧。”

  斯波不由得笑了。

  “你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

  包木直直地看着斯波。

  “大约在一年前,是东京地检特搜部的检察官。”

  听到这,中股正在喝的咖啡在喉咙里打了个转,呛得他拼命地咳了起来。

  “是吗?”

  包木点点头。

  “一个早晨醒来,发现一个女人睡在身边,说是我强xx了那女人,被免去了检察官的职务。”

  “你干了吗?”

  胴泽语气变了。

  “没有。”斯波回答道。他知道是落入了圈套。一个精心设计好的圈套。

返回目录
喋血香岛
喋血香岛
作者: 西村寿行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