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同仇敌忾(2)
发布时间:2016-05-27

  2

  黑本梓遭到了毒打。她在给孤北丸的包木一膳打电话。快结束之时,脚步声就到了。

  来人是星野郁男。

  抓住她的头发狠狠地问。

  “你向谁打电话?”

  梓随口答到:“给朋友。”

  “哪儿的朋友?”

  梓说不出来。

  星野照梓的面部就是一拳。

  “放聪明些,不要背叛我。”

  星野松驰了一下面孔。

  梓知道,星野是一个缺乏人性的野兽,残忍无比。现在的毒打才刚开始,但无论怎样,星野也不可能封住自己的嘴巴。哥哥会来救我的。包木一膳还在青森港,一小时之内就会赶到。一定要忍耐,坚持到那时。

  “脱掉衣服。”

  星野抽出了皮带。

  梓脱掉裤衩,赤身坐着。

  星野离开了一下,回来时身后带着格饭馆常住着的几名组员。

  “梓,你在给哪里打电话。是打给孤北丸的包木吧。这么说,那家伙马上就会来了。来得太好了,我们要狠狠地教训一下那帮家伙,再去抢回金,将他们全休全部关进仓库里。怎么样?这次绝对不会失败。兄弟,你们被梓弄得坐立不安吧。等会,再让你们一个一个地干。先仔细地瞧瞧梓的身子。喂,站起来。”

  星野得意地摸了摸下下颚。

  梓站了起来,紧闭双眼,让男人们看着。梓这时的恐怖超过了屈辱,她担心包木到来时全被这帮人抓住,那样的话,梓的命运就决定了。是完蛋,或者在监视中,被迫坠入黑暗的卖春生涯。星野向组员展示自己女人的性器官积臀部,就足以证明星野对她完全已不屑一顾了。

  “爬着走,让我们好好瞧瞧!”

  梓两手撑地,爬下身体。

  “怎么样?这臀部多灵活啊。从今天开始,就让你们暂且保管着。你们可以自由自在地愿干什么干什么,明白啦?去吧,为迎接包木作好准备。”

  星野让组员出去。

  “你托了包木,那也没用。你现在就要坠入地狱啦。你背叛了我,我会让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滋味,……”

  皮鞭落在了梓的臀部上,一下,二下……

  梓顽强地咬紧牙。

  梓成为星野的女人,大约是四个月前。不,不是成为,而是被迫沦为。

  梓作为县议会议长儿子的妻子,只持续到半年前。梓的父亲中原八衡正任市议会议长。父亲死后不到半个月,他们俩就被迫分开了。他俩的结合完全是有政治目的的。父亲中原去世前的大约三个月,因有渎职的嫌疑,受到了警察的搜查。市高级职员中,有几人因为有同样的麻烦,被逮捕了,并谣传中原也会被捕。他焦虑过度,突然心脏病复发死去。

  当时,他还在格饭馆饮酒,突然便倒下了。检尸结果为急性心脏器质性病变。

  由于中原的暴死,警察停止了搜查,对中原一家也改变了态度。

  中原死后,梓就和丈夫分开回到了格。梓希望分开过。因为这场婚姻是有政治目的的,两个完全缺乏爱情。

  经营格饭馆的梓的母亲——黑木淙子,是中原的小妾。

  梓又改姓原来的黑木。

  结婚时,梓才二十四岁。改为原来的姓黑木,则是二十五岁的事情。

  人们都说父亲中原是不断往上爬的人,必有一日能够出人头地。再加上,他本人头脑聪明,反应灵敏,靠土地买卖发了财,并用这钱,获得了町议会议员。以后,又出入市议会。

  中原把母亲淙子作为妾,是在作町议会议员的时候。

  当时,淙子在饭馆中作女招待,体弱多病,工作十分艰辛,中原被淙子的容貌迷得不知所措。

  年轻时,淙子皮肤细腻,眼睛大而亮,鼻子棱。而皮肤干燥,一旦保养,就会焕发出天然的美丽。中原通过女老板,表示愿意照顾淙子。

  淙子答应了。当时,她已三十二岁。

  几年之后,中原成了市议会议员,并让淙子经营一家饭馆。顾客竞相讨好中原,于是,随着中原地位的上升,饭馆生意也日益兴隆。接着,中原又不断地加以扩大、翻新,增加设备,格这家饭馆便成了全县规模最大的一家。那时,中原正任市议会议长。

  为了成为市议会议长,中原利用了梓。将梓嫁给头脑不健全的男子名汀家,这样中原就能得到名汀县议会议长的帮助、提携。不用说,中原的财力也会靠梓的夫家提供援助。

  中原安慰梓说,先与那混蛋男子一起,生活一二年,再设法找个借口,让你与他离婚,然后,父亲再为你找一个好男子。让你们俩继承这家格饭馆。

  如果中原还活着,这也许会实现。

  然而,中原突然死去了。

  中原死后,格饭馆经营情况急剧恶化,濒临破产的境地。中原被怀疑有招待工厂的渎职罪,并传闻嫌疑犯中,还有人会被判死刑,顾客闻之,便象退潮一般离开了格。

  就在那时,星野为梓帮了大忙。

  星野受到了中原庞爱。他不论是表面上,还是暗地里,都关心中原的情况,并经常向他问候。

  中原的葬仪,星野也暗暗地尽到了最大的努力。

  母亲淙子已过六十。中原死后,便大伤元气;每天只是在床上,躺下后又起来,起来后又躺下,并打算卖掉饭馆。饭馆名义上已属于淙子,在中原死后不到两个月,就停止了营业。除了卖掉外,别无他法。这饭馆是中原经过一生建立起来的,如果要卖,就是土地,恐怕也不会下几亿日元。除去税金,剩下的也完全够母女俩残食终生了。

  然而,情况并非这样简单。

  进入梅雨季节的一天,星野来了。

  星野看望了卧床休息的淙子,然后,开始喝酒,梓在一旁为他斟酒。星野已四十有余。他一直称呼梓为小姐。即使梓从婆家回来后,也没有改口。他口上总是挂着:小姐,母亲,有什么不便,请尽管告诉我。我要用我的生命为你们服务。

  星野刚喝一会酒,就向梓扑过去,梓惊慌失措,高声叫喊。然而,几十间房间的饭馆里,几乎没有人。

  梓被掀倒了。

  下半身的裤子被脱掉,星野的手伸向了神秘的地方。梓便死心了,随之而来的便是急度的兴奋。分离的丈夫,头脑不太聪明,性欲却很旺盛。梓早已习惯了丈夫粗暴的行为。自从分开,已有几个月,没有男人,也太难熬了。

  星野巧妙地动着手指,又用双手捧着梓的脸。慢慢她,将梓的全部衣服脱了下来。舌一会儿伸入梓的口中,一会又吻着Rx房。星野突然将面部埋入梓的下半部位,梓不由地快活地发出了声音。

  梓被星野占有后,不由地紧紧抱住了星野。

  星野压在梓身上,说道:

  “小姐,小姐,我太喜欢你了,简直胜过了自己的生命。不管叫我作什么都行。怎么样,小姐,作我的女人吧。”

  梓点头同意了,带着哭泣声同意了。

  星野变换各种各样的体位。梓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获得了满足,并感到自己的身子是那样的细小,神经仿佛从体内抽出一般。

  第二天,星野又来了。这天,梓又被带入仓库中。仓库里,乱七八糟的堆放着许多东西。梓和星野两人,赤身裸体,在昏暗的仓库中,疯狂地搂在一起。梓叫喊:星野爬着从后面插入。星野也叫道:我的东西。梓使用嘴舔星野的性器。星野带有工具。梓再次感到了满足。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天。

  一天,星野拿来了婚姻申请表,请求按印章,他再次声称,绝不将小姐让给其他男子,要用生命来饲奉她,即使成为夫妇,我星野说出的话,也决不反悔。

  而梓却犹豫了。并非讨厌星野。原因在于他是暴力团的组长,天性中有一种残暴狠毒的东西。梓说道:“希望能与母亲商量一下。”

  星野跪在地上,淌着泪水道:“如果与你母亲商量,必定会遭到反对,现在,我们已经既成事实。而且,我们相互之间又是这样的了解。”

  星野擦了擦额头,停了一会,再次请求道:

  “如果你与我结婚,我就将暴力团解散,老老实实地劳动。有小姐在我身旁,一定能使我改邪归正,重新做人,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梓经不住再三请求,就同意了。并加入了星野的户籍。

  三天后,基野带来了二十多个组员。梓见此情景。不禁皱起眉头,星野解释道:准备开宴会,他们随身带来了酒,菜肴。

  梓异常气愤,斥责星野不守信用。

  星野当场给了梓一拳。

  “结了婚,难道要搞垮丈夫的面子吗?”

  星野恶狠狠地说,梓失望了。

  她终于知道了星野的本来面目,但现在没有其他办法了。

  星野命令她跪在地上,请罪。

  梓不从,伫立不动。

  星野又是一拳。

  “不跪在地上请罪,就不会原谅你。改变女人的脾气,是作为丈夫的责任。”

  “已经与他结婚了,还是只有依从他。”

  这样想着,梓跪倒在地,央求原谅。

  这样,宴会开始了。

  淙子躺在床上,虽然从不过问什么,但也感到家里一定出了什么事。从前异常谦恭的星野,来到房内。总是将头一昂,一副椠骛不驯的样子。

  淙子完全知道梓和星野的关系。偶然中,淙子发现了他俩在饭馆的一间房内,纠缠在一起的情形。

  那天,淙子拿出有关房屋土地的手续、印章,放到银行借出的保险柜中。然后,将保险柜钥匙埋在医院的土中。

  当看到星野和梓缠在一块的情景时,淙子就预感到了会有今天。淙子看透了星野的灵魂。三十几年以前,淙子作生意时,丈夫中原曾带来各色各样的人物,于是,淙子就看到每个人的兴奋与消沉,名誉,信替一会被人褒,一会被人贬,也看到一些人卑躬屈膝地作些阿溲奉承之事,其真正用意何在。因此。在中原家一落千丈后,小心谨慎出入格饭馆的星野,淙子一看就完全知道他打的是什么算盘。

  当梓和星野对她说想结婚时,淙子并不感到惊讶。

  梓不只在父母眼中是娇美的,就是在外人看来,容貌也很端正,无可挑剔。不幸的是,梓却被利用了,婚姻带有明显的政治性,和一个头脑不健全的男子,给他作泄欲的工具,被迫结婚后没有任何感情可言。梓脱离婆家回来,淙子吃惊不小,同时也认为今后应该让她自由。梓虽然是小妾所生,也不应该嫁给一个痴呆的啊。

  梓选择了星野。但没有能够识透他的内心。被他外表做作的热情、温柔所迷惑。或者,小妾的女儿梓可能对暴力团组长的坚强男人,有一种敬佩感吧。

  ——唉,没办法。

  淙子的心也凉了。

  没有多余的希求。作为小妾,在这三十几年中,仍然活着。丈夫去世还给自己留下了许多财产。她并不想一人独自霸占,自己剩下的余年也不多了。到底能活多久,谁也不知道。她准备清理一下财产,分成三份:一份给梓,一份留给自己,还有一份准备交给包木一膳。梓那份财产要不要与星野共同享受,就随她自己了。

  ——包木一膳。

  淙子不能忘记包木一膳。

  三十四年前,把一善弃于小樽港的岸边。战败的国家继续在崩溃。淙子的丈夫战死,当时,她们住在横滨。淙子的婆家金木家,娘家黑木家都在空袭时被炸死了。她一无所有,生活难以维持,战后的日本,象她这样的女人此比皆是,谁也没法帮她。淙子带着幼小的一善,流浪,出卖身体,才得以生活下来。为了能够讨得一口饭,她干着别人让她干的一切。

  不久,她发现自己重病在身,患的是胸病。

  失去了生存的唯一方法,还不如死了好。淙子的祖先曾是小樽人,而且,在小樽也有坟墓。沫子便到了小樽,看完祖先的坟墓,准备带着一善一同自杀。

  然而,在临死前的一瞬间,她改变了念头。

  “这不行。一善太可怜了。他还太小,应该有生存的权利。”

  于是她只好将他抛弃在樽口,希望能有一个好心人出现。

  一善站在海边。目望着晚霞映入海中。

  而淙子暗藏在阴暗处,咬着牙,关注着一善的动静。

  一个船夫,经过一善身边时停了下来,和一善说了几何话,就带着他乘上了孤北丸号。

  淙子看在眼里,心里难受,长时间都不能从藏身的地方站起来。

  淙子以后便流入青森。发现了招聘女佣的广告,前往应聘了。

  第二年,中原向她求爱,淙子便成了她的小妾。

  三年后,淙子拥有了一家小型的高级饭馆。在金钱上,或多或少能够自由支配了。这时,淙子立即开始着手寻找一善。街上贴出了新办的兴信所的广告。淙子把寻找包木的事托给了岩本高广,他是一位年轻男子,独身,总是无所事事。

  大约半月后,就有了回答。

  金木一善或者叫包木一膳,由孤北丸船长小县广太养育。

  淙子看着调查书,不禁泪流满面,儿子被人领走的一瞬,始终不能忘记。自那以后,再也没有见着包木了。如果小县广太发生了什么事,也许儿子还能够重新返回怀抱。但只要小县广太还健在,儿子就不可能属于自己。

  ——值得庆幸的是,小县果真平安地养育着自己的儿子。

  淙子想起这一切,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淌着。

  淙子与岩本选成协议,每年秘密调查包木一膳的动静二次。

  一膳上小学。

  淙子由岩本领路,到校门见到了一膳。一膳十分气派,相貌堂堂,精神充沛,感觉不出忧愁。

  一膳上中学。

  初中,高中,淙子都曾在校门、校园的一角,注视着自己的儿子。淙子一眼就能认出一膳。每年,岩本都拍二次照片送来。一膳一次比一次更大,更成熟起来。

  —膳进入东京水产大学学习。

  看来,一膳已经不能回到自己怀中了。他已长大,成为具有独立性、生存能力极强的堂堂男子叔。啊,成长太快了。无论有什么事,淙子都不能站在一膳面前了。

  淙子仍继续叫岩本调查着。她知趣地远远地注视着包木不去打扰他。

  一膳加入了独航船。

  淙子至始至终没有将包木一膳这件事告诉中原,对梓也保持着沉默。她把它深深地隐藏在自己一人心中。抛弃儿子的痛苦心情,一直折磨淙子长达三十多年。他只有靠持继对儿子进行密切的关注来弥补这一切。

  梓知道自己还有一位同母异父的哥哥,还是昨天的事情。

  母亲淙子被监禁在病室,不允许打电话,也不允许出格的大门。

  格己成了星野个人所有,并成了暴力团组的办事处。当然,星野也住在了这里。此外,每晚还有七、八个组员在此住宿。

  梓为了照顾星野和组员,忙得不可开交。与女奴没有什么两样。不许偷懒,不许说话。表情稍有愤然之色,就会立即遭到无情地毒打。星野是一个凶残无比的人,他毒打梓,必定会使梓昏过去。即使母亲出面劝阻,也无济于事。星野总是命令她脱去衣服。然后对着她又打又踢。残酷的体罚直会持续到梓爬在地上,请求侥恕为止。

  不久,梓作为星野的奴隶,不再感到痛苦了,她认为这是命中注定的,大约在一个月前,星野提起要将格卖掉。他声称,要用卖格的钱为母亲修一幢晚年安身的房屋。

  星野强行逼迫梓答应他的要求,并帮他胁迫母亲同意。

  母亲一听,气得怒吼道:

  “这座格是用我的血和肉建筑起来的,绝不给你们。”

  星野逼道:

  “你生病了,还不是准备给你作养老之用。”

  母亲正颜厉色道:

  “趁没有人看见时,你们快滚吧!”

  母亲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星野叫道:

  “财产,女儿也有一半。梓为了拯救中原,不惜身子,伺候了那傻瓜达二年之久,这些都是为了格。公平些,梓也应该分一半,这点权利总有吧。”

  星野见母亲不说话,不禁勃然大怒。

  “拿去作抵押该是你了吧,取回一半奖金,我就带梓一走了之。”

  不等母亲说话,他就带人开始搜家。

  母亲被监禁在一间房内。

  星野他们大约搜了一周,契约、印章都一无所获。

  母亲冷冷注视着这场浩劫。

  星野无法,只好再次威逼母亲。他凶很地将母亲抓起来,一掌打了过去,大声吼叫:

  “只要不交出权利书,就将梓卖给香港的魔王手中,你呢,扔进大海。”

  那天以后,母亲就是上厕所,也会受到跟踪。

  梓意识到格会遭到掠夺,悲痛不已。母亲也不能这样下去,星野的要挟,无限的烦恼,母亲已日渐衰竭,迟早都会将契约交出来。没有法子,这都是自已招来的祸害。如果卖掉格,星野多少还会给母亲些钱,作为养老之用,那母亲就有了依靠。只要自己跟从星野,作他们的奴隶,还是能够活下去的。

  梓的心已经死了。

  星野的脾气一天一地暴躁,凶残起来。梓遭到的不是辱骂,就是痛打。

  一天,兴信所的岩本来探望母亲的病情,岩本在组员的监视下,来到病床旁。他心惊胆颤,失魂落魄,才知道格早已变成了地狱。草草探视后,就赶快逃走了。离开时,母亲对岩本说,向一膳问好。

  一膳到底是什么人,在场的梓一点也不知道。从名字听来,好象是岩本的帮手什么的人物。

  岩本三天后,在新泻港被杀。

  包木,圆形的金木。

  转告金来一膳。

  金木的母亲正等待营救。金木的……

  岩本还没说完,就死了。

  岩本的太太随即也被害了。

  一天晚上,看完报道岩本被杀的消息。星野质向梓:

  “你有位兄长吗?”

  “兄长?”

  梓吃惊地反问。

  “弧北丸是很有名气的,船长便是包木一膳,他可能是你的同母异父的兄长。你妈想叫你兄来救你们,惩罚我们。但是,很遗憾,岩本这家伙,卷入这里面,却被杀了。”

  星野冷酷地说。

  听了这些,梓才知道母亲还有一位名叫一膳的儿子。同时,明白了岩本被害,必定是星野所为。因为星野对向一膳问好这句话有疑心,便把毒手伸向了岩本。岩本来到新泻,在港口附近,被人拦住毒打,只好吐出了真实意图。暴力团的人们不放过他,依旧没命地殴打,直到他们以为岩本没命了,才罢休。然而,岩本却还活着,爬起来,去孤北丸报信。

  梓不知道有这样的事,在黑暗中,她感到十分害怕。

  尽管母亲只字未提儿子的事,但梓相信这都是真的。

  她要去问母亲。

  在报纸上,载有包木一膳的头像。

  与苏联国境警备从的警备艇作战,营救日本渔船,解决了争端。在海上保安厅享有名气的是无赖船的船长,就是他包木一膳。而这一个包木一膳就是三十四年前,四时岁被母亲抛弃在小樽港的自己的异父哥哥。

  ——是妈妈将他抛弃的?

  母亲的祖先坟墓在小樽,梓想起来了。

  她不由地颤抖起来。

  星野又一次向她施暴。

  他抓住梓的Rx房。

  “喂,做啊。”

  星野命令道。

  梓站了起来,点燃灯,将头埋入了星野两腿之间,用口执行着星野的命令。

  星野命令道:

  “爱抚一小时,直到醉了为止。”

  梓无奈,只好满足他的要求,她的嘴没有任何感觉完全麻木了。

  ——真想杀了他。

  梓含着勃起的东西,突然冒出这种想法。他在心中不断地叫道:我有哥哥,我有哥哥,一个坚强的哥哥。现在只有病魔缠身的母亲和自己。也许都会被星野折磨而死。不过,母亲有坚强的儿子,自己有坚强的兄长。

  早已心恢意冷的梓,心中涌起了杀意,想从奴隶般的生活中摆脱出来。

  昨天,梓趁护理生病的母亲上厕所之机,小声地问道:

  “我有哥哥吗?”

  母亲简单地答道:

  “瞧准时机,给孤北丸打电话。”

  梓又受到了体罚。

  从柱梁上掉下来的绳子,绑住了梓的双手,身上一丝不挂。这条绳子,是星野为了发泄性欲,进行体罚专用的。现在,这条绳子紧紧地勒住了梓的两只手颈。

  一阵毒打,梓昏了过去。整个身体,肿了起来,变成紫色。

  淙子也听到梓在惨叫。

  断断续续的尖叫,撕破了寂静的夜晚。自从星野进入格以后。悲鸣声从未间断过。这些惨叫,悲鸣,仿佛来自地狱,令人毛骨悚然。宽大的格,现在受到了星野残酷的贱踏,任星野随心所欲发泄一切。这些声音,在他发泄性欲,体罚梓时,都能听到。特别是在性交时,他总是使用特殊工具,单纯的性交,他得不到满足,直到梓的悲叫划破整个房间他才肯罢休。梓完全成了星野的奴隶。

  梓的哀鸣,持继不断。

  淙子在自己房内,猜想:

  “这次体罚,大概是因为梓给孤北丸打电话了吧。如果如此,包木一膳就会来了。如果救援失败,格立即就会成为星野所有了,不堪忍受的日子就要来临了。

  ——包木一膳。

  淙子一边听着梓的惨叫,一边追思着在小樽港一膳站在那里的情景。

返回目录
喋血香岛
喋血香岛
作者: 西村寿行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