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牵牛花
发布时间:2016-05-27

  冬子被袭击的第二天,气象台就发布了梅雨季节开始的消息。

  今年夏天,高温天气持续了好长时间,直到台风到来,天气才逐渐凉爽起来,可又让人觉得秋天的气息来得早了点。

  这前半个月,气温总在零上30多度,而且连一丝风都没有。北海道北部也曾达到33℃,日本全国土都在热流的烘烤中。但8月份台风骤起,10号以后,睛天不见了,气温也低了许多。

  这个月,冬子把自己束缚在店里、家里,哪里都没去。

  原宿的店,上午11点开店,晚上8点闭店。冬子一闭店就直接回家。只是单调地在参宫桥和原宿之间往返。

  “老板娘,最近总是提不起精神,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呀?”真纪和友美看到冬子无精打彩的样子,关心地问。冬子只是笑笑,什么也不说。说实话,身子倒没有什么异常,可冬子却很怕见男人,走在街上,心里总是忐忑不安,生怕那两个男人从哪个街角突然窜出来。

  如果再遇到他们,遭到纠缠,那是多么可怕呀!这种不安就象使冬子得了怯懦症一样,一点响动都心惊肉跳。

  一到深夜,那晚可怕的一幕就出现在眼前,冬子真有些害怕东京的街道了。以前总觉得这京都盼人多、车多,女人单个走夜路也没什么;可现在看来,这种想法未免太天真了。都市大,就有许多地方潜藏着危险。人多,也混杂着一些心怀叵测的人。那晚的打击,时刻萦绕在冬子的脑海里,她竭力想赶走那恶梦般的回忆,并把希望寄托于时间的推移,可那可怕的场景常常象影子一样突然跳到眼前。一想起那天的事,冬子就头晕目眩,觉得自己是一个不纯洁的、不可原谅的女人。

  但换一个角度看,她心中又浮出一点得意的想法来,遭到强暴固然羞耻,可自己的美丽不也在贪婪的男人眼中得到了证明吗?

  这瞬间的想法,只停留了几分钟,冬子就开始生自己的气了。自责的心情也使她十分烦燥,她觉得身体的各部位好象都被长有黑斑的蝴蝶、夜间活动的动物诸如蝙蝠一类东西占据着。

  这样熬着过了一个月。

  这期间收到了船津来的两封信,第一封是他到美国后马上就写的。信里介绍了他的新住以及客所的情况。他说:“本打算到美国后不马上给你去信,可到这儿后,又马上想给你写信了。”第二封是半个月后收到的,信中说由于他的英语还不大好,准备就近找一个英语会话学校学习,同时再学室内装饰专业。他说:“离开日本到底对不对自己也不知道,现在离开了有许多朋友的东京来异国,今后可会很寂寞的。”看着来信,冬子想:如果把那天的事告诉船津,结果会怎么样呢?知道那个悲惨的情是,船津会多么吃惊啊!责任心极强的他一定会气疯的。可事到如今怎么说都没有用了口想和他说点什么,可相隔万里,许多话在信上又难说明白。这个距离感,使冬子对船津的思念变得虚幻起来。现在,较亲近的、经常来玩的人只有贵志、中山夫人、S商场的木田以及职业设计师伏木。当然,那天晚上的事,冬子没有对任何人讲。中山夫人在代官山的家中只有她一个人,恐怕是由于丈夫不寂寞吧。她显得精力充沛,来店里的次数更多了,有时还来电话。一周前她来了一个电话,似乎是强调冬子:“今天晚上必定来我家”,但冬子断然拒绝了。

  不知什么原因,受了那次强暴,冬子办什么都果断起来了。回想起来,以前总让别人牵着鼻子走,总是考虑别人怎么想,现在倒无所畏惧了,管它呢!有趣的是,自己被自己的大胆惊呆了。

  中山夫人看到了冬子的变化,“你好象变了。”她盯着冬子说。

  “变成了什么样呢?”

  “看着好象自信心极强。”

  “什么自信心?”

  “觉得你克服了什么东西,变得大胆了。”

  “没有哇!”冬子嘴上应付着,心里却回了这样一句:“我讨厌你那一套!”

  的确,冬子的性格里有了坚强的一部分,只是与那件事是否有必然的联系,自己还说不清楚。

  有一点是清楚的,冬子办事越来越果断了。

  这一个月,冬子还接到贵志3次电话,依旧是想起来时随便打来的。

  第一次是在躲津去美国的第二天。“昨天船津走了吧?”贵志什么问候话都没说?直截问道。

  “你没送他吗?”冬子问。

  “哎,你也没去呀!你真胆小。”

  “我有点急事。”

  “噢!他好象看你去了吧?”

  “是这样……”

  “再忙,他去你也该高兴啊。”贵志并不相信冬子忙呀忙的理由,“能见上一面吗?今晚怎么样?”他问。

  “……”

  “朋友在青山新开了一个西餐馆,一定得去一次。”贵志坚持着。

  “我今天……”

  “真连一会儿时间都没有吗?”

  “对不起。”正是发生那件事的第二天,冬子谁也不想见。

  “那再定吧。”话筒里传来贵志失望的声音。

  听到贵志放下电话,冬子反而突然产生了一种要见到贵志的冲动。把昨晚的事告诉他,自己的心里还安稳一点。冬子拿着话筒发了半天愣。

  贵志第二次来电话,是半个月之后,“怎么样,现在该有点时间了吧。”这时,已是晚上11点多了。

  “你现在在哪儿?”

  “在赤坂,突然想见见你,星期三之晨,怎么样?”

  “我已经睡了。”冬子想了一下说。

  “这时候了,反正又没有什么工作,怎么,还有什么人吗?”

  “不是……”

  “稍稍解解闷怎么样?”

  “今晚就算了吧。”冬子挂上了电话。现在去见他,一定会被他从脸上看出什么。想告诉他那件事,又想隐瞒他。“真遗憾”。她自言自语地说。

  又过了十多天,贵志来了第五个电话。

  “祝你生日快乐!”

  突然的问候,冬子倒愣住地。的确,今天是她29岁的生日。本来,她想不告诉任何人,让年龄悄悄地增长,可到底让贵志知道了。

  “真想和你吃一顿饭,可今天实在没有时间。”贵志报歉地说。

  “没关系,也不是什么值得庆贺的事。”

  “送你的花还没收到吗?”

  “还没有……”

  “就是刚才寄的,应该收到了。”贵志这么说着,突然问道:“下周去不去北海道?”

  “这……”冬子觉得很突然。

  “下周去。孟兰节也过了,人才稍稍能清静一下,北海道的天气可能开始凉爽了。”

  一听去北海道,冬子就有点动心了。这期间由于苦夏和那次打击,冬子消瘦得厉害,的确该轻松一下了。

  “是公事吗?”冬子问。

  “札幌有个学会,我想听一个专题讨论会。”

  “那么中山先生也去吧?”

  “大概去吧,他去不去和我没关系。怎么样?去的话我就订票。”

  “下周什么时间?”

  “学会是星期五、星期六、星期日3天开会。可能的话,你星期日去就行。现在不必着急。”

  比起小店来,冬子当然更需要自己的身体和贵志出去玩玩,松驰一下,这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夏天最好是休息一段,尤其女人更应放松自己。”电话里又传来高声劝导。

  是呀!真纪和友美已各自休了一周了。

  “北海道白天也许热,但晚上很凉,睡觉一定很舒服。”

  “我去方便吗?”

  “当然。那么明天就让公司的人买票。星期六就出发,怎么样?”贵志又说道:“可没有象船津那样会体贴的人了。”

  “我可没说……”冬子辨解着。

  “开个玩笑,别介意。”贵志笑着把电话挂了。

  放下电话,冬子又想和贵志的关系。和船津亲近的时候,暂时忘掉了贵志——完全忘了也不可能,只是不太想了。现在船津不在了,她又和贵志旅行去。人家在电话里一约,自己就答应了。

  “难道他和我真是一对冤家吗?”冬子心里想。

  可尽管如此,这次不能算是一次普通的旅行,这是自己被男人们强xx后的第一次旅行。当然,冬子现在身体已经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了。不象发生事情那几天,浑身各个关节都疼痛。

  当然,冬子不担心会妊娠,她的伤痛只是在心里。

  可话说回来,难道让贵志拥抱就平心静气了么?

  如果可能,冬子真想进行一次与男女之间那种事情无关的旅行,但是,贵志是不会同意的。

  冬子屋里阳台上的一盆牵牛花开了。本来它是初秋开放的花,最近出了一种新式栽培法,使它在夏天也能开放了。

  旅行的那天早晨,牵牛花与常青藤的缠绕处已开了四朵花。两朵红的,两朵淡紫色的,冬子给它们浇了点水,就锁上了房门。

  一个大包里装了一条裤子,一件换洗的连衣裙,冬子想了想,又塞里一件毛衣,那里的早晨恐怕很凉。

  冬子驱车来到羽田机场候机室门前时,整整提前了20分钟,可贵志已笑盈盈地来迎接她了。

  “我以为你得晚些时候来。”贵志说。

  “对不起,车太挤了。”

  贵志作了个请的姿式,两个人一起进了候机室。

  “中山先生昨天先走了。”贵志说道。

  “不一起走更好。”冬子心里说。冬子现在只想静静地去旅行。

  虽然过了孟兰节,旅客少了一些,可机舱还是坐满了。

  “我还是年初去的九州呢,一晃半年没出门了。”冬子舒服地靠在座位上说。

  “是呀,那正是梅花开放的季节。”贵志坐在她旁边的座位上说。

  “大家都说北海道好,我可觉得不怎么样,景色是清一色的绿,变化不大,人也太多了。”

  “可凉爽呀!”

  “你以前去过北海道吗?”

  “大学时候只徒步走过北海道的南部。”

  “札幌有朋友吗?”

  “有一个大学时的同学,现在北海道大学工作。不过,他可不是藤井君那样爱喝酒的人。”

  “藤井君后来怎么样了?”

  “前几天,他到东京来,我们见了一面,和他太太还是那样。”

  “照旧?”

  “是的。”

  飞机慢慢地滑动起来,定向之后,滑行速度就快起来了。一会儿,飞机就脱离地面,斜线上升了。机舱里,座位微微倾斜着。

  “藤井能克制住自己吗?”冬子问。

  “现在他本身好像也没什么要求了。”

  “那么他们两人都……”

  “一开始好像是的,可他最近好像又有别的女人了。”

  “哦!怎么能那样?”

  “可男人也没有办法呀,身体上有这种要求也是自然的。”

  “那他太太知道吗?”

  “他只对夫人说出去玩玩,他夫人也没办法。”

  “男人可真随便。”

  “藤井还是很爱他的夫人的。”贵志辩解说。

  在倾斜的机舱里,冬子眼前又浮现出藤井和善的面容。

  已是8月下旬的札幌,盛夏已到了尽头了。

  白云高高地飘浮在天上,一望无际的草原也泛起了微黄色,这一切都告诉人们:秋天来了。

  半个月前,当然这里出现30多度的高温天气时,也确实让北海道的生灵们吃惊不小,可现在最高气温才二十二、三度,早晚已有一种寒意了,这才是真正的北海道。

  到达札幌的当天晚上,冬子就从旅行包里拿出毛衣穿上,和贵志上街了。他们来到薄野专门经营螃蟹的餐馆坐了下来。贵志内行地说,夏季并不是产蟹的旺季,可这里总能吃到新鲜的螃蟹,而且无论喝汤还是吃饭都加蟹子。

  吃完了饭,在薄野街上又走了一会儿,两人进了一家酒吧。这个酒吧里只有三个女招待,柜台很小,却很整洁。

  贵志和冬子在一起时,很少到女人多的夜总会去。

  “好久不见了,今天怎么有空来了?”柜台里的一位30多岁、女掌柜模样的人一见贵志就热情地打招呼,“听说最近有个什么学会,我就猜您准来,您看,我一直恭候大驾光临哪!”

  很明显,贵志已不是第一次光顾这个酒吧了。

  女掌柜又和冬子打招呼,夸叹冬子的美貌。冬子答应着,心里想:“这真是个灵牙利齿、大方利落的人哪!”

  在酒吧里泡了一个多小时,出来已是夜里1O点了。

  因为是周末,这个时候街上的年轻人还很多,在霓虹灯下随着人流行走,真让人感到这是在东京。

  等拐进一个胡同。冷风吹过来,才让人意识到这是在北国的街道上。

  不知为什么,冬子有些伤感了。

  是因为没让人知道就同贵志溜到北国来了,还是由于这是和船津分别后的第一次旅行,或是别的什么原因,冬子自己也说不清。

  “到旅馆还有10分钟的路,走着回去好吧?”贵志柔声问着冬子。冬子默默地点了点头,就并肩和贵志向前走去。

  穿过闹市,人渐渐少了,只有秋风吹过寂静的街道。

  “很久没看到这样清澈的天空了。”冬子看着繁星满天的夜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几缕淡淡的云缓缓地从月亮前边踱过。星星更显得明亮了,好象伸手就能抓住似的。

  冬子突然抓住贵志的一只手,轻声问,“为什么带我来?”

  贵志没有马上回答,走了一会儿,他凝视着远方的万家灯火,慢慢说道:“没什么理由。”

  “你没有必要带着一个和你分过一次手的、又不正常的女人来札幌。”

  “我为难你了吗?”

  “不是的。如果你想带一个女孩来玩,有很多呀!”

  “你嫉妒了吗?”

  “不是。”冬子回答着。在贵志身边经常有女人同行,除他的太太外。但冬子不想因为这事给贵志难堪。想让贵志不和别的女人来往是不可能的,她也不想因此说三道四,实际上,冬子觉得自己没有那个权利。

  想想自己跟贵志的关系,也真是奇妙。曾经断然分过手,可不知不觉中,又这样走到一起了。开始,并不是那么回事,这是象腊烛那样不稳定,不可靠的火苗,至少冬子是这么想的。

  “现在别的什么都不为,就是因为我喜欢你。”走有百叶窗的大厦前贵志说道。

  “请不要勉强吧。”

  “我是真心实意地喜欢你。”

  路变得宽敞起来。旅馆依稀可见了。

  “我们的路还很长。”

  这回冬子认真地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道路的漫长是真正被冬子感受到了。

  “以前和现在都喜欢你,但却不太一样,以前是不论怎么都喜欢你。一想到你,就坐立不安;和你在一起,就无比的快乐。现在就不同了。”

  “怎么不同了。”

  “说不好,但确信你是自己人。”

  “因为我很傻,是吗?”

  “不是的。多年和你在一起。什么都交给你了,也没隐瞒什么,这就是一种无比的快乐呀!”

  “时间长,也比不上你夫人呀……”

  “是那样。可不知为什么,和她总也亲密不起来。都到这个年龄了还不行。总有一种距离感,最近,这种感觉更加明显。”

  “真让人不可理解。”

  “你也许不会理解,可这是真的。”

  秋风不断吹起冬子的秀发。

  “总想你,这是不是爱呢?”贵志轻轻地握了一下冬子的手说。

  “想我?”

  “当然了。”看着到了旅馆,贵志也有点伤感了。

  “那你怎么办?”冬子问。

  “再等一等。”

  “等什么呢?”

  “这次我想离婚。”

  “还没听过你说这个呀。”

  “不,这回是真的。”

  “不行,我可不想和你结什么婚。”

  “不想也要想想,到了这个年龄,我们不能再克制自己了。我可是真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不对,你最适合和你夫人一起生活。”

  “请不要说没用的话吧。”

  “不是没用,你决不能离婚。”

  “这件事,你不用多管了。”说着,贵志停下来,紧紧抱住了冬子。冬子依偎在贵志胸前,屏住呼吸,静听着远处汽车的隆隆声,就象街道又噪杂起来了似的。

  “行不行,冬子?”声音从头顶上传来,冬子闭着眼睛,并不回答。

  回到房间,已是深夜12点了。洗完澡,换上睡衣,贵志就上床了。

  “喂,快点呀!”贵志急不可待地招呼着冬子。

  冬子闭了灯摸上了床。

  “好久没在一起了。”贵志一边嘟嚷着,一边扑上来紧紧地抱住了冬子……

  冬子闭着眼睛,她感到有些醉了。

  的确,冬子以前真没有这么热情的时候,手术前暂且不说,手术之后,她从没如此尽过兴。现在她全身都沉浸在一种甜美的倦怠和满足后的安闲之中。

  贵志用手抚摸着冬子的脊背,一会儿,手垂下去,带着满足睡去了。

  她看着贵志睡熟了,就下床,走进了浴室。

  事情过去后,留下许多汗。

  在与贵志亲密前,冬子已经洗过澡了,可现在不得不再洗一次。

  当她穿着浴衣从浴室出来时,已是夜里1点半了。

  周围静悄悄的,只有贵志那低低的鼾声在单调地重复着,冬子给他整了整被角,然后站到了窗前。

  透过镶有花边的窗帘,看到了在日光灯映照下的草坪。

  刚才回来时,还亮着灯的左边宴会厅,现在也都变黑了。

  在旅馆庭院的夹道上也能看到公园里的水池。那周围也已没人影了;池边的灯光中,只有柳枝垂到了水面。

  明暗对比更加强烈了,夜又恢复到寂静之中。

  上一次旅行,冬子努力想让自己充满热情,可自己的身体怎么做也没有感觉,因此她感到很焦燥。贵志似乎也看出了冬子的心情,努力给了她许多抚慰。

  可这一夜,一点儿不良的感觉也没有了。

  这次,冬子突然恢复了性意识,于是,她马上就有一种从长期黑暗状态中脱离出来,一下子看到了蓝瓦瓦天空的感觉。

  第二天冬子醒来时,表的时针已指向7点了。

  因为经常出来旅行,所以冬子并没有因为地方的改变而影响睡眠。

  昨晚睡得非常畅快的缘故吧。

  冬子这么想着,可又突然打消了这种念头。

  9点正,他们登上了12层楼,在那里的西餐馆进早餐,正好与中山教授同坐一桌。

  教授的气色很好,向冬子他们介绍了与他同来的一个女人。以前冬子好象听中山夫人说过她,是大学里的研究助理,30多岁,是一个歇斯底里的老处女。可现在冬子一看,分明是一个品貌端正、很有修养的人。

  贵志和教授谈着学会的事宜,冬子便和那女人攀谈起来,多围绕北海道的天气、食品方面之类的话题。

  教授他们是前天到的,来之后马上就游览了市容。

  四个人又在一起进餐。四个人都不是真正的夫妻,这便使双方都感到比较自然了。但似乎在某一方面还有些不太适合。

  大家海阔天空地谈着,冬子暗自把中山夫人和眼前这个女人进行比较。

  夫人喜欢艳丽、热闹,这个女人却显得很娴静。

  冬子想自己如果是个男人也一定会选中这样的女人,对面的女子好象对冬子也倍感亲切。

  “下次咱们四个人一起去旅游,好不好?”教授看了一眼贵志和冬子说。“去欧洲,怎么样?”

  “好啊。”贵志随声附合着。

  “明年的国际会议在雅典吧。”看着他们俩兴高采烈的样子,冬子想到了在东京的夫人,真有点可怜。虽然夫人非常任性和不拘小节,可实际想一想,夫人却是很寂寞的。之所以这样,与其说是个人关系密切,不如说是两人在身体方面失去了同样重要的东西更准确。

  30分钟后,贵志和冬子先离开了西餐馆。

  “他们好象很亲密,那个女人和夫人比较,好象占有很多优势。”

  贵志好象不太喜欢象夫人那样的人。

  “中山先生显得年轻多了。”冬子说。

  “恋爱嘛,是容易显露人年轻那一面的。”

  “你也那么做嘛?”

  “我一直在追求你呀。”

  上午,贵志去参加学会。冬子一个人来到了札幌的大街上,先观赏了钟台,然后又走到了市中心的商业街。

  说实话,冬子真不知道札幌还有这么一条现代化的街道。

  高大的建筑物鳞次栉比,道路宽阔、整浩。东京虽是首都,但街道有时却很脏。

  城市的西部,小山峰此起彼伏,一时真让人感到好象到了京都。

  刚过8月中旬,太阳光已显出了初秋的柔和。

  冬子沿着商业地走着,又踱进了第四个商场,买了一串景泰蓝项链和一对耳环,又买了一件能配上它们的白色乔其纱连衣裙。

  在街心花园的花坛旁休息了一会儿,就信步走进了动物园的大门,园内到处都是高大的榆树,投下一片片树影。

  冬子慢慢欣赏着天地间的绿色,又到收集阿伊努族资料的纪念馆和博物馆那转了转。

  回到旅馆时,已是午后三点钟了。

  她真有点累了。

  一个小时后,贵志回来了。

  看到冬子穿着浴衣躺在床上,就突然过去,抱住了她。

  太阳还没有落山,透过挂着的网帘,看到夕阳还映照着天空。

  “等一会儿吧……”

  可贵志就象没听见似的。

  在贵志的要求下,冬子在午后的夕阳中,又一次接受了贵志的温存。

  冬子又一次感受到了性兴奋时的甜美。就这样,她把手放到了贵志的胸前,轻轻侧过身,似睡非睡着。

  “起来吧。”贵志说话的时候,屋子里已经暗下来了。

  冬子穿着浴衣,离开了床。

  在这之前还未西下的太阳已经落下山了,只有天边还染有金光。

  “还记得刚才吧?”贵志也坐起身,点燃了一支烟。

  “现在再也不会相信是性冷谈了。”

  “先别说那种话了。”

  “今天从学会出来我就一直在想。”

  “想什么?”

  “为什么一下子就好了,你想过吗?”

  “想它,太可笑了。”

  冬子撇了撇嘴。

  “不,这是很重要,有必要研究研究弗洛伊德之流的深层心理。”

  “……”

  “你的精神怎么突然昂奋起来了,从哪儿开的头呢?”

  冬子这时也顾不上听他的话了,拿起衣服象逃跑似的奔进了浴室。

  在札幌度过了难以忘怀的星期六和星期日,星期一中午他们就坐飞机回东京去了。从福冈回来是自己一个,孤零零的;而这次来回都有亲爱的贵志在身边。

  中山教授好像还要到洞爷去一天。

  乘着初秋的凉爽,经过1个半小时的飞行后,他们到了羽田机场。一进机场就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冬子离开东京时带的毛衣又装进了提包,贵志也脱掉西服搭在胳膊上。

  “你到哪去?”贵志问道。

  “先回家,再到店里看看。”

  “是吗,那么我们就在这儿分手吧。”

  两人走出休息室,站在出租车站。

  “这次旅行很愉快,是吗?”

  听到贵志的提问,冬子认真地点了点头。

  “以后给你挂电话,可以吧?”

  “当然。”

  “那么,你先走吧。”

  贵志把冬子送上出租车,他好象还要到横滨园办事。

  轿车在马路上飞快地行驶着,冬子看着窗外熟悉的街道,心中有点怅然若失。

  可能是车内有空调的缘故吧,与太阳高照的车外简直是两个世界。

  人与车混杂在一起的东京重新出现在眼前,开始时对这种嘈杂很厌烦,但只一会儿就安于这个环境了。

  途中在芒浦停了一下,到参宫桥公寓时,已是午后3点多了。

  进大门后,她看了看大门左边的报箱,和广告报在一起的还有一封信,是船津来的。

  拿着它,冬子上了电梯、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关闭了两天,屋内热乎乎的。冬子进屋后立刻打开了窗户,并开了空调。然后,坐在了沙发上,拆开了船津的信。

  信的开头有几句简单的问候,然后写了洛杉矾也很炎热。前两天,他已慢慢习惯了当地的生活,能处理一些日常的事情了。

  又说,这里日本女性很多,但忘不了你。

  不管奉承还是真心,冬子看到这儿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贵志在信的最后告诉冬子,他的地址变了,来信不要写错了,随后写了他的新地址。

  看完信,冬子换上衣服到店里去了。

  傍晚,冬子从店里回来后,开始给船津写回信。

  她写了东京的气候;写了店里迎来了秋季这个比较繁忙的季节;还劝告船津,难得到美国一次,多接触些美国女性。在信的结尾处写到“请保重身体,期待着重逢那一天。”

  给离开自己而去异国的青年写这种话,也许让人感到有些不解,但这不是虚伪的应酬而是真心的想法。

  9月初,东京气温骤然下降,随后就开始下起了雨。

  在急剧的气候变化中,街上的年轻人还穿着短袖,而上了年纪的人却开始穿起了西服。

  雨下了两天,第三天,天终于晴了起来。

  在晴朗的天空下,久不见的阳光钻出了云层,但已不象盛夏那样强烈了。

  帽子店,一到秋季就始忙碌起来。

  夏天避暑时,主要以巴拿马帽和麦秸草帽为主。秋天贱时兴真正雅致的帽。

  一天中午,冬子正和女店员喝茶,真纪含含混混地说:“老板娘,我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突然听到这句话,冬子有些困惑。

  真纪红着脸继续说:“那是件好事。”

  “什么?”

  真纪又说:“男人。”

  “啊,是那个。”冬子听完,才恍然大悟地笑着刮了一下真纪的鼻子。

  “一周前,我突然明白的。”

  “是嘛。”

  “我以前还反驳过您,真对不起。”

  “别说那种话了。”冬子笑着说。

  “可我以前无知啊。”

  “不是那么回事,不懂也不光是女人的责任。”

  “是啊,我这次就是通过他才知道的。”

  “她,是谁呀?”

  “是个摄影师,还没到30岁,很温柔。”

  真纪和木田分手后,从现在这个男人身上知道了性喜悦。

  “我变了吗?”真纪羞涩地说。

  “是啊,这么看来,象个大人样了。”

  “太高兴了。”

  睛了两天的东京,这两天又下起了雨。

  友美好象忧虑起来了,而真纪却是整天笑咪咪的。自己喜爱的人让自己愉快,也许这就是她高兴的原因。

  看到这种生理上变化,作为同性是不舒服的。对冬子来说也不能说没有那种想法。

  冬子又想到,女人的身体真是不可思议。

  下一次雨,夏天就远离一步,天空似乎也变高了一些。

  秋季来临的一个午后,冬子在更换橱窗里的帽子时,面前出现一个男青年。

  青年叫中尾,是在洛杉矾船津的朋友。

  “船津君让我给您带点东西。”

  冬子把他带到了“含羞草馆”。

  两个人坐在了靠里一点的座位上,要了两杯咖啡。中尾从随身背的提包里拿出一个纸包。

  “这是船津让我带给您的。”

  “给我的?”

  “是的,你打开看看吧。”

  冬子惊喜地拿出来,戴在了胸前,它是一个细链,前面镶着一颗黑钻石,周围镀着金。

  “您还回美国吗?”冬子问道。

  “打算半个月后回去。”

  “如果见到船津,告诉他,我很高兴。”

  “从他那经常听到您,您就象想象的那么漂亮。”

  “什么呀,我都是老太婆了。”冬子笑着说。“船津好吗?”

  “很好,他大概已经习惯了那里的生活。最近他一个人经常来往于‘威克逊’建筑家的研究室。”

  “在那里工作吗?”

  “不,只是学习,他很用功。”

  听说年轻的船津在国外学习了新的知识,冬子很高兴,只是觉得他离自己太远了。

  “他住的地方好象变了。”冬子问。

  中尾点点头。“他住在以前老师的地方,不太好意思。这次的地方用日本方式来测量是二室一厅,很不错。”

  “住那,经济上会有困难吧。”

  “他家很富有,是个酿酒商。住那样的房子钱是足够的。”

  “象他那种人还要等寄钱,真是太困难了。”

  “是啊。可要是他父亲来看看就不得了了。”

  “怎么不得了了?”

  “实说了吧,他现在在美国和女人同居了。”

  “船津?”

  “是德语系的一个女生,不太漂亮,船津领她到过自己的房间。”

  “发生关系了?”

  “那是当然的。大概是离开日本寂寞了吧。”

  “……”

  “刚到美国时,没有选择的时间,可后来觉得哪个女人都好。”

  是什么样呢?冬子难以想象船津在外国与女人在一起的情景。

  “能还象个孩子,真让人担心。”

  虽然冬子在前一封信里提醒船津多接触一些外国异性,可她还是希望船津不要发生那种事。即使在国外,也希望船津仍然是在日本时的船津。

  可现在中尾说的都是真的,船津是真变了。

  “跟您说这种事,是不是伤害您了?”

  “不。”

  在外国,船津可能很想念冬子,但行动上好象很自由。

  “那他打算结婚吗?”

  “我想不会结婚的。可最近,日本的男人也开始招人了。他说不定会陷进去呢。”

  冬子又开始招人了。他说不定会陷进去呢。

  冬人又开始不理解男人了。那么纯真的船津,一到国外,就被女人迷住了,那么以前向冬子表示的爱又是什么呢?

  “在那边已有喜欢的人了,可还赠物给我做什么呀?”

  “不,这是有区别的,他还是最喜欢您的。”

  “可他还是爱那女人的吧?”

  “不是爱,只是一时逢场作戏。”

  “那是怎么说?”

  “一人在国外生活也是很艰辛的……”

  “可还是让人不能理解。”

  “是吗。”

  “这是不忠诚的表现。”说完,冬子觉得自己说得有些过火,就又说:“可是,他快乐我也高兴。”

  “是啊,他是一个性格开朗的人,到美国后也许会变的。”

  不管怎么说,冬子只看到了船津的一个侧面。只有在冬子面前,船津才显得有些忸怩,除了这些,他也具备一般青年所具备的大方、开朗。

  “那么,我先告辞了。还要向他转达点什么吗?”中尾说着,拿起了旁边的手提包。

  “嗯……”冬子看着窗外。“让他多保重,告诉他,我很好。”

  “知道了。”

  “谢谢他送我的项链。”

  “一定转达。”中尾点点头。“那么,再见了。说完,带着一个令人难忘的微笑走了出去。

  在与中尾会面的第三天,冬子接到了中山夫人的电话。

  “今晚,请来一趟。”夫人说。

  “明天吧,我正好去附近办点事,顺便……”

  “不行,晚点没关系,今晚一定来。”夫人说话象是在命令。

  今天,冬子在店里干了很多活,真有点累了。可她还是在9点赶到了代官山夫人家。

  夫人穿着一件带有大花图案的边衣裙,脸上还微带着醉意。

  “喂,听说了吗,竹田失踪了。”还没等冬子坐稳,夫人就说道。

  “为什么?”

  “他没说,给店里打电话时,他已经走了。”

  “那公寓呢?”

  “3天前就搬走了。

  “一点儿也不知道吗?”

  “什么都没对我说突然失踪了。”

  真是微妙,这事对冬子来说是不可理解。

  “一定是带着年轻女人跑的,是受了她的挑唆。”

  “可是……”

  “怪不得我觉得这个月,他有点坐卧不宁。一定是这件事搞的。”

  夫人说着用拳头砸了一下桌面。

  “不行,我受不了。”说完,喊着“我不信。”突然用手捂住脸哭了起来。

  “夫人……”

  冬子劝着她,可夫人还是哭,只是叫着失踪男人的名字。“为什么一句都不对找说呢,怎么就扔下我走了。”

  40多岁了,到了这个年龄,感情还那么专一,冬子真佩服夫人。可现在也只好等夫人心情平静下来了。

  “我不信,我不信!”夫人还在叫着。

  “没用,主要是他把我甩了。”说着,夫人含着眼泪喝了一口白兰地。

  哭了一会儿,夫人平静下来了。她用手绢擦眼泪,然后站在镜子前,化了一点妆,转过身来喝了一口白兰地。

  “真是的,我怎么尽说混账话,这么大岁数了,竟追起年轻小伙了。”

  夫人放下酒杯,突然笑了起来。

  “你怎么一声不吭啊。”

  “挺难开口的,说不好也许又会惹来麻烦。你们从来没争吵过吗?”

  “他性格懦弱,一和我面对面就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连一句也没有……”

  “这样也好,他乐我也乐,各行其道。”

  夫人说着,精神振奋起来了。拿起白兰地:“想想吧,手术之后,在他的鼓励下,失去自信的我又振奋起来了;他在我的帮助下,也树起了自信心。”

  “自信心?”

  “认识我之前,他什么都不知道。年轻、性情也很暴躁,楞在我的引导下,他终于变成了一个男子汉。所以,他现在无论到哪很能行。”

  “如果想想他年轻,我也就没什么说的了。”

  “夫人还会遇到好人的。”冬子劝道。

  “够了,我可得好好休息了。”

  说着,夫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真让人头疼。我可够了。”

  虽然嘴上说的很硬,但夫人好象很沮丧,又撩了撩头发说:“还是女人间可信赖呀。”

  冬子听到这儿也想到了船津,他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背弃了自己,在这一点上是和竹田之流一样的。船津在美国这块生疏的土地上,虽然也是没办法才那么做的,可冬子却不能原谅他。

  “男人就是看着这个,又想着那个,一点儿也不可靠。”

  夫人看着冬子,“你最近过的很好吧?”

  “怎么说呢。”

  “不说我也知道。脸色和以前就不一样了,一定有好事。”

  “什么呀,不是的……”

  “你不愿意和我这个老太婆在一起吧?”

  “没有的事。”

  “不是勉强的就好。我的直觉是很敏感的。”说完,夫人就目不转睛地看着冬子。

  “你还很年轻,还可以再快活快活;我就不行了,该退下去了。”

  说到这儿,好象又想起了什么。“你听说过男性女性化这个词吗?”

  冬子以前听说过,但让她细说一下,就讲不太明白了。

  想了一会儿,还是夫人笑着说。“这个词是从时髦地带传过来的,是指男女不分,是中性人。”

  “有那种人吗?”

  “实际上有没有另当别论,可有这种人不太好。”

  “是啊。”

  “总之,我可让男女之间的事搞惨了,还不如早点变成老太婆,心里还平静些。”

  “夫人还是很年轻的。”

  “已经不行了。我的一些朋友也已到了更年期。快变成不是女人的人了。”

  “那……”

  “真的,我也开始没有了,也没办法。”

  被男人抛弃后的夫人,变得开通起来。

  “你从不认为男人是多么讨厌吗?当然你还年轻,有魅力,也不会这么想啊。”

  “不是那么回事。”

  “有魅力和很富有是暂时的,到最后男人还是会把你抛弃的。”

  夫人说完,醉眼惺松地看着冬子。

  “女人终归是女人呀。”

  冬子点点头。这时,夫人将与身体不相称的过于娇嫩的手轻轻放在了桌上。手指甲上涂着红指甲油,但手上也有皱纹了。

  “握住我的手。”

  冬子听了,很困惑的望着夫人。

  “紧紧握住我的手。”夫人加重了口气,冬子慢慢将手伸了出去。夫人突然拉起冬子的手站起来。这突如其来的动作,使冬子踉跄了一下,夫人紧握着她的手敏捷地拉住她。说了说“站稳……”另一只手却搭在她的肩头,脸慢慢地挨近了冬子的脸。

  瞬间,冬子象让人突然浇了一桶冷水一样,打了个冷战,马上把脸转向了一边。

  “怎么了?”夫人问。

  “……”

  “你讨厌我吗?”

  夫人的右手又伸了过来,抚摸着冬子的脖子;冬子急忙退了一步,同时摇了摇头。

  “我想回去了。”冬子说。

  “怎么了?怎么这么急?”

  “我还有点事。”

  冬子拿起放在椅子上的手提包,向门口走去。

  “冬子,怎么回事?我得罪你了吗?”夫人在后面追着问。

  “……”

  “等等我。”

  冬子顾不上夫人的呼喊,穿上鞋,就走出大门。

  出来后冬子跑了100多米,估计夫人追不上了,她才站住。然后,象打扫灰尘一样,用手狠狠地擦了一下脖子。

  也不知为什么,突然从夫人哪儿出来了。以前虽然也不愿意去夫人那里,可最后还都是去了。只有今天,当夫人挨近她时,她突然感到毛骨悚然。觉得好象有几只毛毛虫爬上来似的。究竟为什么呢?

  夫人和以前也没什么变化呀,穿一件大花连衣裙也是经常的事。脸上也化妆得很漂亮。

  虽然年龄比较大了,但夫人还是很注意外表的。热情与活泼程度与平时都没有区别。

  只是夫人今天受到被竹田抛弃的刺激,心里有些激动。夫人情绪上的波动也是常事,也就不那么吃惊了。可不知为什么,今天她一挨近自己,冬子就觉得全身发抖。

  冬子心里暗想,是夫人让自己讨厌了吗?还是她身体接触自己就不那么亲密了。夫人接近自己就受不了,这倒是事实。

  今晚的事,也许与夫人无关,而是自己的原因。夫人和平时是一样的,而自己倒显得不正常。

  如果……冬子放慢了脚步,走到了路灯下,这才有点清醒过来了。

  我已经不需要她了吗?

  冬子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船津的身影。

  坦率地说,她现在不希望夫人来拥抱自己,只要有贵志就可以了。有了他,冬子的身心就可以满足了。

  这么说,没有夫人也可以了……因为只是在一时的寂寞中,才去了夫人那儿,并不是真心的。也许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治愈后的身心才进行的一种游戏吧。

  恢复性喜悦后,夫人就已经没有必要了。和夫人比起来,还是和贵志更贴近一些。刚想到这儿,冬子就被自己的这些想法惊呆了,并为自己变成这样而不可思议。

  9月中旬到9月末,冬子大约每天都要工作到晚上1O点了。

  工作尽量不拿回家去干,留在店里的设计室里。友美和真纪也拼命地干着。

  就在这段繁忙的时间里,冬子还是和贵志见了三次面。

  三次中有两次两人去了以前去过了那个饭店。第三次,是在冬子公寓。

  这三次都是在工作结束之后,已过夜里1O点了。

  以前冬子过于疲劳,第二天是很难受的。可那天晚上,冬子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醒后精神也很好。

  “最近你的身体好多了。”贵志好象很了解冬子平时的身体状况。

  “那个地方也好多了。”

  贵志用恶作剧似的眼光看着冬子。

  这种腔调真叫人讨厌。

  最近一个时期,每次见面,冬子都觉得有一种羞耻感。

  “以前冷淡的感觉到哪去了呢?”冬子这么吃惊地说着。

  “以前想得太多了吧?”贵志说。

  “不知道。”

  “医生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

  “在大阪的朋友也说那是由于精神上的作用。”

  “你打听那件事了?”

  “可医生说这个原因很复杂,很难诊断清楚。”

  确实,医生说过,手术之后,身体没有什么变化,当然对别的也没什么影响。

  “你总认为手术后就不是女人了。特别是你总觉得手术不应该做,手术摘除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如果你总这么想下去的话,就会更严重了。”

  贵志的这些推理说法好象没什么不对的。

  “话是这么说,可这次你又感觉很好,这是为什么呢?”

  “……”

  “过去认为手术是错误的,也许如果疑问消失,病症也就治愈了吧?”

  “不是的。”冬子把头摇了摇。

  “那么是什么呢?

  “不知道。”

  “好了,不想了。”

  “怎么回事呀。真让人弄不懂。”

  “我也糊涂了。”贵志从床上坐了起来。

  “给你煮杯咖啡吧。”冬子又说。

  “好吧。”

  于是,冬子整了整头发,走进了厨房。

  “船津君来信,过得好象很快活。”贵志站在煮着咖啡的冬子身后说。

  冬子没答话,把咖啡递给了贵志。

  “晚上的咖啡,真香甜呀。”贵志喝了一口接着说:“我想明年结婚。”

  “又说这个了……”

  “再等等我。”

  “我觉得现在这样就很幸福。”

  “我可没那么幸福。”

  “你真有意思。”

  冬子微笑着摇了摇头。

  贵志慢慢地喝着咖啡。

  冬子看着刚刚拥抱过她的宽阔的双肩,那时,抚摸过她的那只手现在正拿着杯子。

  “怎么了?”

  “没什么。”听到贵志的问话,冬子慌忙将日光从贵志的手上移开。

  “真有意思。”

  “是有意思啊……”

  象鹦鹉学舌一样,冬子也嘟囔了一句。

  “明天我去关西,住3天,回来后再给你来电话。”

  “注意点身体。”

  “好,走了。”

  “再见!”

  冬子大声说道,等贵志身影消失后才把门关上。

  走在外面水泥路上的足音消失了,冬子才又躺在了床上。

  虽然刚刚和贵志分手,可不知为什么,冬子非常留恋贵志的身体。甚至想把贵志遗留在床上的气息全部收集起来。

  已经好久没有过这种心情了。

  冬子在想着重新获得的新生的身体。在获得新的爱情的同时,又添了一份烦恼。

返回目录
欲魔
欲魔
作者: 西村寿行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