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夜海航船(9-10)
发布时间:2016-05-27

  9

  “荣盛丸”继续南下。

  巡逻船“涨潮”号相距十五英里尾随其后。

  地球是圆的,大海也是弯曲的,但在十英里海面上,如果“荣盛丸”用望远镜观察,就能认出后面的船是只巡逻船,所以,“涨潮”号总是谨慎地与“荣盛丸”保持十五英里距离。

  巡逻船当然知道前面十五英里处向南航行的货船是“荣盛丸”。“荣盛丸”进入奥尾岛海峡时,“涨潮”号快速驶到奥尾岛的南面,等待“荣盛丸”的出现。当它在海峡上出现时,“涨潮”号清晰地观察到写在“荣盛丸”船尾上鲜红的船名。

  “荣盛丸”继续以经济速度航行。

  离开小樽港是昨天上午十点三十分,经过奥尾海峡是晚上十一点四十分。

  现在是第二天上午的十点。

  前面不远就是男底半岛了。

  从这开始进入海上巡逻队第二管区的管辖范围。然后依次是第九、第八、第七、第十、第十一管区。第十一管区到与台湾交界为止。本来应由各管区在各自范围内尾随监视。但为了便于行动,在领海内的全部监视工作就由“涨潮”号承担下来。从十一管区进入公海后,再由劳埃德保险公司接替进行。

  “荣盛丸”是从小樽港出发的,本来只有灾害发生的所在管区,海上保安本部才有搜查权,但这次很特别,“荣盛丸”是肯定会沉没的,所以就把权力交给出港的第一管区。

  起风了。是日本海特有的西北风。风力十级。

  巡逻船船长名叫川又顺道。

  此时川又正在喝着咖啡。

  雷达正密切监视着“荣盛丸”。

  ——什么事也不会发生的。

  川又这样想。

  “荣盛丸”如果要诈取保险金的话,肯定会意识到它将受到巡逻船的监视,猜出十五英里后的船是巡逻船。

  既使要沉船也会出了日本领海。这里既受着巡逻船的监视,而在海上又不可能交换货物。

  川又认为这抓航海一无所获。

  下午五点。

  “荣盛丸”到达能登半岛海面。

  从小樽港出发后已经过了三十小时。

  能登海面被认为是船艇的墓地。特别是在冬天,要穿过能登海面是需要有豁出性命的勇气的。

  但现在是没有太大的危险。

  风依然如旧,风力十级。

  “涨潮”号劈开波浪前进。

  突然,川又紧张起来,在强劲的海风中,他听到一阵特殊的声音。

  是救难信号。

  国际法规定,无线电通常为五百万赫接收状态,所有船舶装有救难信号接收装置,既使没有人在无线电机旁,SOS传来时,也会响起警报。

  警报声非常刺耳,象要撕裂什么似的。

  “这里是第九管区本部,向第一管区“涨潮”号报告。“荣盛丸”求救,迅速赶到现场。”

  “SOS的内容!”

  川又抓过无线电对讲机。

  “火灾,由燃料筒引起的。用一一○通知我们的。”

  川又没有回答,扔下话筒。

  “开足马力!”

  他命令道,声音颤抖着。

  “孤北丸”默默无声地行驶着。在右舷能看见盐屋琦的灯塔。

  马上就要到鹿岛滩了。

  前面十五英里处,“胜利丸”正向南行驶,这就是假“荣盛丸”,假“荣盛丸”离开奥尾海峡是早晨一点过。

  “孤北丸”也从江差海岸的角落里出动,不远不近地紧跟在它的后面。

  假“荣盛丸”向津轻海峡驶去。

  天亮时,船已到了下北半岛的六间崎海面。

  “孤北丸”加快速度靠近,以便看清楚船名。

  白色的油漆写着“胜利丸”。

  ——是“胜利丸”。

  看到这,包木一膳笑了。

  这就是在小樽港离“孤北丸”很近的冒充真“荣盛丸”,九九九型的那只船的船名。

  “胜利丸”满载着海带根向东京港驶去。那是值七亿日元的商品。而真的“荣盛丸”正向马尼拉方向驶去,并将在某个海峡沉没。这样八亿五千万日元的保险费就轻易到手了。

  海带根的保险费是八亿日元,船舶保险费为五千万日元。

  在这次周密计划的行动中,海上远洋公司可得到八亿日元。

  这八亿日元就在前面十五英里的地方。

  船上的电话响了。胴泽拿起电话,把它递给包木,包木接过电话,忽然精神一振。

  “‘荣盛丸’沉了。”

  是内村龙太打来的,声音很消沉。

  “在什么地方?”

  “北纬三十八度,东经一百三十七度,能登半岛海面三十三英里的地方,听说是火灾。第一管区的巡逻船‘涨潮’号在距离十五英里的地方监视它,等赶到时,船已经沉了,听说是由燃料筒引起的。”

  声音显得又恨又悲又无可奈何。

  “是吗?”

  “海上保安厅和保险公司联合的远东地区调查团失败了。”

  “别泄气。”

  “说也没用。”听筒那边内村毫无生气地笑了。“不过,‘荣盛号’的一千吨海带根也没有地方替换。海上远洋公司也许恨透了保险公司,所以故意总是制造沉船事件,看样子是想让我们破产。”

  “……”

  “祝一路顺风。”

  “等等,”包木止住了即将挂上的电话。“现在就支付赔偿费未免太早了吧。”

  “什么意思?”

  “我想得到那八千万。”

  “别,别开玩笑了。”

  声音里带着苦笑。

  “没谁和你开玩笑,本船预计明天傍晚进入东京湾。然后,你在公司里等二十四小时,一分钟也不要离开电话。”

  “喂,等等,这是什么意思。”

  内村的声音变了。

  “远东地区调查团没有失败,战斗现在才开始。请相信。以后再细说。”

  “可靠吗?包木。”

  内村惊喜参半,声音在发抖。

  “是的。”

  “好吧,明天等你电话。”

  “就这样。”

  包木挂掉电话。

  “海上远洋公司让‘荣盛丸’在能登海面沉没了。”

  包木回到沙发上。

  “太性急了。”

  斯波源二郎说。

  “是呀,本来以为会在巴什海峡附近。不过,海上远洋公司沉醉于自己的诡计中,都等不到去巴什海峡了,太自信了。”

  “‘胜利丸’已经知道‘荣盛丸’沉了吧。”

  斯波把视线向临近傍晚的海面。

  “荣盛丸”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在无法寻找的魔鬼般的能登海面上消失了,带走了很多疑问。

  海上远洋公司和“胜利丸”也松了口气。

  没有人会注意“胜利丸”。当它明天进港后,有谁会把它与那场海上火灾联系在一起呢?

  鹿岛滩越来越黑了。

  10

  东京港竹芝栈桥。

  “弧北丸”在傍晚六点到达八号码头。

  包木一边等候着中间商梨木办理海上保险、入港、以及装卸货等手续,一边指挥着船员们组织卸贷。

  搬运工已把吊车开来了。

  “‘胜利丸’在哪个码头?”

  包木一膳问梨木。

  “十号码头,有什么事?”

  “没有。船籍呢?”

  “海上远洋公司。”

  “是吗?”

  “‘胜利丸’三天后出港,目的地博多。贷只够装半条船。这几天我再多想想办法……”

  “知道了,拜托。”

  包木和梨木握手告别,然后找到斯波,和他商量了一下,然后两人一块儿下船,向十号码头走去。

  到十号码头只需要十分钟左右。

  “这方面你是专家,听你的指示。”

  包木边走边对斯波说。

  “不,”斯波摇摇头。“还是由船长来指挥。这并不太困难。只要弄清楚把货运到什么地方、是谁要这批海带根旋行。这么大时事只靠海上远洋公司肯定不行,背后一定有个大组织。只要能查清楚货物的去向,就船查到线索。”

  “懂了。”

  “弄清楚后,就和内村联系,请求出动海上保安厅,不过……”

  “怎么啦?”

  “我们从津轻海峡起就一直在跟踪。”

  “没什么了不起的。”

  “我觉得还是注意点为好……。”

  斯波究然感到有点不安。

  “好吧,看!”

  包木停住脚。

  “胜利丸”卸靠在十号码头,搬运工人正在忙碌卸货。搬运车来回穿梭着,把卸下的货运到码头仓库里。

  “好象很着急。”

  “没见过这么忙着卸货的。”

  斯波点点头。

  “这批货什么时候从仓库里运走呢?”

  包木叼上香烟。

  “不会太久的。”

  斯波知道,放得越久就越容易露出马脚。

  “明天……”

  “不,也许今晚就要运走。”

  斯波满有把握地说。

  “那我们得赶紧商量对策。”

  包木和斯波急忙往回走,上船后,立即召集起全体船员。

  “堀,你负责监视,马上去。如果发现他们开始运货,立刻来通知。坚野,你去借一辆车,要快。泡田准备饭团。胴泽和中股去组织搬运工卸货。”

  包木果断地发出指示。

  去监视的堀不到一小时就回来了,他报告说,有十辆大卡车开到码头上准备装货了。

  包木命令堀再回去监视。

  十辆大卡车一次只能运一百吨,虽不知运往什么地方,但要往返十次,距离再近也得干到明天早晨。

  坚野借了一辆车回来。

  顺便偷偷看了一下,现在是直接从船上运送到卡车上,看样子今晚仓库就要空了。”

  坚野紧张得脸色苍白。

  “要不要跟着?”

  包木看看斯波。

  “再等等。”

  现在还太早。

  “好,让他们干完吧,坚野,你去和堀一快儿监视。”

  “是。”

  坚野双脚一并,高声说。

  “厨司长,饭好了吗?”

  包木拿起船内电话。

  “好了,船长。”泡田大声回答。

  “这些家伙都精神得很,当然我也是。”

  包木笑了。想起了那八千五百万。

  “孤北丸”卸完货已是晚上十点过。

  “胜利丸”这时也卸完了货。

  坚野和堀轮流回来报告。卡车已增加到了三十多辆,仓序内的货已经运空,现在是直接将岸边的货运到卡车上。他们显得非常着急。

  增加卡车是为了能在今晚搬完。看来有可能计划有了变化。

  将近十二点时,包木站起身来。

  借来的车打算由坚野开车,包木、斯波、胴泽四人一起去跟踪,但中股、泡田和堀不同意,也要一起去。

  没办珐,包木只好同意中股和泡田一起去,让堀留在船上。因为有广行和金,必须留一个人。

  堀被排除在外,非常生气。

  六个人登上车,坚野发动汽车。把车开到一个公路上,很快就跟踪上从十号码头开出的卡车。

  大卡车依次行驶着。

  “畜生。”

  坚野一边开车,一边不停地转动身子,又在裤子上擦攘掌上的汗。

  “你太紧张了,要是翻车了怎么办。”

  胴泽道。

  “那帮混蛋,真丢我们海员的脸。”

  泡田说。

  “泡田。那你算什么海员。”

  坚野笑道。

  “住嘴,什么时候。我要收拾你。”

  “别闹了,混蛋。”

  胴泽大喝一声。

  包木一行人出发后不到十分钟,楼梯上忽然一阵响动,几个男人来到了“弧北丸”,闯进了了望室。

  堀和金、广行正在了望室。

  “谁?”

  看到有人进来,堀站来身来。

  “安静点,孩子。”

  一个人竟然一拳打在堀的脸上。

  堀倒在地上,手里还拿着一把刀,都男人对着堀的右手肘猛踢一脚,堀手里的刀落在地上。另一个人也加入进来,一边猛踢堀。看着他们那付凶很劲,好象蹋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足球。

  不一会儿,堀就动弹不得了。

  “我们把那女人和小孩带走了,你告诉船长,别再平了,不然就杀死你们,如果报告警察,那女人和小孩就没命了。”

  那个男人说完,在堀的背上又踢了一脚。

  堀看见他们抱着金和广行离开了船。金和广行嘴上还贴了布条,从背后抱着金的男人正用手不停地摸金的Rx房。这是他有意识时最后所看到的。

  接着,堀失去了知觉。

  “波奇”好象在叫,但声音仿佛很远,不一会儿,就消失了。

  竖野驾驶的汽车到了川崎街道。

  卡车进入了首都高速公路,又从首都高建公路转移到了中央高速公路,从这往下开就是川崎街道。

  从美军高尔夫球场往右拐,前面就是城市。

  “到底要去哪儿?”

  坚野很烦躁。

  卡车从美军高尔夫球场往左拐。

  “危险!”

  不知是谁大叫一声。

  背后的一辆卡车逼近了,虽然他们知道身后一直有卡车,但卡车突然向他们逼近,肯定想要袭击。

  坚野一边猛踩加速器,一边高声怪叫着。他自己却不知道在叫什么。前面的卡车突然停了下来,后面的卡车逼得更近了。

  这是一条狭窄的路,没地方可以躲开。

  坚野按响了汽车喇叭,喇叭声带着绝望的呼叫。

  汽车向右侧的路旁开去,左边是高尔夫球场的石墙,右侧是一个倾斜的旱田。坚野紧握方向盘,汽车冲出大路,车灯照亮了夜空。

  汽车冲到了旱田,这是块倾斜成二十五度的田地,坚野又踩加速器,这种四轮驱动车在砂地或柔软的土地上跳跃着地时,绝对不能踩刹车,因为着地时,前轮陷进地里,如果一踩刹车,肯定会翻车。

  只有踩加速器,车才不会翻。

  万分紧张的坚野脚猛踩着油门,他完全是无意识这样做的。汽车颠簸着,怪叫着,车轮卷起层层烟土向悬崖冲去,离悬崖越来越近了,坚野猛然踩住了刹车。

  车终于停了。

  坚野趴在车盘上,眼前是一堵高高的悬崖,下面是一片竹林。

  “我的——我的——手……”

  他的双腿在打颤,站不起来。

  “有没有人受伤?”

  沉默了好久,包木问。

  没有人吭声,看来没有人受伤。

  “谁去打一下公共电话,快去?”

  斯波蹲在田地里,突然叫道。

  “船,船可能会被袭击!快……”

  听到这儿,胴泽爬上旱田。

  “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包木拉起斯波。

  “他们在监视我们。我们进入奥尾海峡时,他们已有所觉察。我们“孤北丸”停在江差港时,他们用雷达在监视。”

  没有人说话。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大家都吓坏了。

  包木也无言以对。

  船上有金和广行。只留下了堀。要是遭到袭击,堀是无能为力的。恐惧揪住了每一个人的心。

  “太轻率了。”斯波接着说:“应该和海上保安厅、警察联系。我……。”

  “我们太性急了。”

  包木抓住斯波的手。心中颇感愧疚。

  大家都感到不安。

  终于爬到了大路上。这更没有汽车通过,也没有人影。

  “我先去!”

  包木扔下斯波先跑走,打算到能叫到出租车的地方。

  大约跑了二十分钟,在川崎街道的入口有个公用电话,胴泽正对着话筒大叫大嚷。

  包木跑近了。

  “金靠广行被带走了!堀被打伤——说要是再追查,或报告警察,就杀掉孩子和那女人——。”

  胴泽焦急地向包木说明情况。

  “果真如此。”

  包木抓起电话箱,不停地喘息着,斯波的话被证实了。

返回目录
喋血香岛
喋血香岛
作者: 西村寿行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