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风花
发布时间:2016-05-27

  从1月到2月,冬子一直沉迷于制造帽子的工作。因为3月中旬有时装表演,要赶做参加表演的帽子。

  虽不是看不起一般的小卖店,但对参加展出的帽子还是很担心的。所以从设计、锻带,到磨边,都要冬子亲手来做。

  制造帽子时,冬子把贵志、中山夫人都抛在脑后了,以平静的心情醉心于工作。以前没有这样的情形,无论做什么工作,都会马上想起贵志,挂念着他是在家里,还是在事务所。现在已很少挂念了,即使偶尔想起,马上就又忘了。也许冬子也已习惯了失去子宫后的独身生活。

  从那天离开中山夫人后,中山夫人曾来过两次电话,但冬子没去。第一次有点感冒,另一次是因为有急事没去。“如果有时间,务必来呀。”夫人虽这么说了,但冬子并没有打电话给她。并不是很讨厌中山夫人,也不是害怕女人同性的接近,相反有时候她还梦见夫人温柔的爱抚。

  但是,冬子却不想改变目前的状态,虽谈不上洁身自好。2月初,参加展出的帽子大致做完。今年流行的帽子有两种,一种是1920年曾流行的高顶的克罗休,顶部配有鸟的图案,另一种是鲜红的男童式的大盖帽。好卖不好卖姑且不说,在玲珑剔透的帽子中,透露出女性的温柔。煞是好看。

  就在最后一种就要做完的时候,贵志来了电话。

  “怎么样?”贵志仍旧是那样问她。

  “什么怎么样?”冬子冷淡地反问道,但心还是颤抖一下。这是去年年底过了一个没有得到满足的的晚上之后,隔了两月才打来的电话。

  “上次曾约你旅行。下周能挤出时间吗?”

  贵志约定去旅行,是去年的1O月。当时是打算安慰出院的冬子,去温暖的九州。自那以后就到了年末,也许是由于忙,贵志再也没有提起。三个月过去了,贵志似乎并没有忘记。“下周去福冈办事。去福冈前先去宫崎。”

  和贵志多次旅行都与工作有关一样,他不是只为了休养而旅行的人。最初还感到不满,但以后就习惯了,更主要的是被贵志迷住了。

  “北九州冷,宫崎暖和,已经是梅花盛开的季节了。”

  “……”

  “星期天直接去宫崎,星期一去福冈。我在福冈打算呆两、三天,如果你着急的话,先回来也行。”

  冬子商店的休息日,只有星期天,星期二上午从福冈回来,就多休了一天半。

  冬子考虑的不是商店,冬子最放心不下的是晚上的事。在旅行途中让贵志抱着还会没有感觉吗?如果两人旅行中得不到满足是很别扭的。

  “怎么样,有什么事吗?”

  “没有……”

  “你也不光呆在家里。”

  冬在想起阳光明媚的南方的海岸。出去旅行如果心情好了,也许能重新享受愉快。

  “怎么样,能行吗?”

  “是……”

  “那么,快点准备票,上午有直达航班,就坐那趟。贵志仍然是早早地自己决定。“票让人送去,还是在机场给你?”

  “在机场给我。”冬子意识到会让船津送来,马上拒绝了。

  “那么就这样定了。”

  冬子放下了话筒。本来想,如果贵志来电话,就问问他新年领着全家去夏威夷的事,挖苦他一番,可是打完电话才发现,只是约好了去旅行的事。

  冬子对自己这样顺从贵志感到气恼。

  星期天的飞机,从羽田机场起飞是11点半。

  冬子11点过5分到达机场。从中央大厅到外边,然后再转到去宫崎的第二候机大厅,都没有找到贵志。时间是准的,是自己提前来了。冬子站在大厅的一角等着。不久,就看到了贵志的身影了。他穿着灰色的大衣,提着一个箱子。

  “喔,真漂亮。”

  “什么?”

  “我说你真漂亮。”贵志说完,轻轻地拍着冬子的肩膀,“卖帽子的却不戴帽子。”

  “奇怪吗?”

  “不。”

  冬子直到昨天还不知道穿什么衣服好。今天她穿了毛衣,双重乔其纱的裙子,外套穿一件藏青色的大衣。原想戴帽子,为了显示柔软的头发,还是决定不戴。

  “行李只有这些?”

  冬子拿着一个路易·威顿的大箱子。

  “就这样拿着进去。”贵志点点头向柜台走去。

  由于是星期天,去宫崎的接待处前很拥挤,似乎还有拿着高尔夫球拍的团体旅行者。

  “差不多准时到。”贵志拿着搭乘券返回。“1点到宫崎。”

  两人进入汽车休息室,从那里搭汽车去乘飞机。冬子和贵志在窗边并肩坐下。

  最近东京天气一真不错,阳光明媚,和风习习。

  “和你夫人说了什么?”登了飞机后,冬子问。

  “没什么……”贵志欲言又止,点上香烟。“宫崎的旅馆定在能看到青岛的地方,离街虽然远一点,但那地方安静。”

  “不过,是很奇怪的。”

  “什么?”

  “因为……”

  一度分手的两人,又一起旅行,不认识的人见了,还会以为是相爱的恋人。实际上的确两人是在相爱。这种爱,不象年轻恋人那样天真浪漫,也不是为了今后而海枯石烂。两人是被一线情丝所连结。

  眼下是蓝色的大海,从空中看去,大海就象沐浴着阳光的蓝色的绒缎。日本海那边铺着大雪,太平洋沿岸却是难以置信的明媚阳光。

  看着看着,冬子感到一阵困意。一个人旅行就不会这样轻松了,现在和贵志在一起,即便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感到紧张。

  这种温和是什么……是多年来所熟悉的安全感吗?

  冬子把头靠在窗上,这时贵志凑过脸来。

  “能看到什么?”

  “全是海,还有两条船。”

  “上次见面后,身体状况怎么样?”

  “还好。”

  “最近见到中山夫人了。”

  一听到中山夫人,冬子转过脸来看着贵志。

  “她来过事务所。”

  “有什么事?”

  “好象是顺路来到的。听她说,你新年去了她家。”

  “嗯……”

  “她说一起喝葡萄酒,很快活。”

  冬子想起酒后那晚上的事,感到全身发硬。

  “她似乎很无聊。”

  “说什么了?”

  “喋喋不休地说教授变心了。”

  “教授是真的吗?”

  “也许是真的,但不象她说得那么夸张。”

  “……”

  “她有点歇斯底里被害妄想症。”

  冬子想起夫人突然赤裸时的情景。

  “那样的人最好不要太接近了。”

  “我……”

  “她象是很喜欢你。不管怎么说,她很想玩。”

  “可是,如果丈夫变了心,她歇斯底里也是没法的事。”

  冬子不知为什么,总想为夫人辩护。

  “但是,没有必要把丈夫的轻浮说出来吧。”

  “夫人大概喜欢你吧?”

  “怎么会……”

  “你不知道?”

  “即使是这样,那样能吵、多舌的女人实在讨厌。”

  “其他没说什么?”

  “只说了这些就回去了。”

  “她一定很寂寞。”

  冬子想起那天夫人说着“没有子宫”向她靠近的目光。

  到达宫崎机场,稍微晚点了。

  南国的阳光十分明媚。俩人穿过大厅,叫了一辆停在机场前的出租车,驶向青岛的旅馆。

  “现在的季节比较空闲吧?”贵志问司机。

  “今年不太好,不景气,因为很多人都去了夏威夷、关岛。”

  对依靠南国情调吸引人的宫崎来说,太平洋的常夏之岛是强大的竞争对手。

  从车窗可以看见路旁的华盛顿椰子树,周围种着山茶树和盛开的山茶花。

  大约20分钟后,车到了观光旅馆。房间是在五楼,整个青岛尽收眼底。

  “稍微休息一下,还是马上出去?”

  “随便。”

  “那么到楼下吃点东西,再出去吧。”

  冬子脱下大衣,只披着貂皮披肩离开房间。

  “好象都是新婚夫妇。”在一楼的日光室贵志一面喝着咖啡,一面很难为情地说。

  从旅馆叫了一辆出租车,经堀切卡驶向仙人掌园。

  “这一带在宫崎也是最暖和的地方。”司机向他们介绍说。

  2月初就用不着穿大衣了。在仙人掌园的入口处,芦荟正开着黄色的花朵。

  看完仙人掌园后,去了小人国。弯弯的海岸线,点缀着棵棵文珠兰。二人坐在沙滩上。

  “如果能悠闲地住在这样的地方多好。”冬子看着海岸线说。

  “两、三天还行,呆上一周就够了。”

  “是吗?”

  “因为正是忙的时候,偶尔来一趟还行。”

  确实,也许贵志不适于这样安静的地方。

  “和你旅行,有几年了?”

  13年前,春天去津和野。”

  “是了……”

  那次旅行,使俩人最后分手。

  “真奇怪。”贵志微微笑了一下。

  分手后两人又一起旅行,确实有些怪。不过,这次旅行冬子另有目的。

  从海边回到旅馆,洗完澡时,已是6点。太阳落到后边的山巅上,晚霞把青岛染得辉煌。

  晚饭给送到与卧室相通的日本式房间,有生鱼片、油咋虾,此外还有这个地方的特产香蕈红烧海胆等。

  “少喝点。”贵志给冬子倒上酒。

  “好象要醉了。”

  “反正要睡觉。”

  冬子点点头,想起晚上的事。今天晚上能够互相满足?索性醉了,忘记一切不安,也许会更顺利。冬子下了决心。

  没有吃饭,只吃了点心,肚子就饱了。喝了一壶酒,脸颊已感到发烧。

  “怎么样,再去楼下的酒吧喝点?”吃完饭后,贵志邀请冬子。

  从楼下的酒吧,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大海。过去,晚上有灯光照耀着整个青岛,现在灯光已经撤去,岛子完全淹没在黑色的大海里。

  冬子向服务员要了康巴里苏答。康巴里兑有酒精,冬子让服务员给她稀释一下。在酒巴呆了一个小时左右,二人回到房间,已是十点。冬子在窗边眺望着夜幕笼罩下的大海,贵志走了过来。

  “累了吧?”

  “稍微……”

  “一直乘汽车、飞机。”贵志边说边把手搭在冬子的肩上,“真安静。”

  在远方隐约可见一堆红红的火光。

  “换浴衣吧。”

  冬子回到卧室,脱了衣服,从路易·威顿提包里拿出睡衣,等她穿戴好时,贵志进来了。

  “好久了。”贵志忍耐不住,拉过冬子。

  “等……”

  冬子没有回答,哭了起来。

  “过分了吗……”

  贵志那么地爱自己,而自己却那么无用。这是冬子哭泣的理由。

  “不要哭了。”贵志紧紧地抱着哭泣的冬子。

  “来吧,睡会觉吧。”

  冬子在贵志的胸膛上闭上了眼睛。贵志很快就睡过去了。

  冬子听着贵志均匀的呼吸,一会儿下了床。在桌子上亮着一个不大的台灯,房间幽暗。冬子穿上衬裙,坐在窗边的椅子上。刚刚还有音乐声的楼下大厅,现在也变得静悄悄,正面是漆黑的大海,只有前面的草坪被荧光灯照着。冬子把视线投向远处,右边是一行行相连的灯光,海岸线向右弯延而去,侧耳细听,似乎能听到波涛的轰鸣声。

  冬子一边眺望着漆黑的大海,一面考虑着没有达到高xdx潮的身体。

  多亏是出来旅行,才感到有些满足,但与过去的愉悦相比还差得很远。经验丰富的贵志未必没有察觉。贵志还在那里睡着。明天醒过来,恐怕他什么也不会说。

  第二天早晨多云,但天并不冷。

  俩人9点在一楼的饭厅吃早饭,早饭是玉米片、烤面包片和火腿。贵志一扫而光,冬子只喝了咖啡。

  “不吃了?”

  “早晨总是喝咖啡3”

  贵志二话没说?把冬子剩下的火腿拿起来吃了。

  “好不容易来到这里,还是去趟狩猎场吧。”贵志对什么都抱有强烈的好奇心,即使是非洲的自然公园,在一百万平方公里的空地放养动物的地方都想去。

  “去福冈的飞机是两点,时间还早。”两人回到房间作出发的准备。

  1O点乘车离开旅馆,天空已经睛朗。青岛映耀在蓝色的大海里。汽车驶入通向狩猎场的高速公路,左边是成排的海枣树,右边就是大海。

  虽是二月,从窗口吹进的风却饱含着春天的气息。

  “这前边有一个好高尔夫球场。”

  “真想打高尔夫吗?”

  “不,现在没心思。”

  球打得很好的贵志,来到这里不打球是很少见的,当然他纯粹是为了不会打高尔夫球的冬子。

  “昨天晚上,睡到半夜起来了吧。”

  “你知道吗?”

  “不,只是感觉到的。”

  “睡不着。”

  从前只要感到贵志在身旁,冬子就能心安理得睡觉。几乎没有半夜起来过。

  “床不舒服?”

  这也是原因之一,但更主要是没有达到性满足而导致的不安。”你仍然神经质。手术后特别厉害了吗?”

  “……”

  “大多数的人在手术后都胖,你却瘦了。”

  “没有。”

  其实是真瘦了,至少瘦了两斤。

  “那就好。出来旅行要忘记一切,悠闲自在才好。”

  不用贵志说,冬子也想那样做,可是不行。她不能象贵志那样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是性格,不是一朝一夕能改的。

  “我在哪里都能睡,以至于真想失眠一下才好。”

  确实贵志能吃能睡,一点儿也不用操心健康问题。但这并不是说贵志很粗鲁,象刚才不假思索地说话,其实他是看透了她的心思。

  狩猎场位于宫崎市北部的佐土原町,似乎刚开放不久。

  在阔大的空地上,放养着老虎、狮子,但也并不能说就是自然放养。在变了色的大地上,每四、五头一群,悠闲自在、无拘无束。

  “就象动物园的栏杆稍微扩大了一样。”曾去过非洲的贵志似乎很不满足。

  “从这里,我们再浏览一下市容,然后去飞机场,时间正好。”

  从狩错场,俩人参观了宫崎神宫和八雄一宁塔。然后返回市内。

  “肚子饿了。”

  一看表,已过了12点。

  “到大淀河边的饭店吃饭吧。”宫崎市内贵志有些熟悉,他告诉了司机饭店的名字。

  在饭店的二楼吃完中午饭,贵志给东京的事务所打了电话,他在电话上大声作什么指示。他是一个无论到了哪里都闲不住的人。

  冬子看着贯志打电话的神态,忽然想起该给店里打个电话。

  “啊,老板娘。”

  接电话的是真纪。

  “有什么事吗?”

  “没有。有两、三个电话。”

  “谁打的?”

  “伏木先生,还有船津先生。”

  “船津?”

  “他说有什么要紧的事告诉你。”

  “是什么?”

  “他说,如果回来了打电话给他。”

  冬子弄清楚没什么事后回到了座位。

  “店里不要紧吗?”

  “嗯……”

  “那么,走吧。”贵志捻死刚点着的烟,站了起来。

  1点半二人乘出租车到达机场,等了30分钟才有去福感的飞机。

  “今天晚上吃什么?”上飞机的时候,贵志问。“博多,我比较熟。到了后出去喝点。”去一个熟悉的城市,贵志显得十分兴奋。冬子却不然,她一直在担心船津打来的要紧电话。

  飞机到达福冈,是下午2点45分,从宫崎到福冈仅用了45分钟。

  福冈天气阴沉,出发前以为北九州肯定要冷,但今天却十分温和,并不是那么冷。

  二人从机场坐车直接到了旅馆。

  这个城市,冬子修学旅行的时候曾路过,但没有住下,现在来到一看,竞出乎意料地大,旅馆周围和东京城市中心相差无几。

  “休息一会儿吧,6点有人来接。”贵志洗完澡后说。

  “哪一位要来?”

  “这里新闻社的人,见过几次,很熟。”

  “那么,和他……”

  “我想和他一起吃饭,行吗?”

  两个人好不容易出来旅行一次,还要和不认识的人一起吃饭,冬子很不高兴。可是贵志似乎已经通知那个人了。

  “是个很好的人,见了面就知道了。”

  这与人的好坏无关,只要有不认识的人在,女人就要小心谨慎,这种微妙之处,贵志并不知道。

  “他知道我们的事吗?”

  “没跟他说什么。你还是适当地体谅我吧。”

  “适当……”

  “这种事情他是很明白的。”

  总之贵志是不让冬子担心,冬子受到了“适当”这个词的愚弄。贵志也许以为说完就没事了,可是冬子的心情却很不舒畅。她带着凄惨的心情进了浴室。等她洗完时,已是四点。似乎窗户左边是西面,大楼的窗户被太阳烧得通红。

  “想休息一会吗?”

  贵志想说什么呢?

  “还有两个小时。”

  “我不睡了,你休息吧。”

  贵志露出不满的表情,躺在床上。

  冬子很想抽烟。从离开东京到现在还一支烟也没抽。冬子坐在椅子上抽烟。也许是由于洗了澡,她的心情开始安静下来。

  “那么,我睡了。”

  “嗯。”

  两、三分钟不到,贵志就开始发出呼呼的睡觉声。冬子看着责志的睡态,忽然想起给船津打电话。为了不让贵志听到,冬子穿上羊毛衫,来到一楼。在服务台旁边,有一个市外用的电话。

  经过短短的呼叫,接电话的好象是事务所年轻的姑娘。

  “船津先生在吗?”

  “请等一下。”

  一会儿冷不防,电话里传出很响的声音:“我是船津。”

  “啊,吓我一跳。”

  “是木之内小姐吗?你在哪儿?”

  “在九州。你说有要紧的事,是什么事?”

  “现在可以说吗?”

  “可以。”

  “就是上次那件事,那家医院果然好象有问题。”

  “问题?”

  “随便摘除子宫是出了名的。”

  又是那事,冬子的心情阴郁起来。

  “不用说,也有时候必须要摘除。不过,那家医院对年轻人也是毫不在乎。”

  “为什么?”

  “我仔细打听了一下,好象切除子宫比割肌瘤的手术要简单。”

  “有这种事?”

  “确实是真的,这是朋友告诉我的。手脚骨折、截肢比接骨容易,总之,这同换新的要比修理更方便的道理是一样。”

  “……”

  冬子不知道回答什么好。万万想不到自己的子宫象换电视机一样,被简单切除了。

  “不过医生明确说不摘除是不行的。”

  “正因为摘除了才这样说。这也是由医生自己下的结论。”

  “那个医生不会那么马马虎虎吧?”

  “我也这样想。但传说那个院长,即使轻微的肌瘤也要把子宫切除。”

  “可是,不知道肌瘤是否严重?”

  “现在正在调查。你什么时间回来?”

  “明天下午。”

  “那么到时再详谈。”

  好象船津也不能长时间地从事务所打电话。

  下午6点,约定的人来到旅馆。

  贵志刮了刮胡子,梳理了一下微曲的头发,一看好象漫不经心、但又很漂亮的人。上衣穿着褪色的茶色运动衣,打着蝉形阔领带,下身穿着西服裤。冬子换了藏青色的长裤和安哥拉毛衣,外套大衣。

  “我如果打搅你们的话,就最好回来。”乘上电梯以后,冬子说。

  “不必多心。他不是那么不通世事的人。”

  “逛夜市只有男人才感兴趣。”

  “我们是两个人来,不要光想坏的。我想让你看看博多的夜景。”

  贵志好象很高兴。可是冬子却不感兴趣。这既是因为和不认识的人在一起的负担,也是因为刚才船津的电话。

  冬子感到心情郁闷,对那么愉快的贵志产生了恨意。

  下了电梯,来到一楼的大厅,在服务台前有个男人举起手来,他跟贵志年龄差不多,只是稍微瘦点。

  “啊,你好。”贵志快步走过去,“好久不见了。”

  “欢迎。”

  俩人似乎相当亲热,融洽地互相拍着肩膀。

  “这位是木之内君。九州新闻的藤井君。”贵志给俩人介绍。

  冬子低头致礼。藤井点着头说:“九州是第一次来吗?”

  “修学旅行的时候来过一次。”

  “修学旅行?我们也有过那时候。”说完藤井笑了起来。“等一下车。乘车去吧。”

  “去哪儿?”

  “那珂河边,有一个很好的河豚店。讨厌河豚吗?”藤井问。

  “非常喜欢。”

  “来到福冈,首先要吃河豚。”

  确实象贵志说的那样,藤井是个爽快的人。

  酒席是预先定下的,在二楼。从窗户向外看,河面上正辉映着各色的霓红灯。

  “这条河的东边是博多,西边是福冈。”藤井看着夜色笼罩下的那珂河讲解着,“这里是黑田空52万石的城下町。博多是所谓的町人之町,福冈称为武家公宅。我们所在这边,是町人之町。”

  “过去即便生下来,也只好住在这边。”贵志插了一句玩笑。

  首先上的是河豚鱼片,接着是河豚火锅,不愧是在玄界滩铺的鱼,很新鲜。

  藤井喝鳍酒,贵志在往威士忌里掺水,今天晚上看来他只想喝威士忌。冬子也要了鳍酒。冬子虽然害怕醉,但心里还是希望早点醉。

  “好吃吧?”

  “嗯,很好吃。”

  “吃了这里的鱼,东京的鱼就变得更没味了。”藤井似乎是地道的博多人,很有些自吹自擂,但并不讨厌。

  “顺便便请你们吃白鱼,现在正是白鱼上市的季节。”

  藤多马上招呼女佣人,要了白鱼调料。

  “真想让我们吃‘跳食’,想吃吗?”

  “什么?那个。”

  “活鱼抹上调料吃。”

  “真可怕!”

  “但味更鲜。”

  “吃到胃里还是活的。”

  “这怎么能吃。”冬子皱着眉头。

  装在小碗里的白鱼,白得透明,真令人赏心悦目,鱼还长得这么漂亮。

  “这是在福冈捕的吗?”

  “游到上游的室见川产卵,回来的鱼就给逮住了。”

  冬子在刹那间想起了船津。船津的老家是福冈的室见,这么说船津也看到过这样的白鱼了。冬子心不在焉地想着。

  藤井象突然起来似的说:

  “我老婆下周要住院。”

  “住院?什么院?”贵志反问他。

  “子宫肌瘤,好象要做手术。”

  贵志马上看了冬子一眼,然后又装作无事地看着藤井。

  “那是很麻烦的。”

  “大约半年前就说不适。可是想不到还要切除子宫。”

  “哪家医院?”

  “在国立医院有熟悉的医生,我找他了。”

  “多大年纪?”

  “正40。”

  冬子默默地看着窗外。

  “我的妻子就要不是女人了。”

  “不会。即使摘除子宫,女人还是女人。”

  “是嘛?”

  “子宫只是用来生孩子,女人最重要的是卵巢。那么有才能的新闻记者,连这点知识都不知道。”

  “科学上的事,我是一点不通。你很精通啦。”

  “知道点儿。”贵志有些难为情地喝着威士忌。

  “按道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可是一说到妻子的子宫没了还是感到讨厌。”藤井说,“我想成立一个失去了子宫女人的丈夫的协会。”

  “什么?”

  “只召集这样的男人,互相安慰。问了一下,我们社里就有五个人,竞这样多。”

  “……”

  “过去,这样过么?”

  “不知道。”

  “我问了一下,子宫癌多是孩子多的主妇,肌瘤却多是老处女,或得不到丈夫爱的女人。”

  “怎么会……”

  “我的朋友说的。据他说,有一份统计表明,收入低的阶层多得癌,比较富裕的女性多得肌瘤。”

  “那么,你呢?”

  “托福,我是高薪。”藤井自己笑了。然后转头看冬子:“啊呀,对不起,说了些无聊的话。”

  “不。”

  “人随着年龄增长,会得各种各样的病。”

  “夫人能接受手术吗?”

  “虽然不愿意。可是医生说,这是不得已的。”

  “不摘为好。”

  “你也这样想?”

  “绝不要摘……”

  “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这样下去会恶化的。”

  “可是……”冬子刚要说,贵志站了起来:

  “出去走走好吗?”

  离开河豚店,三人在沙滩上散步。

  河中沙滩这一带有1500多个俱乐部、酒吧,两边被那珂河和博多河包围着。南边第一条街的附近,并排着很多高级饭店,隐约可以听到三弦的声音。

  “去一趟地下吧?。”藤井跟贵志耳语。

  “好吧。”贵志思考了一会。“今天去马那里吧。”

  两人似乎有什么暗号。走了一百米左右,进了三楼一个叫“蓝马”的俱乐部。店名叫马。冬子曾经和贵志去过一、两次东京的俱乐部,与东京的那些俱乐部相比,这个俱乐部很宽畅。

  “先生来了。”穿着和服的女子马上走近贵志,“好久没见了,昨天还在谈论您呢。”

  似乎贵志与这里很熟。由于冬子在旁边,贵志很窘地点点头。

  大家很快坐下,举杯喝酒。

  “是从东京来的吗?”

  “贵志先生的秘书木之内小姐。这位是老板娘。”藤井给二人介绍。

  “请多关照。”老板娘很有礼貌地寒暄。

  “好漂亮呀。”

  冬子慌慌张张地看着老板娘,同时对藤井的介绍很感吃惊。开始就被那女人询问,冬子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还是男人转得快。

  包括老板娘在内,四个女人围坐一圈,酒桌上变得热闹起来。

  老板娘30岁左右,是个很端庄秀丽的女人,接近于贵志平常所喜欢的类型。藤井似乎喜欢这穿着黑礼服的女子,樱桃小嘴,很是可爱。

  “从东京来的吗?”帝边一个穿着金丝绸礼服的女子跟冬子搭话。

  “经过宫崎,傍晚刚到。”

  “我老家是宫崎。”

  “是吗?”

  冬子马上快活起来,与她谈起了宫崎……

  过了一会儿,听到藤井带着醉意说:“我妻子,因子宫肌瘤,马上要住院了。”

  “夫人做手术吗?”女的问。

  “不做手术,治不好。”

  “藤井,你这样的快乐,是给你惩罚。”

  “为什么?”

  “人都说,只在要丈夫玩乐,夫人就要得妇科病。”

  呆了一个多小时,三个人离开俱乐部。

  “再顺便去13号吧。”贵志对藤井说。然后给冬子解释,“是一个小的酒吧,再去一家怎么样?”

  贵志一喝起酒来就要连着喝,在东京,一晚上曾喝了5家。冬子在刚才的店里,心情很好,好象还能喝。走在陌生的街道上很兴奋,和贵志在一起,冬子也很开心,而且,一想到晚上的事情,仿佛感到还是醉的好。醉了什么都忘记了,贵志便可以为所欲为了,也许这样能重新唤起以前的快感。

  13号这个怪名字的酒店,比刚才去过的俱乐部舒畅、整洁。似乎贵志以前也来过这里,老板娘很热情地坐在旁边。

  “加水吗?”

  冬子今天晚上决意要醉,便点点头。

  因为又有客人来了,老板娘离开酒桌。贵志和藤井谈得正热烈。

  “那样的设计太愚蠢了。”

  “虽说是独制,也有点猎奇。”藤井很愤慨地说。

  似乎二人在议论福冈最近建成的建筑物。

  冬子一个人喝着掺水的酒。藤井转过脸来。

  “酒量好大呀。”

  “不行。不过,今天想喝。”

  “喜欢福冈吗?”

  “嗯,很喜欢。”

  和藤井见面的不快已经消散,现在的冬子十分快活。

  “还是适量为好。”贵志倒担起心来。

  在“13号”喝了不到一个小时,3人离开那里时已是11点了。从开始喝到现在已过去了5个小时。喝得太多了,已很有些醉意了,冬子走起路来,腿都打颤。

  “怎么样?”藤井问贵志。

  “那么,今天晚上就在这里分手吧。”

  “好吧。”藤井马上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

  “晚安。”

  “谢谢。”冬子低头致谢。

  藤井露出和霭的微笑点点头。

  二人上了车,待车开动以后,冬子问:“直接回去?”

  “还想喝吗?”

  “是的。”

  “不喝了。回去吧。”

  “不嘛。”冬子撒娇地摇头。

  从河中沙滩到旅馆一会儿就到了。“上边有酒吧,去吧。”乘上电梯以后,贵志说。

  冬子虽然感到好象还能喝,一旦两人坐下喝,很快就醉了。本想好好地站起来,却似乎感到地板摇晃。

  “今犬晚上似乎不干了为好。”贵志笑了笑。

  虽说酒量大,还是不行。从第一家菜馆连喝了三家,冬子真的醉了。平常如果有其他人在,冬子还要客气,今天晚上真是喝了个够。这既是因为藤井是个不拘礼节的人,也是因为冬子自己急着要喝醉。往那个店里听到藤井的妻子是子宫肌瘤,也是刺激她能喝的原因。一回到房间,冬子便和衣倒在床上。

  “你喝醉了?”

  “哼……”冬子摇头否认,但身体散软无力。

  贵志把大衣挂在衣架上,脱了西服。

  “今天晚上就这样睡好了。”

  “不嘛。”冬子使劲地摇头,“好好地抱抱我。”

  “哎呀。”贵志回过头来。

  冬子很少自己这样说,也许是由于醉了。

  “那么,快脱衣服。”

  冬子站起来,仍感到头晕目眩。晃晃悠悠地脱下大衣,解开毛衣的扣子。贵志早已换上了浴衣,拉上了窗帘。

  “喂,不要紧吧?”

  “没事。”

  冬子脱下长裤,只剩下内衣了。

  “不要看。”

  “没看。”贵志边说边向这边看。

  “很少看到你这么醉。”

  “没醉嘛。”

  “那么,平时不可爱。”

  “……”

  “哪个好?”

  “现在醉了好。”

  贵志走过来冷不防吻住了冬子的嘴唇。

  “啊……”冬子禁不住叫出声来。

  “有酒味。”

  “彼此彼此。”

  贵志用手慢慢地抚摸着冬子的后背,冬子感到浑身有一种娇甜、颤票的感沉。冬子醉意朦胧地想,也许这样会唤起过去的快感。

  贵志吻了冬子一会儿,便把她搬到床上。柔软的床单贴在赤裸的身上,冬子感到非常舒服。她微微扬起下巴,再次接受贵志的亲吻。

  贵志狂热地吻着冬子……

  第二天冬子醒来时已是八点半。

  昨天晚上和贵志谈完话后并没睡着。只是吃了藏在提包里的安眠药,到黎明时才渐渐地睡了过去。

  当她醒来时,贵志已经起床,正在窗边抽烟。

  “再睡一会儿吧。”贵志说。但冬子还是马上起来,到浴室冲澡去了。

  睡眠时间是足够了,可是由于吃了安眠药,总感到有点累。梳完头发冬子出了浴室。贵志正脱浴衣换西服。

  “好天气。”

  从拉开的窗帘间,射进明亮的阳光。

  “今天回去吗?”

  “嗯,有几点的航班?”

  “去东京几点都有。好不容易来趟,去福冈周围玩玩吧。”

  确实,就这样回去了冬子也感到有些可惜。

  “去太宰府看看吧。”

  “需要多长时间?”

  “有三个小时就行。虽然看梅花还有些早,不过的确是个好地方。”

  “我想4点之前到东京。”

  “在这里吃了饭再走,来得及吧?”

  “可是,你的工作办好了吗?”

  “到今天傍晚之前,时间都给你。”

  贵志很少能象这样悠闲自在。

  俩人去12楼的饭店,简单地吃了早饭。

  “那个藤井是个好人吧?”贵志喝着咖啡问。

  “什么时候认识的?”

  “3年前,来这里设计大楼的时候,他来采访。从那以后,只要来了必定见面。他的本职是文化版的编辑,他对建筑、美术也很内行。”

  冬子一边点头,一边想起藤井说他妻子因子宫肌瘤要做手术的事。如果切除了怎么办?藤井一看就象个好玩的人,其实是个很温柔韵人,他好象不会象中山教授那样有外心,但男人们是捉摸不透的。

  “他多大了?”

  “和我同岁。”

  “看起来很年轻。”

  “娃娃脸得便宜。”

  贵志没有谈藤井的妻子,而且昨天晚上二人的谈话也没接触到。

  冬子很想问一下经过了晚上,贵志的心情如何,但在阳光明媚的地方,重提旧事是痛苦的,冬子决定还是不说为好。1O点,二人乘车离开了旅馆。

  “稍微看一下福冈市容吧。”贵志说,“看看我设计的大楼。”

  冬子在东京见过贵志设计的建筑物,但在东京以外的地方还没看见。

  “近吗?”

  “不远。请开往县厅方向。”贵志对司机说。

  “去年完成的,评价很高。”

  “昨天晚上说的是什么?”

  “那是另一个建筑物。那个也看看吧。”

  汽车在天神的十字路口处停了下来。

  “在这右边。”

  冬子从车上下来,仰望着大楼。十一层的大楼,整个呈淡茶色,在沉稳的气氛中,沿着宽阔的玻璃窗形的流线型给人一种现代派的感觉。

  “好漂亮啊。”

  “你喜欢我就放心了。”贵志确实很高兴。

  看完大楼贵志领着冬子去了大濠公园,接着登上了西公园的山丘看海。站在山丘上,迎面从玄界滩吹来的风很冷。山下是巨大的供油中心,前边是博多湾。在明媚的阳光下,正面能看到志贺岛。

  “那些岛上也有人住吗?”在横滨长大的冬子,一看到岛就轻松起来。

  从西公园乘车一直驶向太宰府。离开城市,展现在眼前的是冬季灰沉的田园风光。

  太宰府政厅始设于七世纪前后,一直存到现在。汽车到达太宰府还不到正午。

  不愧是全国天满宫的总社,涂着红漆的华丽大殿,鲜艳夺目。二月中旬还不是观光的季节,观光的人不太多。尽管如此,因为被称作学问之神,还可以看到和父母亲一起来参拜的考试生。

  正殿左右的红梅、飞梅等,还不到开花的时节,红梅边的桔子树缀满了黄色的果实。俩人参拜、参观宝殿花去将近一个小时。

  “好不容易来趟,吃点素食吧。”

  因为贵志来过一次似乎很熟悉,他领着冬子走进社务所里边的“古香庵”。

  随着分别时候的来临,冬子也总觉得不想离开贵志。俩人又向光明寺走去。

  光明寺座落在天满宫正门前近二百米左右的地方,是镰仓中期形成的临济宗东福寺派的寺院,也是天满宫的结缘寺。寺宝有药师如来、十一面现世音。此外,有名的还有比佛光石庭命名的前庭和一滴海内庭。这是九州最古老的庭园,但由于是在天满宫相反的方向,来游览的人不多。

  入口处放有拖鞋,并贴了一张“安静入内”的布告。前园是用七、五、三十五石镶配成“光”字的石庭。看完石庭,沿着走廊向里去,有一个以小山为背景的很秀丽的山水庭园。中央用青苔模造大陆,在其周围是用水和供观赏的白砂表现大海,美妙之中透露出稳静的气氛。

  “真是个好地方。”

  “好静呀。”

  周围多是红叶,后山有一片竹林,下午的阳光正经那里照射而入。

  冬子站在蜿蜒迂回的走廊上看着庭园。在青苔上面,有许多石佛,温和的阳光,将其矮小的影子透在白砂上。

  刚才在走廊上的学生已经离去,庭园里只剩下贵志和冬子二人。

  “很静。”

  “嗯。”

  冬子点点头,看着那些白砂,冬子感到那就象自己的心灵一样空旷。她想,园丁在造这个庭园的时候,一定是把砂子比作了大海,用砂雕成了雪白的无法充实的空虚。也许园丁就是把它看成海,在其中描画出人生的空虚。冬子想到这里,忽然产生了一种不想离开这里的感觉。不回东京索性留在这里,也许就可以摆脱无聊的苦楚,即便是自己丧失了女性的特征,达不到性高xdx潮,也不会感到焦燥困惑。终日留恋于庭园和石佛,也许就能够过上安然宁静的生活。

  “在想什么?”

  “什么也……”

  “你好象很喜欢这里。”

  “我在想,住在这样的地方会怎么样。”

  “你肯定能住下。”贵志微微笑了。

  二人慢慢地沿着走廊向左边走去。走在通往茶室的台阶上,贵志突然说:“藤井也很担心。”虽然说得很突然,但冬子仍自然地点点头。

  “尽管说得满不在乎,但他还是相当忧虑的。”

  “我说,不让夫人做手术为好。”

  “是嘛。”

  “因为……”

  “不过,也并不是全都不行吧。”

  冬子沉默了。既然贵志这样说,她也无话反驳了。也许性功能丧失确实是冬子想多了。

  走廊的前边传来年轻姑娘的声音,来了新的游客,是一男一女两个人。

  “走吧。”

  在贵志的督促下,冬子向走廊的出口走去。

  “马上就要两点了,今天还回去吗?”

  “嗯。”冬子答应着乘上汽车。

  “那么回一趟旅馆,然后去机场。”贵志说完,汽车就驶上了刚才来的道路。

  “累了吧。”

  “有点。”

  “最好今天不去店里,好好休息一下。”

  “晚上还要见谁吗?”

  “从今天晚上开始工作。”

  冬子对精力旺盛的贵志感到嫉妒。

  到了福冈机场,等了三十分钟左右才有去东京的航班。因为是二月平常的日子,大厅里空荡荡的。

  “快乐吗?”在买票的时候,贵志问。

  “嗯,很快乐,谢谢。”冬子垂下头。

  “如果这样就好了。不过很遗憾。”

  “什么?”

  “不……”

  “为什么?”

  贵志用打火机点上香烟后说:

  “没能治好你啊。”

  冬子垂下目光。

  “我真是想能够给你治好的。”

  “那种事……”

  “也许是无聊,可是趁着进行的时候,想给你自然地治好。”

  开始介绍去东京的航班,周围的旅客一个跟着一个地向大门走去。

  飞机内大致有七成的旅客,冬子坐在后面靠窗的地方,向外看去逐渐西斜的太阳照射在机翼上反射过来十分晃眼。不久,飞机慢慢地滑向跑道,很快便腾空而起。眼下福冈的街道向后延伸。飞机迅速地上升,不久开始水平飞行。

  旅行到此结束了……

  冬子曾暗暗地祈祷期待着通过这次旅行改变一下环境,治愈自己的性冷淡。贵志似乎也同样希望出来旅行会治好冬子。二人的期待已经落空了。

  果然再也治不好了吗……

  冬子看着窗外。飞机已把九州甩在后面,关门海峡在阳光的照射下,鳞波闪闪。

  贵志不能治,没有其他人能治……我成了一个中空、冷缩谁也不理的女人。

  “已经完了。”冬子小声地嘀咕着,她感到本该快乐的旅行,在就要结束的时候,越发空虚了。

返回目录
欲魔
欲魔
作者: 西村寿行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