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危机四伏(5)
发布时间:2016-05-27

  5

  傍晚,“孤北丸”号驶进新泻港。

  船还没进港,包木就看见两个熟悉的身影在岸边晃动。是泡田忡一和堀士郎。正如包木所预料的那样,他俩早已等在北边的码头上。

  他们二人时表情很不自然。船一靠岸,二人便立即登上船,奔回各自的岗位。

  泡田走进厨房,堀士郎爬上轮机室。

  跑进厨房,泡田一下睁大了眼睛:厨房里满目狼藉。

  泡田气得哭丧着脸。

  “这是谁在做恶作剧?”

  平日,泡田总是把厨房收拾得井井有条。地板擦得光亮照人,碗架上的餐具排列得整整齐齐。

  “谁到这里来过?”

  泡田对凑巧从身边走过的中股权介向道。

  “坚野。”

  中股权介的话音未落,泡田已经跑出了很远。

  坚野和斯波源二郞还在监督吊装作业。

  泡田大步向坚野冲去。他心里只想把坚野打翻在地。平日坚野总是瞧不起他,所以泡田一直在寻找报复他的机会。

  泡田冲到坚野跟前。

  他拉开架势,想一拳将坚野打倒。无奈此时吊车吊着的货物正好横了过来,泡田不得不闪开身。

  “这是吊装的什么东西?”

  泡田眼晴直愣愣地望着吊勾上的货物。

  “问这个干什么?”

  斯波没好气地说。

  “这批货。好象我们已经运过一次了。”

  “已经运过一次?”

  “两年前,从小樽运往青森的,就是这批货嘛。”

  “泡田,少他妈的胡言。你怎么可能把运过的货记得帮么清楚。”

  坚野插嘴道。

  “坚野,老子是来要你狗命的。你把厨房给老子弄得一团糟,你是在存心让我难堪,是不是?那好,今天你别想溜。”

  泡田想,老子今天要好好出口气。

  “是来杀我吗?你这个伙夫!”

  “伙夫?”

  听到伙走二字,泡田气得脸上的青筋都暴起来了。他挥动着攥得嘎嘎直响的双掌,向坚野扑了过去。

  斯波一看,知事情不妙。平日,人们都直呼泡田的名字,或是叫他尊敬的饮事员先生。“伙夫”二字是绝对不提的。如果谁称泡田为伙夫,他会拔出刀子跟你拼命。

  “泡田,你听我说。”

  斯波一把抱住泡田。

  “放开我!我再也受不了了,我要杀了他。”

  泡田挣扎着。

  包木一膳也跑了过来。

  “熄熄火,司务长!”

  包木把泡田往回拉了一截。

  “这是为什么?”

  “那个混帐,他骂我是伙夫!”

  泡田嘴里喘着粗气,试图挣脱包木的手。

  “竖野,赶快赔罪!”

  “什么,赔罪?”

  坚野嘴里不屑地说。

  “混账!你也知道爱面子,滚过去,向泡田陪罪!”

  包木大声喝斥道。

  “司务长,对不起。”

  坚野向泡田幸灾乐祸地一笑。

  “什么时候,老子要好好跟你算算帐!”

  泡田鼓起双眼。

  “司务长,你不能告诉我,你怎么知道这批货是我们以前曾经运过的呢?”

  斯波问。他忽然觉得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你看这个记号。”

  泡田指着箱子上的一点说。

  上面有蛋黄留下的痕迹。两年前在小樽港装货时,正赶上泡田养的鸡开始生蛋。泡田很高兴,一时黑手,把一只鸡蛋掉到箱子上打烂了。所以他还清楚地记得那个箱子。

  “这是批什么货?”

  斯波把视线转向包木。

  “据说是批绒毯。发货人是博多商贸公司,收货人是新泻港北码头的平户商会。提货单上未写地址。发生了什么事,你们问这个干什么?”

  包本漫不经心地眺望着大海问斯波道。

  “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回答你的。”

  斯波高深莫测地说。

  “要不要帮忙?”

  “眼下,我一个人干最好。”

  斯波低声道。

  十五辆大型货车浩浩荡荡地开出新泻港。车上满载着平户商会从博多商贸公司手中购买的高级绒毯。货车是直接开往码头装贷的。

  斯波源二郎乘坐的出租车紧随其后。

  “这次一定要让他锒铛入狱。”

  斯波想。

  他指的是身属政府和×党干事长要职的植野直治。

  “把这个家伙搞下台。”

  这个想法在斯波的心里已埋藏了好久了。

  植野是洋行海运株式会社的会长。

  两年前的秋天,洋行海运从子公司八湖毛纺织株式会社手中购买了价值二十五亿日元的高级毛毯。一个月后,将这批货物以二十四亿的价格卖给了海老名物产株式会社。而海老名物产株式会社又以二十三亿的价格卖给了新泻县的大田屋商事株式会社。大田屋商事再将这批货以二十二亿日元的价格转卖交给札幌的伊能物产株式会社。

  货物就这样,几经辗转。每次倒手,经手商社都亏损一亿日元。

  其实,这一切都是根据洋行海运株式会社的旨意行事的。每次亏损的一亿日元,都是植野提走了。这笔钱,便成了植野的政治活动资金。

  斯波开始一直弄不清这笔买卖的奥妙,过了很久才看出其中的蹊跷来。

  植野花钱如流水,四处行贿,拉拢国家要人,四处争取选票。如今,靠他手上用不完的钱,他为自己赢得了大批支持者,首相的宝座对他来说已是掌中之物。

  不能对这种用肮脏的钱财觊觎首相宝座的行为无动于哀,必须将这种人从政界赶出去。为此,身为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检察官的斯波开始行动了。

  伊能物产在海道札幌有事务所。事务所很简陋,一台电话机、一张写字台而已。调查一开始,伊能物产就宣告破产了。这是一家纯粹为植野筹集资金的公司。

  为了调查伊能物产如何将那批绒毯脱手,斯波离开了札幌。但当天他就中了植野的圈套。于是不得不辞去检察官的职务。

  从那以后,那批货便销声匿迹了。

  但是斯波却从未忘记过自己的天职。他下定决心决不放过政界的蛆虫。

  从泡田刚才的话里得知从小樽港装载的这批货的的确确在神户港曾经装运过。现在虽不如道在到神户港之前,这批货是怎样倒来倒去的,但可以这样推断:这批货两年后又转回到九州的博多商事手里,博多商事又重新委托新泻承运,收贷人是地址不明的平户商会。斯波为又一次抓住了狐狸尾巴而暗自庆幸。

  真象是一只幽灵船,永无休止地四处游来荡去。

  幽灵船船也有触礁沉没的时候。

  “你等着吧!”

  斯波心里暗想。

  只要拦住十五辆运货的卡车,打开高级绒毯进行检查,就可以弄清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一旦弄清了是什么东西问题就解决了。让警察搜查博多商事,便会知道他们是从何处买的货。顺藤摸瓜,尽头肯定就是植野。

  铁环,一条长长的铁环。它环环相扣,每时每刻都象齿轮一样在运转。它拥有一大批象平户商会这样的公司。它们之间的关系千丝万缕,就象一张张蛛网,重重叠叠。现在还不知道货物运转到了哪个环节,只要控制了这批货,铁环就会停止运转,就回不了植野手中。

  线索终于再一次发现了。

  “这次绝不允许出现差错。”斯波满怀自信。从小樽到神户的航海途中,泡田不小心打烂了的鸡蛋简直帮了斯波一个大忙。斯波认为,那个包装箱和东京稻城市的包装箱属于同一个,从神户港卸下的货物一般都要运到东京,在稻市的仓库里放一段时间,然后几经周折,私下转手,货物又在九州出现,最后重新回到新泻港。

  货车沿着海边往北行驶。

  斯波死死地咬住车队。

  少年广行带着波奇散步,来到码头附近的一块空地。包木叮嘱过他不要走远了。

  太阳就要落山了。街灯、路灯都开始亮了起来。

  “波奇,追!”

  广行喊了一声,抬起一块小石头一扬手扔了出去。

  波奇撒开四蹄追赶着滚动的石块。

  突然,波奇停住了,对着前方一个劲地狂吠,声音中杂带着恐惧。叫了一会儿,波奇折回身,跑到广行跟前。

  广行停下脚步,注视着波奇刚才狂吠的地方。只见迎面走来一个男人,一个老头模样的男人。他走起路来身体摇摇晃晃地。广行心想,这家伙一定喝醉了。可突然,那男人一歪身载倒在地上。广行提心吊胆地走近他。男人竭力挣扎着,试图重新坫起身来。但是,他的双腿根本不听使唤。

  “老爷爷,你怎么啦?”

  广行同情地问道。

  男人呻吟着,呼吸急促。

  广行蹲下身子把耳朵凑近他。

  男人似乎对广行说了些什么:

  “孤……北……丸号……的包木……”

  “那是我乘的船!”

  “请——请转告包木一膳……”

  “我给你转告。请问是什么事?”

  广行蹲下身去,这才发现男人的脸上血肉模糊。

  “包木……妈妈……需要他……帮助。包木……”

  说着说着,老人的头突然歪倒在一边,没有声音。

  “老爷爷!”

  广行大声吼道。但老人再也没有动弹。广行吓得转过身一阵疾跑。

  “有个人死啦!”

  包木闻声立刻跳下船来,朝广行指的方向跑去。看见地上躺着一位老人,浑身上下鲜血淋漓,己经有点僵硬了。包木一膳一摸他的脉博,已经完全停止了跳动。

  包木吩咐立即叫救护车,无论怎样也得再试一试。

  “老爷爷有话让我转告。”

  “什么话?转告给谁?”

  “他说是孤北丸号的包木一膳,但说包木的妈妈需要帮助。”

  “你有没有听错?”

  包木感到很惊讶。

  “不会的,他就是这么说的。”

  “说了妈妈二字?”

  “是的。”

  “真的说过?”

  包木盯着地上的尸体。老人的脸上血迹斑斑,身上穿着的T恤衫已被撕破,身体有明显的被殴打的痕迹。

  这人他从未见过。

  包木灵机一动,决定搜查一下老人的衣服口袋。从口袋里他找到了几张相同的名片:

  岩本兴信所所长,岩本高广。

  名片上还写着他青森市的住家地址。

  “青森。”

  包木自言自语着,把名片装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

  岩本临死前让广行转告孤北丸号的船长包木一膳。即使世上还有一艘孤北丸号船,可却绝对不可能还有一个叫包木一膳的船长。岩本一定是来找自己的。包本想到。

  “妈妈需要帮助。”

  这句话占据了包木的头脑。

  这句话的份量不轻。从死者说话的语气看,不一定是指岩本自己的妈妈,解释成包木的妈妈等着他的帮助,倒还可以让人接受。但是这却显得非常唐突。

  三十四年前,包木被母亲遗弃。记忆中的母亲是非常模糊的。只依稀记得她曾穿过的那件和服的颜色和站在落日的余辉下母亲那模糊的身影。

  “母亲还活着。”

  这个念头让包木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以前也曾不止一次地这样想过,但是一旦这事儿真的出现,他一下子就完全没有了思想准备。

  每当孤北丸号靠近一个港口,包木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那件和服。假定母亲三十岁时遗弃了包木,那现在应该是六十四岁了。也许她正在什么地方享受着幸福的晚年,儿孙满堂。也许她已经落难,干着情节工一类的活计以维持生活。

  但长久以来一直有一个念头在咬啮着包木的心,他不相信那么艰难的日子里被迫抛弃了自己的母亲真的还活在人世。即使母亲还活着,他们之间还是隔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既不可能见到她,更不可能与她重建良好的母这关系。

  可他却无法把那件和服从记忆中抹去。

  母亲突然出现了。

  然而,使者又被杀害了。

  黑暗被撕开了一条缝,可透过这条缝,包木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救护车呼啸而来。

  包木在暝思苦想着。

  时间已近午夜。

  船桥里只有包木一个人。金和广行看完电视,已经各自回房间睡觉去了。

  把岩本抬上教护车后,包本便回到船上,按照名片上的电话号码挂电话。可反复挂了好几次,对方都没有人接,只有电话蜂鸣器的声音。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那家人都已经死绝了不成?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包木注视着黑暗中的那条裂缝,心中渐渐地升起一种对母亲的憎恨。母亲竟把年仅四岁的包木一膳狠心地仍在小樽港的一个角落里。从那以后,已经过了三十四年。如果母亲还活着,如果岩本死前的确说的是自己的母亲,那她为什么又需要我的帮助呢?

  抛弃自已的亲生骨肉,这是人世间最无情、最不可原谅的举动。包木想着。

  “现在,我是不是应该感到高兴?”

  包木对着裂缝问道。

  包木一膳是不是应该为知道母亲还活着,并来乞求得到他的帮助而感到高兴呢?

  包木站起身来。

  港口位于信浓川的河口。河对岸,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灯光,遍近看去,象是一座幻影中的都市。

  包木脑子里充浦了一个疑问。

  母亲怎么会知道自己还活着?况且,包木一膳这个名字是养父小县广太给自己取的。被亲母遗弃后,小县收养了他。小县喜欢看武侠小说,“包木”便是一个武侠的名字,“一膳”是武侠的一个随从的名字。

  包木的名字既可以念成“金木一膳”,也可以念成“金市一膳”。“金”、“前”、“渐”、“禅”和“包”的发音在日语中是完全相同的。

  母亲怎么会知道孤北九号的船长包木一膳是自己的儿这呢?难道母亲对自己的一切在暗中早就有所了解了吗?那位老人会不会弄错?广行会不会听错呢?

  “让你受苦了,检察官先生。”

  一个男人小声地说道。

  斯波源二郎被捆绑着,不能动弹。

  这里是什么地方,斯波一点也不知道。他环顾四周,四周堆满了货物,这里看上去象是一座仓岸。

  忽然后脑勺一阵揪心的疼痛,他记起他是怎样弄到这儿来的了。

  他跟踪的车队开进了河边的一座小仓库里。等货车都开走后,斯波向仓库摸去。正准备翻墙进去,后脑勺就挨了一闷捧。随即他嗅到一股乙醚的气味。

  黑暗中斯波被谁踹了一脚。他睁开了眼睛,见面前站着四个彪形大汉。他们都认识斯波,知道他以前是特搜部的检察官。

  斯波很清楚,他们是绝不会让他活着回去的。他们暗地里将价值二十五亿口元的货物倒来倒去。洋行海运倒给海老名物产,然后往下又倒给大田商事、伊能物产。正是这时,斯波出现住他们面前。后来,他们陷害斯波,使他被迫辞职。从那以后,他们便格外小心。货物又平平安安地倒了两年。正在他们得意忘形的时候,斯波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们眼前。

  如果留着斯波,他们组织的劣迹就会暴露。组织垮了倒也无关紧要,可如果特搜部顺着链条一环一环地侦查下去,最终将会危受到植野重治。

  把价值二十五亿日元的物品一次又一次地减价转卖,其目的是为了逃避国税厅的追查,并可赚取数亿甚至数十亿日元的钱。干这种勾当,洋行海运株式会社已不是一两次了,据说,为了争夺首相这一宝座,到目前为止,植野已聚敛了近二十亿日元。这笔巨额用于他行贿,是绰绰有余了。

  此事一旦暴露,植野的政治生命也就将结束了。

  所以,他们绝不可能放过斯波。

  此时,斯波很后悔,当初就不该一个人来跟踪。可是,到了这种境地,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上次调查伪造纸币案时,斯波事先就料到对手会疯狂地反击。而这次跟踪却不同,他相信不会有这种危险。植野的喽啰们谁也不可能料到会被人盯上,而这人正是他们从前陷害过的斯波。当时,考虑到这些,斯波心里非常轻松。他对自己这一次的行力很有把握。

  但是,眼下植野的组织却是剑拔弩张。不知道途中哪个环节发生了差错,货物阴错阳差地被装上了孤北丸号。知道这个消息时,植野面如土色。在上次的纸币伪造案中,新闻报道中就曾提到过孤北丸号。当然,新闻里是把斯波源二郞的名字隐去了。

  植野的组织是绝不会忘掉斯波的,更不会轻饶过他。

  黑暗中,斯波的心里又愧又急。上次在札幌,与此次的情形差不多。一得到告密,斯波就象猎犬发现了猎物似的,盲目地冲了出去。

  当得知这批货是一些高级绒毯时,斯波顿时热血沸腾。

  但是,还没有等到与植野重治正式交上手,他斯波源二郎便被人扔出了场外。他心里满怀着对植野的卑劣行为的义愤,同时对植野设下圈套引自己上钩感到非常恼怒。

  这次又犯了同样的错误,一想到此次意外发现绒毯,兴许会彻底将植野击倒,他便一下又兴奋得失去了理智。

  这不仅使他的追踪再次陷入了盲目,也使他本人的生命面临危险。

  “快说,宽竟知道些什么?”

  几个家伙对斯波吼叫道。

  “我什么也不会说。”斯波回答。

  “你是不是知道这批货是些什么?为什么要潜入仓库?”

  斯波默然不语。

  “杀了这小这算了。”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说。

  “请动手吧。”

  斯波轻声地说道。

  “你他妈的胆量还真不小呢!”

  那个男人笑了。笑容里满含着杀机。

  两个男人架起斯波的胳膊,把他从地上拖了起来。

  盘问他的那个男人挥舞着拳头,猛击斯波的下腹。一拳就把斯波打晕过去。两个男人架着他,他才没有倒下去。男人又打了几下,斯波疼得苏醒过来。

  那男人象是在练习打沙袋似的挥动着拳头,竟累得满头大汗。

  就在那男人不停地打击中,斯波晕了又醒,醒了又晕。最后,男人猛击他的睾丸,使他终于完全失去了意识。

  等他重新睁开眼睛时,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瓶威士忌酒站庄他的跟前。

  “给这个家伙喝两口,让他死得个安泰。”

  男人把威士忌酒瓶递给斯波。

  “你尽管喝,到阴间也得个饱死鬼。”

  那男人嘲笑道。

  “你们准备如何处置我?”

  斯波声音微弱。

  “等你喝完这瓶洒,我们让你和汽车一起沉到海里去。”

  “是吗?”

  “快喝。不然,我可要拧着鼻子灌了。”

  “喝!”

  此时,唯一能做的便是服从。斯波把瓶口递到嘴边。

  “能给口水吗?”

  “还他妈讲究!喂。”

  男人对同伙嚷道。

  斯波被死死架着,丝毫不能动弹,想说又发不出声。

  男人让他仰起下巴,拧住他的鼻子,把威士忌的瓶口使劲往他的嘴里塞。酒顺着下巴滚下来,湿透了胸前的衣服。斯波被酒呛得呼吸困难。

  斯波痛苦地挣扎,咳嗽着喝完了一整瓶威士忌。

  “怎么样,没有醉吧?”

  男人狞笑着问道。

  斯波不能回答。喉咙和胃里火烧火燎。架他的两个人松开手把他放到地上。他难受地在地上打滚。他想,与其让这帮家伙沉入海底,还不如酒精中毒立即死了的好。

  他将脸贴着冰凉的地面,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男人点燃一支烟。

  “听说好奇心强的人,一般都死得早。”

  斯波沉默不语。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已经开始醉了。胃象是日本吸纸似的大量地吸收着酒精,酒精涌入了血管。他感到浑身骨头都松了下来似的非常舒服。渐渐的,斯波醉意朦胧了。

  “好了,把他搬到车上去。”

  他觉得那男人的声音听起来越来越运了

  斯波被抬到驾驶台上。

  他迷迷糊糊地看见车外还有亮着的街灯。也许这仅仅是一种幻觉。灯光摇曳不定,不停地打着旋。就象脑子里闪烁的火堆,每一个脑细胞都在燃烧,都在摇荡。

  脑袋好象就要爆炸了似的。

  “快点干!”

  男人低声吼道。

  几个男人推动了放着斯波的轿车。轿车顺着悬岩边移动。

  斯波知道车子在动,可他的身体瘫软,无力动弹。借着脑海里的一束光,他仿佛看见了一条湍急的大河。大河被拦腰截断,在黑暗的空中旋流。斯波感到自己的身体就象河面上漂浮着的一片树叶。

  喇叭响了。

  喇叭声不断地响着,直到大海吞没了斯波躺着的轿车,它仍然没有停止。

  轿车刚一沉到海里,海边悬崖上立即亮起了一道光束。

  那是摩托车的灯光。

  一阵汽车启动的轰鸣声,那群家伙若无其事地开着车跑了。

  那辆摩托车一直都停在悬崖上。

  一个男人脱掉皮鞋和衣服,跳进了海里。他拿着一支电筒,电筒的光束在黑暗的海水里晃来晃去。终于,他发现了轿车。他潜进海里,拉开轿车的门,抓住在海水里晃荡的斯波的手使劲往外拉。

  斯波源二郞终于翻了。

  包木一膳站在他的身边。

  “你的命真大。”

  斯波茫然地巡视了一下四周,眼光停在包木微笑着的脸上。他明白了,自己是在医院里躺着。

  “这是怎么回事?”

  他的问话好象是刚才发生的一切跟自己毫无关系。

  “喝了那么多威士忌,你这么快就忘啦?”

  “呵……”

  “后来,你被塞进了一辆偷来的车里,又被推到了海里。”

  “那我怎么会在这里?”

  “一个中年男人给船上打来电话,说是从海里救起了斯波,是急性酒精中毒,生命垂危,让我们赶快来医院。”

  包木赶到医院时,并没有见到那位中年男人。斯波是上午十点过被一辆救护车送进医院的。一到医院,医生马上给斯波输葡萄糖,大概已有四个小时的时间了。

  “是吗?”

  斯波闭上了眼睛。

  “你知道救你的男人是谁吗?”

  “不知道。”

  无法猜测。

  “简直是一个谜。那个中年男人竟来无踪去无影。”

  包木给斯波讲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岩本高广死了,是因被殴打后内脏破裂而死。这个结论是警察告诉包木的。

  “你遭袭击,岩本被害,我的母亲等待救援。这里边有没有什么联系?”

  包木迷惑地说。

  “不知道。”

  斯波语气无力。

返回目录
喋血香岛
喋血香岛
作者: 西村寿行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