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毒蜘蛛
发布时间:2016-05-27

  1

  大道寺公秀来到了自己的新宿公寓,阿翠正在等着他。

  阿翠已经30岁了,在大道寺入狱之前就一直是他的小老婆。大道寺还有另外一个叫河紫的小老婆。大道寺入狱前就吩咐她们要安份守已,不允许和别人胡来。因此,无论组里哪个不怀好意的男人想打她们的主意,她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但她们要想逃走又不行,这些组员们奉命看守着她们。她们既使逃走了也无法生活下去。她们是刚刚被大道寺收到自己的私房里,只有完全依赖大道寺才能生活下去。她们知道,事到如今她们已经无法摆脱大道寺这个淫棍的魔掌。她们的生活费用完全由组里按时发放。

  在执行这次越狱计划时候,阿翠和阿紫得到命令:不得离开自己的住处,分别呆在两处公寓里等着大道寺。这些公寓是暴力团从不动产公司那儿租来的。当然用的并不是真实名字,就是警察来调查,也不会查出阿翠和阿紫的行踪。这两个女人也不知自已的命运如何,只有严格遵守着保密的原则。

  大道寺从监狱逃出后,还没有搂过女人呢!他象疯了似地产生着一股强烈的占有欲。

  大道寺无言地向阿翠扑过来,阿翠也等待着。他疯狂般地吻阿翠的嘴和身体,似乎是在发出委屈般的哭泣,竭力想从女人的肉体上得到安全感。

  大道寺在车上就想好了细微的情节,因为还没有吃饭,所以还不能太伤身子了。因此,他拼命地用手去触摸、用眼睛去欣赏和用鼻子去嗅遍这个女人。他被她那女性持有的芬芳气息陶醉了。他好象生怕失去这次机会似的,死死地搂抱着阿翠。

  他在想着监狱的日日夜夜。如果当时他能得到这样美味的享受,那么什么事情都不可能发生了。警方他们太无视这最基本的人权了!在他看来,对一个男人来说,女人的肉体是绝对需要的,这是永久的绝对真理。

  他要先问一问,在他人狱后阿翠又和别的什么男人鬼混过没有?他一边来回抚摸着阿翠,一边执拗地盘问。他不停地逼问,和什么样的男人睡过觉。

  只要活着就行,大道寺心中别无他念。绝对不能被警察抓住!贩卖毒品弄来的钱还有得是呢!要一直隐藏逮捕令的时期失效后。

  越智数正走进阿紫呆的这所公寓。

  大道寺在分手时对越智说过,可以把阿紫借给他几天,越智断然拒绝。

  “这根本没有必要。”越智冷冷地说。

  而大道寺却冷笑着说:“怎么会没有必要呢?”

  越智被逮捕的日子是6月3日,从越狱到达新宿这个地方是12月31日。大道寺给他计算着:越智有近7个月没有接触女人了。

  在监狱外只有老婆一人单独生活,这是让犯人们顶不放心的事,因为会有人趁机打劫。人们这种事又特别敏感。这似乎说不清有什么科学道理,但这完全的人们在生活实践中培养出来的第六感觉。

  “女人并不是完全必要的。”大道寺认为这是一种荒谬绝伦的话,他对此愤怒已极。我就是因为女人才逼得我不得不采取劫狱这一行动的。似乎越智完全被大道寺的愤怒压服了,连忙对他解释道,说他完全可以理解。

  这真是个可笑的男人。他不一会见就“由阴转晴”,居然对越智说,要把自己的另一个小老婆借给越智几天,并答应在几天里将送给他一笔供他追杀由布文人酬金。但现在由布文人到底躲在了哪里,正在干些什么,越智都一无所知。大道寺说只有派人进行详细探查之后才能通知他。大概是因为在这次空前规模的劫狱中越智觉得自己的确出了不少力,他似乎也觉得同这个流氓无赖的大道寺也有了点亲如手足的感情。

  无论干什么吧,反正追杀由布文人的资金还是太需要了,眼下越智可是身无分文。入狱前他住的那所公寓,因为女儿断了生活来源,不得不被迫住到了他哥哥的家中,以省下钱来交纳教育费用。即使女儿死后可能还剩下一些,但越智怎么好去哥哥那里讨要呢?再说警察们正在追捕他,当然也会在他哥哥那里安上窃听电话的。

  此时他只有依靠大道寺的慷慨相助了。

  但越智看着大道寺公秀的那种脸想道:对于警察们的性格,他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他所知道的,就象猫馋鱼那样,整天沉溺在女人的肉体之中。

  阿紫出来接越智。她从大道寺那儿得到密令,直到新指令下达之前,他们要把越智隐匿起来,也正好让阿紫充当越智的性伙伴。

  阿紫在报纸和电视台的节目中看到了越智的长相,但她觉得和眼前的“越智”又不一样:虽然他表情暗淡,但从骨子里透出那么一股强悍的阳刚之气。他身材非常高大魁梧,阿紫不禁地想入非非,她情愿一辈子都温情地服侍着他。

  阿紫为他准备好了酒菜,这些都是为明天的元旦特意准备的节日菜。阿紫向越智问道:“是先洗澡呢,还是先用饭菜。”

  越智回答,他想先洗个澡。

  快一年了没有单独洗过澡了,越智不禁十分感慨。在监狱里是每周洗两次“澡”,每次只有15分钟,并以牢房为单位,统一进去洗。因为池塘里的水不换,所以水相当脏。有时在水面上竟还飘浮着令人作呕的污物。

  越智一边回想着这些往事,一边把身子浸泡到洁净和温暖的水中。

  “明天是新年了吧?”

  他在回想着自杀身死的女儿珠树。

  他决心去死——是为了报仇他才冒险越狱的。无论如何也要杀掉由布文人。当然,如果杀死了由布文人,越智也必然要被判处死刑了,再没有生存的希望了。既便是想生存下去,恐怕警方也决不会容忍他如此逍遥法外,会全力追捕他的,当然对他来说,也决不会再有一块安定的立锥之地了。目前,他必须在这间屋子里呆上两三天,或者四、五天。望着窗外纷飞的大雪,越智不由得想象着自己到处飘泊、流浪的乞丐样子。

  越智洗完了澡,阿紫赶忙拿过来衣服,越智拒绝了。他又重新穿上了在越狱时穿的那件衣服。

  “我使您讨厌了吧?”

  阿紫突然领悟道:越智不愿意穿这件便衣绵袍,也许是不想和她作爱的。

  “我决不是这个意思,请不要误会!”越智似乎看透了阿紫的心思,盯着她说道。

  “我得到了吩咐,这里就我一个人服侍您。”阿紫的目光变得不那么热情了。

  对于越智来说,他还不具备那种流氓无赖的下流习气,越智盯着阿紫,似乎让她了解这一点。女人在这方面的第六感觉要比男人们敏感得多。

  “你大概不想抱一抱我吧?”

  “要是想抱……嗯?”

  越智收起了刚刚露出的一丝微笑,在桌子的对面坐了下来。

  阿紫过来,默默地为他倒满了酒。

  “我杀了妻子。我闯进去时她正和别的男人……”他一扬脖,猛地喝下了一杯酒。

  “后来呢?”

  “刚12岁的女儿上吊自杀了……我就是为了杀掉那个只剩下一只腿的偷妻的家伙由布才决心越狱的!我当初打断他的右腿不过是为了教训他一顿。谁知后来我那年幼的女儿又……

  “我的女儿之所以选择了死这一条路,全归罪于我呀!是我害死了女儿,我决不能让由布再活在这个世上!这笔账一定要清算!我杀死了那个叫由纪的女人,由纪的女儿选择了死亡,而我,则进了监狱!可是,由布这个混蛋还拖着一条残废的右腿自由自在地活在这个社会上,这太不公平了!种下这不幸种子的人是由布!

  “和夺妻的人交手太没出息了。”越智苦笑道,“我是男人里的废物!是个没有坚定信念而又没有勇气的男人!但是大道寺救出了我、唤醒了我!如果没有大道寺组织周密的营救计划,我们是不会越狱成功的。另外,我现在身无一文,既便是越狱成功了,也没有资本去追杀由布。如果去当强盗,那只能是罪上加罪,那样由布就无所耽心了。为此,大道寺说先让我躲几天,等风头一过,会资助我一笔款子。因此,我怎么会想和大道寺的女人偷欢呢?如果我和你同床共枕,那就失去了我向夺妻之人报仇的意义了。当然,对我来说,很久没有接触女人了,我也是个有七情六欲的人,而你也的确太美了,太诱人了。但我对我的信念看得太重了,这是我的弱点,因此,让你感到太孤单,太寂寞了。”

  尽管太寂寞,太不近人情,但也决不能在这一点上放纵和毁掉自己!

  越智头脑非常清醒,他十分害怕自己一旦从精神上松弛下来就制止不住这种欲望。越智一想到仇人,更觉得自己不能舒适地呆在这里享受。

  “我懂了。那请用饭吧!”阿紫冷冷地说,表情也变得麻木了。她知道碰上了一个不愿意让女人窥测到自己内心世界的男人,然而阿紫却喜欢这种男人,大道寺就是这种风格的男人。

  越智是内蓄锋芒的人,是一个可以克制自己的男人。

  如果越智果然遇到了机会的时候,是不惜豁上性命干的。如果允许的话,他也真希望能有个异性的伙伴,对这一点,大道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理解的。他认为越智的想法是渺茫的,四周都笼罩在严冬里,全日本的警察和新闻界都在四处追捕着他,尽管越智非常机敏,但在这样冷酷的社会中也根本行不通。

  阿紫在单相思,这是一种肉体不能结合的单相思。

  2

  这天是元旦,大道寺组内的年轻组员本条德之介在观尝着大道寺和阿翠在作爱。德之介今年24岁,作为组员来说,还不是中坚分子,但在闹事方面可以说是把老手。他有这个胆量,生来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人。

  迅速查明越智数正的仇人由布文人住所的命令下达了。这时,由布已经从医治枪伤的都立上北泽医院出院了。他被截去了右腿,安装了假肢并进行了康复锻炼。击断右腿的事情是6月3日,3个月后,也就是9月份,他出院以后就无影无踪了。到目前为止他住在哪里也是一无所知。

  他们根据他在这之前所到过的几个地方查找、推测,但毫无结果。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们终于打听到一个外科大夫,他是由布的好友,这个人在出布住院期间至少每个星期都去看他一次。

  此人叫北村信彦,今年33岁,住在武藏野市。

  于是,大道寺立即下达了命令,要将此人绑架来进行拷问。但问题是,自从他们越狱之后,他们家门前也经常有两名警察监视着,外出时总有警察跟踪,连他们工作地点也处于警察的监视之中。看来警方也在到处利用各种机会和线索等着越智露头。因此这个情况的出现使得大道寺无从下手,他为此而气急败坏。

  组内的干部们全都潜入地下,连个商量的人也没有。他气得一个劲地骂德之介。

  德之介被骂火了,也在绞尽脑汁。警察监视北村信彦也有空子可钻:凌晨4点左右是警察交班的时间。这辆警车开走到下一辆警车的开来共有5分钟的间隔,也有时要相隔7、8分钟甚至10分钟呢!他决定利用这短短的机会绑架北村。

  元月2日,凌晨4点。德之介开着一辆大型卡车带领4个组员,趁警车离开的机会闯进了北村的庭院。德之介知道,必须在换班的警察到来之前完成这件事情。这样干具有极大的危险性。如果被警方抓获,一旦暴露了组长的隐藏地点那可不是件闹着玩的事儿。一旦被捕一定会严刑拷问,警察对暴力团的人从不讲情面,这种拷问是难以忍受的。如果不开口,就会以非法侵入民宅起诉,也许会随便给安上一个什么罪名。即使侥幸得逃他也受不了组长的讽刺和讥笑。大干部江藤悠吉因为干了一件前所未闻的大劫狱而名扬天下,德之介可决不能败在他们手下。他要打赌,让这帮专门对付暴力团的警察丢丢面子。让他们知道我德之介也可以无所不到。而且,不管怎么说也要干得漂亮,要来无影、去无踪。

  德之介带着两名组员从卡车里跳了下来。他们拚命地奔跑着,推开大门径直向里屋闯去。门把一拧,猛地推开了北村夫妇卧室的门。顿时,三个人的眼睛里便充满了血丝。他们拔出了匕首,连拉带扯地把这两个人从被窝里拽了出来。严厉地警告说,如果敢捣乱就杀掉他们。于是,他们便迅速地把这对只穿着裤衩的夫妇推进了卡车。

  卡车在朝曦中破雾急驶着。在这辆卡车的车厢上方挂着一面旗子,旗子在疾风中“哗哗”做响。车厢里堆满了瓦楞纸,他们把这对夫妇扔进瓦楞纸堆里。德之介和另一个人靠在旁边。这两个人的嘴都用胶条粘得牢牢的,双手也被反缚在一起。卡车飞一般地向前急驶。

  这时,警方可能发现并在各处设置了警戒线。不过,他们早就防备了这一手。在卡车的车帮上写着胡编的一个公司名字。

  德之介把手有意识地伸进了身旁的这个女人胸内。这个女人叫和美,今年刚28岁,还没有孩子,Rx房胀鼓鼓的。德之介一把抓在了手里。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是他注意的目标。由于丈夫最受不了对于妻子的“拷问”,拷问妻子丈夫就会痛快地交待。不过,这可不是德之介的主要目的。他想要当着她丈夫的面尽情地玩弄她!

  眼前是一只煮熟了的只消你随便享受的猎物。德之介用手抚摸着和美的身体,和美懂得自己的处境,她不动声色。

  他玩弄着,蹂躏着她。

  卡车在继续前进。德之介不可忍耐地扒去和美的内裤……

  北村被挤在旁边,他知道自已的妻子被这个暴徒强xx了。他身边的另一个暴徒把北村的腿搬到了一边,似乎要给德之介留出一块作乐的地盘。同时还把一把匕首顶在了北付的喉咙上,北村知道自己不得反抗那个男人对自己妻子的兽行。他任何反抗的打算都没有,他闭上了双眼,但他清楚地知道那个男人在干什么。

  北村夫妇被关押起来了。当他们从卡车上被带下来时,眼睛始终被蒙着,所以他们也无法弄清被囚禁在什么地方。这是一座仓库,房子的中间一个石油燃烧炉在“呼呼”地燃烧着。北村夫妇俩人被反绑着双手,扔倒在地上,身上盖着毛毯,但嘴里还堵着东西。

  北村明白了!他必须交待出由布文人的躲藏地点。如果说出来,由布就会被杀掉。等着他们的都是地狱。由布躲藏的地点是一处遥远而偏僻的山村。越狱的越智要想找到他谈何容易!这不是花几天功夫的事儿。但这样一来,他们在抓住由布之前就不会释放自已。那么,妻子等待着的将是一次次地被凌辱。

  妻子在卡车里就被他们强xx了。在奔驰的车中干这种事,说明他们到了穷凶极恶的地步。也许什么时候他们会被警察抓住的。但这伙暴徒是一群无所顾忌的人,就象他们劫持了监狱一样,北村知道这伙暴徒就是穷凶极恶的大道寺组。妻子只会受到一次次地凌辱,他似乎又看到了这伙暴徒的下一步兽行。

  警察已经无能为力了,他们得不到解救,因此只好听天由命了。

  被关进30分钟之后,突然从外边闯入两个男人。他们把北村嘴里堵的东西取了出来。

  “由布文人躲在什么地方?如果你老老实实地回答了,几天后就放了你。但如果我们去看了,他并不躲在那儿,那么对不起,我们把你们两个装在汽油桶里扔进大海去!懂了吗?”开口说话的,就是那个本条德之介。

  “我知道了。”北村点了点头,“在山形县西村山郡赤泽村。”

  “从哪儿去,怎么走好?”

  “到山形市乘上国营铁路去左泽县,大约走一个小时就到了左泽站。下火车再改乘公共汽车往山里走,大约也是一个小时就到一个叫月布的村子。从那儿坐车再向深山开3个小时,就到了赤泽村了。由布就在那儿的一个叫‘村立赤泽诊疗所’里上班。”

  “他怎么知道那个深山的?”

  德之介十分惊奇,这个一条腿的由布是怎么逃到那儿去的?

  “是我父亲帮忙办的。”

  于是,德之介给部下打了一个电话,做了吩咐。

  不一会,来了一名打手。

  “先生能抽只烟吗?”

  “啊,给他一支!”

  于是这个打手把一只烟塞进了北村的嘴里。

  “那么,您打算怎么发落我,我可是什么都说了,我决没有假话。如果你们一直要关到抓住由布为止,我也没有办法,不过,你们能不能照顾我们一下,这儿可太冷了。而且,请不要再对我妻子干什么事了。”

  “你就死了这份心吧。我说先生,衣服、睡袋什么的都给你拿来了。不过我非常喜欢尊夫人的身子,借用一下,就在先生眼前。这样嘛,夫人会紧张的。”

  北村愕然了!

  说着,这个男人便解开了妻子的绑绳。“哪都不错嘛,瞧这身子!”

  那个男人来回抚摸着妻子,妻子紧闭着双眼。双腿和嘴唇在凄惨地不停地颤抖。

  “我说先生!”这个男的边脱光了下半身,边说道,“这没有什么,就这个样子。这是你的太太,我想搂着她,你不反对吧?喂,和美,怎么样!”

  北村眼睁睁地看着自已的妻子被蹲躏!妻子面色苍白紧闭双目不敢看自己丈夫一眼。

  北村愤怒已极地盯着这一切。他没能照料好由布,这种悔恨的心情,使他感到一阵阵的战栗。过一会儿还不知要到什么地方去呢,他冷静下来认真地思索着。正如刚才他所说的那样,他在回忆着父亲生息的那个地方:那是一个人口过于稀少、缺医少药的地方,只有一个空空如也的“诊所”。他不过是想让由布去那顶个缺,才找了这么个借口把由布送到了那儿。可他万万没有料想越智数正会越狱逃了出来!

  不过,与其说是越狱莫如说是劫狱了。越智越狱的目的,无非是要找由布报仇。他得知越智越狱后就立刻通知了由布,要他准备不测。他所没有料到的是,搜查四课的警察居然也知道了他和由布的关系而来找过他的麻烦。北树陷入了深深的恐怖之中。

  由布被杀将是自作自受!可我因为自己的多嘴,妻子将受到这伙暴徒轮奸,妻子的处境就如同一只放在了菜板的羔羊任人宰割。

  3

  越智数正正等着大道寺公秀。大道寺说,他一到就给越智打电话。

  阿紫忐忑不安地看着越智。最终,阿紫没能按照大道寺的命令把越智拉下水。从12月31日晚间开始,阿紫负责看护越智到今天元月3日,已经在这呆了4天3夜了。

  越智说他不忍下手对阿紫无礼,确实是那样的。而阿紫却忍不住了,身边有这么魁悟健美的男人,她每天夜里都是强忍着对这个男人的渴望而独自钻进被窝。这几天来,她一直追着越智,求他哪怕是抱一下,搂一下她也好。但越智仍旧毅然地拒绝了!简赢是个冷血的蠢货!阿紫真的生气了。她只好从自已那边钻进被子里。越智不把阿紫当妓女看待,因此他不喜欢作使阿紫丧失尊严和人格的事情。如果随意地就和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同居,也许会导致殉情和陷入情网之中。

  越智所耽心的是大道寺。“怎么样,你不是得到了命令侍候我吗?如果大道寺知道了咱们这个样子相处会大怒的吧?他对女人是最迷恋不过的了,他是个性虐待狂,是女人就行。仅仅因为我是在这次重要的越狱中帮忙的伙伴,就可以赐给一个他非常偏爱的女人吗?”越智问阿紫。

  也许他知道了越智竟然这么不识抬举肯定会勃然大怒的!

  大道寺乔装打扮了一番,来到了阿紫呆的公寓里了。

  “越智的事我全知道了。”

  连丈夫也称呼他“越智先生”,似乎他已经和越智成为亲兄弟那么随便了。一起坐牢又一块儿劫狱可以说起码是坐在一条船上的人了。大道寺已经通过越狱这件事,把越智牢牢地控制住了。

  “这是逃走的资金,500万。这是由布那个混蛋的住址。如果能记住了就最好把这字条烧掉!”

  说着,大道寺便把一笔现金和写有一个住址的字条推到了越智的面前。

  “我不要这么多。50万就足够了!”

  “说什么也要收下!在万一不备的情况下,没有钱你是寸步难行呀!”

  “那我就收下100万。恐怕我这一去再也不能回来,也许还不了你。所以,我就多谢了!”

  “就别什么谢不谢的了!我们可是一起劫狱的同党呀!喂,阿紫,拿酒来!不,等一下,我说,你为什么对阿紫不感兴趣?!”

  “怎么回事,阿紫?”

  “您问这事儿?”

  阿紫在一旁站着,手里端着酒壶。

  “到底为什么?越智的……有什么问题?”

  一边说着,大道寺一边盯着越智。

  “我不能和头领的女人干那种事儿!如果干了,我就失去杀由布的信心和资格了!”

  “资格?你对我说这个?这也太过虑了!阿紫,过来!”

  于是,大道寺让阿紫坐在旁边,一巴掌把她打倒在地上。

  “住手!你这是干什么?这事儿不怪她!”

  “对她,这就是大道寺的家法!你别管!”

  “为什么不管?”

  “那你就搂着她!我一边喝酒一边看着。你就当旁边没人,干上两、三次!不管怎么说,你得干个样让我看看!”

  越智被大道寺那气势汹汹的样子惊呆了,他不解地盯着大道寺。

  “如果说不干,那我就要和由布那小子联系一下,让他逃命!”

  “真的,老板?”

  “你就是和阿紫到什么程度,我都装作看不见。可是,约束归约束,钱我还给你那么多。你要设法自己趟路,冲进他的隐蔽场所,但何时起程要说一声儿,我决不会向由布这个混蛋走露风声的,我就是这么一种男人!”

  说着,大道寺把脸扭向了一边。

  “知道了,老板!我照办就是了。”

  越智越发不理解大道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懂了就好呀!阿紫,我来倒酒,你去洗洗澡,洗好了就去隔壁开始吧。你要好好地‘招待’一番越智!因为有我在,你可别‘偷工减料!’。知道了吗?”

  “知道了。先生,我一定按着您的吩咐去做!”

  阿紫双手合十,低头行礼。

  “那好呀!别那么大喊大叫的。”

  大道寺一边叮嘱着,一边开始独自喝起酒来。因激动而高涨起来的情绪还没有冷却下来。

  大道寺的这一手与其说是冒险,不如说是在拉越智下水。如果从“兄弟”上的含义上来说倒还没有什么,也就是为此,才会把阿紫“借”给越智的吧。为这事,大道寺把阿紫和阿翠反复掂量了一下,不得不忍痛割爱做的。

  他有他的打算:不过让她和越智调调情而已,也许今后会因此把越智牢牢地抓在手里。不过,这话还要两说着。

  酒真不错!真想看看阿紫和那家伙到底会是个什么“疯”样。这些天阿紫早就等男人,等着急了!大道寺在脑子里想着阿紫纠缠着越智求欢的样子。

  这时,已经传来了越智和阿紫进浴室洗澡的声音。

  这个声音没了,大道寺知道他们洗完了,便悄悄地靠近了他们的寝室,还把耳朵贴在门上,他听到了阿紫的喘息声。这是大道寺听惯了的声音,不过这声音不断变重、变粗了。同时,他能又听到了阿紫靠上越智的声音。门没有钥匙孔,无法窥视里边的情景,只能听到一直传来低低响声。

  ——仿佛他们在相互责备着对方某一种动作不舒服吧?

  大道寺不禁想入非非:里面是一个什么情景呢?

  于是,他索性就坐在了门前,身边放着一个酒壶和一小碟下酒菜。他一边淫荡地倾听着里边的声音,一边喝着酒。他似乎听到了里面低声地说话声,但又听不那么清楚。

  突然,门一下子被拉开了。“干什么,干什么,这么慌张?!”

  “没想到是这事儿,老板。您看怎么办?”越智全身赤裸着,笑着说。

  “好好说嘛!”

  “请!请!”

  “等一下,我拿一杯酒来。”

  大道寺慌慌张张地又取来一只酒杯,同时还端来了酒和下酒菜。

  他和越智闯了进去,阿紫跪在那里,做了准备,并马上开始和越智作爱。

  “干得好呀!阿紫!没有人比得了你呀!”大道寺激动地连声音都在颤抖着。

  “好好‘照顾’‘照顾’越智!再慢着点儿。”

  “老板,您不能安静那么一会儿吗?”

  “噢,是呀!我懂了,我懂了。”

  大道寺这才不说话了。

  大道寺还呆在一旁用催促的目光盯着这一情景,越智的身材比大道寺高大和魁梧,是一副令女人羡慕和向往的“男子汉”。

  在等待越智他们达到高xdx潮的时刻,大道寺也急不可待地脱掉自己的衣服,向阿紫猛扑过去。

  4

  由布文人到村立赤泽诊疗所上班的时间是10月份。

  他从9月份就离开了东京。

  他不能再在东京呆下去了,如果有人发现了他是一个安上右侧假肢的外科大夫,那么当地的人谁都会回忆起来,曾经发生过那件一个警察因妻子和一个男人偷情开枪打伤了男人的右腿的事情。他必须考虑要生存下去的办法。

  在离开东京后,他在青森县的八甲田山山脚下的一家温泉旅馆里住了1个月的时间。这家旅馆附设的温泉是含有高浓度硫磺温泉水。

  他来此是为了用这种温泉来治疗一下截肢后产生的幻肢痛。

  右腿因膝盖完全被子弹打碎而无法再修复。结果,只能截肢后安装上用“PTB”材料制作的假腿。安装成功,这就需要相当先进的技术条件,因为在膝关节的连结部位安装假肢十分困难,既要能连接,又要能够弯曲,但目前的医疗技术水平已经解决了这个难题。

  不过幻肢感无论如何也消除不掉。

  这是一种总是变为自己还存在着已经不存在了的肢体的一种心理上的障碍性“心病”。由于这是一种“心理疾病”,因此如果是儿童切除了某一肢体就不会产生这种情况。

  通常,这种幻肢感在手术后的恢复期开始产生,此时没有肢体的消失感,会有一种“蚁行感”,或有一种将肢体置于一个冰冷的水中的感觉。也有时会有一种难以忍受的灼热痛,会有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难以诉说的痛感,而幻肢痛则是其中之一。

  由布正在从幻肢感发展到幻肢痛。也就是说,这个时期,他觉得自己的那只不存在了的右腿如同火烧火燎似的疼痛。

  在这种情况下,最好使用中枢神经的镇静剂药。

  但光用药还不能起作用,最好还要求用综合疗法,如物理疗法中的超声波疗法,以及按摩和水浴疗法等等,因此,由布才来此进行硫磺温泉水的疗法,据说此法可以在几个月到2年时间里使幻肢感消除,但也有的病人需1O多年才能消除。不管怎么说也要有耐心,克服一下吧!在发生幻肢痛的时候,由布就出现植物神经失调的一系列症状,以至连排尿和性交都不能进行,非常痛苦。

  目前,他陷入了一个非常痛苦的疾病折磨中。

  每天,由布都十分困难地拖着那条假腿来到温泉洗泡。

  自己种的苦果只能由自己来咀嚼!

  其实,那一天他就打算和越智由纪子分手。他早就想分手,但他实在舍不得由纪子那充满诱人香气的酮体。因此他每天都是下决心“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但这一次,那个混蛋的暴力警察闯进来了。奇怪的是他连骂自己一句都没有。

  没想到他竟然十分平静地开枪打死了自己的妻子,又把最后5发子弹全都打进了自己的右腿!这是个什么样的混蛋警察呀!

  ——从此他再也不敢问别津人的妻子了,由布感慨万端。

  只图一时痛快,造成了终身痛苦。由布不得不倍尝占有别人妻子的痛苦了。他常常呼号着“要死”、“要死”,可他又想,为这死也太不值得了。

  他总觉得有些对不起由纪子,但尽管如此,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光遗憾又有什么用呢?

  一直到9月底,他才离开了那家温泉疗养旅馆。

  他的那种幻肢痛感已经好多。这种幻肢痛也好象随人的性格而变化。性格内向的人就与外向型的人不同。由布就是一个外向型的人,自己虽然对自己的失误生气,但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陷进去而不能自拔。

  只有这件事,他因太迷恋别人的妻子不能自拔而受到了惩罚!

  10月上旬,村立赤泽诊所的四周,呈现出初冬的景色。

  “诊疗所”不过是个空名罢了,这不过是一间空闲的农房稍稍加以改造便改叫成了“诊疗所”而已。

  进了这间“诊疗所”,由布简直想大哭一场。他虽身怀绝技,是首都东京一家医院的外科大夫,但今天沦落到这步天地,真令他感到“英雄无用武之地”。这是个小山村,每户人家分散居住,就算都凄齐了也不满300人,这可真算个山乡僻壤呀!

  来到这偏僻而远离大都市的山村乡野,由布只是每天看着山上的红叶一片片一片片地从树上飘落下来。

  尽管如此,这里的人们还是热情地欢迎由布的到来,居然还开了一个欢迎会。会上村民们使用的都是由布听不大懂的语言,这种土话比非洲族部落的语言还难懂。由布只好一个人在那儿喝酒解闷儿。

  不久,人们便把他安顿在那间“诊疗所”里休息了。

  现在是冬天——由布只知道这一点。一旦等冰雪融化,春天到来的时候,他再决定随便上哪个大一点的城市里去。

  这个鬼地方他是无沦如何也呆不下去的。虽然他是一只腿,但还是可以上班的嘛。他非常自信自己的手术水平,因此他对生计问题并不发愁。从哲学的观点来说在这儿熬过冬天也是对的,应当蓄积力量吗!反正不管怎么说,现在自己是无能为力,无计可施,只能听天由命了。人生到底是什么,女人到底是什么,他现在索性静下心来认真地回想一下。因为他毕竟因此而失去了一条腿了。他总不能再干蠢事,再让人把胳膊腿都拧下来,象螃蟹似地生活那是根本不行的。

  当由布在这个村立的诊疗所上班后的第六天,突然来了一个护士。

  她叫稻留香子,自称是村政府派她来当护士的。她还有一张“护士职称”书,并说她在年轻的时候曾在山形市的一家医院里干过护士工作。她今年40岁。丈夫叫源次,是一个酷爱烧酒的酒鬼。在这一带种地打猎,过着半农半猎的游荡生活。

  香子熟悉这一带的各种语言。

  由布考虑不管能否胜任护士工作,反正可当个理想的翻译。

  香子长相是相当特殊:腰粗得如木桶、双腿又粗又短,简直不象个女人。但她还确确实实是人家的老婆。如果要看她的手更令人吃惊:粗大的骨节如同树瘤一般。

  香子是个能干的乡下妇女,从她到任的那一天起就手脚不闲着地抢着干活。甚至连由布穿着的衬衣和短裤,她要看着脏了也硬让他脱下来由她来洗,连由布的饭也由她来做,好象干这些工作都是合同中写好了似的。她爱说话,什么话都爱和由布唠叨,并说她和他丈夫关系不好,有时一天要吵上七、八次架。由布也就随便听她唠叨去。

  在由布到任的10天里,只来了3名患者。2个头疼;1个脚受了伤。

  由布每天从早到晚都要烧炉子,平时就喝威士忌酒。生活费一分钱都不用花,全部由村里解决,而且每月还给5万日元的薪水。因为他来时带了笔钱,所以他不愁没钱花。只是整日里喝威士忌,整个村子里都没有一个能和他聊得来的人。有时由布甚至想到自已会不会酒精中毒?

  但是,除喝酒又无事可做。酒吧间、西餐馆、麻将牌馆、赛马、高尔走球、剧院、游艺厅和地方风味的餐厅——这一切一概全无!这是一处绝对什么都没有的穷乡僻壤!什么东西都没有,这倒可以使由布安心静养了。

  一天,他喝得太醉,天刚黑他就睡觉了。睡梦中,恍惚感到自己又再在什么地方和别人的妻子偷情。

  就象他确实地感受到了似的,他睁眼一看,香子正在和自已作爱。

  由布的这种欣快感并不很长。

  他常常有这样的心情。直至目前为止,他也无法抑制住自已这种罪恶的念头。由布闭上了双眼,任凭香子摆弄。

  由布右腿被越智打坏的日子是6月3日。从那时起,由布有4个月没接触过女人,因为他为了锻炼假肢活动和治疗幻肢痛而无法找女人同居。当然有时偶尔也想和女人寻欢作乐,但他的假腿无法去土耳其浴池,他当时没有这个勇气。因此,目前他处在一个极度的“性饥饿”状态。如果是平时,他是绝不会理睬象香子这样的丑八怪,作为一个女人来讲,她的长相和“女人”的相貌相差太远了。但到了这步田地就不能讲究那么多了,能舒舒服服地闭一只眼睛享用就行了。闭上眼睛,能去体味那种与女人接触中所产生的性快感就心满意足了。就这一点上,女人都是一样的。还管她什么漂亮呢还是丑陋呢?

  香子开始逐渐正式和由布求欢了。此时,香子的丑模样更加难看,由布不能在这会儿睁开眼睛。如果看上一眼,由布恐怕就会呕吐。

  “喂,大夫,我好痛快呀!”香子喘着粗气说道,“你闭着眼睛好了!我可要让你好好享受一会儿。”

  “那太感滋了!”由布非常感激香子能体凉他此时的心情。

  由布无法再抑制激情的冲动。他不由得欢快地呻吟地喊着香子的名字。他那已经失掉了的右腿小腿似乎也如左腿一样兴奋地抽搐起来,似乎也感到两只脚的脚尖也要互相绞合在一起似地。

  我太卑鄙了!由布想到。

  现在,由布已经成了香子的性奴隶。每天,香子都要找个合适的时间要求由布和她交媾,由布无法拒绝。但是理性在命令他停止这样下去。然而,比起理性来,性的欲望占了上风,而香子也似乎失去了理智。她如同一只蝴蝶,被由布这只毒蜘蛛布下的巨网网住了。她就象要逃出这张巨网似的、但不是鼓动翅膀飞走,而是要诱引这只毒蜘蛛来吞食掉自己,以满足自已的性欲。而由布又何尝不是这样希望呢?香子也是一只毒蜘蛛。他们在互相布下毒网,互相以猎取对方为目标从而满足自己的性饥饿。

  于是,在这个诊疗所里,香子就首先向由布发起了进攻,而由布也常常在没人的时候将香子横推倒在桌子旁,抚摸着她。

  由布现在对香子十分满意。

  香子的丈夫源次,是个只知道喝酒的野汉子,由于他半农半猎,所以他有杆枪。他的枪法还不错,据说够上“名人级”(日本对枪法赛场的等级),这是香子告诉他的。每次香子和他作爱后显出平静、安洋的样子时,由布不知为什么总觉胆怯。

  也许源次知道后,会一怒之下把他的左腿也打个稀巴烂。他还没有听说过一个人可以完全用双只假腿行走的。

  ——必须立刻停止这场无益的性游戏了!

  由布这样想着,但仍旧搂着香子。一个月前他还根本没有这方面的体会,也不晓得会令人十分销魂,只要闭上眼睛,由布会感到香子如同一位女神依在自己身旁。

  5

  傍晚时分,由布又跨上了香子那硕大的臀部。

  由布刚刚心满意足地吃饱了香子准备的饭菜。不久,香子就要下班回去了,这是他们在下班之前的一场性游戏。

  由布一时恍惚了。他明明知道这太危险了,但却无法控制自己一时的性欲。此时,他一边心中“咚咚”地打鼓,一边任凭香子伸出手来,抚摸他。

  此时此刻,由布被毒蜘蛛麻痹了的神经又松懈了警惕,在香子的诱惑下,他失去了防御。

  突然,诊疗所的拉门被粗暴地拽开了。

  “啊——”由布不由得发出了似乎早就预料之中的、充满了无限悔恨的惊叫声。

  手中拿着猎枪的香子的丈夫源次,象头野兽一样冲了进来。

  由布惊慌地一下子从香子的身上滚到了地上。他的那条假腿,还搭在香子的身上无法拽下来。紧张的汗水从由布额头上滚流下来。

  “请,请您原谅吧——原谅吧!”

  由布没有象越智数正闯入他和由纪子偷情场面时那样乞求源次饶命。既使他可以乞求源次饶命,但现实是无法改变的。另外,他也根本不想再低三下四地乞求了。

  但是,这次他心里十分坦然;也许这次会被源次开枪打死,也许会把他还仅存的另一条左腿打烂。由布只是低声地哭泣着、心中祈祷着。

  “果然如此!果然在干这种事!真没有想到!”

  说着,源次把枪口对准了由布。

  “你!别开抢!别开枪!”

  “混蛋!贱货!”源次又怒吼一声。

  “你、你要打死她吗?!”

  源次似乎根本没有听见。他涨红着脸,慌乱地喘着粗气,用一双似乎要瞪出血一样的眼珠恶狠狠地盯着由布。

  “是的!”源次点了点头。“不过,如果能昕我一句,我就可以饶了你们!是被杀掉呢?还是想听一听?!”

  “什么事?请您说出来吧!”

  由布紧张地把头在地席上擦了擦汗珠,问道。

  “和我老婆干完!就这个样子!完事之后,喝上半瓶酒,如果这样就可以饶了你,不然,我就立刻干掉你!!”

  说着,源次指了指随身带来的一大瓶烧酒。

  “干也行,喝酒也行——可是,请您别发火!”

  “少费话!老婆子,你不帮他一把吗!”

  源次站在他们前边认真地看着。他看到老婆似乎轻轻地化了一下妆。这样一来,倒能多少掩饰一下她那丑陋的面容,难怪能和这个大夫勾搭上呢!源次不常和他的老婆同房。可这个大夫却……他开始认为这个由布神经有毛病了。但是,他渐渐地来了气:在他的脑子里似乎又浮现出这个由布和他老婆偷情取乐的场面。

  尽管他十分气恼,但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他闯进这里时,这两个人都吓得不停地发抖,而且这个混账老婆似乎是在用一种难以明状的样子死盯着这个混账丈夫。

  由布完全瘫软了,但他还是要照源次的吩咐和香子作爱。

  源次则站在一旁,用一双因喝多了烧酒而发红的眼睛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由布终于骑上了香子那粗壮的身体,香子也开始发出了粗重的喘息声。

  和香子一完事,由布便喝下了大半瓶烧酒。在他喝酒期间,源次又和香子作爱。事一干完,两个人都喝起烧酒来。三个人喝得醉醺醺的。人醉了什么奇怪的话都说,什么奇怪的事都做。香子被理所当然的丈夫搂着、压着睡着了。

  源次和香子一年也难得有几次同床,相比之下他更喜欢烧酒,而且他也知道香子到这个地方来也是出于女人的水性扬花。平时他认为象这样的丑婆娘无论跟哪个男人乱搞他都不吃醋,可现在他也从心中涌出了一股嫉妒的心理。这是他从来都没有产生过的一种奇妙的感情。他突然闯入这种场两,亲眼看着由布和自已的老婆作爱,于是他的内心深处也萌发了一种冲动。对于从未想过女人是什么滋味的源次来说,也突然感到了自已的老婆是如此地诱人,似乎源次是第一次观察到女人的秘密,第一次感受到了心力交竭的快感。

  在诊疗室的寝室里,香子一手抚摸着由布,另一只手摸弄着自己的丈夫。

  从明天开始,由布将搬到源次的家去住了,因为这里的诊疗所关闭了。由布连同香子一同回到了源次的家。一起吃饭,一起喝酒,三个人倒还十分和睦。对于源次的这个意见,香子是非常赞同的。当然由布也只能赞同,他决没有理由和资格提出反对的意见。——但是,这件事的结果也太令人不可思议了。

  由布木呆呆地思考着这件事。

  他并不是不知道源次的打算,被忘却的性欲又从源次的身上恢复了,因为他看到了自己的老婆和别的男人同房时的诱人的情景了!可当他自己和老婆同房时就不知道该怎么做,如果三个人在一起时,他反而觉得这种激情能持续很长时间。

  如果能象源次一样的“胸怀”,越智不至于做出那种愚蠢的事情,也不会进监狱了,他们夫妻俩人会和睦地过着日子。当然,由布也可能又去勾搭别人的妻子。那时,越智就可以行使他的权力对付由布这个蠢猪了。

返回目录
魔鬼的脚步声
魔鬼的脚步声
作者: 西村寿行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