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春芽
发布时间:2016-05-27

  外出才3天,等冬子回来时,东京已是春意盎然了。

  点灯时分,冬子到达东京。一下火车,她就有一种错觉,似乎自己把南国的春意也带回来了。

  原宿帽店的招牌还往微风中飘舞着。

  “好不容易去一次,怎么不多住几天?”真纪说着,用探听的口气问:“去谁哪了?大家背后都在议论呢。”

  “在一个大学听学那儿住了几天,当然是一个人了。”

  “是吗!”女孩们都吃吃地笑了起来。

  “中山夫人也在嘀嘀咕咕呢。”一个女孩说。

  “你们看到她了?”

  “昨天来买了一双靴子,还想买帽子呢。”

  中山夫人是冬子店里一位难得老主顾,可就是太多嘴了。

  “要说是和贵志一起去的,恐怕大家更得瞎猜了。”冬子想到这儿,心情变变得沉重起来。

  冬子慢慢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走时扔下的活还那么搁置着。正想打扫一下房间时,船津打来了电话。

  “你回来了?”

  “嗯,刚到。”

  “可我一直等着你的电话呢!”船津不满地咕哝着,“今天能不能见一面?”

  “这……”表针已指向了八点,刚观赏完福冈街和太宰府,冬子真有点累了。

  “要不,我到你那去,谈谈以前的事。”船津说。

  “你现在在哪?”冬子问。

  “在四谷,已经下班了,去哪都行。”

  “去新宿,可以吗?”

  “好吧,就在车站大厦顶端的饮食店见面,八点半。”

  “明白了。”冬子放下电话。她知道,如果船津来她这儿,也许就不会谈及以前的事了。

  好容易回到家,真懒得再动了,可为了自己,船津也没少挨累,不能让他失望呀。

  “难道还和我谈手术的事吗……”冬子忧郁地想着。“莫非他知道了些什么。”到饮食店时,船津已经来了,正在喝咖啡。

  “九州玩得怎么样?”船津关心地问道。

  “很好,那里气候也舒服。”

  “告诉我就好了,我去过那儿,可以当你的导游。”

  “突然决定去的,所以没来得及……”

  “都到哪儿玩了?”

  “宫崎和福冈。”

  “挺有意思吧。”

  “是的,也是为了工作。”

  “是啊。”

  这时冬子的脸上显出了不耐烦的样子。

  “下次什么时候还去?”

  “最近哪也不想去了。”

  船津点点头,又象想起了什么:“我们所长最近去福冈,看见了吗?”

  “没看见啊!”

  “是前天去的,也在那住了两、三天。”

  船津好象不知道冬子是和贵志一起去的。

  冬子这才松了一口气,喝了一口咖啡。

  船津点了一支烟,吸了两口,正正身子说:“你累了,本不想再对你说了,可这是你所关心的医院的事。”

  “你知道什么吗?”

  “我问了许多医学方面的事。”

  “……”

  “二十多岁而且是未婚的,想摘除子宫,一定要特别慎重,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如果是完全有必要呢?”

  “是啊。你去的那家医院,最初为你检查的是哪位医生?”

  “哪位医生呢……”冬子回忆着。

  “院长吧,他个很高。”

  “不是,最初的时候,院长没来。”

  “那么,是别的医生了。”

  “是个年轻大夫,我想顶多三十多岁吧。”

  冬子终于想起最初为她检查的医生了。

  虽然那位医生很认真,可还是年轻了点,让人有点不信任。

  “是姓前原吧?”船津又问。

  “前原……”冬子不记得了。

  “因为他只检查了一次。”冬子解释道。

  “那次是什么时候?”

  “9月中旬,如果想知道得再样细点,就得看诊断记录册了。”

  “今天回去,能马上让我看看吧?”

  “可以。不过那种事……”

  “那个医院的院长是区议员,为了参加竞选,经常去开会奔忙,为了填补一时的空缺,常常从各大学医院招收年轻医生。”

  “这么说,那天的医生也是……”

  “可能是吧。做临时工作需要三个人,而且也是常常更换的。”

  “都是哪个大学的?”

  这时,船津拿出一个笔记本说:“那个年轻大夫说了些什么吗?”

  “说什么了?”冬子不解地问。

  “说摘除子宫吗?”

  “他说只是有个肌瘤,告诉我还是切除了好。”

  “没说摘除子宫吗?”

  “没说,可后来手术时,院长告诉我必须摘除。”

  “就是说,大夫什么都对你说了。”

  “我去一个医院不放心,就又去目白医院。”

  “那个医院的医生怎么说?”船津急忙问道。

  “也是说,只是肌瘤,让切除。”

  “那么子宫呢?”

  “那可没说,只是说肌瘤,切除了就会好的。”

  “这么说和年轻大夫意见一致了。”

  “再详细的就不知道了,只是在说法上一样。”

  “你去都立医院,怎么不在那做了呢?”

  “医院太大,患者也多,又没有床位。我想,这个医院近点,以前又去过?好象更方便些……。”

  “以前你去过?”

  “去过,可那是去看位生病的朋友。”冬子慌忙解释道。

  “总之,初诊的医生也好,都立医院的医生也好,都说没有必要摘除子宫吧?”船津询问地说道。

  “大概是的。”冬子渐渐地心里又不踏实了。

  现在想来,的确代代木医院的医生,目白妇产科的医生都没有说要摘除子宫。

  在这一点上,院长的诊断有点偏误。

  “我再问你,最初为你诊断的是那个年轻大夫,而做手术的是院长,对吧?”

  “我想是的手术期间的事,冬子一点也不知道。因为她被注射了安眠药,一会儿就昏睡过去了。直到手术后,院长才告诉她,子宫也摘除了。“那么还是让那个年轻大夫看看,就会知道其中的分岐了。”

  “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我朋友的前辈好象到那个医院工作去了。”

  “是从大学吗?”

  “是的。因为院长忙,所以他每周去两次做临时大夫。”

  “是刚才说的前原啦。”

  “他只是其中的一个,还有两、三个人呢。”

  “可给我诊断的是谁呢?”

  “不知道是前原还是其它医生。但如果知道你哪天去的,就能知道是谁了。”

  “……”

  “那个医院好象是根据赚钱多少来定患者的病情。”

  “有这种事?”

  “是的。这是从我朋友、前原那听来的,绝对没错。”

  “可医生给我看得很认真,医院本身也很华丽呀……”

  “医院外观华丽,内部却不干净。”

  “不干净……”

  “现在这样很低的健康保险制度,医院不采取点儿不正当的手段,恐怕就会办不下去的。这国立医院也不同程度地存在。只是那个医院更甚一些。”

  “……”

  “就是因为对此不满,朋友的前辈就辞职不干了。”

  “医生之间,对这种事也很吃惊吧?”

  “是啊,他很年轻,还在大学当大夫,所以对一部分大夫的拜金主义很是气愤。”

  “那个医院虽然很看重金钱,可与做的手术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关系。你想,手术时,从一个部位截肢要比手脚的接骨手术简单得多。同样道理,子宫全摘除肌瘤要彻底、简单得多。”

  “他们说过没有必有摘除呀,可为什么又……”冬子疑惑地说。

  “我也这么想。还不能说世上没有乱来和医生啊。”

  冬子虽然觉得船津说得有些过份,可又没有反驳的根据。

  “并且子宫全部摘除手术要比肌瘤切除手术费高得多。”

  “是吗?”

  “是的。简单而又赚钱,也就是说,电视的显像管坏了,是只换一个呢,还买一台新电视,与这个道理是一样的。重金钱的商店老板,就会说,管比较难换,就让你买新的。”

  “不敢肯定。但愿别是这样,如果是这样的话,决不能轻饶他们。”

  “……”

  “会是真的吗?”冬子想着,可船津的话,就象一团黑影似的在头脑中扩散开来。

  “是否真有必要手术,得拜托前原医生,看看你的病志就会知道了。”

  这时,冬子的脑里子映出了院去的慈祥亲切的身影,紧接着又出现了那位面庞冷峻,待人冷淡的年轻医生的形象,大概是院长误诊了吗?……

  虽然不太懂医学上的专业知识,可从表面上多少也能看出来。

  “不管怎么样,对我来说,都一样。”

  “你那么说,就不好。做手术的是你呀。”

  “可事到如今,已经错了,也没有办法了。”

  “因此而受害的是你自己本身呀。”

  “好了。别说了。”冬子平静地说着,可心中却掀起了波澜。如果真是院长误诊,那是不能原谅的。只是手术简单而费用高也没什么,而子宫全部摘除了,真是让人无颜见人。

  “已经到了这一步,干脆把你的病志拿出来,看看当时手术情况,就明白了。”船津下决心似地说。

  “真的别再说了。”

  “可是……”

  “请住嘴吧。”冬子用手捂住了耳朵。

  的确,她也想知道手术的真相,也想搞清楚这次手术是否有必要。但她不想把自己认为是一次羞耻的手术赤裸裸地暴露出来。对贵志暂且不说,让人难以忍耐的是年轻的船津。”

  “对不起。”过了一会船津才吞吞吐吐地说:“我做的事多余吗?”

  “……”

  “有点过份吗?”

  船津这时把手掌放在了双膝上。

  “但我希望你知道一点。我喜欢你,所以看到你痛苦我也很难受,对让你痛苦的人,我也很痛恨。”船津严肃地说。

  “……”

  “所以,我想尽力为你做点什么……”

  “我理解你的心情,可那样的话对女人来说是很难受的。”

  冬子拿起帐单,站了起来。

  “我告辞了。”

  “今天刚回来,有点累。”

  “那么……”

  “我很感谢你。”冬子回头说道。

  “我送你到公寓。”船津也站了起来。

  “不用,今天我想一个人回去。”

  “可是咱们是一个方向嘛。”

  “今天你就让我一个人走吧……”

  冬子转身向门外走去,船津回过神来,追了出来。

  两人站在电梯上时都沉默着。电梯降到一层,走到出口,等待着出租汽车。

  “还想一个人回去吗?”船津禁不住问道。

  “对不起,下次再一起吃饭,好吗?”

  “我当然高兴。”

  冬子低头上了车。

  车子驶过西出口,向甲州街驶去。

  冬子回到家里已是夜里1O点了。

  走之前放在地上的吸尘器还在那里放着。

  冬子这时突然有一种惊恐的感觉。

  说什么也不想干了,横躺在沙发上。

  让船津到处打听真有些不大好,可又一想,还是全部都是为自己好啊。

  如果真的是诊断错误而被摘除子宫,要求赔偿多少呢?

  她突然想出了这个勇敢的想法。

  但马上又否定了。虽然得到了钱,可失去的却永远找不回来了。

  “怎么办好呢?”冬子坐起来,点上一支烟。

  吸了一口,突然想给贵志挂个电话。

  拨完号,对方的接线员说不在。

  “12点才能回来。”对方又说道。

  还在中东洲散步呢!冬子有点嫉妒那位见不到的对手了。

  心里太烦燥了,于是她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白兰地,倒在杯里,一边喝着,一边看着电视。

  12点的时候,冬子又挂了一次电话,可贵志还没回来。

  “不是又和福冈的女人约会了吧……”

  冬子想着,吃了一片以前剩的安眠药,就睡下了。

  第二天,她又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了。

  手术的事想得再多也没用,目前重要的是参加展览会的事。

  参展的帽子已经做好了。真纪和友美都觉得很好,可别人会怎么说呢?冬子有些不安。

  “卡斯特罗”这顶样子好,而“库罗秀”有点古香古色,根据模特的表演,也许会得到好评。对这顶帽子,冬子还有一点自信。

  3月初的一个星期六,冬子和模特一起来到了银座的S商业大厦。

  展览会预定一周后在这个大厦的小会堂里举行。

  这次是由制帽协会和商业大厦共同举办的。木田和美工设计师伏木也来了。

  冬子把“卡斯特罗”戴在了年轻漂亮、富有现代女性气质的上村真子的头上。而让稳重、严肃的相川戴上了“库罗秀”。

  帽子设计的再好,也是受佩戴者的服侍及气质影响的。

  相川和上村真子都是高能时装模特,所以在这一点上不必担心。

  “好久不见了,喝杯茶怎么样?”模特试完装后,设计师伏木说道。

  冬子随着他来到了大厦的地下咖啡厅。

  “你好象有点变了。”坐下后,伏木看着冬子说。

  “是吗?”

  “有点瘦了。”

  “体重不应该变呀。”冬子认真地说。

  “好象变成大人了。”伏木笑着说。但冬子听着,象是说自己老。

  “岁数大了嘛。”

  说真的,近来冬子照镜子时,感觉眼角已经出现皱纹了。去年夏天就有点了,可这两、三个月好象觉得更明显了。昨天她照镜子时,还用力揉了揉太阳穴周围。一边揉一边还在想,可能和手术有关吧,如果不是那样的话,也许到了出皱纹的年龄了。

  “你可以改行当模特。”伏木献媚似地说。

  “我已经不行了。”

  “个矮也许是个问题,可还是楚楚动人的嘛。”

  “可别再安慰我了。”

  “这可不是安慰。”伏木说着喝了一口咖啡,“那个相川,你没注意她没大牙吗?”

  冬子只知道相川是个混血模特,其它的什么都不知道。

  “怎么没有呢?”

  “拔掉了。”

  “不是的,是为了让脸颊削瘦些。”

  “脸颊?”

  “没有大牙,从脸到下腭就会显得有梭角。最近,这种做法在模特中很流行的。”

  冬子也摸了摸自己的脸,一下子就摸到了牙。为了美容而拔牙,真是不可思议。

  “没有了牙,嚼东西怎么办呀。”冬子担心地问。

  “反正她们吃得也少,她们是不能发胖的,这正是一个好时机。说句不好听的,干她们这行的,吃得多一点还要马上吃泻药呢。”

  “真可怜。”

  “专业就得象专业的样子,不一般呀。”

  冬子点点头。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真是充满了痛苦。

  “伏木君知道的可真多呀。”

  “那是由于工作的关系,接触得比较多一些。”伏木解释道。

  “模特中,有比较好的吧?”

  “和木之内比较能谈得来。当然这是笑话了。”伏木说着,“和木田经理见面了吗?他这次扩展到另一方面去了。”

  “另一方面?”

  ‘你还不知道?他和你店里的女孩子打得火热呢。”

  “店里的女孩?”冬子问道。

  “就是那个二十二、三岁,象孩子似的。”

  “是真纪?”

  “对,就是那个真纪,前几天我在涉谷看见他们很亲密,象一对恋人。”

  “可能是偶尔遇到的吧。”

  “不,不,那已经是深夜了,他们手拉手在饭让的台阶旁。”

  “是店管教不当啊。”

  冬子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木田也好象没让察觉到他们的事。

  “木田君好象喜欢过你,可知道不可能的,才向真纪伸出手的。”伏木笑着说。

  木田是接近过冬子。

  那时,每天都来电话,也吃过几饭,还接吻呢,当然只有一次。

  可这几个月木田不大来店里了。

  当然是工作的关系,他总这么说。来电话、见面也只是说说要紧的事就匆匆分手了。冬子也没太在意。

  “术田真和真纪很要好吗?”冬子还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我说出来,你会训斥她吧。”

  “我为什么要训斥她呢。”

  木田和真纪交往,冬子对此是没有权利说三道四的。

  “可真纪好象还有男朋友。”冬子又不解地问。

  “现在的年轻姑娘,有四、五个追求者,那不是很平常嘛。木田君也是个很出众的人,他们很般配的吗。”

  冬子曾和真纪谈过一次恋人的事儿。

  真纪说有一个大学同学,现在在出版社工作。

  冬子劝告她如果不打算和他结婚就赶快放弃。这是半年前的事了。

  从那之后,在没谈起过那个同学的事。是木田代替他了吧。可真纪还总接到男人的电话。

  冬子只从两、三种不同声音里分辨出来,还在电话里约定“几点”、“在哪见面”等。

  真纪和谁来往,冬子不太清楚,也不想知道,只是真纪和木田的关系,她想注意一点。

  实际上,本田是商业大厦主管购物的经理,以前冬子常常得到木田的照顾。小店变成现在这个样,也是和木田的支持分不开的。

  冬子和伏木分手回到店里,已是五点多了。店里只有友美一个人。

  “真纪呢?”

  “刚才,有个朋友来找她……”友美显出一丝为难的样子。

  冬子曾严格规定,工作时间不许随使出去,可她们常常避开冬子跑出去。

  过了三十分钟,真纪才回来。

  看到冬子来了,她马上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赶快走进了柜台。

  每天的傍晚五点到七点,是原宿街最噪杂的时候。连狭小的“库罗秀”也常常挤满了人。但真正来买帽子的人却很少。

  以前,几乎每个月,冬子都要带着店里的店员去外面吃一次饭,只是这三个多月,太忙,没有出去。

  七点半闭门后,冬子就带着真纪和友美到新宿去了。

  “您请客,吃什么都可以。”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

  最后,她们走进了歌舞伎街的中华料理店,围坐在了座前。

  “还是和那个建筑师叔叔来过这儿呢。”

  “是啊。”

  “他身体好吗?”真纪问道。

  “啊,可能很好吧。”冬子装做不知道地回答道。其实,从那次以后,贵志来了两次电话,也没有什么事,只是随便聊了几句。

  三个人吃着,还喝着啤酒。快吃完的时候,真纪正了正身体说:“老板娘,我想和您谈谈。现在,有个男人常常照顾我。”

  “那好啊。”冬子笑着说。

  “可我不太喜欢。”

  “讨厌他吗?”

  “也不是。他很好,可最近,他总要求我……”

  “他多大了?”

  “三十五、六岁,可男人为什么要得到性欲上的满足呢?”

  “两个只相爱到一定程度,那种事是难免的。”冬子解释着。

  “可我恋爱时,不想发生那种事。”

  “是吗?”

  “那种事一点也没有意思。老板娘怎么想?”

  冬子一时真不知怎么回答了,只是看着真纪。

  对真纪的突然提问,冬子不知所措了。关于性,每人都有自己的隐私,是不能进行比较的。

  “我说不太清楚。不过女人是很高兴男人喜欢她们的,特别是拥抱和爱抚时。”冬子慢慢地说道。

  “当然了,我也希望那样,只是一过格我就非常讨厌。”

  “那么,那时候你怎么办呢?”一直沉默着的友美突然问道。

  “赶快说点儿别的,或者站起来去煮咖啡。”

  “如果那么做,男人会生气的。”

  “是啊,你一点儿情绪都没有,真让人扫兴。”冬子苦笑着说。

  “所以就要和他说明白,我最讨厌那种事,如果想干那种事,有用钱就能买到的女人。”真纪坚定地说着。

  “可那是不对的。人与人真正相爱,那样可以使关系更牢些吗。”

  “我还是觉得不能接受。”真纪说着,麻利地点燃了一支烟。

  “你一点都不感觉美好吗?”

  “是的,到那时,我就睁着眼睛,一直到结束。”

  “男子求欢时?”

  “是的,男人为什么对此那么感兴趣?真可笑。”

  听到这儿,冬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真纪长得漂亮,体型也好,乳峰耸起,很性感,可这是为什么呢?

  “你开始就是这样吗?”

  “第一次的时候,我喝醉了,什么都不知道。”

  “喝了六杯之后,就和他们到御苑的公寓去了。在那……”

  “醒来时,大家都再见了。”

  “就剩你一个人了?”

  真纪点了点头,垂下眼睛表示被强占了。

  “什么?”

  “怎样做都无济于事了……”

  “是你朋友吗?”

  “太讨厌了。”真纪烦燥地说。

  “……”真纪努力控制着恶劣的情绪,狠狠地咬着嘴唇。

  “所以,我已经被男人……”

  “可那是因为你喝醉了。”冬子极力地安慰着真纪。“快点忘掉他吧。”

  真纪很冲动。

  “你今后一定会遇好人的。”

  “都是不太好的。”

  “为什么?”

  “我已经不相信男人了。”真纪说。

  冬子极力安慰着真纪。

  “已经不相信男人了。”真纪说。

  “不要那么想。”

  “男人都很粗暴,没有一个好人。”真纪说完,友美马上接口道:“不对,有好人的。”

  “好人,也都是想满足自己的肉欲。只是一开始待人温和体贴,可关系一确定,就会冷淡下去。”

  “也许有这种人,可不能说全都是呀。”友美反驳道。

  “绝对是的。男人是睡过觉,关系就宣告结束。所以我的男朋友很多,但深交的却很少。”真纪肯定地说。

  以前冬子总把真纪看得很单纯,象孩子似的。现在看来内心也是很复杂的。

  “说真的,我就是讨厌男人。”

  “你是喜欢男人,但讨厌和男人干那种事,是吧?”

  “是的,我喜欢经常和男人散步、吃饭、交谈,就是说只要不超出这个限度,我都喜欢。”

  “有这种人吗?”友美歪着头问。

  “不管怎么说,我对男人睡觉什么的,一点儿也不感兴趣。”真纪的这种性冷症,很可能是由于第一次体验失败而造成的。

  “老板娘,您说说,我们要维持关系,只有靠性关系吗?没有那种关系,就不行吗?”真纪求援似地问。

  “……”

  “我一满足,他就会离开我,可不满足他,又会到别的女人那里去。”

  “你喜欢他吗?”冬子问。

  “当然喜欢啦。”

  “那就满足他吧。”

  “那是绝对不行的,可我又不想让他失望。”

  “那……”

  冬子突然感到,真纪的处境竟和自己是那么相似。

  现在不论是冬子还真纪,都不能真正地接受男性的抚爱。一个是由于失去了子宫;而另一个在初夜就受到了创伤。

  原因各有不同,两人都害怕亲近另人,这一点是事实。

  尽管如此,女性的心理还是很微妙的。一些细小的事情有就会剥夺她们的性兴奋。

  可想而知,如果让自己喜欢的人拥抱就一定会好的,真正女人的身体就是这样产生的。

  恋人是美术设计师的友美,是三个人中最幸运的。她接着发表自己的见解:“性生活充满着快乐,所以,人类在生活时,又得到了许多东西。”

  可事实上也有很多人感觉不到兴奋。在这之前,冬子也许会同意友美的意见。可现在,她很理解真纪的苦处。

  “喜欢男人,却不让碰,真是不可思议。”

  “那也是有道理的。”冬子看着友美说。

  “那是女性想自由的原因吧。”

  “不是的,就是没有肉体上的关系,我也会恋爱的。”真纪接口道。

  “那多勉强呀。”

  “都不要吵了。”眼看着两人争论起来,冬子急忙插嘴制止她们。“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什么也不要说了。”

  “老板娘如果有心上人,会马上答应她吗?”

  “不会马上的,可是……”

  冬子这时想起了船津。船津当时要求,冬子就拒绝了,虽然他没恶意,但是怎么也接受不了。可在贵志面前,如果他要求的话,冬子宁可献上自己残缺的身体,也不会让他失望的。

  “你的朋友在哪工作?”冬子岔开话题问真纪。

  “你认识他。”

  “我?”

  “说出来,您不会生气吧。”

  “不会的。”

  真纪象下决心似地,一字一顿地说:“就是S大厦的木田。”

  可冬子就象刚听说这个名字似的,点了点头。

  “实际上,他是很喜欢老板娘的,可您表明态度后,他就找到了我。”

  “你年轻漂亮,他找你是很自然的。”

  “这么说,我可答应他了。”

  “那当然。”

  “他虽是个富家子弟,可待人挺温和,我想是个好人。”

  真纪以前总爱说木田的坏话。现在看来,可能早就喜欢上他了。

  “奇怪吗?”真纪问。

  “嗯,不是的。”

  “但是你要记住,如果你俩真正相爱了,就应真心地爱他一个人。”

  3月的第二个周末,在银座的S商业大厦帽子展销会开幕了。

  一天展销两次,白天和晚上各一次。晚上的展销会,中山夫人和“含羞草店”的老板娘都出席了,贵志也来了,只是晚了一点儿。

  出席晚上展销会的人很多,能容纳三百多人的小会堂坐得满满的。

  参展的帽子是由各帽子店、学校和美工设计师们提供的。开幕式上,主持者一方的代表、协会理事长和大厦的经理都祝了辞,然后表演开始。

  戴着帽子,穿着各种合体服装的模特伴着音乐登上舞台,做出各种优美的姿态。

  经常在电视屏幕上出现的女播音员担任解说。

  上村真子戴着“卡斯特罗”出场时,场上的音乐骤然加快,她也随着音乐的节奏,左右摇动着双肩,让人觉得充满了朝气。

  一会儿随着音乐节奏的改变,相川戴着“库罗秀”走上场来,会场上发出一阵惊叹声。

  女播音员解说着,“在古典的样式中,最适合于小姐和太太戴的就是‘库罗秀’了。”

  脸面较长的相川戴着“库罗秀”恰似戴着一顶王冠。

  “它的制作者就是原宿‘库罗秀’店的木之内冬子。”

  听着解说的员的解说,冬子为自己的作品被大家所接受而激动得浑身发热。

  这时,身穿与帽子相配的藏青色连衣裙的相川,也走到台前,向观众致意,之后,又慢慢地走回去了。

  作为模特长相漂亮,线条优美是最基本的条件,但面部表情过于呆板也会让人难以难受的。

  在展厅里,模特与演员不同,表情过于丰富,人们就会把注意力集中到脸上,而忽视了模特的穿戴。一流的模特,往往象木偶模特一样的,做着各种姿态的同时,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只是向观众致意时,才露点微笑。

  随后,直木洋子、安川安娜、多摩等高级模特也相继亮相,一共七个人,每个人都表演近十分钟。

  6点开始的展销会,到8点才全部结束。

  “去喝点茶好吗?贵志也去。”冬子正向与会者问候时,中山夫人走过来说道。

  “不……啊,我还要等一会。”

  “那么我们先去,在并木街的‘莲卡’店等你。”夫人说完,叫着贵志走了。

  30分钟后,冬子到“莲卡”店时,贵志夫人正座在靠街道的位上聊天,二人什么都没吃,只喝着白兰地。

  “给我也来一杯。”

  展销会结束后,冬子的心都醉了。

  “三个人很久没有在一起了。”夫人说着,又倒了一杯。“今天的展销会太好了,尤其是你,冬子,真是出尽了风头。”

  也许是奉承,但赞扬的话毕竟让人高兴,冬子急忙致谢。

  “从今以后,我想,象‘库罗秀’那种帽子一定会流行的,你说呢,贵志。”

  中山夫人说完,贵志说道:“你的判断也不一定对。”

  “这么说是不有点不礼貌呀。是不是,冬子。”

  “可这是我的真实想法呀。”说完,三个人都笑了起来。

  冬子总算成功了。

  “我想把那顶帽子买下来,价格很贵吧。”中山夫人只笑着说。

  “夫人如果想买,就便宜点。”

  “我可不是象相川那样的美人啊。我要是戴上那顶帽子,家里人会不会说我出洋相了?”

  “怎么会呢,可戴着它也没处去。喂,贵志,你没有要好的男朋友吗?”

  喝了白兰地,夫人好象有点醉了,眼里闪着与年龄不相称的媚光。

  “我要是冒冒失失地给你介绍一个,先生知道了,一定会骂我的。”贵志笑着说。

  “这一点你放心,他还没有干涉我的权利。”骂了一会儿教授,夫人拿起了手提包。

  “我好象醉了,脸红了吗?”夫人问道。

  “没有啊。”

  “好象火烤着似的。”

  夫人想拿化妆镜照照,就把手伸进了提包,可从手边掉出来一件别的东西。

  夫人的脸“刷”地红了。然后慌忙将桌子上的蓝色小盒收回提包里。并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贵志莫名其妙地看着夫人。

  “我出去一下。”没等回答,夫人捡起提包到化妆室去了。

  “她怎么了?”看到夫人慌张的样子,贵志自言自语地说。

  冬子虽然觉得这事与自己无关,可脸也红了。

  只是瞬间发生的事,所以也没看清楚,但从夫人提包中掉出去的,一定是女性生理上必需的东西。

  想拿化妆盒,却误拿了小蓝盒,而且夫人慌张地去了化妆室,一定是这个原因。

  话虽这么说,夫人为什么又把那件东西放进了提包,况且,夫人已经和女性生理上的繁杂之事无缘了。

  “这回,就剩咱们俩了。”贵志对夫人的离开并不在意。

  一会的功夫,夫人回来了。一扫刚才的狼狈相,嘴唇上也淡淡地涂了一层口红。

  “今天晚上,贵志一定和我们玩个通宵,行吗?”夫人兴致勃勃地说。

  “那可不行。”贵志急忙回绝。

  “好不容易我们凑到一起。”

  “不,我还有点事,等下次再好好喝顿。”说着,贵志拿起帐单站了起来。

  夫人和冬子来到了门外,刚走下台阶,贵志从后面上来小声说:“到六本木的‘贝莉·咖啡店’去。”

  银座的临街大道一到周末就热闹非凡,但街里的一些酒吧由于不景气和休息都已经关闭了,所以街里显得很冷清。

  “那么就在这儿告辞了。”一出店门,贵志对夫人说。

  “真没办法,下次一定玩个痛快。”

  “一定。”贵志答应着,就大步向电车站走去。

  “他还是跑了,真是个大忙人呀。”夫人这么说着,“唉,现在只好咱们俩去喝了,我知道六本木有一家。”

  “我今天有点累了。”冬子为难地说。

  “怎么搞的,你也不行了。”

  夫人不满地说着,突然好象想起了什么“你看见了吧。”

  “什么呀?”

  “那个,蓝牌。贵志君一定注意了吧。”

  “那太好了,你笑话我了吧。”

  “为什么呢?”

  “拿着没用的东西到处走。”

  夫人的脸被霓虹灯映得通红。

  “女人真是不可思议呀。当时,我想别打扰别人,可不化妆不行,就拿出了。”

  “……”

  “太好了。”

  走到第五个街口,两人站住,躲过两辆车,横穿过去了。

  两个人来到晴海街,可能是周末的缘故吧,有乐街车站附近成双成对的年轻人到处可见。还没到9点,对有夜生活习惯的人来说还早呢。

  “还想回去?”霓虹灯下,映出了夫人孤寂的脸。

  “对不起。”

  “那么,叫辆出租,先送你吧。”

  “不用了。”冬子拒绝了。可夫人就象什么也没听见似的招手叫了一辆车。

  夫人的家在代官山,和冬子的家参宫桥是同一个方向。“把你送到家附近。”这么一说,冬子也就不好再拒绝了,只好钻进车里。

  “今晚?先生不回去吗?”

  “不知道。”

  冬子听说过中山教授的事,但夫人却满不在乎。

  车子从霞关向六本木开去,夫人靠着冬子。

  “展销会也结束了,这回有时间了吧。”

  “轻松点……”

  “我突然很想喜欢喜欢你。”夫人咕哝着,冬子的身体都硬了。

  “比起放肆的男人来,还是女人好吧?”

  一说到这个令人肉麻的事,就觉得男人确实讨厌,可与女人交往,也会出现空虚的。

  “今天到我家去吗?”

  “可是……”

  “如果累了,就在我那儿住吧,别在意他在不在,我们最近已经分居了。”

  “房间也分开了?”

  “我可不想接近那么轻浮的男人。”

  不知怎么搞的,夫人和教授之间的关系如此恶劣。

  “怎么样,去吧。”

  “可我今天真的累了。”

  “你真的不想和贵志见面了吗?”

  “那件事……”

  被说中心事的冬子,吐了一口气,夫人还是看着前面说:“事情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你们还没有完全破裂。”

  “……”

  “比起女人来,还是男人好啊。”

  冬子沉默着。

  车子顺着青山大道,又向涉谷驶去。

  “现在回去,什么也做不成了。”夫人又嘟嚷一句。

  “我从前面的青山下车去一家商店看着。”

  “这么晚了,能行吗?”

  “没关系,没人袭击我这老太婆。”夫人说着让司机停车,就跳了下去。

  和夫人分手后,冬子就来了“贝莉”咖啡店,贵志正和这里的老板娘对饮着。

  “对不起,‘我来晚了。”冬子抱歉地说。

  “中山夫人回去了?”

  “没有,又去哪玩了,在青山下的车。”

  “真了不起,精力好旺盛啊。”贵志苦笑着说。

  冬子要了一杯掺水的淡酒。

  淡酒端上来,贵志象要干杯似地举起了酒杯,“这么说,中山教授不理她也是有道理的了。”

  “不能那么说吧。”

  贵志真不知道夫人也摘除了子宫吗?冬子想证实一下。

  “中山夫人做手术了吧?”

  “是吗?”

  “听夫人说的,从那以后,先生就爱别人去了。”

  “那就不对了,总出去的是夫人吧?”

  “是嘛。”

  她说不必再担心怀了,看上去她满不在乎。

  “从那以后,她变得爱玩了。”

  无论谁,做完那个手术,不变是不可能的。

  冬子喝了一口淡酒。

  脑海里又浮现出夫人来回徘徊的孤独的身影。

  贵志说,夫人手术后变得爱玩了,真是这样吗?就是爱玩了,这也是手术造成的吗?

  现在,冬子一点也不想责怪单纯的夫人。

  “藤井的夫人好象也做手术了。”

  “什么时候?”冬子急忙问。

  “一周前,可能很顺利。”

  “也是全部摘除吗?”

  “说是那样。”

  冬子想起了在福冈看见藤井时,那孩子气的样子。

  “他看见了吗?”

  “第一次看手术,把他吓坏了。”

  等待妻子手术结束,这是什么心情啊。冬子一想到这里,心都凉了。

  “不管怎么样,他现在总算放心了。”

  贵志换了一杯烈性白兰地。

  “今天的展销会上,怎么没看见船津?”

  “他怎么会来?”冬子奇怪地问。

  “你给我的两张票,我给了他一张。”

  冬子给贵志两张票,是想让他带着妻子或其它女友来参加。

  “船津对帽子之类不感兴趣。”

  “他喜欢你呀……”

  “这可成笑话了。”

  “我可没有恶意。女人被男人喜欢,总是件好事呀啊。”

  “可……”

  冬子嗓子好象被什么堵住似的,马上喝了一口酒。贵志喝了一口白兰地,然后对冬子说:“还没忘那件事呀?”

  “什么事?”

  “手术和那些无聊的事。”

  “……”

  “真的,还是忘了的好。”

  冬子真想把船津说的都告诉贵志,自己的心里承担这件事真觉得有些沉重。

  “嗯……”

  冬子重新抿了一口酒说:“在代代木医院,好象结果还不太好。”

  “为什么?”

  “在这个金钱至上的医院里,不该做的手术都给做了,我的手术不摘除子宫也可以……”

  “这是谁说的?”

  “一个认识的人给我查的。”

  “这么说,你的手术很不正常?”

  “还没搞清楚,只是让在那个医院工作的医生给查的。”

  “你相信吗?”

  “那个……”

  还是别查了。

  “……”

  “因为误诊而摘除子宫,这当然不是件好事。但是,你想的过多,只会给自己增加负担,于事无补。”

  贵志说的也确实有道理。这次不单单是医疗上失误的问题,不仅对病,而且在心理上都留下伤痕。更进一步说,影响了男女之间的关系。“你最好还是忘掉它。”

  确实,对冬子来说,现在重要的不是知道手术的真相,而是忘掉手术这件事。

  “你在手术后并没什么变化。”

  贵志拿起酒杯,认真地说。

  冬子也点了一支烟。

  “今天晚上怎么过?”

  “马上回家。”

  “是吗。”

  今晚就是贵志邀请,也不想和他去,身心稳定之前不想再接近他。

  但看到贵志点点头,没再说什么,就又有一种被冷淡了的感觉。一方面想着拒绝,另一方面,有一种没被邀请的寂寞。

  “那么,走吧。”

  冬子也只好跟着贵志走了出来。外面正下着小雨。

  一进入3月份,睛天与雨天每隔两、三天就交叉光临。

  “真冷啊。”贵志说着,立起了衣领。在霞街上走了一会儿车就来了。

  “送送你吧。”冬子这回答应了,先上了车。

  “刚才说的去医院查的事,还有人知道吗?”

  “嗯……”

  “如果真是误诊,我就该先道歉。”

  “你?”

  “最初向你介绍那所医院的是我呀。”

  “可那是别人做的……”

  “去年介绍的医生暴死了,医院就让别的医生治了。”

  “也是院长先生代替了。”

  “听说过前一个医生的情况,代替医生做出那种事可是没有想到的。”

  “是啊……”

  “总之别放在心中。”

  “知道了。”

  “还想旅行吗?去北海道怎么样?”

  “真想去啊。”

  “等再暖和一点儿的时候。”

  冬子很理解贵志的温存。想让贵志把它治好。看得出来贵志很想用自己的力量把冬子从性冷淡和不能结合的边缘拉回来。

  3月末,就传来了花的信息。

  今年樱花开放得比往年要早些。但是4月初气温骤降,然而还未开放的花蕾并没受到太大的伤害。周六前后,市内的樱花一齐开放了。

  从参宫桥到原宿沿途的樱花也在星期日开放了。

  每次看到樱花,冬子既感到很美,又感到很难过。为什么樱花能这样顽强地开放呢?如果松口气或稍稍松一松劲会是怎样的呢?

  樱花没有人类那种奸滑,开放时,会竭尽全力,可又很快地凋谢。

  男人们很欣赏它的纯洁,就把它作为国花。的确,它既有男人喜欢的顽强的一面,也有清苦的一面。

  冬子喜欢无拘无束生长的花草,比如:含羞草、珍珠梅。它们都是慢慢开放,时间也长。

  一般说来,女性没有男性那么喜欢樱花。虽然也认为它是纯浩、美丽的,但在心理上却无法与男性的想法保持一致。对花的不同看法,也许与男女生活方式的不同有关。女子的青春期,就象花开放时那么美,压倒群芳,但其时间是短暂的。

  从男性的眼光来看,没感到花开的怎么娇艳,凋谢也未凋谢,对他们来说,花开放的时间是很长的。

  女子看到樱花时,也许会感到自己青春的短暂,这与极力想避开与自己有相似命运的心理有关。

  与此相反,男子之所以倾慕樱花,也许是因为自己与那种清浩无暇无缘吧。

  男子认为含羞草和珍珠梅开放时间长,所以,争相去观赏樱花。

  冬子一看到樱花,在生理上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虽然花枝繁茂,但终归会凋谢。一想到这儿,冬子真有些受不了,就被这种空虚感而占据。

  今年樱花开放,对冬子来说更增添了苦恼。因为自己的身体由表及里都失去了女性的魅力。这种想法,随着樱花的开放,而不断加深。

  看着可太美了,冬子只站了一会儿,就匆匆从树下走过。

  还是丑恶的世界好,整天在稀里糊涂、埋藏怨恨的地方活着,也许会更轻松。

  不知为什么,冬子近来变得自暴自弃、冷漠起来。

  神宫林中的樱花也开了。这天午后,冬子接到了中山头人的电话。“那预帽子怎么处理了?”夫人是指展览会上的那顶。

  “托您的福,‘卡斯特罗’已经卖出去了、‘库罗秀’还没卖呢。”

  “在店里吗?”

  “是的。”

  “卡斯特罗”是比较大众化的,而“库罗秀”在普通的外出中是戴不出去的,除非参加野游或游园会,可参加这些活动的人又很少。

  参展的一位模特和一位演员来过,但没有决定买不买。

  “还是卖了吧,在那摆着,多可惜呀。”

  的确,如果不卖的话,就浪费了一些人力和物力。

  但冬子对此还不太在意,正因为是很费力气才做出来的,她还想多摆几天。

  “如果有时间,你拿着帽子来一趟,怎么样?”中山夫人试探地问。

  夫人邀请冬子是很巧妙的,借口买帽子,把冬子请到家里。

  “今晚或明天都可以。”这么一说,冬子还真不好拒绝了。

  “那么就明天吧。”

  “7点行吗?”

  “好吧。”

  去夫人家,冬子总有些不安。害怕在谈话中又提到以前那次不明不自的事情而陷入不正常的关系之中。可心里又想夫人的爱抚。

  第二天,冬子把“库罗秀”放入圆袋中,就走出了店门。在道上很快叫了一辆车,到夫人家时,已是傍晚7点多了。

  “来了。”夫人穿着一件千岛格的连衣裙,上套一件外套,正笑咪咪地等着冬子。

  “让你久等了。”

  夫人领着冬子来到了大门对面的一个起居室。

  “中山先生呢?”

  “他今天很晚才能回来。还没吃饭吧?”

  “刚吃过。”

  “那就喝一杯葡萄酒吧。”夫人说着,兴冲冲地将酒杯摆在桌子上。

  冬子从帽袋里拿出帽子。

  夫人站着,让冬子戴上,然后走到穿衣镜前。

  “怎么样?”

  “太合适了。”

  “等等。”夫人照着全身,左右改变姿态,“向右歪一点,可能好看。”

  “帽檐是向上的,还是向下压点好。”

  冬子在旁边,把帽子重新正了一下。

  “还是这样好。再配上一身藏青色的晚礼服,就更动人了。”

  “是吗?”

  夫人又照了照:“好是好,是不是有点高了?”

  “夫人买去,我就放心了,便宜点卖给你吧。”

  “多少钱?”

  如果是普通的帽子,看看所用的材料就能估出价来。可这顶使的是厚毡子,完全是用手工缝制的,特别是在展览会上展览的作品,从设计到制作都煞费苦心,到底值多少钱,一时间难以估量。

  “五万怎么样?”夫人估价说。

  “好吧,就五万。”

  一般帽子,这个价就太高了,可这顶用了近一周的时间才做成,想想还是便宜了点呢。

  “太高兴了,来,喝吧。

  “谢谢。”

  “今天多坐一会,好吗?”夫人说。

  “那太麻烦了。”

  “不必顾虑他,他很晚才能回来呢。今晚你就别回去了。”

  看到夫人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冬子感到有一股电流传遍全身。

  “今晚一定让你一醉方休。”

  “那真让我为难。”

  “你一向是个听话的人,不过有时象戴上了面具似的。”

  “不是……”

  “你瞒我也没用,很了解你。”

  就好象有了一次肉体结合的体验,夫人意味深长地笑着说。“你就不想和我在一起吗?”

  “……”

  “很想吧。”

  如果说不想那是撒谎,喝完酒回家,或一个人独寝,夜里突然醒来时就有一种若有所失的感觉。

  “那次以后,你怎么样?”夫人问道。

  “……”

  “和男人拥抱过吗?”夫人接着问道。

  “没有……”

  “一次也没有?”夫人笑着,又马上移开了视线。

  “谁比较好呢?”

  “……”

  象是很自然地,夫人用手抚摸着冬子的头发。

  “比起男人来,还是我好吧?”

  不是吗。冬子这么想着,可全身就象被锁住似的动不了。

  洗过澡的夫人,身体上散发出一种清香的气息。

  “去洗洗澡吧。”夫人用温柔的语调说。那可不是在店里主人与客人的关系,而是一种女人间的亲密之情。

  冬子坐起来,也围上了浴巾。

  “今天舒服吗?”夫人问道。

  “……”

  “喂,喝点吧。”

  “我已经……”

  “那就算了。”

  夫人自己倒了一杯啤酒,可能是太渴了,一口气就喝了下去。

  “和男人不一样吧,可还是挺好的。你不满意吗?”

  “不是……”冬子轻轻地摇了摇头。

  “你真敏感。和贵志在一起也是这样吗?”

  “……”

  “太让人嫉妒了,所以贵志离不开你呀。”

  “别说了。”

  “你手术后,变得越快活了。”

  “没有的事。”

  “别瞒我了。以前我也是马马虎虎,可手术后,精力也越来越旺盛了。”

  “真的吗?”冬子奇怪地问。

  “心情一舒畅,心里就踏实。”

  同样一种病,做的手术也一样,可不同人感觉也不一样。夫人说手术后兴致反而旺盛,而冬子却变得越来越冷淡。

  那么,两人感觉不同是什么原因呢?……

  此外还让冬子有些不解的是,与夫人一起感受到的,和贵志在一起就不能得到。

  如果说喜欢贵志和夫人之中的谁,回答当然是贵志。如果现在贵志就能满足自己,那么冬子也许会立即舍夫人而去。还是男性的爱抚让人感到愉快些。

  可事实却恰恰相反。

  其差别是什么呢?……

  如果说贵志和夫人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喜欢的方式。无论怎么说,最终还是贵志占有了冬子,而夫人只是爱抚,没有占有的行为。

  正因为只是爱抚,冬子才放心,也能委身于夫人。

  但和贵志在一起时,就做不到这一点。接受了他的要求,但总有一种不安在头脑中浮现,那就是,会不会让对方失望啊。

  “你真可爱。”夫人看着冬子说。

  “这件事让贵志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

  的确,不能对贵志说,冬子也想到。

  “和男人比起来,这也是无聊的,但也别忘了我呀。”夫人接说道。

  “咱俩应该常在一起快活快活。”

  现在冬子可以依赖夫人了。不管怎么说夫人是个比男人强的人。

  “女人真是不可思议。生孩子没觉得什么。可只是一动手术,感觉就会不同了。”

  “变化吗?”

  “也有人做完人流后,感到愉快。”

  “真的吗?”

  “是啊,我朋友中有好几个呢。”

  夫人轻轻地笑着,又说:“总之,女人是经常变动的。……”

  “是不能总在一个地方,心情与身体每天还不一样呢,还常常感到是变动的呢。”

  冬子的身体和心情就是每天都变化的。虽是自己的身体,可也不能预测明天的事情。今天还很愉快,可第二天马上就会疲倦,心绪不佳。

  “男人是什么样呢?”

  “他们也是非常懒惰的。总改不了那种脏乱的样子。……”

  “那样啊……”

  “那也许是可爱的地方呢。”夫人笑着说。“变化太多,会让人觉得困惑;总不变吧,又太没意思了。”

  “是吗?”

  正说着,门铃突然响了。

  “回来了?”夫人望着大门的方向,自言自语道。

  “是先生回来了,我该走了。”说着,冬子站了起来。

  夫人急忙用手制止了她,然后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现在已是夜里11点了。不知不觉中已过了四个小时。

  冬子刚整了整头发,夫人与中山教授一起走了进来。中山教授身着的黑灰色西服与他的满头白发正相称。

  “呀,欢迎你啊。”

  好象刚在哪里喝过酒,教授的脸上泛着红光。

  “如果知道冬子来,我还会早点回来的。”他接着说。

  “我真该走了。”冬子急忙说。

  “再坐一会儿嘛,我去换一件衣服。”说着,教授就消失在里间的客厅里了。

  冬子是第三次见到教授。第一次是和贵志、夫人吃饭时,第二次是他和夫人来到自己的帽店里。

  虽是大学教授,专攻建筑专业的,却让人感到穿着是那么得体。

  一会儿,教授换了一身和服走了出来。

  “好久不见。”冬子问候着。

  教授点点头。“是啊,可你没变,还是那么漂亮。”

  “别说笑话了。”

  “是真的。所以贵志离不开你。”说着教授点了一支烟。

  “冬子是给我送帽子来的。就是展览会上展出的那顶。”

  夫人说着从袋里取出了帽子。

  “真漂亮呀!可你戴不了吧?”

  “不,完全可以。”夫人把帽子戴在了头上。

  “怎么样?”

  “快拿下来吧。”教授看看说。

  “和你出去,我当然不戴啦。”

  “但愿如此。”

  “和年轻人在一起,戴它就正好。”

  “不要做那些无聊的事。”

  是说笑话,还是真的。两人之间都变得紧张起来。

  冬子又坐了十分钟就离开了夫人家。

  “回去好好休息吧。”夫人的声音划破夜空,随后就关上了门。

  冬子走到了大路上,又回头望了望茂密树丛中的宅邸。

  这周围都是涉谷的高级住宅区,每家都有很多土地,是平民百姓高不可攀的地方。

  从外表看很幸福的人们,实际上并非如此。至少,中山家就是这样,夫妇间有着很深的隔阂。

  教授50岁,夫人也已40多岁了。

  他们都已经到了人生的成熟期,可现在两人之间还很冷淡,这是为什么呢?

  当然其中是有很多原因的,可最重要的也许是因为手术,夫人摘除子宫后,欲望更加强烈,而教授却总想避开。

  再说,那种手术对两个人来说算什么呢……

  这么想着,冬子陷入了困惑之中。

  治疗或手术都是为了治好病,治好患处使患者恢复健康。可是,这种治疗却使夫妇间出现了裂痕,那么这还是正确的治疗方法吗?

  只是身体恢复了健康,这值得盲目高兴吗?

  去医院当然是治病,同时也应该治愈患者的心灵,否则人就会困惑。就是说不仅要治病,而且还要治人。

  可细想一想,现在的医生对此是不太热心的,他们往往注重病情,而对病人就一点也不关心了。

  对患者来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想法。有的已忘掉了患病之事,有的就是知道了也不在乎,仅这点就同医生想的不一样。

  这样说来,有些医生,是不是有些不负责了呢。

  当然,让医生对手术后患者的性生活负责,也许太苛刻了。但还希望医生多为患者想想,不要单只是摘除、切除……

  说是这么说,可到底应该怎么办,冬子也不太清楚。

  给夫人做切除手术的医生,难道不应对中山夫妇的不和负有一定的责任吗?

  冬子替中山夫人鸣不平,可同时又想到了自己的事。

返回目录
欲魔
欲魔
作者: 西村寿行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