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夜海航船(7-8)
发布时间:2016-05-27

  7

  “孤北丸”离开了小樽港。

  时间是上午九点。

  “孤北丸”上弥漫着紧张的气氛,就象即将出弦的箭。

  离开小樽港后,全体人员都聚集在了了望室。

  昭和海上火灾公司的内村没有在船上。

  没有把真假“荣盛丸”的事告诉内村,大家一致同意等确认推理完全正确后,再和内村联系。

  “八千万呀,”坚野义男开口了。“要是得到了八千万,船长,怎样处理?”

  “每人发五百万日元的奖金,剩下的充当本船的维修费用。大概还剩下三千万存入银行,以便在诸位出现意外时使用。”

  包木一膳回答道。

  “五百万,可以去很多次土耳其浴室……。”

  泡田仲一说。

  “等五百万到手以后再考虑吧。”

  包木苦笑道。

  内陆货船的平均工资是船长二十万,船员十七、八万左右。船上的生活非常寂寞,而且常常遇到危险。船员们在船上谈论最多的就是女人。

  如果能抓住“荣盛丸”的把柄就好了。包木也很想得到八千万。而五百万元的奖金对船员来说就象抓住了天上的彩虹一样。

  大约在一年前,“孤北丸”在苫小牧海面遇见了北极光。

  在日本从来没有人见过北极光。极光当时是在离船很近的地方出现的,好象一道彩虹。全船的人都看见了,大家都在甲板上默默地看着,谁也不开口,长时间无言地注视着天空中的极光。

  “孤北丸”缓缓地驶进从海上升起的北极光中。

  “孤北丸”走进了光彩中,彩虹染红了船体,染红了船员们的手和脸。

  北极光终于消失了。

  等光彩消失后,包木才把发现北极光的消息报告给气象厅。

  然而气象厅不相信,认为那是他们脑子里产生的幻觉。

  也许是吧。几天过去后包木这样想。其他气象局都没有发现,也没有人向气象厅报告发现了北极光。

  这也许是一种暗示。象在登山中,遇见灾难或疲劳时,常会出现一种幻觉,仿佛看到家中那温暖的灯光。可能大家都有过产生这种幻觉的经历。

  但“弧北丸”的船员都没有家庭,也没有亲人,一般不定期货船的船员是一个月交换一次。船员们是一个月航海,下一个月和家人们团聚。

  但“孤北丸”的船员们却从不交换。没有人与他们交换,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是孤零霉的一个人,下了船后他们又能去哪儿呢?

  船员们常常在情感上感到强烈的饥渴。

  也许正是这种饥渴让人产生了北极光的幻觉。不过,包木不愿相信那是幻觉,他明知道自己看见了北极光,看见北极光染红了“孤北丸”,染红了自己的手,染红了船员们的脸。

  如果可能,这次一定要抓住真正的彩虹。

  “孤北丸”发出隆隆的机器声,向奥尾海峡驶去。

  金和广行正在玩扑克。

  “波奇”蹲在广行身旁,猫在金的腿上咪咪地叫着。广行和金已经成了好朋友,各自用英语、日语和手势进行交谈。

  泡田斟上了咖啡。

  泡田对斯波的态度产生了很大的变化。连递咖啡杯过去也是毕恭毕敬的,这种态度真让人觉得可怜。

  泡田正受着追捕,虽然知道了斯波原是东京地区地检特搜部的检察官,泡田眼下也无处可逃。只有对斯波恭恭敬敬,让斯波放过他。这是唯一的希望。

  泡田过去就很害怕斯波,看穿假“荣盛丸”的眼力使泡田不寒而傈。

  正因为如此,泡田不得不卑躬屈膝。

  泡田的判断也很准确——包木想。泡田讨厌斯波,怀疑斯波是侦探。害怕他正是来调查自己罪行的。泡田的嗅觉也真够灵的。

  “问题是奥尾岛是不是停有真‘荣盛丸’?”

  胴泽喜三郞握着舵轮,注视着大海。

  海上风平浪静。

  “如果推测准确的话。真的‘荣盛丸’肯定在。”包木说。

  假“荣盛丸”昨晚已装完了货,向港湾局提出要求在今无上午出港。从小樽港到奥尾岛有一百三十英里。大约要航行十二、三小时,到达时已是深夜。

  真“荣盛丸”必须在这之前进入奥尾岛。

  “孤北丸”九点钟出发。一、二小时后假“荣盛丸”载满一千吨海带根出发了。“孤北丸”到了奥尾岛时,按推论其“荣盛丸”应该正等在那里。

  要是没有的话,推理就错了。

  海鸥在天空飞翔。

  “混蛋。”

  轮机手堀士郞骂道。

  可堀自己也不知道是在骂谁。

  “厨司长,准备午饭。吃上才能到达奥尾岛,现在使劲也没用。”

  了望室的气氛异常沉闷,包木突然觉得害怕,期望太大反而失望更多。

  泡田走出了望室。

  “去睡一觉吧,”这样想着,轮机长中股权介先走,随后坚野、堀也走了。

  胴泽握着航轮。

  金和广行正认真地记着扑克牌。“波奇”按着“咪咪”的鼻子,“咪咪”翘起前脚用力去搔。

  “斯波。”

  胴泽看着大海,招呼斯波。胴泽的态度也起了变化。

  “你相信自己的推理吗?”

  “相信。不过这到底是推理,所以……”

  “不要期望过大,对吗?”

  “是的。”

  “我从来没有对人生报过大的期望。但这次不同,有五百万奖金,我很想要。”

  胴泽也知道“弧北丸”没多少钱。本来“孤北丸”只有四个船员,现在却有六人。

  而且还加上广行和狗。

  都是些走投无路的人,包木从不追问他们的经历。每二年要维修一次船,包木也正为这笔费用而纹尽脑汁。

  八千万日元会使“孤北丸”恢复活力。

  胴泽凝视着阳光照耀的海面。

  8

  太阳落山了。

  “孤北丸”上回响着机器的声响。

  “来一下,斯波。”

  泡田仲一从上甲板上向斯波源二郎叫道。

  “请到厨房来好吗?”

  泡田笑吟吟地说。

  斯波走进厨房。

  泡田拿出两个生蛋放在桌上。

  “刚下的蛋,你吃吧。”

  “谢谢……”

  “别客气。”

  泡田恭恭敬敬地给斯波斟上咖啡。

  斯波谢过后,拿起一个生蛋敲开一个小孔喝了。

  “我是不是对不起你。”

  “没有呀。”

  “把另一个也吃了吧。”

  “已经够了。”

  “我非常感激你。”

  泡田的表情很激动,站得笔直,然后深深地弯下腰。

  “厨司长。“斯波说,“现在我是你的同事,我们就应这样相处。就算你是杀人犯,我也掌握了你的全部证据,我同样是绝不会说什么的,如果我再当上了检察官。我还会这样做的,我发誓。”

  “对不起。”

  泡田又低下头。

  “好了。”

  斯波站起身。

  “你被陷害,是真的?”

  “酒喝多了会坏事的。”

  “搞陷害,造谣中伤的人是最讨厌的。”

  泡田两眼通红,注视着斯波。

  “我有同感。”

  斯波点点头,走出厨房。

  斯波仿佛觉察到泡田所犯的罪是什么。他若有所思地走出厨房,来到了望室。

  除泡田以外,所有人都在。

  “再过一小时,就到了奥尾海峡。”

  坚野义男的声音在发抖。

  了望室里显得很紧张。

  斯波在沙发上坐下。

  金大大的眼睛里发出艳丽的光芒。

  包木站在左舷,眺望着陆地,濑棚的灯光映照着夜空。

  胴泽看着雷达。雷达已经打开,开始搜索海面。

  雷达的范围在四十英里,已经能看见奥尾岛了,正有几只渔船穿过海峡。北面用肉眼能清楚地看见稻穗岬灯塔了。

  只有进入海峡,才能看见是否有“荣盛丸”。

  空气显得很沉闷,没有人开口说话。

  包木站在海图桌边,察看着奥尼岛东岸的海图。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孤北丸”载着沉重的货物向海峡驶去。

  “我来换一下。”

  包木接过中股握着的舵轮。

  “孤北丸”已经过了稻穗岬。

  谁也不说一句话。

  “孤北丸”沿着奥尾岛的东岸行驶。港口在岛的中间,岛上还有一条街,已经能看见灯光。在左舷前方,航标灯映红了夜空。

  胴泽注视着雷达屏幕。

  其他人从窗户凝望着黑暗中的奥尾岛,只有广行在看电视。

  泡田离开到窗口来到神坛前。在了望室里立了一座神像,以保航海平安。

  “开灯,泡田。”

  坚野用命令的口气说。要是在平时,两人早就打起来了,但现在泡田好象什么都没有注意到,回了了望室。灯亮了。

  人人的脸上都染上了红色。

  “孤北丸”减慢了速度。

  已接近港口了。

  包木看看表。

  晚上十一点二十分。

  “有船!”

  胴泽叫起来。

  “是‘荣盛丸?”

  中股走到雷达前。

  “看不清。”

  胴泽摆弄着雷达。

  雷达的距离是四十英里。可转三六○度。横杆式的扫描装置立在了望室的屋顶。雷达距离为可变式。可变为四十英里,三十英里,二十英里,最近距离可达0.8英里。

  胴泽调到0.8英里,但太近了,又调到十英里,右舷已看见了奥尾港,在最南端有个光点,很象是一艘货船,静止不动,也许是礁石。雷达的图象很是零乱,此外没有象货船的东西。

  “约一、三英里的距离。”

  “知道。”

  包木点点头。

  “孤北丸”缝缓驶向奥尼港。

  “船长,”胴泽叫起来了,“是货船。”

  到了0.8英里的距离,雷达出现了船的影子,不是礁石。只要不是发动机出现赦障,货船是不可能停在那种地方,肯定是“荣盛丸。”

  包木又开到了经济速度,舵转左六度。

  “不去确认了!”

  坚野叫起来。

  “能这样做吗?对方也用雷达在警戒哩。”

  为了不让对方察觉,只能到此为止。

  “王八蛋。”

  胴泽首先离开了雷达屏幕。

  “本船先离开。一、二小时后,假‘荣盛丸’就要来了,他们会用雷达进行监视的。”

  包木发出指示。

  如果进入奥尾海峡的货船和刚才确认的货船入坞的话,那推理就是对的,就能掌握诈骗保险金的证据,解开沉船之迷。

  其实非常简单。刚听内村龙太说起诈骗保险金时还觉得不可信。但想到使用同一类型的船时,谜就解开了。巡逻船用雷达追踪时进不了狭窄的海峡,这里就成了死角。

  真简单。

  “来杯咖啡,厨司长。”

  包木的声调显得很轻松。

  “眼力真不错。”

  包木看着站在身旁的斯波。

  “也许是外行的缘故。”

  斯波的语气很冷静。

  “那自己的本行反而不行?”

  “固有观念太强了。”

  “也许是。”

  如果斯波不说假冒“荣盛丸”的话,这次海上保安厅和保险公司肯定都会失败。常识会阻碍人的思维。

  “斯波正在调查的是什么案件呢?”

  包木想。他并不完全相信斯波的话,他知道,东京地检特控部追查的案件肯定不是一般的小案件,而特搜部的检察官就是精华中的精华。

  喝醉酒,睁眼一看,一个女人睡在身旁,被那女人控告犯了强xx罪。

  “背景一定很复杂。”包木想。

  “孤北丸”停泊在江差港。

  在乌黑的夜色里,“孤北丸”看上去象一头黑豹潜伏在黑暗中,只有黑豹的眼睛在闪闪发光,这就是扫描装置。船上只有雷达的扫描装置还在忙碌着。

  大家都聚集在雷达四周。

  “来了!来了!”

  泡田兴奋地叫道,从雷达上抬起头。

  胴泽挤开泡田,看见在奥尾海峡入口的稻穗岬停着一只船。

  坚野把胴泽挤到一边。

  “航向?”

  包木问,坐在沙发上。

  “在稻穗岬二英里南下。”

  “注意,接近时让水手长注意雷达。”

  包木拿出香烟。

  “是巡逻逻船!在奥尾岛西侧海面上转弯。”

  “还是……。”

  金给包木点上香烟。

  金非常兴奋,一直不停地在说。

  “她在说什么?”

  包木问斯波。

  “她说这种场面太精彩了。人的一生不会遇见第二次的。她很兴奋。说这条船太捧了,船长很有个性。”

  “是吗?”

  “货船改变航向!向海岸线驶去!”

  “注意。”

  包木向坚野发出指示,又问斯波。

  “假‘荣盛丸’会往哪里开?”

  “可船是东京,我想。”

  “东京?”

  “谁来接这一千吨海带根?”

  “想一网打尽。”

  “如果不这样,大鱼就溜了。”

  “怎么和内村联系好呢?”

  “等一切结束后再联系也不迟。不过可能危险很大。”

  “危险……”

  包木看看正在观察雷达的胴泽。墙上的时钟正滴滴哒哒地走着。

  “正在接近。”

  胴泽低声说。

  谁都不吱一声,船上静静的仿佛没有一个人。

  “还有一英里。”

  一片沉寂。

  “入坞了。”

  依然是沉默。

  胴泽终于抬起头。

  “光点一个,然后分成两个,一个开走了,另一个留下。”

  他的声音惊喜得有点颤抖。

  大伙的脸上一片欢欣之情,他们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振奋,鼓舞着他们的不仅仅是那笔巨款,还有揭开秘密的无比靠近的愉悦。

  “荣盛丸”停了下来,交换船员后,真“荣盛丸”很快就起航了,这期间不需要太多的时间。

  应该沉没的“荣盛丸”快速向巡逻船等候着的奥尾岛南面驶去。

返回目录
喋血香岛
喋血香岛
作者: 西村寿行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