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卖春楼(1-2)
发布时间:2016-05-27

  第三章卖春楼

  1

  告别宴会从晚上六点钟开始,地点在新宿的高层酒店地下的中华料理店。

  孤北丸号全体船员都参加了。船上只留下小狗波奇和猫咪,鸡樱子和花子。

  宴会开始,由包木一膳致祝酒辞。宴会是为欢送金·贝尔托里奇而举行的。金的护照签证日期为八月四日,今天是八月二日。

  “给金小姐添麻烦了。”

  包木开口说:

  “在知麻海上与苏联的海岸警备艇舍命相斗时,金小姐为我们解除了危机。如果没有金小解的帮助还不知道有没有今天的孤北丸号呢。假如是泡田当时用达那炸药炸了警备艇,我们就都不能平安地回来了。金小姐的机智不仅救了孤北丸号船以及日本其它渔船上的全体人员,因而在此我们向你表示谢意,这是二百万日元,它是损失赔偿协会的谢礼,是用来表示我们对金小姐的真诚谢意,请一定收下。”

  斯波源二郎翻译后,大家一起鼓掌向金致谢。

  金接受了相当于一万美金的二百万日元,激动地流出了眼泪。

  大伙儿举杯同饮,服务员送来丰盛的美味佳肴。

  金致词说:

  “我家住美国俄克拉荷马州,父母办牧场。虽然此次航海时间短,但这是一次永远难以忘怀的旅行。今后有机会来贵国的话,请各位一定到我家来作客,我和我的全家都欢迎你们的光临。”

  包木品着威士忌兴奋地听着,肩上的挂包沉甸甸的。

  这是从昭和海上火灾公司的内村龙太那里领取的五百万日元的奖金。一个月以后,再补齐全部金额八千万日元。这五百万元中的二百万给金,另二百万日元给胴泽喜三郎他们。只要宴会一结束,胴泽和中股权介、泡田忡一及堀士郎、坚野义男他们五人将涌到中野新桥那里去。

  包木弄到八千万日元的喜悦心情,自不必说。他更为能平安领回了少年广行和金而心里泰然。要是二人被杀害的话,不但没有今天这样愉快的扬面,孤北丸号也可能会从此在海上消失掉。

  这时,他觉得嘴里的威士忌格外有味。

  堀士郞忽然站起来,用浓重的土语说道:

  “我来讲几句。俺不懂得女人,但是俺不想把金交给谁,谁要是打金的主意,我就杀死他。俺要去俄克拉荷马州。但是,我不懂英语。俺特为在船上的事向金小姐探表歉意。”

  他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金听后站起来,走到堀士郎的身旁。眼睛微微闭上,嘴唇迎了上去。

  堀士郎颤抖着。开始是手,逐渐身体,连牙齿都颤抖了。脸上血色也没有了。对这种场合他没有任何准备。

  金用手抱住他的面额。嘴唇对着嘴唇,吻着堀士郞。

  堀士郞象失去意识似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倾斜过去。“咚”的一声摔倒在地,立即引起一阵笑声。

  包木又要了杯威士忌,他旁边坐的是斯波和少年广行。

  过是孤北丸号船下水以来最大的一次盛会。宴会大约两个小时后结束,大伙都喝得醉醺醺的,满脸通红,胴泽,堀也们几个准备去中野新桥的几个人早已有点按捺不住。

  金兴奋地说个不停,少年广行却沉默着。

  几天来,他和金形影不离地在一起,他的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对金深深的依恋。一种少年从未体会过的冲动在心中激荡着。

  金几个小时后就要飞回美国。这次旅行让她终身难忘,她为结识了“孤北丸”号上的这群人而庆幸。

  金张开双臂,开始和在座的每一个人拥抱和告别。

  每个人的眼里都在放光,和金拥抱时全身都有些颤抖。

  坚野双手紧紧地抱着金的腰,半天不肯放开。

  胴泽上去一把扯开了坚野的双手。

  金高举起双手,频频向大家飞吻。

  “在告别前,我祝大家永远平安,健康。”

  金和少年广行走出宴会厅。广行拎着个大包,包里装着包木买的电动汽车,他们走出饭店,乘上出租汽车离去。

  寂寞又降临在包木的心里,这是人生的寂寞。金有金的人生,包木有包木的人生。两者是决不会相融合的。既要承认这个事实,又不能让寂寞笼罩。

  从新宿到中野新桥约要十几分钟。

  堀士郎在出租车里还继续颤抖着,出租车开动后,他的膝盖和牙齿还不住地抖动着。在他脑里却想:有艺妓在那里等着,那一定是梳着日本发结,艳装打扮,像电影里看到的那样。他开始想起他以前看过的那些淫秽电影和里面那些脱下衣服赤裸着的艺妓来。

  对堀士郎来说,这种经历还是第一次,不如何着手。从哪里抚摸才合适。他害怕一接触到艺妓那赤裸的身子就射xx精了怎么办。那部位究竟长得什么样,怎么干才好。想着想着,他不觉紧张得连喉咙都干了,感到氧气不足似的呼吸急促起来。

  谁也没注意到堀土部的异常表情,都在想着艺妓的事。玩女人的地点是土耳其浴室。各自心里滞留着透不过气的兴奋。

  车一会儿就到了。他们被领了进去。堀士郎不好与那些等艺妓到来的人一起围在黑板前。他看到那些女人会觉得呼吸困难,那是带着秘密色彩,是极其神秘的另一个国度。

  一位老女人进来告诉他们,艺妓们都来了,并带着也们来到一间有舞台的大房间。新年盛装打扮的五个艺妓在盛有配餐的桌前等待着。

  朐泽坐在上座,中殷坐在能旁边。

  大家开始喝酒干杯,坐在堀士郎旁边的艺妓为他斟着啤酒,堀士郎用抖动的手端起杯子将一杯啤酒一饮而尽。也不知道喝的是水还是啤酒。心想:坐在我身边的这位二十岁左右身材苗条、脸蛋漂亮的艺妓就是和我睡觉的吗?

  “怎么样,来玩过吗?”

  艺妓把手放在堀士郎的膝上说。

  “嗯啊。”

  堀士郎大叫一声。

  胴泽看到堀士郎仰面朝后跌下,才发现他身上发紫,脸上没有血色,青黑得怕人。

  坚野抱起口吐泡沫,失去知觉的堀士郎,喊:

  “快叫救护车,他死啦!”

  堀士郎渐渐恢复了元气,他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这里象是医院,是候诊室吧!我怎么到这里来了。他翻身起来,穿着衣服,趁护士没注意,悄悄走出房间,溜了出去。

  不知这是什么地方,他向过路行人打听了中野新桥在何处,怎么走,此后,小跑步地向中野断桥奔去。他记得那里店名叫“松乃屋”。刚才去松乃屋是八点过,现在是十点,两个多小时过去了。也许那位艺妓早已回去了,或者胴泽他正同时抱着两个在睡呢。是那样的话,我可不能白来。

  那个艺妓是我的,在那家伙……。他一路小跑着,没多久就到了中野新桥,找到了那家店子,走了进去。

  他来到黑板壁前,脚又开始发抖了。

  那位艺妓还没走,正在与老板娘有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当听说那位突然跌倒的人又回来了时,那艺妓翘起嘴皮很不高兴。她担心他还会再次口吐泡沫。老板娘劝导了半天,她才扭扭捏捏地到那屋子里去。

  堀士郞端坐在被窝旁。

  艺妓沉默不语地脱着衣服。堀脸上又出现青紫色,艺妓担心他一看到光身子又要吐泡沫。

  脱完后,艺妓仰面躺下。

  “你不脱衣吗?”

  “嗯,要脱、衣服。”

  堀的牙齿打战,他咬紧牙关,脱掉衣服。眼前的这位女人那雪白肌肤的裸体、Rx房、大腿、茂密的xx毛让他难以自制,他裸身靠拢过去。又感到一阵呼吸困难,仿佛屋子里氧气不足了。

  堀士郎张开双臂紧紧地抱住了艺妓的身体,并用尽浑身力气地用力搂着,双腿夹住艺妓的大腿。对方战栗着,那是冰冷而富有弹性的大腿。

  堀士郞呻吟一声,当他的下身接触到她大腿那一瞬间时,立刻就射xx精了。

  “快来人呀!”

  艺妓叫喊着想爬起身来,可被他死死搂住。而堀的手足手僵硬了。

  堀士郞用他老虎钳似的手用力勒着艺妓,嘴里再次吐出泡沫来。

  2

  “孤北丸号”从竹芝栈桥驶出海去。

  八月的炎热使大海也变得无精打采的,波浪无力地拍击着,发出低微的声响。

  尽管如此,只要船一驶出,凉风就会吹拂到船桥。除了堀士郎外,全体船员都来到船桥上。

  “那家伙,真是……”

  提起堀士郞,坚野就想笑。坚野想那天晚上,大家听到艺妓的叫喊声,跑进那房间时所看到的光景,堀士郞已失去知觉,口吐泡沫。那泡沫沾满了那艺妓一身,而他仍像铁箍一样紧紧地抱着那女人。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拉开。

  “那家伙,简直,真不象话,实在是太丢人了。”

  坚野这样念叨着,连那女人也说从没见过象堀那样的人,口吐那么多泡沫,刚挨着大腿就不行了。

  “斯波君,金平安地走了吧?”

  泡田问。

  “平安走了。”斯波点头回答。

  金预定的是泛美航空公司的六○一次航班,在上午十点半起飞。走出饭店是早晨六点。斯波为她要了辆出租车,两人是在饭店门口告别的

  “可是两人在饭店里真的什么也没干吗?”

  坚野看着斯波,猜疑地说。

  “坚野,这是你不对了。”

  包木看到斯波的表情,笑着说。

  “因为金走了,就够他难过的了。”

  胴泽冒出一句,他的身体非常棒,昨晚一夜抱着艺技睡,今天仍能精神饱满地站在甲板上。

  “怎么样?来一杯吗?”

  包木接过斯波端来的咖啡。

  “啊,谢谢……”

  中股接过咖啡,坐在沙发上。

  昨晚要是土耳其浴室小姐的话就热闹了。可是,是艺妓,她们不象土耳其浴室小姐那么随便,那么服务周到。但他也并非感到不满足。搂抱着雪白的身子,一直睡到天亮,谁都要干个两三次,玩够耍足了。尽管这样,但中股还是不够如意,心里有点若有所失的感觉。

  其实,今天在船上,谁都有一种空虚的感觉,是因金不在了。

  “准备做饭吧!”

  泡田站起来说,于是中股和坚野都离开了船桥。

  胴泽紧握船舵。

  收音机传来气象预报说,从远州到野滩将有大风浪。

  少年广行进来,抱着小狗波奇和猫咪。

  “斯波。”

  胴泽转过身来。

  “啥事?”

  “到了博多我们在一起好吗?我知道一个好玩的地方,有很漂亮的女人哟,你不会拒绝女人吧?”

  “嗯。”

  “船长你怎么样?”

  “是吗?”

  包木正和他表妹广子打得火热,还是离开气仙沼的头天晚上和广子在一起过。气仙沼是孤北丸号的母港,但很少回去。航海一次接一次地,一年只能回去一两次,包木每次回去时都事先给广子打电话。广子得到丈夫的凉解,回来清洗打扫,做好饭菜等待着包木。

  包木和广子总是合抱着过夜,两人都废寝贪欲地享受着。广子是已婚女人。当然比艺妓、土耳其浴室小姐更真诚疼爱自己的心上人包木。

  她每次都向包木诉说想和丈夫分离。

  到了天亮,广子又回到丈夫家里去。包木每次目进她的背影远去,心里都觉得很凄凉。

  广子常说:“从今晚起我又是那人的了,尽管止他抱搂着,但我却想着表哥你,我想离开丈夫和你在一起……”

  包木也很为难,不知如何是好。虽然两人只能在一起呆一个晚上,但和广子在一起时,她总是支配着包木。只有上厕所才能自己行动,而其它一切都由广子包揽,就连洗澡都由广子给他洗,她把包木当成小孩一样对待,小孩一样疼爱着。

  广子内心饥渴,小时候就把包木当着是她的哥哥。当她知道他们并非亲生兄妹时,母亲已经去世了,父亲和兄妹二人相依为命。广子也曾想嫁给包木,但包木总是出海,不回家。

  从包木这边来说,他也很想把广子要回来。但若那样的话,就得放弃大海,而他是属于大海的。

  孤北丸号出了东京港。

  来到远州滩,正好是第二天早晨。正如天气预报的那样,海面上掀起了大风浪。

  蒲福风七级,即风速每秒13.9——17.1米。东南风刮得大海波涛汹涌。

  包木站在船桥上,他在考虑是否应去躲避风浪。

  “吱…吱…吱…”,无线电发出五百兆赫的通讯信号,长音十声,这是紧急通信,是仅次于SOS的紧急优先通信信号。

  “这里是第三管区海上保安部,通告在东经一百三十八度二十分附近航行的船舶:据御前崎海上保安部署的紧急通知,有一渔民要自杀,已和渔船从御前崎北边七公里处的波津渔港驶出,希望航行中的船舶用雷达监视,渔船为五吨的繁荣丸号。”

  无线电里用很紧迫的声音通知道。

  “是自杀吗?这事真少见。”

  胴泽打开雷达监视。

  包木从沙发上站起身。

  胴泽喜三郎注视着雷达屏幕。中股权介紧握船舵,操纵着船。包木用双筒望远镜向海面望去。

  天还没亮,正是黎明与黑暗之间,天边微微发亮,呈乳白色。波浪连击大气层,欲随之动摇。

  “船长,那里像有遇难渔船。”

  “位置?”

  “右舷十四度,约一海里。”

  “向右舷十四度驶去。”

  包木命令中股,他握住无线电麦克风。

  “第三管区保安部,我是‘孤北丸’,船藉号一○四二二四,现在的位置量北纬三十四度四十分,东经一百三十八度三十分,正向西行。从雷达上捕捉到一只象是遇难的船只。在本船的右舷十四度,距离约一海里。”

  “明白,请向现场海域驶去。”

  “已调转船头向那里驶去。”

  包木放下无线电麦克风,又用船内的话筒命令道:

  “有渔船遇难,马上做好救援准备!”

  “全速前进!”

  孤北丸发出沉重的叫声,加快速度,前进着。

  波涛汹涌,发怒般地向船体袭来,海水掀起泡沫,覆盖着船体。

  “船长!”

  中股叫着,手指前方。

  一束火光熊熊燃烧,划破了黎明前的帷幕。

  “是自杀吗?”

  包木握着望远镜自言自语道。

  火焰燃得很高,象是烧着汽油或煤油。

  “这样的话,怕救不了啦!”

  看样子这人是决心要自杀的,所以到较远的海上停住船,浇上油放火烧。看来那渔民想成为浑身是火的达摩大师吧。

  大风吹散火焰和黑烟。

  “泡田仲一、堀士郞、坚野义男、斯波源二郎他们都跑到甲板上。

  “各自穿好救生衣,准备放下救生艇。”

  包木指示说。

  孤北丸号以全速向火焰驶去。

  到达渔船时,火焰已吞没了渔船。除了火焰外什么也没有了,滚滚的黑烟被强风吹散。

  “毫无办法,改变方向返回!”

  包木只好命令船只返回。

  孤北丸放弃了烧毁的渔船,将航向朝西南绕道而去。

  船长室里的包木总觉得有点蹊跷。渔民为了自杀跑到这么偏远的海上,连同船一起烧掉。象这样的事从没有听过。这种死法太奇怪了。死者的背景是什么呢?

  “紧急停机!”

  包木突然喊。

  中股重述传达着。按动了紧急停止装置。

  包木突然看见有人在附近海上漂浮。这时天已明亮。在波涛翻滚的急流中。一个人正在游着,巨浪又一下将他吞没。孤北丸紧急停住了。

  “全休船员到两舷搜索漂流者,中股驾驶好船!”

  包木跑出船仓,船员们除中股外都来到西舷。

  “看见了,在左舷。”

  堀喊叫道。

  “放救生艇,胴泽、坚野快过来!”

  包木抓住栏杆,船上救生艇。胴泽和坚野也乘上小艇。

  泡田和堀士郎操纵起重机,将救生艇放入水花飞溅的海中。包木握桨划动小艇。波涛朝小艇打来,将小艇推了回来,无论怎样用力划桨,小艇也前进不了。

  “胴泽,你来划。”

  包木把桨交给胴泽,脱掉衬衫、裤子,腰上系根保险绳,将一端交给坚野,一跃跳入海中。他拔手游泳(日本古代游泳法),向那人游去。

  必须尽可能地救出遇难者,这是海上航行的规矩。大海一会儿把他抛上波涛尖上,一会儿又把他跌落到波涛低谷,他仍顽强地游着,包木的游术不错,自信不会死在海上的。

  波浪可怕地翻卷着,海水并没移动,只是形成波涛的动力在运动着,若沉下身体,就没有波涛的阻力了。包木于是半潜半游着。

  前面波浪中,出现了一个白点。是个男的,衣服、裤子都被波浪扯掉了。身体赤裸着。他正拼命挣扎在波祷之中。

  包木潜水向那人背后游去,因为从他正面靠近很危险。那人已被海水呛得奄奄一息。包木将保险绳拴在他腰上,他手腿乱摆乱动着。

  包木浮出水面,向小艇的坚野发出信号叫他拉动保险绳。

返回目录
喋血香岛
喋血香岛
作者: 西村寿行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