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同仇敌忾(4-5)
发布时间:2016-05-27

  4

  九月二十五日,孤北丸进入久别的气仙沼港。

  气仙沼是孤北丸的母港。

  上次出港是七月中旬,这次回来已九月。过去了两个多月了。

  包木一膳领着母亲、梓、少年广行,还有波奇,回到了自己的家。

  广子正在家里作清扫,正等侯着他们。

  包木在电话中,告诉了广子寻回母亲和梓的原委。广子听后十分高兴。但话音中,包木明显地体会出一种担忧,包木问其原因,广子答道:回来后再说。

  回到家里,包木发现广子神色有些憔悴,但广子仍然满面笑意,热情地接待了母亲、梓和广行。

  包木从义父那里继承下来的房屋并不太宽敞。不过,母亲和梓一进到屋里,都为包木有这样一间房子而惊讶。

  恢复了往昔的活力的梓上上下下打量着屋子。她现在已经不紧紧跟着包木了。自从她乘上弧北丸离开青森港后,胆怯、恐惧就渐渐淡薄。包木将她介绍给广子后,她立即热情地叫了声姐。接着,帮广子做起家务来了。

  母亲和梓准备在包木家暂时住下,一租借了适当的房屋后就搬过去,她俩打定在气仙沼定居下来。

  包木坐在对着大约二十坪的庭院的套廊上,开始饮啤酒。

  母亲也加入了作饭菜的广子和梓中。

  三个女人愉快地谈笑,准备着今天的小型宴会。包木一边看着波奇在庭院中用脚刨洞,一边继续喝着啤酒。

  母亲现在依旧用“包木君”来称呼自己的儿子,加上“君”有些别扭。三十四年了,这中间的鸿沟不可能一下子就跨越过去,也许母子间的这种隔阂可能将会永远地这样存在下去吧。”

  包木悲哀地想。

  “我也留在这里吗?”

  广行来到旁边。

  “是的,现在你必须上学了。”

  “那么,不能乘船啦?”

  “是这样。”

  包木点点头。

  包木将视线从广行略有些悲伤的面部移开。三十四年前,自己与此时的广行表情一样,疑惑地问义父:“那么,不能乘船啦!”和自己一样,广行的神色中总混杂有胆颤的神色。被母京抛弃,抱着仔犬伫立在暴雨中的街角落,当时的恐惧心理也许再也脱不了身。四岁的自己被小县广太拾起,也与此时的少年一样,始终有一股消除不了的对被遗弃的恐惧感,并带着这样的恐惧感成长起来。

  怎样收养广行把他培养成人呢?广行有自己的母亲,而且,广行也知道母亲存在,在成长的过程中,如果想见见母亲,也完全能够办到。

  对包木由己来说。他只依稀地记得母象不太唠期的缸船,自己不熟悉母亲比广行熟悉母亲更好些。

  包木真想到远处作一次旅行。

  包木和广子在街上走着。

  这是刚用完晚餐的时候。街上夜幕己渐渐降临。

  “我想听听,到底怎么了?”

  包木首先打破沉默。

  广子仍然沉默不语,若有所思地思考,默然地往前走。

  “我,还是想与岛田分手。”

  广子终于低声开了口。

  “是吗?……”

  包木简短地说。

  包木很知道广子与她丈夫岛田恒夫相处的情形,也曾多次听广子说想分手。包木问其原因,广子总是简单地说是性格不和。其实,包木自己也很清楚,除了性格不和这个理由,还因为有他包木生活在中间。

  包木一年中回家几次,广子一年中就期待着这几次。每次回来,住在一起的那个夜里,俩人都会将作爱推到高峰,相互贪婪着对方,难以分割。

  岛田并不知道这些,他认为广子与包木是兄妹。而兄妹之间不应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他们的确是兄妹。广子生下时,包木已十一岁,包木照看妹妹,对不知亲生父母的包木来说,妹妹特别可爱,是自己在世上仅有的几个亲人之一。

  即使广子渐淅长大成人,包木也一直这样护着她。小学,中学时代,广子也受尽了包木的宠爱和骄惯。

  但在上高中后,广子开始变了,好象意识到包木是异性。

  包木那时也与广子一样有了异样的感觉。

  广子一天一天漂亮,艳丽起来。包木越来越多地感到一种不安。

  终于有一天,广子作为耀眼的光环,宝石,从包木面前消失了。

  包木想:这样也好,包木照看广子,小时连她的尿布也洗过,她俩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兄妹关系是不会有任何变化的。

  然而,现在兄妹俩已陷入燃烧起来的性爱之中了。

  岛田起疑心了吧。

  广子将想分手的原因归结于她与岛田性格不合,是为了不让包木介入,让罪恶的意识不侵入包木。

  包木无言地走着。

  包木在博多与广行的母亲见面后就曾下决心,回来就将广子从岛田那儿夺过来,抚养广行,没有女人照料是不行的。广子也下决心与岛田分手,与哥哥在一起。

  然而,事到临头,俩人都优柔寡断,难以作出决定。

  这次航行,两人都暗自下定决心,绝不再放过下一次机会。

  但是,情况再次发生了变化。

  母亲和妹都说愿意住在一起,希望让她们来照看广行。如果单纯从抚养、照看广行而言,夺不夺过广子,就不再是一件重要的事了。

  包木很不安。即使将广子夺回来,包木也不会在陆上居主。一年中,只能回家几次,呆上很短几天。当然,广子可以到停泊地点看望自己,但是,这样的生活不可能长久。

  包木害怕广子心中萌发出不满的念头,或者,由于不满而损害了他俩心中生长起来的爱的嫩芽。

  “哥,……”

  广子刚一开口,就闭上了嘴。

  “怎么啦?”

  “我已经想好了。哥即使不需要我,我也要与岛田分手。”

  “懂啦。”

  包木停下脚步,已到了港口,能望见突堤上的孤北丸。

  “好吧。我们在一起。”

  包木拥住了广子的瘦削肩头。

  “我再也不回到那人那里了。再也不了,从现在起。”

  广子将脸埋入包木胸前。

  “用不着回去了。一切都由我来解决。”

  “哥!”

  广子偎在包木身上。

  包木强有力的双手紧紧拖住广子,使她感到异常的安全和温暖。

  岛田在大约一年前,性格就发生了变化。本来他在市役所工作得很好,却在三月前辞去了这份工作。

  他拿来生活费。经营起父亲去世后留下的仓库。仓库共有三栋。岛田早在一年以前就开始经营起来,仅仅是小打小闹,作些借贷而已。海运也很萧条,仓库也处于更不最气的状况。

  可是最近,岛田忙了起来,还为此辞了工作。

  据岛田说,他抓住了大主顾。

  他开始大量饮酒,隔两天就喝酒,一喝就必定酩酊大醉,而且还开始玩女人。

  包木每次回家,广子就会在外住宿一夜,这是得到了岛田许可的。当初岛田什么也没有察觉,但最近岛田起了疑心,尽管广子对他说绝对没有那样的事,岛田脸色仍很阴沉,一付不相信的样子。

  岛田性格懦弱,就连婚姻这样的事也不会自己做主,也不会与外人吵架,对待广子,就是举手也没有过一次。疑心广子与包木后,他对广子说:“你哥回来了,你去吧,就是和你哥睡觉也不在乎。”广子回家后,仍然没有特别嫉妒举动。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广子不能探透他的内心。

  他现在开始大肆饮酒,玩耍女人,在外面住宿。行为不检点,这让广子更加相信他是个缺乏主心骨的男人,仿佛象栖在海滩上的海参。

  最近,他的行踪比较诡秘,什么时候离家,又在什么时候回来,做些什么,都闭口不说。以前他的话显然也不太多,可是现在话更少,每次回家,都是一幅醉态。有时一言不语,就将广子推倒,跨在身上。他不断地运动,半小时过去了,仍然硬度不够,使人感到有些讨厌。这与性格懦弱缺乏主心骨的岛田一模一样,就是到最后也还是不能射xx精。

  自岛田经营仓库后,经常都有使用暴力团语言的男子给家里打来电话。

  有一次,电话里的男人还问广子要不要注射兴奋剂。

  广子忍无可忍数次提出希望分手。

  这时,岛田便忽然变得非常的坚定。

  “不,绝对不能分手,我太喜欢你了。我有你这样的美人,感到非常满意、自豪,对你与你哥睡觉,我也不在乎,只要你不要再提分手这类的事。”

  最后,岛田还凄惨地央求广子:

  “不要瞧不起我,我不再是个没有用的男人了,我已有了组织。”

  广子感到束手无策。与哥哥有了那种关系,而岛田又执意不愿分手,广子深感犯了罪。广子觉得,现在岛田的性格在很大程度上有了改变,变得有些威武逼人,岛田交际在扩大,岛田好象在扮演年轻人。

  然而,与暴力团往来,给人注射兴奋荆,不可能有前途。

  不过,无论岛田前途怎样,对于广子已无关紧要。广子执意要离开岛田,广子被岛田碰着,就感到难以忍受。

  5

  堀士郎等着包木一膳回来。

  堀是胴泽喜三郎叫来迎接包木的。

  约一小时前,孤北丸全体乘员都上岸。进了一家小饭馆,他们个个英姿威武,刚得到了解决纸币的造案的酬谢金。每人获得临时支付的五百元日元。每个人的腰包里鼓了起来,胸脯似乎都抬高了许多。另外,消除了格饭馆的暴力组,无赖船的名气再一次大振,而且,解决了杀人案件,还给麻醉品运输以致命的打击。

  “孤北丸”势不可挡。

  小饭店在港口附近,大伙就在那里聚餐。

  走向小饭店时,斯波源二郎中途停了下来。

  在埠头停着几辆卡车,载着货物,货物由车蓬遮盖。但从后面仍能看见装载货物的一部分。

  大家也停了下来等着斯波。斯波走近卡车,觉得这包装很熟悉,再仔细一看原来这批物的包装与孤北丸从博多运到新泻去的高级绒包装完全相同。

  在卡车不远处,有盏长明灯,几个驾驶员似的男子正在吃饭。

  斯波便向胴泽说明了情况。胴泽立即命令堀去叫船长。

  包木不等堀说完,就从家夺门而出,向埠头奔去。

  码头只有金和中股权介,四周空空荡荡的已经没有卡车的踪影了。

  “怎么回事,机关长?”

  “他们乘出租车跟踪去了。查明原因,就会回来。”

  中股在长明灯处买来五香菜串子正与金一起站在码头上吃。

  就在这时,一辆出租车开到跟前。斯波、胴泽,坚野、泡田四人跳了下来。

  “卡车进了附近的仓库中,正在卸货。”

  在街灯下,斯波双眼浮出混浊的光彩。

  “怎么办?”

  包木问。

  “看准卡车出来,就立即袭击。”

  斯波发现在几个监视卸货的男人里面,有一位就是在新泻将他推下海的人。只有对他们进行突然袭击,全部绑住,然后严厉拷问,让他们吐出真相,再与仙台地方检察厅取得联系。押运这些组员和货物这样才能算是对新泻的答礼。

  ——终于要将他们一伙押运到检察厅了。

  脚不由有些微颤抖。

  抓住了植野重治背地里交易钱的证据,如果再查明货物是怎样运,运到什么地方,就会叫植野这个野兽暴露无遗。再将植野用不正当得到的钱企图谋取首相的宝座这件事公布于众,植野就只好从政界消失了。

  植野为了保全自己,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陷害斯波。并试图将斯波置于死地。斯波想这些就恨得直咬牙。

  斯波报仇就在眼前。

  “简直是一群傻瓜,竟敢从孤北丸的母港不慌不忙地将货物偷运出去。”

  包本觉得这群人不可思议。

  “也许运气就到此为止了吧。”

  一个人的运气不可能永远好,无论是谁都会遭到意想不到的事,曾经身为检察官的斯波已看到几个这样的例子了。

  二个男人出现在门口,手里拿着带消声装置的手枪在空中舞了舞。在他们背后,还站着几人。

  “正等着你们,斯波。还有你,包木。看,你们不是来了么?”

  斯波认出这人原来是将自己沉入大海时的头目。白皮肤,一笑,脸上就布满了残忍的野兽味。

  “开枪吧。”胴泽一步冲上去。“你们这群家伙,有胆量杀人吗?”

  “当然有。”男子脸上又浮出冷笑。“那你来试试吧。再上前一步,来吧。”

  男子的枪口对着胴泽胸口。

  胴泽转身看了看包木的反应。包木摇摆头,示意不要莽撞。这间办公室只有四坪,门上有二支手枪堵着,窗口又太小,除了门外没有其它地方可以脱身。

  包木盯着男子的眼睛,那双眼睛弥满了残酷的光彩。

  “如果与这伙人拼斗,他们手中有枪,自己赤手空拳,一定要吃亏的,只有等待时机,不能鲁莽。”

  “死死地盯着二个握有手枪的男子。”

  “怎么啦,独航船。你们称自己的破烂船为无赖船,也不过就这么两下子嘛。”

  语气充满了嘲弄。

  “有种的放下手枪,咱俩试试,你过来,你敢过来。”

  泡田勃然大怒,他不允许任何人污辱自己的船。

  “找死啦,小和尚!”

  “……”

  这个组织必须尽快将这批货物从新泻运到什么地方。竟没想到气仙沼是孤北丸的母港,到老虎鼻子上挠痒来了。

  “喂,走了吧,堀。你辛苦了,不过,还是劳驾把金送到我家去。”

  包木向长明灯走去。

  犬约三十分神后,大伙离开了长明灯,慢慢向仓库走去。

  仓库在港口外,有土墙围着,大门上了锁。这时卡车已经开过了,在办公室里还亮着几盏灯。

  包木走在前头,在大门口停下,手脚并用,一跃就翻过了大门,静静地靠近办公室。

  透过玻璃窗向里望,二个男子无聊地抽着香烟,包木撞开门冲了进去。

  “你们这帮家伙?”

  包木喊叫道,身后的坚野他们也跟了进来。

  一个男子,向包木扑去。

  “竟还有这种事?”

  包木将扑过来的男子打倒在地,狠狠地踢了起来。

  另一个人向泡田扑去。坚野冲上去,和泡田一起将这家伙的面部揍得肿了起来。

  二人绑在一起。

  “仓岸的钥匙,快交出来。”

  斯波立在二人面前,他发现这两人在新泻未曾见过。

  “钥匙在这里呐。”

  门口传来声音。

  “你们听着,一个一个转过身,走出来将两手举在脑后。”

  男子开始命令。

  “照说着的办?”

  包木不得已叫乘员们从命。

  如果硬拼,必定会有二、三个弟兄丧命。包木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兄弟送命,要找个适当的时机反击,只能等待。

  胴泽最先出去,双手被钢丝绑在身后。

  胴泽后,是斯波。

  全体乘组员都被绑住,又推回办公室中。

  刚才被乘组员打倒在地的二个男子,绳子解开了,站了起来。

  他们二人开始对包木、坚野、泡田三人进行报复,不停用脚踢,用手猛揍着不能还手的包木他们。三人脸都肿了,一条条的血痕映在脸上。

  “斯波,”头目站在面前。“你怎么从地狱中回来了?”

  “游泳呀。”

  “是吗?”男子点点头。“这次叫你不会游,将你沉入海底。”

  “哦,是吗?”

  “这次你可享受不到威士忌。要叫你喝海水,喝得饱饱的。”

  男子鼻中恶狠狠地发出响声。

  “这段时间真不走运。”

  “你这样的人怎么会有运气呢?我们知道这儿是孤北丸的根据地。所以我们就把货物运到这里。我们早已作了充分的准备,对你们格外照顾。知道孤北丸回来啦,有意张开网等你们,你们哪里有运气有言呢?”

  “……”

  “那里已在催交年货了。你别再让我们为你费脑筋了。如果在新泻死了,也就没有现在的麻烦了。看来你第二次必死无疑了,你拼命挣扎也无济无事!”

  “请问尊姓大名。”

  “这有何用呢?”

  “据说过三途川时,必须申报是谁杀害了自己。”

  “叫大贯好了,就是被大贯沉入太平洋的。”

  “好吧。”

  “喂,我们的事你到底都了解些什么?”

  “现在说也没有什么关系了。”

  “那你说说看。”

  大贯跨在椅子上,点燃一支烟。

  “植野重治为了背地里弄到钱,利用洋行海运。洋行海运由于公司的人户毛织物用二十五亿日元购入高级绒毯。并将这批货物卖给海老名物产,取得二十亿日元。海老名物产又卖给大田屋商事,得到二十三亿日元。这样顺序卖下去,每次亏损一亿日元,其实这些不断地循回买卖的公司全是植野操纵的幽灵公司,税务署刚开始对他们进行调查,他们就一下全部倒闭,人员也去向不明了。如果海老名物产下面的幽灵公司还有二十三家,二十五亿日元的货物就会化为乌有。不过,实际上仍暗暗存在着。这批货物最后能滚出多少钱来,那么略加计上,就一目了然啦。”

  “……”

  “洋行海运指使的在幽灵公司之间循回买卖的货物,并非单纯是这次的高级绒毯。一年中,有二、三批货物在幽灵公司之间进行交易。刚才你不是说必须将货物运到这里,其原因大概就是,幽灵市场上巡回的货物最终要放到这里加以保管吧。然后,从这里分配到背后操纵者的手里,这批货物至此就全部消失了。”

  “一切果真如你所言吗?”

  “植野命令洋行海运所作的这些,其用意一开始就明白。只是货物难以运送出去。”

  “是啊,运送这事,难以办好。为此,货物不断地运回运去。看,花费了不少的送费和看守费呢。”

  “没有收税,就够心慰的啦。”

  斯波讽嘲。

  “已经向上面报告了,原特搜部检查官斯波源二郎笑完就没命了。”

  “我当然没说的。因为我一直是你们的死对头,我认了。不过,应该把我和孤北丸的船员们区别开来。”

  “嗬,你还有同情心呢。不过,让他们一起与你沉入大海。你不是可以多有一些伴儿,不致于孤独了吗?”

  “是这样……”

  斯波闭上了口。

  “警察决不会撒手不管,”胴泽愤然说道:“其他还有人知道我们袭击仓库的事。”

  “如果将你们沉入大海,警察老爷们也无可奈何。把你们全体绑在锚上,沉入海底。警察的手会伸入上千米的海底中吗?”

  “当然无计可施。你们的想法真棒。这样,没有任何一样证据可留下了。”

  “还有,那个美国姑娘金,我们也派人监视起来。只要离开包木家半步,就让她丧命。让我们的弟兄享受够了,再让她一同消失。”

  “真是一伙狼心狗肺的野兽。”

  胴泽叫道,但声音已显得无力。

  “包木船长被人誉为冷静沉着的人物,也终于有判断失误的时候。即使有几位弟兄丢命,也应该拼啊。如果这样,现在的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大贯心怀叵测地盯着包木。

  包木没有任何反应,鼻血和嘴唇上被打出的血涌上来,不住地往下着淌。的确,包木这次判断错误了。

  如果有二、三个弟兄被枪击中,至少也有一人脱离危险,向警察报案,警察也会出动的。然而,包木也有他自己的打算,并不心甘情愿就让自己的命和大伙的性命葬送在这伙坏蛋手中。

  要沉入大海,背定会让他们乘船。总会有一处出现空隙。抓住空隙,包木就会让斯波咬断绑的钢丝。斯波有一口酷似陆上鲛的牙,钢绳之类的绳索轻易就会咬断。

  那时,再施行阿修罗的暴行。

  包木一直不语,储存着力量以备后用。

  这时,一个人进来,包木闭上双眼,轻轻地呼吸。

  “船已经准备就序。”

  这声音很低,有些耳熟,包木突然睁开双眼。

  原来是广子的丈夫岛田。

  “原来是你吗?岛田?”

  包木现在才发现这间仓库是岛田父亲的遗产。

  岛田不语。

  “你的胸襟真够大啦,岛田。将个个活活的人沉入海中。你,从什么时候起,也具备了宽广的胸怀?”

  “你这肮脏的家伙。你与广子是兄妹,怎么能向广子动手动脚呢?无论广子怎样说,我也不会把她给你的。你死了,我就能随心所欲地折磨广子。”

  岛田心中十分憎恨包木,连声音也有些颤抖了。

  “是吗?我就要完蛋了吗?”

  “不完蛋?你还要怎样?”

  “好啦,好啦!别斗嘴了,把他们全部装上船。”

  大贯发出命令。

  孤北丸全体人员被钢绳绑着,嘴上贴有橡皮膏,排成一行,从后门出去,仓库的后面可直接与海岸相连,那里,停有渔船。

  渔船离开了海岸。

  漆黑的海岸,渔船全速行驶。

  这条渔船是一条拖网船。包木一行装在船中,船甲板上,有一个大锚。包木他们被粗大的钢绳绑在这个大锚上。

  “南无阿弥陀佛。”

  胴泽嘴中念起经文来了。

  浪花溅起,打湿了橡皮膏,橡皮膏自然脱落了下来。

  “怎么办呢?”

  紧张地思索着,不能就此葬身海底,必须寻求突破口。然而,突破口根本不可能找到。渔船上装有八个暴力团的人员,上船时,在船中都是一人跟着一人,一人警戒一人。简直没有一丝的空隙。上了船,大伙又立即被绑在同一个锚上。

  钢丝绑得相当紧,深深勒入肉中,根本不能移动身体。

  海风从船上,从肌肤上掠过。

  包木感到有点绝望了。

  “对不起大家。”

  斯波心里过意不去地开口说。毕竟,大家都是来帮他的。

  “没什么,不要介意。”

  包本答道。

  包木忽然想到了广子。不可思议,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刻想到的怎么不是母亲和梓呢?包木死后,广子那雪白的肌体必定受尽岛田的折磨。广子需要他包木,广子可能根本逃不出岛田的手掌。

  “我讨厌沉入海底这种死法。”

  泡田开始抽泣,他害怕得连哭声也有些颤抖了。

  “不要哭啦,厨司长。我告诉你一个好办法。在被放入海中的一瞬,就紧紧咬住舌头。我呢,就决定这样办。”

  中股依然活跃,没有消沉。

  “你不怕吗?”

  坚野发问,声音也有些哆嗦。

  “不怕。喂,头目。”

  “哦,南无阿弥陀佛。”

  胴泽又念了起来。

  堀闭着嘴,没有出声。

  包木拼命地拧搓手颈上的钢绳。皮肤磨得破了,肌肉磨烂了,仍然没感到钢绳有丝毫的松驰,有丝毫的断裂。

  斯波则盯着黑黑的海面,想象在那黑暗中,那位曾将自己从大海救出,谜一般的男子。他没有眼睛,没有鼻子,落入黑夜中。他曾一度把斯波从死亡界限拯救了回来。斯波希望他再能救一次。

  海风掠起头发,不停的吹。

  这海风十分恐怖。

  斯波继续想着谜一般的男子。

  包木双眼紧闭,脑子里闪过也这一生许许多多的难忘的日子,身边的哭泣声不断地传入耳里。

  谜一般的男子在黑黑的空中。

  在黑夜的高空上,一个男子耳带着无线耳筒。

  “我是兽害驱除本部,请注意作战,现在狩猎开始。”

  耳筒里传来呼叫声。

  “明白!”

  男子答道,取下了耳筒。

  “作战开始!”

  他向飞行员发出了命令。

  直升飞机开始急速下降,以全速掠过气仙沼的街市地面上空,直接向黑黑的海面飞去。前方亮着拖两渔船的灯。直升飞机轰轰地响着,袭向渔船。

  在直升飞机出发的同时,灭灯待机的二艘高速巡视艇也发动了。两艘迎着波涛,向渔船飞驰而来。

  转眼间,直升飞机就出现在渔船上空,开始盘旋起来。

  直升飞机巨大的投光机照射着渔船。全船一下子如同白昼。

  与此同时,二艘高速艇的灯也突然亮起,划破了海面,向渔船靠了过去。停船命令的警笛声咄咄逼人。

  “我们是第二管区海上保安本部。命令你们立即停船。”

  在口未的上空,响声大振的直升飞机,从扩声机中发出了命令。

  渔船在强烈的光照下,停了下来。

  斯波源二郎在巡视艇的艇桥处,与谜一般的男子排列而站。

  “请告诉我,好吗?”

  沉默。

  斯波抽着烟,看着男子的侧面,大概年龄为三十岁过半。

  半响,他转过身:

  “愿意听什么呢?”

  男子说完,又望着太海。

  “为何神出鬼没?”

  “监视你,就这点。”

  斯波不解地问。

  “监视我?”

  “不。”

  男子摇摇头。

  “监视大贯悟郎。我一直在跟踪监视,自从你在扎幌陷入圈套的时候开始,就在那个时候。”

  “……”

  “洋行海运卖给海老名物产的货物,在十八个幽灵公司中来回周转,最后被运到了气仙沼的仓库中。那时,如果你不从中介入,集聚在气仙沼的暴力团就能够一网打尽。不断转手的货物最后能妥善处理。但是后来,情况发生了变化。”

  “那么,是我扰乱了搜查?”

  “是这样。”

  斯波背过身。

  “那实在对不起了。”

  “不过,也不必太自责。”

  “是吗?”

  斯波又点燃一支烟。

  海水拍打着船舷……

  斯波突然感到自己在扮演滑稽的角色,感到十分悲哀。

  谜一般的男子没有自报姓名,斯波也不好直问,大概是警视厅的游击搜查员吧。

  这只是采猜而已,不便说出。

  这已是第二次被人救了性命。

  “有一事,想问问。”

  “什么事?”

  男子依然将视线投向大海。

  “在扎幌,你知道我被沉入大海?”

  “是的,”男子点点头。“估计大概会发生那种事。”

  “那为何不救我呢?”

  “当时,因为讨厌检察官。”

  “讨厌检察官?……”

  “不过,现在很尊敬你。”

  “没什么值得尊敬的。”

  “不想重新当检察官吗?”

  “怎么会呢?”

  “那么,便放心了,你做事喜欢蛮干。”

  “蛮干?”

  “你的确聪明,有眼力,不过,行动过于轻率。”

  “好,再见。”

  斯波很快结束了谈话,离开了艇桥,进入船室。

  “我已作出决定,做一名彻底的无赖船的乘组员。”

  斯波对大家宣告,扫视了在坐的乘组员。

  “哦,怎么啦?”

  全体乘组员刚发出声音,大家都对斯波这一决定感到惊讶。

  “好啊。你就与我驾驶船吧。”

  包木欣然应道。

  “……”

  “大家曾提出要离船,我理解你们,大海上漂泊久了,没有依靠是不行的。现在我想再说,有谁愿意的话,可以立即就走。”

  包木说道。

  四周没有一点声音。

  一会儿,聚集在船室中的人一个个都离开了,各自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斯波突然感到很疲倦,不禁坐了下来。

  “南无阿弥陀佛,真想喝点酒。”

  胴泽用乏力的声音,嘟嚷道。

  “看来,我也是属于大海的了。”

  斯波想到。

返回目录
喋血香岛
喋血香岛
作者: 西村寿行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