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激战
发布时间:2016-05-27

  1

  丰前坊紧紧地注视着呀子的变化。

  自从由布文人来了之后,呀子时刻也不离开由布。由布整日掷石子,从天亮一直练到太阳落山。

  呀子准备每天的饭菜,除此之外还干些洗洗涮涮、缝缝补补的家务活。呀子手脚麻利,这些活儿很快就能干完,然后就去由布练习的地方。她百看不厌地盯着由布,看他练习投掷石子。

  对由布来说,也许是他的运动神经太迟钝了,他投出去的石子从来就没有打中过一个目标。他认为自己的腕神经受不了这种疲劳的痛苦,所以命中率极差,丰前坊见此也感到十分吃惊和遗憾。

  ——还是别再让他练下去了,看来这些杀手锏的技法与由布无缘,丰前坊这样想。

  不过这话从没有从丰前坊的嘴里说出。

  投累了,由布就和呀子并排坐下来,不知在说着什么。

  注视着这一切的丰前坊,目光暗淡下来。

  呀子倾心于由布,这是女孩子初恋的一种举动。她从一开始就以一双温柔的目光注视着由布的一举一动。然而,这个人是由布,是被越智数正正在拼命追杀的由布。这个令人恐怖的魔鬼就要来这里了。于是,丰前坊打算最近就让呀子下山去。今后,也不允许她上山。女人是不能修行的。为了今后的生活,她不能一辈子埋没在山里,她要走上社会。

  如果由布没有被越智追杀—事,也许他就会同意把呀子托付给由布了。由布是医生,不但由布自己,就连他的许多朋友也属于上流社会的人,但他知道了由布目前的处境,和这样的人相爱,等待着的只能是不幸。

  4月23日。

  今天是由布到此地的第10天了。由布和呀子在等待着深夜修行回来的丰前坊。

  “我希望您能同意我和呀子小姐结婚。”由布终于提出了这个要求。

  就在两天前的夜里,由布和呀子私通了。呀子说她15岁,但长得却象17、8岁的姑娘,由布压抑着自己的欲望。他知道呀子对自己的恋情。但是,他们之间的年龄太悬殊了,可呀子那充满了激情的恋情,打破了这个距离。在她的身上,散发着芬香气息。她的四肢修长、健美。虽然她少言寡语,但她那双明亮和水灵灵的大眼睛,仿佛有诉说不完的情和爱。

  孙女儿,一开始就属于了由布。

  由布冲破了自己压抑的欲望,他把呀子搂在怀里,呀子也紧紧地依偎在他的身上。在这长久长久的爱恋中,由布在思考着今后怎样培养呀子的事情。走向社会是异常艰辛的。自已还不知道将来会是怎样。他不该把这种痛苦强加在呀子的身上,为了能和由布永远在一起,呀子说她打算从这儿逃出去,而由布却在一旁冷静地观看着这场用生命做赌注的爱。

  呀子说,如果越智来了,也就要和他搏斗,杀掉越智,就是死了也要守护好先生。实际上,呀子也是个烈性的女子。由布开始考虑结婚了。

  这并不是为了得到呀子的保护。他要教导她,培育她,他要让呀子光彩夺目地成为一个女中娇娇者。这当中丝毫没有性的欲望,由布是第一次认认真真地亏虑一个女人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既然双方都这样想,我也没有什么意见。不过,呀子跟着你能够幸福吗?”

  丰前坊说不出坚决不同意的理由来。他只是耽心明天那个魔鬼越智就可能赶来。

  “爷爷,如果那个魔鬼来了,我就干掉他!”

  “就凭你的力量是打不垮他的!当然,如果万一有了机会,我也不反对你试一下。我非常希望你能平安逃出他的魔掌。”丰前坊用眼睛紧紧地盯着坐在面前的呀子说道。

  “不管怎么说,也要尽情尽兴地活下去,为了呀子小姐!当然,我也有可能有‘万一’的那一天,不过,我还有不少财产,所以,我决不会让呀子小姐受苦的!”由布在指天发誓。

  结婚之后,呀子就入了他的户口了。由布在东京有房产、有土地。哪怕就剩下呀子一个人了,也决不会穷困潦倒的。到了那一步,有了这笔财产经济状况要比呀予和丰前坊一起生活的经济状况好得多。

  “知道了。”丰前坊点了点头。“如果这样定下来的话就选个你们认为吉利的日子办了吧!不过,就象你刚说的,投掷石子的技法不理想吧?要我说,你干脆别再练下去了!”

  “怎么,我竟然那么笨吗?”由布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如果让他扔一百个石子,他会击中一百次不同的目标。他自己对这一点也十分气。

  “不行呀!简宜太糟了。”说完,丰前坊笑了起来。

  由布说他听到修行者说过丰前坊的事情。那么,越智也极有可能从这个修行者或其他听过这件事的人那里知道这一切的。如果他一旦听说了,肯定马上会赶到这儿来的。

  “如果他真来了,那我就站在他的面前,绝不让他占上风。我尽量给你们拖延时间,逃出他的追捕。可是,我绝不能杀死越智。一旦你们逃了出去,就要和睦地过一辈子!”

  那么,如何从这出走到达所要去的城镇就成了重要问题。因为此时越智极有可能已经赶到了英彦山。如果不走运的话,就有可能在半道上碰上他。如果顺利地离开这儿,到了城里问题就不大了,因为越智正受到全国通缉,他不会轻易闯进城市的。如果越智已经到了,那就只好等着躲过这个风险了。他们可以趁丰前坊缠住他的时候,相机逃出山里,逃到城市里去。

  “我想在这儿再住上一段时间。”

  由布并不是为了让丰前坊再想一些别的办法来对付越智。

  丰前坊一直把呀子拉扯大,不能就这么慌慌张张地走掉,这样让别人看起来似乎是把呀子绑架而去的。

  “好,你们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你们不要离我太远了。也许越智不久就会来的呢!”

  对丰前坊来说,由于修行几十年他的预感力很强。

  这种预感可以捕捉到任何微小的魔鬼的脚步声。来的到底是什么不一定很清楚,但他确实感到了是一种不祥的物体正向这儿赶来。这种物体不仅对由布来说不祥,对丰前坊恐怕也是如此,尤其他感到了混杂在其中的那粗重的魔鬼喘息声。

  由布不再练习投掷石子了。

  他开始构建一块能自己自足的种粮食的农田,劈柴,修建房屋了。呀子一旦和自己离开后,这些事情就都要丰前坊一个人来干了。马上就要到5月了,英彦山已经披上了绿装。在呀子那清澈透明的眸子中,似乎可以看到她对即将要开始的新生括充满了无限幸福的遐想和憧景。尽管丰前坊不让他们干这些事情,但在这种幸福的驱使下,呀子还是精神百倍地去帮丰前坊做好冬天物品的收藏和春夏季物品的准备工作。

  德之介和幸太郎进英彦山的日子,是4月27日。和他们一道来的,还有村里的两个向导。

  他们开始打听丰前坊的住处。

  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修行者丰前坊的住处。英彦山是灵山的修行者的圣地。尽管他们向神社和许多修行者进行了询问,但仍然没有打听到丰前坊的准确住处。

  “这个丰前坊不过是人们的传说吧?阿幸。”德之介有些不安了。

  原来被人们所称之为元明流派的武林高手,也许是一场骗局呢!现在自称元明流派的人,飞镖的技法也不过如此。如果这个丰前坊只是传说中的高手,恐怕他根本不会见想来学艺的由布文人和越智数正的。这样的判断也许是对的。

  第二天,两名向导就告辞了他们返回马塔村。德之介和幸太郎也漫无目的地在这一带转悠着。

  为了野外露宿,幸太郎出去找水源了。

  过了大约一小时,幸太郎慌慌张张地回来了。

  “不得了了,阿德!”

  “怎么了,看你这个样子。”

  “暴力团!向这开过来了,可不得了!”

  “在什么地方?”

  “离这有五、六百米的样子。”

  幸太郎找了一处小溪。他突然听到了讲话的声音,便停下了脚步。有4个男人也来打水。幸太郎躲在树荫里,取出望远镜,这4个男人是暴力团团员。

  幸太郎一直尾随着这4个人,想看个究竟。

  “有五、六个人哪!他们在那儿烧着篝火,看架势是准备大干一场的。你看怎么办?”

  “是不是他们发现了越智的行踪?”

  “不知道。只是让人觉得他们来势很猛。”

  “这可是件大事呀,阿幸!”

  “所以我也这么说。咱们怎么办,阿德?”

  “到底怎么办?你……”这时,德之介把视线转向了随身带来的对讲机。

  “只好把情况告诉村长了。这么多的人马,可不是你我两个人能对付得了的。”

  说着,德之介又打开了一份五万分之一的地图。在图上画了一条线,为的是确定目前的所在地。

  “我是蛸八,请找一下船长。”

  “我是船长,有什么事?”

  当他们呼叫了3次时,多贺尾要介回答了。

  “发现了墨斗鱼群,请准备捕捞作业。”

  “知道了,蛸八。准备吧。”

  “方位。以A地点东北方向2公里;以B地点东北方向1.5公里;以C地点东南方向900米;以D地点东北方向300米。”德之介一边指着地图一边报告道。

  “知道了,蛸八。”

  对讲机关掉了。

  “快点!不要让这些家伙溜掉了。”说着,德之介迅速把东西装进了帆布包里。

  所谓墨斗鱼捕捞作业,就是意味着一场恶战的紧急状态。A地点就是他们和向导分手的地方。

  “组长也肯定进行联系了。但这儿是深山老林,组长和悠吉他们恐怕一时也难下手。”

  “那帮家伙也许找到了越智或丰前坊的下落了。这帮畜生!”

  幸太郎背上了帆布包。

  多贺尾要介接到了信号后,立即发出了警报。

  村里立刻聚集了40人的警卫村民。多贺尾也操起一杆长枪。当然,也把情况通报给了瓜生辉义。瓜生被美由起搀扶着赶来了。

  “身体怎么样,瓜生先生?”多贺尾用吃惊的样子看着瓜生。

  “我也能去。如果暴力团集结到一起,那么越智就太危险了。”

  “可你的身体……”

  “用绷带裹好了,还打了固定的石膏呢!”

  他知道目前越智的危境,再不出马就不行了。虽然他意识到伤口正在恶化。

  “多贺尾先生,”美由起插了一句,“能不能借我一把大刀?”

  “借刀?你要干什么?”

  “我也是个九州的女人呀!我守护着瓜生。如果有人敢动他一下,我就活劈了他!”

  “好!有骨气,你是我们马塔村的村民!为了保护自已的男人,你就拿着这把刀上阵吧!嗯!这可是我们家祖上传下来的刀呀!看!这是我的枪,我要开枪打穿第一个闯进村里的家伙的胸口!”

  这马塔村的男人一听说要开战杀人,他们的脑袋都发热了,个个跃跃欲试。村长多贺尾也看出,美由起也是个刚烈性格的女人。

  “把马借给我和美由起吧?”瓜生也被美由起的举动惊呆了。

  多贺尾是多贺尾,美由起是美由起。多贺尾这么暴烈,也许他就要发生脑动脉破裂呢!从处死全体偷牛贼的事情来看,瓜生知道了马塔村的人是多么凶暴,把杀人不当回事!

  如果瓜生不参与进来,说不定要发生一场大惨杀的事件!

  村子里的警卫人员还再不断地集结着。

  多贺尾骑在马上,对村民们发布着命令。

  “各位乡亲父老,准备好了吗?我要为维护正义和村子的荣誉出征了!大家要坚守村子,总指挥是村议长安西。无论是什么人,胆敢来袭击我们,就坚决击退他们!现在,我们就要出发了!第一队、第二队、第三队、第四队,紧紧跟着前进!”

  说着,多贺尾猛地踢了一下马肚子。

  侦察组走在队伍的最前边。

  瓜生和美由起也尾随在多贺尾的后边。

  ——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发生一场互相残杀。

  瓜生打定了主意。

  如果双方都是暴力团就不管这么多了。他们互相残杀只能使社会上更清洁一些,但这次受到伤害的可是马塔村的老百姓。如果发生这场血战,那么警方也就有了介入此事件的理由。新帐老帐一齐算,马塔村可就要吃大亏了。

  由于由布来过,越智和瓜生也来过,所以搅乱了村子里平静,因此他有这个责任。对由布和越智来说,已经不能指望他们做些什么了。由布不过是个只知道逃命的男人;而越智则是个一心要杀掉由布而不择手段的男人。这下子只有瓜生一个人去舍身挽救整个马塔村了。

  ——就是用生命作为代价也要阻止这伙暴力团!

  可不要在我瓜生到来之前事件就展开。

  ——越智这个混蛋!瓜生不禁又在心里骂了起来。

  如果他陷入了暴力团的包围圈中,越智的尽数也就到头了!瓜生可不希望看到这个结局。如果被暴力团杀了越智,他可是绝对咽不下这口气。

  2

  几只乌鸦在越智数正的头顶上盘旋。

  听到乌鸦的异常叫声,丰前坊的第六感觉告诉他是由布惧怕的那个魔鬼来到了。

  现在是清晨,丰前坊刚刚起床。

  越智已经站在了他的草房子前。

  他不知道由布文人此时到底在不在屋子里。因为为了寻找丰前坊的住处,他已经费去了10天时间。可丰前坊对此却一无所知,他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由布比越智提前3天离开了马塔村。为了寻找丰前坊,他也花费了10多天的时间,所以已经过了半个多月了。

  如果由布还没有离开这儿,那么这儿就是这场追捕的尽头了。

  越智无言地拉开了拉门。

  “你是丰前坊吗?”

  越智开门后,看到一个40岁出头模样的男人坐在稻草旁的草垫墩子上。

  “那你就是越智数正先生了?”

  “不错,是我。我想见一下由布!”

  “可以。不过,你不能动他一根毫毛。”

  “为什么?”

  “他和我的孙女呀子结婚了。呀子今年15岁,就因为这个。我要在这深山里教育她。但她爱上了由布。对我来说,我有责任让呀子幸福。你只好死了这条心吧!实在对不起了。”丰前坊一直盯着越智,不紧不慢地说着。

  “我能懂你的这个理由。不过,这个理由不能束缚住我。我也感到实在对不起!可是,假使你不想使呀子遭受到不幸,最好不要把她交给象由布这样的一个男人。”

  “魔鬼!”里间屋的房门打开了,一个少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是呀子。她手里拿着两把飞镖。她下定决心,如果越智这个魔鬼闯进就杀掉他!

  “见鬼去!”

  呀子集中全力、随着一声大喊把飞镖朝越智掷了过去。

  刹那间,两把飞镖直插进越智的前胸。

  越智连动也没有动。

  他慢慢地晃了晃飞镖,然后轻轻地把它拔了出来。

  “由布,出来!你真好意思让一个小姑娘保护你?!”越智大喝一声。

  “还是不要使这两把飞镖!”丰前坊盯着越智警告说道,“要是我用这个飞镖,可以一下子穿透一个人的脑袋。眼睛就更别说了。只要我撩上一眼就能打中目标。说哪打哪!如果不客气地说,我就是你的对手!”

  丰前坊想,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还是不动杀机为好。按计划,只要击中击伤他的大腿就行了,因为飞镖上还涂了麻醉药,过一会儿越智就动弹不得了。然后把他捆起来,让由布和呀子利用这段时间逃走。

  但呀子的突然出现彻底打乱了他的计划。

  越智是在胸前安上了护身板,这是个非常精明和有心计的男人。

  如果越智打算使用刚刚拔出的这两把飞镖的话,那么丰前坊就只好先发制人,迅速击中越智的身体某一部位了。因为麻醉药不可能在命中的一瞬间就产生效力。

  “这个飞镖上涂了神经麻醉药,我打算打你的大腿。不过,这也是万不得已的,我不想杀掉你!”

  “我再说一遍,出来吧,由布。你打算也让无关的人也扯进来吗?”

  “不要出来,由布先生!”说着,呀子一把又抓起了靠在墙上的镰刀。

  “啊——,来呀!魔鬼,我要杀死你!”她一边喊叫着,一边朝越智抡过来。

  真是个刚烈女子。越智一把抓住了向他抡过来的镰刀。

  “丰前坊!”

  越智一拳击中了呀子,并把她抵在墙壁上。

  “我可不想让你们卷进去!都出去等着!我只和由布一个人算帐!我等30分钟。再不让由布出来,我就拿你是问!虽然我不想把你们打个半死,但可能也顾不上这么多了,我可有防飞镖的办法!”

  说着,越智把刚才拔下来的飞镖插到了门框上。

  “越智,别动!”丰前坊的口气也变了。

  他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从呀子把飞镖投向越智时,他就感到自己的住处被什么人包围了。丰前坊感到了此时非同小可,恐怕已经处在相当多的人包围之中了。他就有这种相当准确的预感。不知是什么东西向他袭来,是一种的脚步声,越智的脚步声不过是其中之一罢了。

  “我的家被严密的包围了……”

  “包围?”越智私毫没有丰前坊的那种预感。

  “越智数正!你被包围了!现在你插翅难逃!喂,知趣的话就出来!”门外传来了话筒的喊声。

  “是警察来了,他们要把你——”

  “不。”越智摇了摇头,“不是警察。”

  警察是不会这样喊叫的。

  “如果不是警察又是谁呢——”

  “啊……”

  越智通过窗户缝向外张望。

  “快出来!我们是玄海组!我们要活捉你送交警察!或者就让你在这儿见阎王!只给你5分钟的考虑!5分钟之后我们就不客气了!那时后悔可就晚了!知道了吗?!”

  “老子知道了,玄海组!”越智愤怒地回了一句。

  “这间屋子里共有3个人与我无关,你们要让他们平安离开此地。如果证明他们安全无事,我就答应!”

  “知道了,快让他们出来!”

  “就按刚才说的办吧,我希望你们别卷到这场灾难中来,我十分敬佩你孙女的勇敢,那我就不打算在这儿杀死由布了。”

  越智的话使呀子大吃一惊。

  “呀子,你和由布允生逃跑吧!快点!”车前坊说。

  “你也走,丰前坊!”

  “不,我不走!这儿是我的家。”丰前坊坚定地拒绝了。

  “这可不行,这个地形对我们不利。在杀死由布之前我是不会死的,我要把这房子作掩护和他们周旋。那么你也就被牵连进来了。还是和他们一块走吧!”

  “呀子、由布,好歹收拾一下就走吧。快点!”

  “爷爷!”准备好行装的呀子呆若木鸡般地不动。

  “我没有事。快点走吧,哪怕离这个魔鬼远一步也好。祝你们幸福!”

  “还等什么,由布!”

  越智从容地取出一支香烟,用打火机点着了。他看着由布和呀子出门外向远方走去。

  “啊!”丰前坊一声苦笑。“只好等着老天爷派救兵了。谁想到我会和你死在一起呢!”

  说着,丰前坊取出了一把象铁棍状的飞镖来。

  “怎么着都行呀!还不快点出去?”

  “出去?我不出去。管他呢!什么时候动手我也等着他们!”

  说着,丰前坊开始在每个手指与手指之间夹上了一根飞镖。

  “你到底要干什么?”越智吃惊地看着丰前坊的举动。

  “谁敢动我,我就对他不客气!”丰前坊笑着说道。

  “可是他们不是冲你来的呀!他们是我的敌人。”

  “谁的敌人也没关系,朝我的房子动家伙,那一半也是我的敌人!”

  “我要安排好呀子的事情,因为她是大夫的妻子了,但这并不一定是件好事。反正总算是了却了一件心事。现在我觉得浑身上下轻松极了。呀子的将来一直是我的一个沉重包袱呀,总算是卸去了。我想用我的飞镖试一试。应该说还能抵挡一阵子。”

  “——出来!越智!由布和那姑娘已经走了,知趣就快点出来!”

  “我不让你杀由布,结果耽误了时间,给你惹了这场麻烦,太对不起了!”

  “这没有什么对不起的!”

  说着,越智操起一把靠在房旮旯的铁锹。

  他卸掉铁锹头,把铁锹把儿握在手里。

  “我在年轻时也杀过人。我的老婆和一个男人勾搭上了,他们尽情的偷欢,我当场抓住了他们,杀掉我老婆和那个男人后就逃出了家,这才进山修行。所以,我非常理解你要追杀由布的心情。可是,由布带走了我的孙女,我同意把她嫁给由布……”

  “你真是个不可理解的人呀!”越智说着依着门框坐了下来。他从门缝向外看着,外边的包围圈正在慢慢地缩小。他看到大约有4、50人的样子。

  好象这伙人在什么地方得知了由布在丰前坊的情报,尔后就一直派人监视似的。

  ——也许这儿就成了自己的归宿之地了吧?

  死神常常伴随着他,但就是不死,除非被杀而死。他要把对手杀得尸横遍野之后再去地狱报到。

  但尽管如此,对越智来说还有不能理解的东西。

  这就是玄海组。已经处了濒于灭亡的玄海组又是怎样凑起这么多的人手?而且,他们是什么样的阵势对这儿进行了包围作战?——越智对此不解。按说玄海组应当彻底失去了目前这样的进攻能力。

  “越智!胆小了吗?!”

  “老子从来没有胆小过!”说着,越智站到了门口。“看看,老子多么精神!你们的包围有什么了不起的?!象你们这样的小崽子们哪里是我的对手呢!”喊完了,越智又躲到了门框后边。

  “那帮家伙如果进来的话,你最好别动。”丰前坊说。

  “你打算痛痛快快地干掉他们?”

  丰前坊没有回答。

  “要杀人的是他们!我不过是为了保卫自己而杀人的!”

  “我想我们现在还是逃走的好。这帮家伙人太多了,如果打起来,最后肯定是被他们杀掉的。”

  “这我根本不在乎。我对这个世道并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事。如果知道我死了的话,呀子也就无牵无挂地生活了。”

  丰前坊的心情十分明朗地展现在越智眼前。

  丰前坊在等待着死神的来临。

  他将在这儿施展他那套元明流飞镖功夫。这种乱箭般的飞镖打出去如同刀林箭雨,一瞬间就可以击倒数人。

  杀开一条血路。如果一旦逃走,就还作为一个修行的出家人飘泊四乡,但这也许就是最后一次的流浪。如果这次逃不出去也绝不后悔。

  丰前坊站了起来。

  有几个男子乱哄哄地闯了进来。

  丰前坊抖动着双手,飞镖统统射了出去。越智看着有5个人闯了进来,但一瞬间全都倒在了地上,几乎同时毙命,飞镖都深深地刺入了他们的眉间。

  真是令人佩服的功夫!越智再次看了看丰前坊。他脸不变色,心不跳。越智在想:如果自己和丰前坊交手的话可以想象是什么样的结局!他的飞镖简直可以说比枪打得还要准,还有力!不用盾牌根本接近不了丰前坊。

  “越智!你这个混蛋!再等你一会儿,如再不投降可就不客气了!”

  对方愤怒地叫骂声震荡着山谷。

  好象有人在看着被杀死在屋内的5具尸体。

  “啊,下一步他们要干什么?”丰前坊从死尸上拔出飞镖转过身来问道。

  “一会儿他们就该火攻了!”

  这伙暴力团中也有人知道丰前坊是元明流派的高手,而且眼前这5个人当即被杀就更加证实了这一点。

  “如果他们要火攻,那我就打头阵,先冲出去,你紧跟在我的后边!”

  “好吧!”事到如今,越智只好点头同意了。

  果然,过了那么一会儿,外边的大火便熊熊燃烧起来。

  “快走!越智!”丰前坊说着第一个冲了出去。

  刚出大门,丰前坊就倒在了地上。

  雨点般的石头向这儿打来。其中一块石头正好重重地打在丰前坊的头上。越智急忙拽下门板来挡住继续飞来的石头。并再次仔细看了一下丰前坊:他的头被打破了一个窟窿,已经停止呼吸。

  ——丰前坊!

  越智在心里大声呼唤着,他站立不动,元明流的高手究竟死在了这伙无名鼠辈的乱石之下!越智的胸中不禁涌出一股愤怒的烈火来。玄海组的目的是要杀死自己,而丰前坊却成了自己替死鬼。实际上他们并没有理由要杀死他,的确,丰前坊是杀掉了5个人,但那属于正当防卫。闯进别人的住宅是最为可恶的,而且还放火焚烧人家的住宅。

  ——我要为你报仇,丰前坊!越智在胸中大吼着冲了出去。

  他左手抓着门板,右手握着铁锹把儿。现在的形势是逃不走的,索性就拼个你死我活。越智东挡西杀,他要让这帮家伙认识一下越智数正是什么样的人!

  越智迅猛地向前冲击!看到他马上就要冲破包围圈,有7、8个人手中挥舞着腰刀扑了过来。越翟一下扔掉了门板,也挥舞着铁锹把儿朝最靠前的一个人头上抡去,那人慌忙用刀去挡,但“当啷”一声,刀被越智击飞,正好切掉了那人的一个耳朵。而越智的铁锹把也有力地打在了他的头上,这个人应声倒地。接着,越智又扫着了第二个、第三个人的胸肋部。突然,一块石头击中了越智的后背,他双腿一软倒在了地上。但越智一边在地上翻滚着,一边继续抡着铁锹把儿,刚好又把一个朝他冲过来的男人的小腿打断。越智陷入了一场恶战之中。

  他咬着牙站了起求,背靠在一棵巨大的树干。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对方:至少有60名暴力团员住包围着自己。

  “越智,放下武器不要反抗,这是你唯一的活路!”喊话的是九岛泰三。

  九岛是从本州带领暴力团闯到九州地区的头目。他知道在九州这个地方光有数量上的优势还不行,必须活捉越智,如果把他交给警方。那么就可以赢得这个地区的威信和警方的好感,而玄海组便可东山再起。那么海港组就不在话下,一夜之间就可以将其扫平。

  为达到借此机会称霸九州的目的,就必须活捉越智。如果警方从他们的手里得到越智,以此作为交换条件,对他们今后所要采取的行动就会睁只眼闭只眼,因为捉不到越智警方在民众心目中的威信就会一败涂地。

  如杀死了越智那事情就麻烦了;警方要追查这次事件,捉拿凶手,而为了要平息这件事就要花很多钱,而且今后也将不好开展工作。

  越智根本不理睬九岛泰三的喊叫,反而更加凶猛地朝暴力团的中心杀过来。不知什么时候他捡起了一把刀,直杀得暴力团尸横遍野,凡是跑得慢的几乎都死在他的刀下。

  突然,越智感到自己的大腿上中了一把匕首。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人投中的。他把匕首拔了下来,把沾满鲜血的匕首朝人群中掷去,然后又拾起了他的铁锹把儿继续拼杀起来。

  九岛看到了这一切。

  满身鲜血的魔鬼正在疯狂地拼杀着。在向中心杀过来,看来他私毫不打算逃走。相反,却朝人最多的地方攻击。

  刚刚形成的包围圈又一次被他给打破了。这是魔鬼在反扑,向暴力团反攻。不知越智的头什么时候受了伤,鲜血染红了他的头部和脸部。

  他肯定是发疯了!九岛在想着。这是一个不容怀疑的魔鬼,是一个把生死置之度外的魔鬼,九岛曾经见过这种凶猛的野兽:就是剩下一条腿,也要用头、用牙咬与对方厮杀到底。厮杀到最后一口气!越智就是这么一头猛兽般的魔鬼。他已经杀死了5个人了。包围他的组员几乎全被他的这般凶猛劲儿吓破了胆,要想生擒越智也许做不到了。他没有料到越智如此凶顽善战。虽然这样打下去还要不断地伤人,但九岛还是下令不得杀死越智。

  ——他一定要嘲弄越智!

  九岛原以为,对付一、两个警察不在话下,这么多人生擒越智费不了多大干戈,谁料想他竟是这般厉害的死神!丰前坊杀死了5个人!加上越智杀的,一共杀了10个人了!

  而这只是刚刚开始。

  3

  德之介和幸太郎最先冲了过来。他们一边挥舞着棍棒,一边杀进包围圈。

  “混蛋!老子是你们的死对头,大道寺组的德之介!”他一边呐喊着脱离了马塔村的救援人员,一下子冲入敌阵。临来之前,他们说好了不让德之介露面,以免受到通缉。

  走在救援队伍最前边的是多贺尾要介。

  “冲啊!”看到这个情景,多贺尾也朝着队伍大喊一声,一边解下随身的战刀,用力夹了一下马肚子便冲了进去。

  40多匹马嘶叫着随后冲了进来。

  “老子就是马塔村村长多贺尾要介!我们要伸张正义,援救越智数正!要命的统统给我闪开!”

  多贺尾挥舞着大刀冲入敌阵。

  最吃惊的是越智数正。他惊奇地看着:骑在马上的多贺尾举着大刀,东杀西砍,暴力团的人纷纷四下逃命。四周马声嘶鸣,马蹄震得大地微微颤动。

  暴力团员被这突如其来的迅猛攻击冲散了,他们在拼命地逃跑。

  九岛泰三竭力指挥着团员,但立刻被朝这儿突然闯入的马群打乱了阵角。这其中还有上了年纪的人,大约有4、50匹马。九岛来不及判断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便仓促逃命了,而他的手下人早就逃之夭夭了。

  九岛的人逃走之后,越智才知道是自己的援军赶到了,是马塔村的那些护村警卫们。

  九岛逃到安全地带之后,重新集合队伍。

  当他弄清这些人是从马塔村赶来救援的人后,他便不再撤退了。要在这些村民的面前向后退却,回去就别再想吃这碗饭了!

  九岛打定了主意。

  “砍伐竹子做武器!快点!用竹子做箭射马!拼死也要把越智抓到手!怎么样?胆小的就死在这儿!!”他不能容忍自已的队伍被这帮老百姓打个落花流水。

  一旦做成竹箭,九岛就要进行反扑了。

  越智默默地挖了一个坑,他要亲手埋葬丰前坊。

  正在这时,重整旗鼓的暴力团又开始反攻了,全部团员都手持弓箭。

  ——越智!还不老老实实地投降吗?或者和这些老百姓死在一起,或是自己逃走,你选一条路吧!马塔村的村民们!把越智交给我们后你们就滚蛋!如果不照办的话,我们就杀你们个片甲不留,连马也不饶过!我们可是有枪的?这可不是和你们开玩笑!”

  随着手提式话筒的喊声,响起了一阵阵枪声。

  “我来说两句!”这时,瓜生辉义骑马来到了阵前。

  背着战刀的美由起也骑着马跟在他的后边。

  瓜生催马向前,这儿的地势不好。烧塌了的丰前坊的房子在一个山崖下。这个山崖很高,正好挡住了暴力团的前进路线。如果他们硬要进攻,就不可避免地付出很高的代价,要发生惨重的伤亡。他们为了对付马,人人手持着竹箭。他们的人很多,而且还有枪。

  如果打起来,肯定是一场彼此伤亡惨重的恶战。

  可以避免这场流血。不过,条件是交出的越智,他们就会立刻撤回。当然,如果不答应这个条件他们就会强行冲过来。他们甚至还同意让越智埋葬好丰前坊后再跟他们走。因为他们知道越智不埋好丰前坊是不会答应的。

  瓜生停住了马。

  “你们谁是指挥的头儿?”

  “我就是!”丸岛站到队前。“你是什么人?!”

  “瓜生辉义!大概听到过这个名字吧?”

  “什么?你就是瓜生辉义?你后边的女人是谁?还背着一把刀,瞧她那副样子!”

  “我是瓜生的女人!”美由起答道。“瓜生身体还没恢复,如果要打,我就不客气了!敢和他动手的人先和我较量较量!”

  “什么?原来警视厅搜查四课课长被一个女人保护着?啊?”九岛嘲笑般地说道。

  这时,美由起铁青着脸一声不吭地从马上下来。

  “我说过,谁欺侮瓜生就先来和我比试比试!”

  她一边喊着一边朝着九岛举刀就砍。

  九岛一边向话撤着,一边掏出手枪朝向他继续追来的美由起瞄准。

  “站住!美由起!”瓜生大声地喊了一声。

  美由起挥舞着战刀,暴力团的人纷纷躲到一边。

  “你想干什么?快住手!”

  九岛把手枪对准了美由起准备射击。

  “太过份了,我让你冷静点!要是还不知趣,我可真的开枪了!”

  九岛被激怒了。

  美由起的刀刃都挥到他的眼前了,似乎再近一点就会把九岛的头劈成两半了。

  “不要犯傻!集合你的组员撤回去!我是来忠告你们的!我知道你们都还没有上通缉令,你们悄悄地撤回去,我也就饶了你们。否则,县警方将会下通缉令追捕你们的!”

  “瓜生,别说大话!我知道你就没安好心!说什么县警方要追捕我们。笑话!你不想活着从这儿回去吗?还有一个什么美由起,我先干掉他,你再过来,我一块收拾了!”

  “如果要杀就请便吧!我看你没有这个胆量!怎么样,开枪吧!”

  “喂,这个女的!我再给你10秒钟!要么杀掉瓜生,要么就滚开!”

  九岛下决心干掉瓜生。

  杀死瓜生,这场流血就不可避免了!一旦开战,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越智也可能在混战中被杀死,否则就只好这样空着两手从九州撤回去。

  “你们请回去吧!”美由起走到九岛的面前站下来说道。

  “喂!来人!把这个娘们扒了捆起来!”九岛向手下人命令道。

  顿时,冲上几个组员。美由起的衣服被撕下来了,即使自己这样,也不能让他们杀害瓜生。的确,她意识到自己成了一个法码,她希望用自己的死去换取瓜生的性命,所以,此时此刻她非常坦然和镇定,也不为当众赤身裸体而感到耻辱。

  瓜生从马上下来了。

  他拾起了战刀。美由起被捆在一根木桩上,瓜生慢慢地走近她,暴力团的组员们一下子围了上来。瓜生象根本没有看见他们似地朝美由起走去。他用战刀割断捆在美由起身上的绳子,把她扛在肩上又走到马的旁边。美由起的衣服被撕坏了,无法穿了,瓜生就用手拉着,尽量遮住她的身子。

  “多么漂亮的屁股呀,和马的一样啊,瓜生!”九岛淫荡地笑道。

  “混蛋!”瓜生回过头去骂了一声。

  当时,他在救美由起时,真想冲过去用刀把那家伙的脑袋劈下来。谁敢上来就再杀他几个,然后夺过手枪。他可以舍身忘死,这样一来,自己这一方就有可能打赢了。如果他的身体恢复了正常,他就会毫无犹豫地下手了。

  一个村民脱下自已的外衣走了过来,递给了美由起。

  “看来非打不可了!”越智迎了过来,对瓜生说道。

  “这是遗憾的,可只有这么干。”

  “有一条路。”越智点着了一支香烟。“我骑马逃出去。如果我不在这儿,你们和他们就打不起来了。”

  “骑马逃出去?你说你怎么个逃法?”

  “从他们的阵前绕几个来回,冷不防跑出去呗!把枪借给我。趁他们慌乱之际,一口气我就能逃掉了!”

  “不行,这个办法不行!他们都有竹箭。你能躲过去,那马可躲不过去。”

  4

  他们召开了紧急的作战会议,商量对策。

  “我希望和他们一伙堂堂正正地决一雌雄,正义在我们一边。他们不过是一帮偷牛的暴力团!要坚决彻底地消灭掉他们!”这是多贺尾要介的意见。

  自己一方有瓜生辉义、越智数正、德之介、幸太郎,再加之美由起共有46人。武器就是战刀、大刀和几枝枪。

  对方是51人,头目手中有一只枪,其他人的武器是棍棒和竹箭。

  从势力上来看,对多贺尾这方不利,但战争这东西一旦打起来很难说谁胜谁负。多贺尾打算让打头阵的两、三个人拿枪首先进攻。

  “问题是对方的手枪怎么对付?”

  瓜生打定主意要拼个你死我活,无论如何已经卷到这场战场中来了,一定要把主动权掌握到自己的手中。美由起就是这场血战的序幕。瓜生不能容忍九岛对美由起的污辱,瓜生也就是等待着他们这帮禽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他要攻击的目标就是九岛,把美由起扒光衣服捆起来的就是这个家伙!

  “我解决手枪的事!”

  “你?你打算怎么干?”瓜生不解地望着越智。

  “你就别管了,这是因为我才惹起了这么一场决斗。那家伙要杀了我;但我如果杀了他,他们就全散了。关键是先夺过他的手枪!”

  “我也去!我去杀掉那个混蛋。怎么样,阿幸?”德之介来了精神。

  “干!为了港湾组的名声也要干!害怕他的枪还怎么在这块地盘上混?!是不是,阿德?”

  “你们最好还是不要随便出去为好。”瓜生笑了起来,在救援队伍来之前,越智一个人干得非常漂亮!”

  “那我们和阿幸相机行动!”

  德之介不高兴了。

  “那就这样定了,德之介和幸太郎作为我的助手,实际这场恶斗就3个人打!”越智做了结论。

  从越智的分析看来,多贺尾后边的人都不应当为了他而送命。他们就是为了自己才赶到这儿的。他不但不希望看到村民们为他送命,甚至也不希望他们为了自己而受伤。

  德之介和幸太郎另当别论,而且他们也非常机敏,熟悉作战。他们3个人合力向对方的中心指挥冲去。德之介和幸太郎使用石攻,即投掷石块进攻;而自己则根据所看到的丰前坊的手法一边向对方投掷飞镖,一边向前冲去。在这种训练有素的攻击下,对方失去阵角,手枪也就不会起到什么作用了。

  如果这个计划得手,双方将打一场恶战,而且如果一旦杀死对方的指挥九岛,那么他们就不战自溃了。

  然后,村民分成两路进行包抄。

  “不用费那么大劲就行!我们不会死在这个地方的。肯定是我先冲到前边!如果我被杀死,也就是死在了突破口处,而且我还要拉个垫背的。当然,这事最好别让多贺尾先生沾上了。瓜生,你是不是紧紧跟着多贺尾先生,注意判断一下形势变化?”越智对瓜生说道。

  “这不成了一场被动的打法了吗?我不干!我们可不是为了看着你们的死才来的!我们要坚决进攻,消灭对方!”多贺尾认为除了全面开战别无选择。

  “——养牛的家伙们!还有30分钟!再过30分钟我们可就要全面总攻了!可你们要把越智这个混蛋交给我们,我们就不杀你们!”

  “还不闭上你们的臭嘴!偷牛贼!不怕死就来撞撞老子的枪口!听清了没有?!”多絮尾气得回骂着。

  瓜生和越智对多贺尾无可奈何了。

  无论他们怎么劝说,多贺尾就是坚持自己的意见,他主张率领全部人马冲入敌阵,但是瓜生和越智感到为难的是:如果这样一来,尽管可能打胜,但死伤的人员太多。不管死多少人,只要一死人,警方就会发觉,这样事情就闹大了。尤其对越智更为不利,越智可不会同意为了自己而让别人去死的计划。与其这样,越智就打算干脆谁也不要去,自己一个人和他们干。他一个人骑马突出包围。如果马死了,他就拼死杀出一条血路,逃向森林。在那茂盛的森林里和对方兜圈子,一个一个地干掉他们。

  于是,越智把瓜生叫到外边,对他讲了自己的打算。

  “这样干太危险,但只好这样了!”

  那样就会出现如下场面:越智一个人驱马逃去,九岛的人马紧追不放,雨点般的竹箭朝越智飞来。这时,越智泄气了。他知道要想活着逃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了。突然,越智从马上摔了下来,他的大腿上中了一箭,鲜血染红了裤子。

  ——这是万不得已的事。

  瓜生对自已说着。

  如果他的身体痊愈了,就会和越智一同干的,但眼下他的身体状态不允许他这样干。瓜生绝望地感到:今天是越智的末日了。这是命运的安排!越智和瓜生的死是毫无疑问的了,但再不能把村民扪牵扯上。

  “你们在商量什么事儿?”

  多贺尾跟出来用怀疑的眼光扫着越智和瓜生。

  “喂,是别的事……”

  “为什么这么神秘。你们这家伙!喂,枥泽,把马都集中在一起。越智神色不对,给他一匹马。嗨!是给瓜生!我的眼神不济了!我和村里的人都一个脾气,一旦定下来的事就要干到底!不能前怕狼后怕虎,这就是我的信条。无论是什么地方来的大暴力团,也决不能向他们屈膝!你懂吗?越智!”

  “多贺尾先生……”

  “别说了,枥泽!立刻组成战斗队形!我打头阵!就按我说的办!谁胆怯了,村子的亲人就会被杀掉。一辈子我们都感到耻辱!怎么样,没给马塔村丢人吧,枥泽!”

  “明白了!村长,立刻组织好战斗队形!不过,最好让我打头阵,也让人家看看我枥泽!”

  为了报复自己的妻子被这伙暴徒轮奸之仇,枥泽坚决要求率先打头阵。

  “好!就这么着!我在第二攻击队!准备出击!”

  多贺尾杀气十足地下达了命令。

  “要我参加第三攻击队,求求您了!我也是个不一般的女人!”美由起举着砍刀站了起来说。

  “好!就这样!我同意你参加第三攻击队,美由起!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村的名誉村民了!象你这样有骨气的人我们要!”

  多贺尾兴奋地说着,一边用袖子擦了好几次大刀。

  瓜生和越智互相看了一眼。

  “我和德之介、幸太郎去杀那个头子!”

  “我也去。这第一名就让给我吧!”

  说着,瓜生笑了笑。

  “好了,准备向这伙偷牛贼进攻!”多贺尾下达了攻击令。

  “给我狠狠打!正义在我们一边!都听着我多贺尾要介的指挥!”他一边大喊着一边走了出去。

  德之介手持棍棒走在最前边,幸太郎紧紧跟在他的后边。越智、瓜生和美由起也一步不拉地跟着走。

  “我要是死了,你就和美由起一块过吧!”

  “混蛋!想让我把你劈了?!”

  这一队村民卫队的行进声音震憾着大地。

  “喂!”

  越智停下脚步。他突然听到在某一处传来了一阵嘹亮的攻击号角声。这号音标准、纯正,象是正规军队的号音一样。全体人员都停下了脚步。

  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惨人的号音不停地响着。

  “我是大道寺组组长大道寺公秀!”

  突然,号音停了。从正前方传来了手提式高音喇叭的喊声。

  “啊,是我们的头来了!头儿来了!”德之介激动地都要哭了。

  ——这个混蛋!越智喃喃地说道。他放心了。当时他们在大劫狱时就有过这样的联系号音。这次又是他带着人马赶来了。这个大道寺就是这样,无论到什么时候就喜欢兴师动众。

  这时,他们看到约有10多个身影跳了过来。

  “我方的队伍全都退下!这帮家伙由大道寺的队伍收拾掉!”

  随着喊声。大道寺的突击队冲了上来,再次响起了一阵号角声。

  “越智!德之介!趁势进攻吧!”

  队伍中有人似乎不太高兴似地喊道。

  “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一伙暴力团的人呀!”

  瓜生也觉得如果退下去也太窝囊了。

  “这个大道寺就是这么讨厌!”

  越智似乎看到了九岛的暴力团正在慌慌张张地布置反攻的队形。大道寺的攻击号令还在响着,大道寺的队伍与九岛的暴力团越来越近了。

  越智终于看清了,从大道寺的队伍里投出了好几枚炸药包,肯定是爆炸专家悠吉也来了。猛然间,一阵剧烈的爆炸声震憾了大地。越智看到九岛的暴力团员被炸得血肉横飞的场面。

  接着又扔去了几包炸药,随着又一阵的爆炸声,越智看到有一半以上的暴力团员被炸倒在地。残存的一些暴力团员被这突如其来的猛烈爆炸进攻吓破了胆,乱了阵脚,四下逃窜。

  “真是了不起的人哪!幸亏他们赶来了……”多贺尾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越智和瓜生的身边,低声地说道。

  “组长!悠吉老兄!”德之介大声呼喊着冲了过去。

  “那个家伙就叫大道寺公秀吗?”多贺尾问道。

  “是的。”

  “刚才我也被这号音吓坏了,不过这场面真壮观呀!那声音真棒!哒哒哒,嘟嘟嘟。”多贺尾听着号音笑了起来。

  “大道寺,还有那个爆炸专家悠吉……”瓜生喃喃地说道。

  还有越智……千叶监狱的劫狱事件元凶都集中到自己的眼前了!

返回目录
魔鬼的脚步声
魔鬼的脚步声
作者: 西村寿行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