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幻术之战
发布时间:2016-05-27

  北卷医院是一所有四层建筑的综合医院。

  这所医院临街,路对面是住宅区。片仓和山泽就藏在可以看到医院正门的一家住宅的二层。这家住着一个寡妇,还不到四十岁,在高级饭馆做女招待。

  她叫高野劳江,听说他们一个月付十万日元,马上等应租给他们,他们的条件是要保密。

  自从住进高野芳江家的二层,至京已经过了七天。片仓和山泽轮流监视着医院。望远镜一直没有离开过窗口。

  今天是十月九日。冬天的寒意已经开始出现,即使穿着外套,也会感到很冷。片仓一边用望远镜观察,一边想着妻子神秘失踪后发生的事情。

  那是八月下旬,至天已过了四十多天时间。其间发生的各种事情不断浮现在片仓的脑海之中。他在家里客厅找到了一个指纹,并察出了它是下町一个工人的指纹;然后调查了那个工人的情妇;闯进了位于权兵卫岭的天地教的巢穴,受尽了难以言状的屈辱。

  不管怎么说,他要报仇。

  但是他第二次被抓进了天地教的巢穴,受尽折磨,勉强活了下来。被抓进去的妻子成了天地教男人们的性奴隶。她对丈夫片仓的没骨气感到绝望,最后甚至想杀了他。片仓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不过他终于活了下来。

  支撑着他活下来的就是复仇的念头。复仇之神从那时起至今一直与片仓同在。不,片仓这个人只是一个躯壳,在这个躯壳之中只有复仇之火在燃烧,这个躯壳中的一切都变成了复仇之神。

  现在终于能够复仇了。最先报的仇是杀了北卷警察署的五个警察。自己的敌人不光是天地教,还有北卷市和北卷警察署。这不能不说是极其可怕的敌人,但是不管敌人多么强大,仇是不能不报的。

  现在刚有了线索。

  片仓让妻子藏在了盛冈市内的一家小旅店里。本来应该把她带回东京,藏在安全的地方,但是观在没有时间了。要报仇就不可能有充裕的时间,要不断追击,才能成功。

  北卷市和北卷警察署现在很乱。轮胎市长幸免于死,现在重伤之中,北卷警察署的五个便衣被杀了。这正是生死存亡之机。盛冈警察署在调查五人的死因。虽然报纸上报道推测是驾驶错误而导致的事故,但究竟是什么使北卷警察署的人在那样的山路上高速驾车呢?如果解释不清这个疑问,就会出动县警。如果那样的话,就坏了。在这生死存亡之机不乘胜追击是不行的。

  监视北卷医院是要抓住左幸吉。镰田是北卷医院的理事长,所以他肯定被秘密收容在这个医院。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要想抓住不知去哪里出差去了的左,只有监视这个医院。

  劫持左——

  这就是行动目标。虽然有天地教的男女出现在北卷市,但不知道它的大本营在什么地方。据说把京子卖给镰田的天地教的男子是左介绍给镰田的。左肯定与天地教有联系。

  劫持左,让他供出与天地教的联系,顺手杀掉左,这就是片仓的想法。

  左在乱交晚会上独自一人泰然自若。虽然他没有加入乱交,但组织这个乱交晚会的是左认识的天地教的那个男的。他们让象京子那样被用暴力劫来的少妇成为天地教成员,偶而租给乱交晚会。现在还不清楚司祭那么做的目的,但他肯定有所企图,也许目标是一个巨大的猎物。

  左认识组织乱交晚会的那个男的。正是因为左给介绍的,镰田才相信了那个男的,买了京子,并召集市政要员开了乱交晚会。

  左也是敌人。一定要在让他说出与天地教的联系后杀了他。

  每天都在等待。

  监视了七天,没有发现左的踪影。片仓很着急。虽然不知道左去哪里出差了,但是他的房子烧了,镰田也重伤要死,肯定这边也和他联系上了,那他不可能不回来看望镰田。

  或者,在监视医院以前,左已经回来了?给他的办事处打了电话,回答仍然是左在出差。也许办事员被下了禁令,不得说出左的下落。

  “也许没用……”片仓有些灰心了。

  “别着急。”山泽倒很冷静。

  “镰田这家伙到底在不在这所医院里呢?”

  七天以来,本应来看望镰田的市政要人们一个也没有来医院。片仓已经把北卷市的实权人物深深地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在乱交晚会上,用链子锁着的片仓曾被迫爬到那些人面前去问好。

  商工会议所的头头,警察署长,消防署长,副市长,大土地所有者等等……

  这些人一个也没来,这是否说明镰田在别的医院呢?

  “镰田不会去别的医院。让别人得知他受了重伤,那就坏了。毕竟他受伤时是在特殊的地方啊。而且我们逃走了,左和那些人都会小心的,因为你认识他们。”

  “……”

  “镰田就在这所北卷医院,这是我的直觉。”

  山泽有这样的直觉。当然,光凭直觉不行,可是无法调查。一进医院就会被察觉。如果镰田在这所医院的话,他肯定在特殊病房,但是调查特殊病房太危险。

  北卷警察署的便衣肯定在那里,而且可能正在张网等着片仓和山泽的潜入。

  要等待。山泽想到,如果这次监视不成功,那只好想别的办法。

  黄昏来临了。冬天的寒风不断刮过柏油马路。枯叶和一些象报纸似的东西被刮了起来,这些都没有逃过片仓的望远镜。

  突然,一辆小轿车进入了望远镜的视野。那辆车轧着一些报纸停了下来。

  片仓把焦点移向了从车上下来的人。

  “喂。”

  片仓用左手招呼山泽,声音很大,双手紧紧握着望远镜,双眼一刻也不离开。

  “就是这家伙,左,他终于来了。”

  从车上下来了一个五六十岁的绅士。高个儿,从侧面看去,脸上有一些白胡须。在接近黄昏的暮色中,白胡须在随风飘动。手里拿着拐杖。

  片仓把望远镜递给了山泽。

  山泽在观察。左向医院大门走去。司机在后面垂首站着。左消失在自动门的后面了,腰板儿很直,背一点儿也不驼。

  “那个男的是左?……”

  “对,就是这家伙,一点没错。”

  片仓不会忘记这个人。他是北卷市幕后执牛耳的大人物。他终于出现了。

  “象是个不平常的人。”

  山泽把望远镜还给了片仓。

  据说在乱交晚会上只有左一个人泰然自若。山泽想像前当时的情况。现在看到他腰不弯、背不驼的后影,不由他不相信。确实此人有一种幕后大总统的刚毅气质。

  “这就可以断定镰田在这所医院里,这家伙是出差回来看望镰田的。”片仓自言自语道。

  小汽车停在医院大门口,也许是左幸吉专用的私人车。看着它,片仓突然想出一个主意。

  “把那辆车……”

  “夺过来,是吗?”山泽接口道。

  原计划是等左出现后跟踪他,为此他们准备了带马达的自行车。可是左在北卷市没有私人住宅,正在建的也被烧了。所以他大概要住在专用的饭店或旅馆里。要是饭店或旅馆的话,就不好下手了。

  ——若把小汽车夺过来,就可直接驶出北卷市。

  幸好,夜幕开始降临,到左出来的时候,大概天就全黑了。

  “干不干?”山泽问。

  “干。”片仓回答。

  “不过,不能鲁莽。这是左。也许暗中有便衣保护。一定要弄清楚之后再干。只要把左弄到手,即使被包围,也可以他当做人质使用。”

  “明白。”

  片仓吃尽了鲁莽行事的亏,他决意再不重蹈复辙。

  “好,走吧。”

  山泽站起身来。

  片仓和山泽分别走出了屋子。房东高野劳江还在上班,没在家。

  片仓骑上了自行车,绕远道接近了医院。在靠近医院门口的宅院墙根停下了自行车。这时天已经黑了。路灯越来越显得亮了。

  山泽藏到了医院旁的小胡同里,那里很黑是路灯照不到死角。如果是左一个人从医院出来就下手。如果他和别人一起出来,就先不下手,由片仓跟踪他。

  过去了五分钟、十分钟,路上基本上没有行人。片仓和山泽都打扮成工人模样,即便有过往的行人,也不会注意到片仓。

  司机钻进了车里。

  两个人紧张地等待着。

  如果劫持左成功的话,那真正的复仇就开始了。

  二十五分钟——

  突然,片仓的身体一下子不动了。

  从明亮的北卷医院门口,走出了一个男的,是左。他慢悠悠地走着,把拐杖夹在脚下。

  左是一个人出来的。

  片仓敏锐地扫视若四周,以便确认究竟左是不是一个人。稍微疏忽一点儿,片仓和山泽就会面临一场血战。

  司机急忙下了车。

  哪儿也没有便衣。

  片仓看清一切后,擦着了火柴。

  山泽看到了火柴的暗号。他大步流星地从黑暗中走出来,几步走到了医院门口。这时司机打开了车门,左上了车。把门关好后,司机把手伸向驾驶席的车门。

  山泽随便地走近了司机,把刀顶在了他的背上。

  “嚷就捅死你。”

  中年司机身体发僵,背挺得直直的。

  “坐到助手席上去,你要不想死就做得自然点儿。”

  “是,是。”

  司机上了车。

  “你是左幸吉吧。”

  山泽坐在了驾驶席上。

  “你们要是逃跑或叫喊,就把你们杀了,小心点儿,我带着枪呢。喂,开车。”

  山泽快速翻过座席,坐到了后部。

  司机发动了汽车,想说什么,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山泽看到左的表情一点没变。他用两手握挂着拐杖。从山泽把刀顶在司机背上时,他就能察觉出事情不妙,若想逃跑,完全能从另一侧门跑出去。

  但是,左一动也不动。

  室内灯照到了他的白胡须上,他连眉毛都不动一下。

  是吓呆了吗——山泽想到。人有时在突然事态发生的时候会动不了。没有受过训练的人从判断到反应需要几秒钟的时间。因为山泽进入车内只是几秒钟的事,所以也可以认为左不动是由于这个原因。

  不过,他马上排除了这个想法。

  左一点儿也不害怕。他静静地看着山泽。

  “您是谁?”左问。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是吗?”左慢慢地点了点头。

  “慢点儿,倒车。”山泽向司机命令道。山泽认为左是一个不一般的人物,相当有胆量。

  车开始向后倒。

  “停。”

  踏边站着片仓。

  片仓坐上了助手席。

  “你还记得我吧。”等车发动以后,片仓回头问左。

  “您是谁?”

  “我是谁?我是被关在你家里的那个人。已经忘了?”

  “我可是想不起来了。”左的声音很沉静。

  “过一会儿,你就会想起来的。”

  片仓不说话了。胸中燃烧着一股怒火,他想我一会儿就你知道我是谁。

  “往盛冈开。”他命令司机。

  至今为止所受的各种屈辱都在片仓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车驶过陆羽街道,向盛冈市开去。

  在哪里审问左呢?片仓和山泽都没有主意。因为有司机在,所以有些麻烦。要是把司机放了,他肯定会去报告警察。不过也不能连司机也杀掉啊。

  把他带进饭店或旅馆,不能说是好主意。只能是把车停在交通量小的地方,在车里审问,或是把他带到野地里审问。

  车子行驶在国道4号线上,沿着国道线蜿蜒而下。

  “在河滩,怎么样?”片仓和山泽商量。

  “行。”

  山泽认为在河滩是好主意。在初冬的北上川河滩,而且在夜里,绝不会有人。在那里审问再好不过了。

  左现在泰然自若,不过,一会儿就会喊绕命。如果他不说实话,可以把他扔到河里,直到他冻死为止。

  在车里,左还保持着同一姿势。两手放在拐杖上,背靠座椅,悠然自得地看着前方,根本没有害怕的样子。片仓偶而从助手席回头看看左。

  高鼻粱,薄嘴唇紧闭着,象是显示出一种坚强意志;胡须很白很干净,整体来说,可以说是福相。很有风采,把他的风采综合到一起,起到画龙点睛作用的就是那双眼,他的眼细长,眼角很大。

  片仓突然想起了狗眼和狼眼的区别。狗眼是比较圆的,可是在动物园看到的阿拉斯加狼的眼就是吓人的细长,使人联想到里面好象藏着小刀。

  左的双眼也是这样。

  ——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呢?

  谁也不知道左是哪儿的人。据说北卷市70%的大楼归左所有,他是北卷市的首富。他把镰田市长当做部下,完全掌握了北卷市的大权。

  尽管如此,他却没有一点儿地方城市富翁的土味。可他又做出了把天地教的人介绍给镰田等北卷市实力人物。进而召开乱交晚会这样下流的事情,从这一件事,就可以看出他和天地教的司祭关系密切。

  真是个奇怪的人,让人琢磨不透。

  ——不过,一会儿就让你露出原形。

  等到了北上川河滩,就可以解开包着左的谜。在那儿会出现赤裸裸的左,和天地教是什么关系?再进而找到天地教的藏身之所,找到司祭。只要抓住了左,那复仇就很容易了。

  杀掉司祭,向天地教的男人们复了仇,那一切就都结束了。不,镰田还活着。一定要杀掉这家伙。这个镰田是非杀不可的。

  对左怎么办?——原计划让他召供后杀了他,不过现在连司机一起劫持了,有些麻烦。杀掉司机也不好,要不然先把左放了,还是把他按计划杀掉?要是在盛冈警察署管区内杀,司机就会把片仓和山泽的相貌告诉警察,而向全国发通缉令。要是在北卷警察署管区内,就不大可能那么做。因为它有短处,警察不会把这件事按一般杀人案处理。

  “喂,前面右拐。”片仓命令司机。

  北上川在右边,这里仍是北卷警察署的管区。

  北上川有很多支流。

  车子沿着北上川支流从县道岔路拐进了河滩。让司机熄掉前灯。河堤上长着很多草,枯草同车一样高。

  “停在那儿。”片仓让司机把车停在了远离国道和县道的地方。

  “喂,你钻行李箱里去。”片仓夺过钥匙打开了行李箱。

  “我什么都没看见,所以……”司机在哀求。

  “别担心,让你平安回去。”片仓把司机关进行李箱后,上了锁。

  “你出来吧。”片仓打开车门,对左说。

  左无声地下了车。

  “走。”片仓和山泽让左走在前面,向河边走去。夜空下有淡淡的月光,映在水面产生了一种朦胧的银光。

  在河滩上,到处长着芦苇,随风摇动。四周很静,只能听到河水的声音。

  “站住。”片仓说道。

  左停住脚步,面对着河水,一动不动,就象是一个黑影。

  “转过身来。”随着片仓的声音,左慢慢地回过头。月光照亮了他的一半脸,另一半脸仍然同黑暗融在一起。两眼中闪着微光。左叉开两腿,拄着拐杖。

  “首先,我问你。你与天地教是什么关系?从这讲起。我告诉你,你别忘了你死到临头了。”

  片仓站到了左幸吉的面前。片仓知道他不会马上坦白。带他到达这里的途中,他一直保持沉默。这种沉默一般人是做不到的。所以片仓决定先打他个体无完肤。片仓已经摆好了姿势。虽然不如山泽,但片仓也多少学过几招。

  “我根本不知道什么天地教。”左静静地回答。

  “我再问你一遍。你和天地教是什么关系?你可以不说,不过,打倒你是很容易的。我会弄断你的胳膊,让你浸水里再也爬不上来。”片仓向前走了一步。

  “我不知道。”左的口气一点儿没变,在月光下泰然自若,就象一尊塑像,一动不动。白胡须在随风飘动。

  “是吗……”片仓向前迈步,同时感到有些不妙。左也太坚定了。他理应知道两个人是拼了命的复仇者,在这样两个人面前,他怎么会这么泰然自若呢?左会不会设下了片仓和山泽都不知道的陷井呢?

  可是这只是一闪念。片仓用手去抓左的胸口,准备给他来个“背口袋”,左肯定会受重伤。

  片仓压低身躯,把左扛在了腰上,然后使出全身的力量抬起了左,年老的左一下子两脚悬了空,片仓满怀仇恨地把他向河滩上摔去。

  他想左一定会发出哀叫,一定会发出一声闷响。

  可是在那之前,片仓的身体不知被什么吊了起来,接着片仓在空中转了一圈,重重地摔到了砂石上。

  片仓爬了起来,莫名其妙。左就站在眼前,左仍然拄着拐杖。

  “你没受伤吧。”左问。

  “是嘛,原来是这么回事。”

  片仓这下子知道了左不是一般的对手。所以他才不慌。

  片仓抓起了小石头。从刚才那奇妙的感觉上,片仓知道自己敌不过左。他慢慢地靠近了左。

  “你是谁?”

  “我是左幸吉。”左没有动。

  “等等,片仓。”山泽叫住了片仓。“你先下去,我收拾他。你打不过他。”

  “是吗……”片仓虽然不服,但还是让山泽上前了。左气息一丝不乱,仍然象塑像似的站在那里。真是可怕的对手,片仓想:要是山泽,也许还是他的对手。

  “我可不客气啦,老人家。”

  山泽随便地走了过去,但并没有大意。他的身体里有一种打倒对方的斗志,神经紧张到了手脚上。刚才片仓一下子摔倒,使山泽变得慎重了。对手不一般,可是山泽也很自信。不论左使用什么招,自己都不上当。而且因为天黑,刚才片仓和左是怎么动手的自己没看清。小心谨慎是应该的,不过山泽没有一丝不安。

  在月光中目测好距离,山泽给了左狠狠地一个劈掌,同时飞起左脚,猛踢左的小腹。这两个动作是同时进行的,即使对方躲过了劈掌,也躲不开这一脚。

  在出招之前,山泽看准了左的位置。绝不会因为天黑而把距离弄错,劈掌肯定会劈到左的脸上。

  劈掌劈空了。

  脚也踢空了。

  山泽失去重心,跪到了砂地上,不过他马上站了起来。

  左站在离他一米左右的地方,半个脸被月光照着,白胡须越发显得白了。山泽知道左无声地向后退了。

  “功夫不到家呀。”左自言自语。

  “是不到家。”山泽点了点头。

  “你的功夫确实很高,我承认。不过,现在并没有结束,才刚开始。怎么样,小心点儿,我可下杀手了,你看准机会也可以把我杀了。”

  山泽在向前靠近对方。少林寺拳法中有杀人的招法。越是这样的招法越容易打开门户。而且摸不清左的招数。现在只有使出自己身体不大动而击敌要害的杀招了。

  “你还是别费心了。”左的声音很平静。

  “少说废话。”山泽回了一句。

  “遗憾的是你们俩不能打倒我。别费心了。你们还是回去吧。”声音很自然,一点儿也没有嘲笑的声调。“怎么样?”

  山泽看准了距离。

  “请等一下。”突然左的声调变了,好象有某种紧迫感。山泽停住了。

  “你们听,有风的声音。”

  “……”

  “风在刮,风声中夹杂着女人的哀鸣。听见了吗?注意听。那是被掠走的少妇的哀鸣,在低声哭泣,听到了吧。”

  山泽默默地看着左。

  左就在眼前,他就象是一尊黑色塑像,快要融进夜幕了。风在刮,风刮得芦苇在叫,偶而也能听到女人的低泣声。

  “听,又在哀鸣……”

  左移动了,举起了拐杖。在青黑色的夜空下拐杖在动。在慢慢地转动。渐渐地加快了转动的速度,打得风嗖嗖地响。

  已经看不到拐杖了,只听到嗖嗖的声音,左幸吉这个黑影渐渐融进了青黑色的夜空。

  “危险!片仓,往回跑。”山泽喊道。

  一边喊,一边去抓左幸吉。就在这一瞬间,左没有了踪影,只剩下了拐杖打风的嗖嗖声。一两秒之后,他们才明白,那是风刮过河滩的声音。

  山泽跑了起来。

  片仓也跑了起来。

  两个人跑着搜索了周围的芦苇丛。哪儿也没有左的踪影。这里苇丛并不密,虽然黑些,但这里绝不是能藏住一个人的地方。

  “到车上去了吧?”

  两个人向汽车跑去。车还停在那里。因为钥匙在片仓手里,所以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片仓和山泽又回到了河滩。

  北上川反射着银色的月光。

  片仓和山泽站在河滩上。很长时间,两个人一句话也没说。

  “是不是幻术……?”

  过了一会儿,片仓说道。

  “哎呀。”山泽叫了起来。

  山泽和片仓都想起了在权兵卫岭的事。天地教的人抓住了两个人,让那两个人从绝壁上变成鸟飞走。两个人做了鸟飞的姿势:身体前倾,两手向后。

  当时两个人飞向空中,消失了。现在左用拐杖呼来风,并在风中夹杂了被掠少妇的哀鸣,然后消失了。他消失以后,那种夹着哀鸣的风声还留了一会儿。

  “左这家伙是不是司祭啊。”片仓猛然想到。

  “真是太笨了,怎么没想到。”山泽自嘲道。

  怎么没有看出左就是仇敌天地教的司祭呢?

  那种风采,那双眼。

  两个人一动不动。

  两个人都恨自己太笨了,特别是片仓。怎么就没想到左是司祭呢?!

  片仓想起了那次乱交晚会。左幸吉端然正坐,没有去找女人。要是司祭,那就讲得通了。如果司祭加入乱交,那他可以独占女人。

  乱交晚会上的女人大部分是天地教信徒。如果司祭加入的话,马上就会暴露身份。

  为什么没有看出来左就是司祭呢?片仓在骂自己没有眼力。那种风采能是一般人所具有的吗?

  要是那样的话……

  第一次见到左,被镰田命令向其问好的时候,片仓感到在哪里见到过左。他曾想过左是不是中央政界的要人。

  应该见过,片仓在生自己的气。那是不共戴天的仇敌——司祭。

  “如果这家伙是司祭……”山泽自言自语道。

  司祭是执北卷市牛耳的幕后大总统。进行独裁统治的镰田市长是司祭的部下。不仅是镰田,警察和全市都在司祭的掌握之中。不过镰田等人并不知道左是天地教的司祭,他们认为他是一个有巨大财力的实业家。

  如果那样,为什么司祭不把大本营设在北卷市呢?要是在北卷市,他们什么都能干。

  据说左一个月中的大部分时间在出差,如果左是司祭,那就是理所当然的了。左作为司祭,大部分时间会君临天地教生活。

  左创设了天地教。从全国各地掠夺美丽的少妇,把她们关到山里,培育成天地教的狂热僧徒。在市内是不太好改变女人们的,一方面有逃走的危险,一方面也不容易使女人们对过去的生活死心。如果在山里,这是可能的。

  司祭用性爱、幻术和鞭子把这些少妇们培养成狂热的信徒,然后带着男女信徒周游全国各地。这是为了从银行抢现金。恐怕他们走遍了日本各个角落。天地教是一伙极难斗的银行强盗。

  司祭用抢来的钱向北卷市投资。进入不动产和其他领域。司祭的财产越来越多。现在司祭左掌握了全市。这可能就是司祭的目标吧。把一个城市做为自己的私有财产。钱可以生钱,不久左就可以买下北卷市的绝大都分。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天地教就成为必不可缺的司祭的私人军队了。在山中被迫严守教规生活的掠来的少妇们,巧妙地使用她们使银行分行长落入陷井的手腕。

  而且司祭还偶而把天地教的女人借给北卷市的统治者们。

  “这家伙真可怕。”山泽叫道。

  “是啊,擅耍手腕。不过我们终于看出左幸吉就是司祭了。我们手里有这张王牌。”

  片仓回过神来了。

  虽然让你跑掉了,不过复仇之战刚进入中盘。

  “我们确实握着这张王牌,可是我们怎么使用它呢?”山泽凝视着北上川的河面。

  让司祭跑掉了真是件憾事。若是抓住他,可以当场杀掉他。可以让他供出天地教的秘密藏身之所。

  即便知道了左幸吉和司祭是一个人,让他跑掉了,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以后司祭肯定会提防,山泽和片仓也很难进入北卷市。怎样才能找到司祭呢?一时想不出好注意。

  “即使找到他,也不容易抓住他。到底他使的是什么招儿呢?”片仓叹了口气。

  “不知道。可能是倦眠术一类的东西。”

  “可是现在司祭转眼之间就消失了,就象在权兵卫岭上变成鸟消失的家伙似的。我不认为我中了催眠术。”

  “也许是被弄乱了时间的感觉。我只觉得是一两秒中发生的事……”

  “你是说这是几分钟内发生的事吗?”

  片仓不那么认为,他就在旁边。从左挥动拐杖到他消失还不到一分钟。他消失后到两个人开始找他之间过了几分钟是令人难以相信的。不过要是这样,左幸吉,不,司祭必须用飞鸟的速度跑掉。这是不可能的。还是被弄乱了时间的感觉吧。

  “因为不知道左就是司祭所以大意了,下次碰到他,一定不要看这家伙的特定动作。一看说不定就中了他的招法。”

  山泽想,如果没准备就碰上他,很可能中计。

  “先用枪打中他的腿怎么样?”

  “也许有这个必要。”

  山泽想,刚才准备得不充分才导致了失败。

  在山里没关系,但在靠近国道的河滩就不能开枪。而且刚才没有想到对左需要动枪。不过下次即使为了消音而在枪口上缠上布也应该开枪。暂且不说他的幻术,就是司祭的格斗技术也是不能轻视的。司祭受过非人的训练。战败末期,在西部方面军曾特设了地区特设警备队。天地教的司祭在那里呆过,而且战后成了来无影去无踪的怪盗。

  也许山泽尽最大的努力也打不倒他。

  “问问司机怎么样?也许……”片仓返了回来。

  回到汽车上,拉出了司机。

  “如果不老老实实地回答,就杀了你。”

  “是,只要我知道,我一定老实回答。”

  司机在哆嗦。

  “左幸吉肯定坐车外出,去过很远的地方。去哪儿了?老实说。”

  “不知道。我只负责左在北卷市的工作。只是偶而把他送到盛冈市。”

  “盛冈的什么地方?”

  “市政府或者是饭馆,我说的是真的,再没有往远处去过。”

  “是吗,明白了。把我们送到盛冈吧。你要是多嘴就杀了你。”

  看得出来,左给他下过命令,不让他多嘴。片仓和山泽上了车。左不会把天地教的隐蔽之所告诉司机,左不是那样的人。

  车开出了河滩。

  十月十一日

  京子在傍晚走出了旅馆。这是盛冈市郊的一所小旅馆,丈夫片仓千千叮咛万嘲咐她不要外出。京子也并不是特别想外出。虽说这里不是北卷市,但盛冈市紧邻着北卷市,决不能说是一个安全的地方。也许北卷的警察便衣就散步在附近。万一被他们发现那就全完了。不仅是自己,自己的丈夫和山泽也会遭到不幸。

  可是太无聊了。在旅馆里闭门不出近十天了。自己的丈夫和山泽每天都出去。连说话的伙伴也没有。想外出散散心的念头在一天天地增强。

  这种心情和害怕的心情彼此参半。若是被发现就会被杀掉或被带回恶魔的巢穴里。一想到这,她就有一种绝望的感觉。一下子被杀掉还好。若没被杀掉而被当做性奴隶,那可实在受不了。

  这次若成为奴隶就再也不能回到自由世界中来了,恐怕天天要被链子拴着直到死。那帮家伙肯定会一边玩弄她,一边把她当做诱骗片仓和山泽的诱饵。

  为了杀调片仓和山泽,他们不知会使出什么手段。京子虽然明白这一切,可还是走出了旅馆。附近有个百货店。她只是想到那里买些内衣。她估计这不会出什么事。

  北国的十月已是初冬了。

  天高气爽,薄云在天上飘动。远方的天空中出现了积雪云。京子想,到盛冈被雪封住时能否复仇成功呢?片仓和山泽一刻不停地在战斗。已经杀了北卷警察署的五个人,又杀了镰田的两个部下,也许向天地教和镰田复仇成功的日子不远了。

  复仇以后怎么办?京子不知道。不过,片仓是不能再当律师了。片仓和山泽最后可能要经过血战杀死那帮家伙。因警察是不知道,所以如果走运也许能在边境偏僻的地方隐居。

  如果不走运,就会被警察通缉。

  京子已做好了死的准备。至今一直是在死亡线上挣扎,复仇成功后和片仓死在一起,她就心满意足了。

  在百货店买了内衣,她就往回走。百货店和旅馆之间只隔两条街。

  京子看到一个男人从前边走过来了。高个子,五六十岁。穿着上等的西装,手里拿着拐杖。

  京子没有多想,准备擦身而过。这时,这个男的停住了脚步。

  “京子。”这个男的把视线转向了京子。

  京子感到有点儿轻微的头晕。

  她停住脚步,朝那男的看去。

  视线移不开了,就象是做了一场恶梦的感觉。就好象明知是恶梦,却就是醒不了时那种焦燥不安的感觉。她知道眼前站着的男人就是司祭。

  把视线移开——她拼命这么想。她明白这样下去会中司祭的幻术。把视线移开,赶紧呼救。大声喊。虽然人不多,但还有过往行人。只要大叫就能从司祭这里逃走。京子明白这一切,但她却呆立在那儿了。

  司祭发灰的双眼盯着京子。这是一双敏锐的眼睛。从里面发出一般微光,这光通过京子的瞳孔,使京子的意识麻痹了。

  “好久投见啦。”京子在意识的深处听到了司祭那沙哑的声音。

  “是。”

  “我接你来了。”

  “是,司祭。”

  “静静地跟我来。”

  “是,司祭,我……”

  “别害怕,你是个漂亮的女子,应该服从我的命令。这是你命中注定。跟我来。”

  “是。”

  京子开始移动脚步。

  司祭在前面走,后面京子跟着。想逃跑的意识已经没有了。完全被司祭掌握住了。

  在附近停着辆小汽车,京子被迫上了那辆车,坐在后席上。

  车开出了盛冈。

  向西驶去,汽车行驶在县道上。这时天黑下来了。

  片仓和山泽回到旅馆时不到晚上八点。

  京子不见了。

  旅馆的女佣人说她傍晚出去买东西,一直没回来。

  片仓的脸色变了。他默默地看着山泽。山泽也默默地摇了摇头。

  “被带走了?……”片仓自言自语。

  “不是不可能。”山泽望着天。

  “和记者一样,在臭水沟里浮出尸体?”

  “不。”山泽否定了片仓的想法。

  “一定不会杀她。”

  “为什么?”

  “杀了你老婆对他们没有好处。他们要杀的是我和你。你老婆大概还活着,不过可能是做为性奴隶。”

  “……”片仓用无神的眼睛看着山泽。

  “是北卷警察署呢?还是天地教呢?”

  “谁都一样。即便是北卷警察署干的,他们也会把她交给左幸吉。哎,等等……”山泽忽然沉默了。

  “怎么了?”

  “是左。”山泽喊了起来。

  “北卷警察署的便衣不易发现这个地方。肯定是这家伙。在河滩消失了的左跟踪我们到这儿来了。”

  “竟然……”

  “除此之外,不可想像。就是这家伙。这事对他来说容易得很。”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片仓叹了口气。

  如果是昨天从河滩上被左跟踪了的话,就不能责怪京子的轻率。左在虎视耽耽地监视着旅馆。京子今天不外出,以后一定会外出。那就必然会被掠走。从他找到旅馆的时候起,京子的命运就无法改变了。

  ——太大意了。

  片仓在骂自己太笨,根本没想到左会跟踪。山泽也一样。山泽和片仓最近养成了注意后面跟踪车的习惯,但还是没有发现。即使这是因为左有神秘的幻术,也不能不说这是一个无法挽回的失败。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京子现在被关在天地教的藏身之所或什么地方,那是怎样一种生活,片仓再清楚不过了。被左侮辱,然后被不断蹂躏。

  他想起了说再也不愿被人侮辱的哭泣的京子。

  ——自由的时间太短了。

  京子再次成为了奴隶,等着她的大概是鞭子、手铐和脚镣。他们会严加报复。京子成了天地教男女信徒的奴隶,不得反抗任何命令的奴隶,甚至被虐待致死也毫无关系的奴隶。

  视野尽头漆黑一片。

  片仓泄气了。全身的力量都象是跑到了体外。他想抽支烟,但手连抬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深夜,片仓和山泽出了旅馆。

  到繁华街上,进了酒吧间。现在只好用酒精来麻醉自己的神经。

  两个人要了一瓶威士忌。片仓和山泽酒量都很大。可是片仓很快就醉了。酒精给他带来了消沉感。

  片仓喝着闷酒。越喝消沉感越象石头一样重重地压在心上。

  山泽也默默地喝着,他一句话也不想说。京子恐怕回不来了。左不会再次大意。即使找到天地教的藏身之所,恐怕也救不出京子。京子会被当作人质,如果山泽和片仓不投降,京子就会被杀掉。

  片仓夫妇永远地分开了。

  安慰的话,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只剩下纯粹的复仇了,山泽想。考虑京子的安危也没有用,只有认为京子已经被杀而尽全力去战斗。即使京子被当做盾牌,那也一往直前,不然,山泽和片仓就没有取胜的可能。

  “回去吧。”山泽站了起来。

  “不,我再喝点儿。”片仓不想回去。

  “别喝得酪酊大醉。”山泽说了这句就走了出来。临出来时,忽然感到有种不安。旅馆里的东西都收拾好了。今天晚上在另一个饭店过夜。片仓会不会又回到旅馆里去呢?也许左已经告诉北卷警察署这个旅馆了。大醉的片仓……

  可是山泽抛掉了这个不安。不能这么关照他,要是非得这么关照不行的人,那就是废物。山泽出了酒吧间。

  片仓从酒吧间出来已很晚了。他摇摇晃晃地回了旅馆。

  醒来时,早晨的太阳已老高。

  穿好衣服,准备去山泽那里的片仓打开门,看到脚下有一张纸。是山泽留的,上面写着“睡吧!”

  ——睡吧……他啷嚷着到了服务台。

  买了份报纸又回到了屋里。躺在床上,打开了报纸。他心不在焉地潮览着报纸。没有值得注意的消息。

  他向读者栏看去:

  “应禁止车内性生活!”

  这个意见是这样:昨天夜里,有人在后部座席上过性生活。这对其他车辆的司机来说是很危险的一个场面。应该和对暴徒一样,严厉取缔。

  片仓把视线从报纸上移开了。

  ——是不是,我妻子?

  公然干出这种不寻常的事情,会不会是天地教的狂热信徒?

  ——不,是司祭。

  片仓心里说。是左干的。左从北上川河滩跟踪片仓和山泽到旅馆,然后拐骗了自己的妻子。那么容易地骗走自己的妻子,这肯定是司祭。要是别人,妻子肯定会反抗,会喊叫。要是司祭,他就会用幻术使妻子丧失意志。

  片仓呼吸急促起来。

  片仓拿起了电话。

  他向报社打电话。找到读者栏的编辑,向他要目击者的地址、姓名并找到上田隆二的家。

  上田是个很好说话的男子。也是小型卡车的司机。

  片仓说明来意后,山田说:

  “开始我并不知道。当我的车靠近那辆车时,我看到了一个女人的侧脸。因为脸的位置很高。所以我感到很奇怪……”上田点着了一支烟。

  “我加大油门追了上去,和那辆车并排行驶。这时我看清楚了。”

  “看见那女的脸了吗?”

  “看见了,很漂亮,很白净。不过我只看了个侧脸,所以……”

  “是不是这个女的?”

  片仓把京子的照片递了过去。这是开始找京子时带出来的。

  “很象。不过,我实在没看清……”

  “男的呢?”

  “我就看到了那男的一眼,好象是上了年纪的人。”

  “是吗,那车往哪儿开走了?”

  “嗯……”上田拿出了地图,“出了国道,开上了这条道……”上田短粗的手指指向了县道。

  那条通通往和秋田县相接的深山。

返回目录
失踪的女人
失踪的女人
作者: 西村寿行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