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同仇敌忾(1)
发布时间:2016-05-27

  第五章同仇敌忾

  1

  孤北丸被夜幕笼罩着。

  虽说是在青森港内,却离岸很远。停泊灯勉强地表达出孤北丸的所在。

  刚进入九月。

  海风吹过来,街道上的气温骤然下降,夜深人静,街上来往的行人和乘凉的人们都回家安睡了,热闷的街面上空弥漫的人声与光彩已经全然消失了,街道已经睡去。

  黑暗中两条驳船没有一点声响,悄悄地向孤北丸靠近。

  两条驳船上,各载有七、八名男子,穿着漆黑的服装,表情严肃。默默地一点声音也没有。

  驳船驶到孤北丸的两弦。孤北丸上没有上下船的玄梯,两条驳船向孤北丸抛出了两根象锚似的带钩缆绳。

  缆绳钩的着落点,正是狗和猫挨身睡着的地方。钩掉在狗的鼻尖上,把睡着的波奇弄醒了,它一躬身子,跳了起来,张开嘴仿佛怕被勒死般地叫了起来。

  汪,汪汪汪。

  在邻近桅杆下方睡着的鸡——樱子和花子,也受惊了,扬起头扇动着翅膀咯,咯咯咯地叫了起来。

  波奇的声音惊醒了船上的人。

  包木一膳最先从船仓走了出来,手里握着一根短木棒。左舷上,一个男人的脑袋冒了上来,包木对着他的头部狠很地就是一棍。那男子吃惊地瞪了一眼包木,双眼一翻,手一松,掉在了驳船上站着的二人身上。这二人手里正拿着缆绳,不提防这猛然的一撞,三人一起倒在了驳船上。驳船受到了巨大的震动,随着三人的倒下,翻入海中。

  在右舷方向,两个男人已经爬上船来,当第二个人在登上船舷时,胴泽喜三郞正好赶到。胴泽也带了一根短棒,这是一根特地为自卫而买的棍棒。胴泽对着在舷侧刚要登上船的男子的耳朵一带猛打起来。这男子惨叫起来,掉在了驳船上。

  坚野义男也随后赶来了,手里也抓着一根和胴泽一样的木棒。

  只身登上孤北丸的男子见机不妙,便向船头逃去,坚野紧追不放。

  “阿,你这个东西,简直是一只自动飞进火堆里的飞蛾。你给我站住!”

  坚野手里有武器,情形十分有利,便一边喊叫一边猛追。男子拚命地逃着,跑到船头,无路再逃,只好从抛锚机爬上桅杆。坚野举起的棍棒,存空中劈了一个空。

  “快给我下来,再不下来我把你扔到海里喂鱼。”

  竖野抬着头大声威胁着。

  “好啦!好啦!”

  包木制止道。

  从驳船上翻入水中的男子们,游泳逃走了。包木目送着他们远去。海水在月光下象萤火虫一样在他们周围一闪一闪地发亮。

  这伙人可能是来抢金的。

  包木回头望了一眼,见斯波源二郎立在旁边,手中也拿着棍棒。

  “也许是最后的挣扎吧。”

  斯波嘟嚷着。

  斯波将打爵士鼓矢代幻太之事告诉了青森地检的鸣道警察。县警现在还没有掌握到潜入青森的兴奋剂线索。听到斯波结束的情况,鸣道不禁感到有些意外的高兴。只要掌握了手里这条线索,就可以一网打尽。

  青森县警将矢代幻太严密地监视了起来。

  与矢代作交易的暴力团,对矢代被监视毫无查觉。不过,只要金还在孤北丸上,一旦金发生了什么事,矢代的名字很有可能被提起,从而引起警察对矢代的怀疑。这伙人最害怕的就是这一点。于是,便想前来抢走金堵住她的嘴。

  包木向船桥走去。

  这时,时针正好指着凌晨零点十分。

  包木拿出了威士忌。

  全体船员们集聚在船桥。

  “从今天晚上起,要加强警戒,每天晚上要有人轮流值班。大寥喝一杯,就睡觉了,今天晚上先由我来。”

  包木指示道。

  包木彻夜没有丝毫睡意,睁大眼睛在暗夜中警惕地巡视着,脑海里始终回响着斯波白天的推理。

  第二天早上十点钟,包木才躺了下来。

  斯被的推理令人震惊,包木怎么也不能想象仅从被害岩本高广的朋友那里得知,自兴信所开设三十余年以来,岩本就一直在为其工作的那位顾客怎么会是自己的母亲。

  包木想:母亲在三十多年中,一直在观察自己的动向,这恐怕根本不可能。显然斯波的推理听上去很有道理,让人觉得没什么漏洞。但每当一人时,静静地一想,又感到推理就如建在沙子上的塔一样,不大可靠,不能轻易相信。

  “既然母亲那样眷恋自己的儿子,就绝对不会将自己的儿子抛弃。”包木心里始终不能消除这样的想法。

  然而,现实是母亲的确在向包木一膳寻求援助。她清楚地知道孤北丸上的包木一膳就是自己的儿子。

  斯波推理的准确性,从这些事情上清楚地表现出来。

  “为什么母亲知道作为使者的岩本已被害,却仍旧保持沉默呢。难道……”

  包木不敢往下想。

  夜幕深了。

  在黑色的夜幕下,包木静静地伫立着,各式各样的念头犹如无法描捉的画片般在他脑子里翻腾着。他不断地设想着母亲的生活。母亲抛弃包木是三十四年前的事了。当然,在这三十四年中,包木对母亲的生活一无所知。他知道自已无论设想得怎样,总是与现实的母亲的生活相差很远。

  一小时左右后,全体船员商开了船桥。

  包木独自一人留下。

  青森港十分宁静,海水碰击着岸堤发出轻轻的喧声。

  长明灯照耀着船仓升降口的盖子,猫和狗又挤在上面睡下。包木从船桥的窗口看着眼前的一切。

  堀士郎拾了条仔猫。泡田仲一买了对雏鸡。少年广行抱着狗乘上了孤北丸。包木对这些小动物的存在没有表示任何不满。狗,猫满船拉屎拉尿,弄得全船到处都是脏东西,而包木对这些一声不吭地容忍了。泡田对鸡,堀对帮猫,广行对狗都倾注着自己深深的爱意。如果没有这些寄托,独航船的船员们,很难在孤北丸上长期工作。寂寞的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包木心里特别为泡田担心,泡田犯的是行凶罪。他不可能在孤北丸上躲到老死;迟早有一无,他会离开孤北丸号。因而,在孤北丸上的这段日子,包木总想象给他一丝安慰。

  包木看着鸡樱子和花子,想起斯波追查的海运公司,植野重治,樱子无意中帮了斯波一个大忙。

  包木又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多亏了猫和狗,才击退了袭击者。狗长长的啼叫声,在浓雾中回漩,让孤北丸摆脱了危险。

  孤北丸是条很小的独航船。船员们也都是一群四处流浪偶然聚在一起的男子们。孤北丸不断在远航着。在航海中,他们失去了人生的许多欢乐,因而大家相互关照,用各自的友情填补着心灵的空旷与寂寞。同时,都对小动物寄予了浓厚的感情。

  然而,这一切无论怎样也取代不了来自母亲的关怀和抚爱。

  三十四年间,母亲的八生。

  抛弃儿子,在三十四年后,又不得不寻求儿子的援助。

  对母亲来说,这是痛苦的,母亲这些年不来找我难道仅仅是由于抛弃了儿子的内疚吗?除此之外,还有没有件么其它不可言喻的东西呢?

  包木这样想到。

  远远地,一条渔船,离巷了。

  目送着渔船远去,包木倒在了沙发上,伸手拿起威士忌,倒入杯中,刚把杯子送往嘴边,手就停了下来。

  船上时电话响了起来。

  包木看了一眼钟,已是午夜两点半过了。包木站起来,拿起电话筒。

  “也许是袭击失败者的暴力团打来的吧。”

  他这样想着,开口道:

  “这儿是弧北丸。”

  没有回话,对方一直沉默着,许久,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好啦!”

  包木有些生气。

  “哥哥——”

  包木正要挂断电话,听筒里传来一个压抑着的女人声音,隐隐还有哭泣声。

  “你电话打错了。这儿是独航船,孤北丸。我叫包木一膳。”

  包木声音冷酷无情。

  “哥——”

  低小的声音,完全变成了哭声。

  “你是谁?”

  “你妹妹啊!妹妹梓,……母亲……”

  “……”

  “母亲说,希望你立即来一趟。有非同小可的事……”

  “等等。”包木没有注意到“梓”这个女人的词汇。“我是包木一膳,你知道吗?”

  忽然,包木感到浑身发冷,好似一股寒潮袭来。

  “是的,快来……”

  “什么地方?”

  “格饭店。问问出租车司机就知道。”

  包木仿佛一下子全明白了过来。

  “好吧。”

  包木切断了电话。然而赶紧用船内电话呼叫斯波和胴泽。

  包木把电话的事告诉了斯波,请求斯波替他分析一下格饭店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刚才电话里说,要知道格饭店只要问问出租车司机就行,这意味着将在青森是一家很有名气的饭馆。梓的声音颤抖,必定是不可忽视的事情。

  “也许是暴力团设的圈套吧?”

  斯波有些不安。

  “把格饭店作为杀场?”

  “是这样的。”

  “去看看,就明白了。”

  包木相信,梓这个女人声音中,充满了恐惧,绝不可能是在演戏。

  “等等。”斯波拉住了包木。“如果格是一家高级饭馆,那么,肯定有治安人员,警察也会经常出入。然而,刚才打电话的人没有向警察求救,肯定是不好告诉警察的事,还是小心为好。”

  斯波认为,按一般的情形,包木的母亲应该是格的经营者。不用说,岩本夫妇被害,孤北丸驶入青森港,她全都知道。但仍旧保持沉默直到现在。这其中定有许多难解的谜,今晚这个电话来得这么的突然,包木一定得多提防才是。

  “我和你一起去。”

  胴泽请求道。

  “船长,我也去。”

  中股也说道。

  听到消息的全体船员,一起到了船桥上。

  “不行,机关长留下,天亮前将孤北丸驶出港口。”

  包木命令道。

  “我不值班。我,一定要去!”

  坚野坚决请求。泡田和堀也随声应和,要随包木一头去。

  “好吧。机关长和堀留下,保护孤北丸。坚野和泡田跟我走。”

  包木望了一眼斯波。

  斯波点头赞同。

返回目录
喋血香岛
喋血香岛
作者: 西村寿行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