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绿色奇人
发布时间:2016-05-27

  1

  帕卡斯基地分为两个组织,一个是亚马逊资源开发研究所,另一个为地方病研究所,两个组织各自独立。地方病研究所基地一般人禁止出入,研究所分五个部。第五研究部搞基础医学研究,是警戒最严的地区,艾米莉就关押在那里。

  离两个基地较远的地方有个小城镇,那里是一般职员住宅区,有黑人移民住宅区。有教会、警察、工厂、发电厂、超级市场、体育馆等设施。当然还有农场、畜牧场。

  地方病研究所约有CIA要员二百人,科学工作者约一百人。

  史马托全盘吐露出这里的情况。

  地方病研究所平时有五十人左右担任警卫,但今天只有几个人,其他人都外出围捕绿色人去了。

  科学工作者研制出一种爆炸麻醉气体弹,用特制的兵器发射麻醉弹,爆炸后瞬间在十米内扩散麻醉气体。这次他们带着这种新式武器分成几个组向绿色人区域进发了,据说是信心百倍地去围捕绿色人的,只留下包括史马托在内的八个人担任警卫。

  史马托四人接到监视塔发出的联络信号,说有人在密林中燃起篝火,就立即跑出来,出来的四个人有三个人被干掉了。基地里仅剩下四名警备队员。干掉这四个人倒不费啥事。

  关根十郎接近地方病研究基地。

  这是开辟森林而营建的基地,其直径约三公里的圆形基地,周围安装有红外线报警装置。从人的身高位置到地面的位置安装上三根红外线探测器。从地面钻过去是不可能的,只能跳过去。

  关根十郎毫不费力地跳过去了,米格尔、皮萨罗、布朗科、史马托四人过不去,找来枯树干攀越过去。

  关根十郎对米格尔叮嘱说:“我没喊打,别开枪!”

  里边有现代建筑五层楼的研究楼五栋。研究楼周围是住宅楼。

  “干部楼是哪栋?”

  “那一栋,”史马托指着西边亮着灯的建筑,住宅的一大半没亮灯。大概是外出逮捕绿色人的CIA要员的住宅。路灯到处亮着。

  史马托带路,一行靠近了研究楼。

  突然史马托跑起来,在离研究楼20米处,立即响起警报。

  “狗东西!”米格尔骂道,端起冲锋枪扫了过去,史马托倒下了。

  “卧倒!”关根十郎边向庭院绿地冲去边喊道。

  史马托没有讲出研究楼周围安装有红外线探测装置。米格尔枪是应该的。

  艾米莉在床上听到警报时,正遭到格来戈·波瓦博士蹂躏着。波瓦是第五研究部的主任研究员,年近五十岁。他喜欢捆绑着对人进行肉体折磨。

  艾米莉张开双手趴在床上,博士赤裸的身体叠在她的背上。

  艾米莉在这儿,成为研究所成员的共同财产。

  和艾米莉同样命运的还有八十多位巴西籍女人,她们大多是这里的总管从人贩子手中买下来的,是CIA组织专门用来满足其成员的欲望的。

  波瓦博士正有节奏地运动着,床边上的电话铃响了,他拿起电话,是警备队长吉米·托马斯打来的。

  “明白了,吉米,赶快出动!”波瓦回答说。

  “让你看看有趣的,走!”他解开艾米莉的绳索,把她带进办公室里,安放好电视摄像接收机。

  “听说仙石文藏一伙的关根十船在当地人的带领下来救你来了。现在只有四名警卫人员,要求援助。看吧!那些是什么人,明白吗?”

  屏幕上出现十名异常矮小的赤裸男人。

  “不知道。”

  “是土著人。他们从小孩开始进行特别训练,让这些人来收拾仙石文藏一伙吧!”

  波瓦将艾米莉从背后搅着,抱上自己的膝盖。

  “这些人的肌肉力量是普通人的三倍,动作速度快约二倍,简直象跳蚤一样飞来舞去。是可怕的残杀者。”

  波瓦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抖动着身体,艾米莉一声不吭地听着。

  “我命令你们!”巨大的屏幕上排列着数十名经特别训练的士著人。

  “侵略者来了,你们拿起武器杀,室外的人都是侵略者,一定要把他们杀光,杀完后立即回来,快去!”影像消失。

  “这些家伙使用的武器是山刀,他们横挥山刀在空中飞舞,敌人刚看到他的身姿时头已被砍落在地。也就是说,你是救不出去的,永远这样为我所用。知道吗?”

  “是的。”

  “别抱任何希望。”

  “明白了。”

  “好好服从,艾米莉。”

  “卧倒,有敌人!”关根喊道。

  他们来到干部楼附近。警报四起,端枪扫射也没人出来。各栋楼房的灯火全都熄灭了,基地一片黑暗。关根感到这里充满杀气,杀气的凝集,浸刺着皮肤,快速接近着,可怕的时刻就在眼前。关根沉着地等特着。

  在前边的暗处出现了像小矮人似的男人,转眼间崩跳着袭击过来。

  洪关根端起手枪瞄准目标连击四发,打死四人。米格尔用冲锋枪卧地扫射着,打倒两人。

  皮萨罗用手枪应战着,正要击发第二枪时,一小矮人像崩豆子似的从空中跳降而来,将皮萨罗的头砍落下来,他最后看到的仅是横挥过来的山刀。

  布朗科击完手枪里的子弹也没打中目标,丢掉手枪抓住来福枪正要射击时。动作快如棱,形似小猴的矮人从背后飞在地跳过来,头被砍落在地。

  关根背靠树干,右手握着矮人的山刀,四个矮人向他杀来。关根用剩下的两发子弹击毙了二人,丢弃手枪。两个矮人从空中左右挥刀砍来,山刀将至的刹那,关根一跃而起,立在头顶上的树枝上,又立即跳下。在跳下的同时刀劈正欲跳上树枝的一个矮人的头盖上,最后一人横舞山刀跳跃过来。关根一刀砍下他的右腕,矮人落地倒下,正欲左手握刀劈来时,关根又将其左腕砍下。

  “没事吧!”他向卧在附近的米格尔问,又将枪里装上子弹。

  “朋友!”

  米格尔的哭声使他想起另外两位伙伴,上前一看,二人已经死去。

  “妖,妖怪,可恶的妖怪。”米格尔悲切地哭喊着。

  “走吧,米格尔。”

  他们向前走去。

  室外枪声四起,不一会儿,又停了,接着又是几声手枪声,又消失了。

  “结束了,来救你的家伙的脑袋都搬家了。”

  艾米莉沉默不语,心想仙石文藏及他的伙伴怎么会这样轻易地被干掉呢。但是,前来营救的是关根十郞,就他来说是难以对付经杀人狂训练的十个土著人的,看来没指望了。

  就在这时,门被撞开,关根站在他面前,波瓦惊叫一声。

  艾米莉站起来,关根无言地递给她一把山刀,她接过山刀,走向波瓦。波瓦乞求着退到墙边,艾米莉向赤裸的波瓦腹部连砍几刀。

  艾米莉穿着男式探险服,一行走出干部楼,没受到任何反击就进入了热带丛林。

  “尼娜被杀害了吗?”

  进入森林后,关根向艾米莉问。

  “不知道。”

  艾米莉一行遭到一伙绿面人袭击后,乔纳桑·亚科比及四个随员被吹筒箭射死了。尼娜与另一个随员正向附近的小河边走去,遭到袭击时,艾米莉的惊叫声,她们一定听到了。

  艾米莉在那里被那伙人捕获,然后被强行带走了。尼娜怎么样了就不知道了。

  “是吗?”

  “刚才那十个土著人呢?”

  “杀了。”

  “全都杀了?”

  “嗯。”

  “太好了。”声音颤抖地说。直到这时,艾米莉发抖的身体才平静下来。进入丛林后,逃出虎穴的喜悦心情才涌上来。

  “那些家伙搞这研究所的企图是什么?”

  “不知道,但‘改造人’这词倒听说过几次。”

  艾米莉不知道改造人意味着什么,但略微知道具有五个研究部的地方病研究所是专为这个而开设的。波瓦说过那些从儿童时就进行特殊喂养,专门训练而成的十个土著人,肌肉力量是普通人的三倍,动作敏捷快一倍,达到这种程度紧靠训练是不行的,必须进行某种特殊性的调养。

  投入百名科学工作者就是为此目的吧。共同支配艾米莉的五名研究人员谁都守口如瓶,虽然偶尔听到过改造人这词,除此之外,什么也没听说过。今晚波瓦让她看到的只不过是他们研究的一部分。

  “绿色人是怎么回事?”

  “绿色人也听说过,仅听到而已,其他一概不知,我只不过是他们的女奴。”

  “是吗?”关根了解到了大体的情况。C1A在塞多罗内建的这个研究所,研究对象是绿色人。若要逮捕绿色人,得投入大量人力物力。绿色人对暗杀、奇袭、攻击以及其他行动都能发挥惊人的威力,没有人能与他们打白刃战。逮来绿色人进行研究是他们的目的,同时进行人种改造研究。像小矮人似的土著人不是一般人,他们逮来绿色人研究后,也许目的是使之与改造的土著人相交配。

  想必KGB也在德古拉进行同样的研究。

  2

  CIA没有追击,大概是倾巢出动去猎狩绿色人的缘故。

  关根十郎和米格尔一起带着艾米莉往回走,准备回到沃佩斯再把艾米莉送往圣保罗。和米格尔一起再次进入热带森林,单独调查绿色人,想办法与绿色人接触。也许他们不是人类种族,但从使用吹筒箭来看的确是人,或者说是还没进化的人。若是那样必须加以保护,若照此下去,用不了多久就会被CIA或KGB残杀而灭绝。不知道绿色人有没有语言,总之得接触试试。

  在返回途中的第二天中午,关根发现前边有什么东西,是人,还是野兽,他感觉到是人释放出的热量。

  他让艾米莉和米格尔停下,自己靠近去。像是土著人似的赤裸男子倒在地下,身子痛得直打滚。

  他叫来米格尔,问他听得懂不土著人说什么?

  “试试看。”米格尔蹲下身子,向抱着肚子痛得乱滚的人,用哲族语、卡莱巴语、亚拉瓜库语、马库语、马瑙语、加勒布语等所知道的支言片语寻问着。

  “大概是马库族,他说肚子痛得要死。”详细的情况连米格尔也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不是土著人,因为说肚子痛这句话是用的马库语。

  “给他吃药。”

  “朋友,吃下!”米格尔把止痛药和阿斯匹林一起放到他嘴里,叫他咽下去。

  马库族基本上没接触过现代文明,不是凶暴种族。但使用的咒术很可怕。

  几分钟后,他站了起来。看来药物对他很起作用。

  “从哪来?”米格尔问。

  “那边来!”他指向东北方。

  “你叫什么名字?”

  “亚尼。”

  “在干什么?”

  “出来打猎遭到土著人的追赶伙伴们都各自跑散了。”

  “这一带土著人多吗?”

  “没有,是偶然跑来的。”亚尼急忙环顾四周,黝黑的脸上现出对土著人的恐怖感。

  “问他看见过白人女子没有!”关根想起尼娜的事。

  “你看见过白人女子吗?”

  “见过。”

  “在哪里?是在什幺地方见到的?”米格尔加重语气问。

  “她们是帕塞族的守护神。”

  “帕塞族不是很早以前就灭绝了吗?”

  “帕塞族是马瑙族的一部分,尽管灭绝了,和土著人一阵从马瑙族里分离出来的。帕塞族是凶恶的种族,拥有大量奴隶。”

  “是白人女奴隶吗?”

  “不,白人女子是神。奴隶是其它种族的,很久很久以前帕塞族就把许多白人女子奉为神。”

  “很久以前特的话……”米格尔看着关根。

  “这小子在撒谎,很久以前白人女子根本不可能到这偏僻的地方来。”

  “等等,”艾米莉插话说,“在亚马逊很早以前就有亚马逊人的传说。传说有一位白人女战士……。”

  “那不能信,那是胡说。”米格尔否定道。

  “在印第安人中,也有生下来斯是白皮肤的,也许是从这来的传说吧。”

  “也许是传说,可是亚尼说的是真的呢。”艾米莉听到把许多白人女人奉为神时,脸色阴沉下来,只要不是奴隶就好些,但一定是被监禁着。是被绑架来的话,可想像而知是多么痛苦呵。

  “问他能不能带路。”关根对把白人女子奉为神这事感兴趣了。

  “能带我们去帕塞族村吗?”

  “可以,但是被抓住的话,就会成为奴隶的呀。”

  “别担心,我们有这个。知道枪吗?”米格尔端着冲锋枪说。

  “知道。”

  “那么带我们去。”

  亚尼无可奈何地答应了。

  在亚尼的带领下出发了。说是距离西北方向三天的路程,但印第安人说的三天一点不可信,途中打猎一天,也算一天路程。

  头一天一点没事。第二天下午路遇五具白人男子尸体,五人都是被枪打死的。三人是KGB人员,两人是CIA人员。

  “看来是双方在森林中互相袭击打死的。这亚马逊太寂静吧!”米格尔气愤地说。

  “可不是吗。”关根点头表示同感。

  “这里是巴西,不是这些家伙的王国,让他们胡搅得……。”

  “怎么啦?”看着话语含糊的米格尔。

  “没啥。”米格尔笑着说,“突然觉得这里不是巴西,这里有土著人在徘徊,有绿色人,有不通情理的印第安人。究竟是哪个国家呢?”

  这里没有国家概念,是个巨大的绿色地狱。

  “别动……”突然关根停下脚步。

  “快到树干后面去!”他向米格尔和艾米莉指示说。

  绿色的地狱以死神般的目光盯着这一行人。右前方的树上潜伏着杀机。

  “是绿色人,别动!”叮咐二人,关根慢慢向前走去。心想我不是他们的敌人,要能与他们对话就好了,若不是语言障碍也许能与绿色人相通融的……。

  两个充满杀气的家伙正对着关根,而关根小心翼翼地向前靠近。两个家伙正潜伏在巨树枝干阔叶之中,突然杀气一晃,两根毒刺向关根飞袭过来,正对准他的面部,毒刺将至之际关根一闪,两个绿色人落荒而逃,关根紧追其后,迫约二百米的地方树冠停止了晃动。四处搜寻也不见绿色人的踪影。杀气消失了,关根心想,总算接触了绿色人,但什么也没获得。

  关根站立着不动,过一会儿才返回去。心想;真难对付呵!的确是可怕的家伙。要想接触他们,迎来的却是一齐袭来的几根毒刺。想到这,不由得出了一身黏汗,他们为避开绿色人区域向西进发了。

  亚尼说的路程是对的。出发后第四天早晨就接近帕塞族村子,亚尼说,不懂他们的语言,起不了作用,就溜回去了。

  “朋友。怎么办?”

  “只好进去试试,懂帕塞语吗?”

  “他们说马瑙语的话还勉强。”

  “进去试试。”

  “是凶暴种族怎么办?”

  “不去试试谁知道。”关根带头进入村子。

  在村口,两个持长矛的人看到他们三人,喊叫着跑了。不一会儿,大约四十多人拿着长矛和短弓走了出来,都赤裸着,女人们用树木纤维织的小布头遮住下身,男人的面都身体都用迷彩色装饰着。

  米格尔用马瑙语喊叫着,同时手指扳着枪机。一个头戴羽毛装饰头冠的像是酋长的人,面带敌意地问:“来干什么?”

  “听说这里有白人女子,想见见她们。”

  “不能见,快回去!”

  “无论如何想见见,就一会儿。”米格尔坚持说。

  “不能见,白人女子是我们的神,把她留下,你们回去。”酋长用长矛指着艾米莉。

  “白人女子是什么时侯有的?”

  “自古以来就有了,她留下,你们走。”

  “那怎么行,朋友,我们走好了。”

  话还没说完前排的十几个人就拉开了弓箭盯着米格尔。米格尔用机枪猛烈扫扫射着,抢声振荡着大地,帕塞族的一大半被击倒在地,剩下的四处逃窜,酋长也倒下了。米将尔又换了一棱子弹。

  “朋友,我们撒吧!”

  “不,既然来了。就不能逃走!”关根踏进村子,村里排列着用椰子叶修葺的小屋。

  他们把艾米莉挟在中间向前走去。大部分小屋都住着奴隶,小屋前有木桩,把奴隶的手足,捆绑在木桩上,只在使用他们时才解开绳索。奴隶们以痴呆的表情看着这三个人。小屋没有人影,大概是被冲锋枪的扫射声惊吓而逃跑了。

  村子四周是旱地,种着甘薯。也没有毒箭飞来。

  “朋友,你看那里!”米格尔指着村子中央的一座建筑物,只有那个建筑物才有用粗木料做的墙。

  “像是在那里。”关根点头说。

  走近从缝隙往里看,里面全是赤裸的白人女子。艾米莉走过去,有一女人注视着艾米莉。

  “尼娜!”艾来莉高兴地喊道。

  尼娜兴奋得说不出话来,眼里噙着泪花,艾米莉从缝隙里拉着她的手。

  房屋的门用粗大的门拴插着,米格尔打开门栓,赤裸的女人们跑了出来。艾米莉和尼娜哭着拥抱着。被监禁的八个白人女子以直愣愣的表情,失去意志的眼神盯着他们一行。米格尔用英语与她们搭话,可她们毫无表情,谁也不开口。关根无言地看着她们,她们不是一般的女人,可以说具有高贵的容貌和身肢,并具有细腻白晰的皮肤。

  艾米莉等尼娜不哭了,问了具体情况,可连尼娜也不知道详细情况。在密林中分散后徘徊走着,被他们抓来,关在这里。向女人们打听情况,可没人懂俄语。女人们不懂得语言,不讲话不聊天,一天到晚不言不语地坐着,或躺着。尼娜气得简直要发疯。关在这里以来只有一个白人男子被进来过,那男人也是痴呆的。

  尼娜所知道的就这些,连她自己也觉得痴呆了。她监禁以来有过两次民族节日。全部女人被带到广场上,全都赤裸着坐在椰子叶上,被奉为贡品,看着土人们跳舞。

  艾米莉看着这些女人们,在她们身上可模糊地展现出早年的亚马逊人的影子,也反映着悲哀的南美大陆。

  3

  要带走八个亚马逊人可不是容易的事。艾米莉和尼娜还行,能懂得意思,而这八个女人就难办了,她们都不懂语言。叫走都不知道,只要不强行拉着走就不动弹。对关根来讲,这是一大难题。

  用绳子把八个女人拴着由艾米莉和尼娜拉着走出了帕塞村。八个亚马逊人赤裸着,没有衣服、鞋子。米格尔和关根剥下藤蔓植物皮,裹在她们脚上,进入森林后再给她们做鞋。

  没走多远,亚马逊人的脚就磨破了,淌出了血。米格尔和关根剥来葛藤树皮,这种树皮韧性好,代替鞋子很不错。在热带森林里到处长着手腕粗的葛树,所谓绿色地狱就是指这种植物。四周环绕的葛树多得无法转动身子,因此拿这来做鞋子简直不成问题。

  高地上蚊子少,但还是给她们吃了驱蚊药和防疟疾药。米格尔和关根给女人们的脚上裹葛树皮,女人们毫无表情地看着,双腿叉开,阴部裸露着,没有一点羞耻感。

  “畜生!”米格尔吼叫着,不由得发起火来。

  八个女人无论到哪里都具有毫不逊色的容貌和身姿,米格尔的眼睛不知往哪里看才好。

  “朋友,没关系的。”关根看到他那欲火中烧的样子。

  “真的没关系!”充血的眼睛盯着关根。

  “真的没事。”关根答。

  米格尔拉着一女人的手慌强地跑进了密林深处。关根仍默默地裹着树皮。

  可以推测,因权势之争逃亡的西班牙贵族的一部分,分别进入了亚马逊,历经几代组成了亚马逊人集团,这八个女人属于西班牙人血统,而每个女人都具有相似的容貌和身段。也许确实有过亚马逊人,后来因敌不过栖息在热带森林里的土著人被灭绝了。仅少数女人被帕塞族举为神商生存下来,这期间不知经过了多少年代。

  土著人一定也曾养育过几个传种用的男人,女人怀上孕就把他们杀了。生下来的孩子中,男的留下一两人来配种,其它都杀掉,女的全喂养。可能这八个女人就是这样生存下来的西班牙贵族的后裔。在相似的相貌里有着近亲的血缘关系,全都是痴呆的,正是近亲血缘带来的弊病,可想象这八个女人那漫长而沉重、悲哀的过去。

  米格尔带着女人回来了。他说这女人象木偶似的的,叫她身体怎样就怎样,没有反应,这对他来说倒很满意。

  米格尔又接着为女人缠脚。

  他们做好鞋,裹好脚,又出发了。关根打头阵,米格尔压后。由于去了帕塞族村,增加了三天的路程,到登陆地点大约需五天的路程,可是带着八个赤裸的女人,就要多用一倍的时间。在靠近哥伦比亚边境的高地上,晚上气温急剧下降。为了保护这些女人,必须搭个小屋,烧火取暖才能过夜。他们一行步履艰难地走着,行程很慢。在走出帕塞村的第二天,走在前面的关根遇见两具土著人的尸体,是被枪击毙的。“是CIA或KGB干的。”米格尔看后自言自语说。

  “可能是。”

  这里离绿色人区域不远,由于是枪杀的,可以判断除此两者以外不会是其它人干的。

  “尽管那样,可这些家伙是不会服输的。”米格尔不安地说道。

  土著人会孤注一族人的存亡大量聚结起来,像惨杀残残忍的电影摄影队的白人男女那样复仇。这里是塞多罗和德古拉的死斗地带,必须撤退。

  而对土著人来说,也有不能匹敌的绿色人区域,但尽管这样,土著人也不愿离开。

  尸体是两日内死的,必须马上离开这是非之地。大约半天路程的地方应有条何。可女人们的步伐沉重,没走多久就走不动了。她们生下来基本上没走过路,没法,只好边走边休息。

  还没走到河边,关根领悟到有一种被包围的感觉。不仅仅是被包围着,还有一种从没有过的凶杀气氛。他叫来米格尔,把这情况说了。

  米格尔脸色苍白地问:

  “是土著人吗?”

  “可能是。”

  “要是袭击来了,我可坚持不了。”他紧握冲锋机的手微微抖动着。枪里只有几发子弹,手枪里也只剩三发。关根枪夹里也只有几发子弹了。

  “多少人?”

  “比较远,弄不清楚,总之不少。”

  “怎么办?”米格尔眼睛鼓得大大的。

  “得赶快到河边去再说。”

  在密林中遭到袭击将防不胜防,关根倒不怕。可是八个亚马逊人及艾米莉和尼娜毫无战斗力,一旦米格尔遭杀害,关根就更无力支撑了。回想起两个白人女人惨遭土著人凌辱,挖掉下身,割下Rx房那凄惨情景,真叫人毛骨悚然。

  关根他们加快了步伐向河边走去,大约三个小时总算到达河边。

  土著人一直包围着跟来。

  关根让女人们聚集在河边上,米格尔站在她们前边保护着,自己前去侦察。

  仅关根和米格尔两人的话,怎么也能突围出去,但要带十个女人突围简直不可能,只有寻找个安全地带。

  关根想,或是躲藏起来,让过土著人,或者我一人与他们死斗,又担心这期间她们的食物问题,最大的难关是河水挡住了去路。

  河顺流而下,将沿河的森林分开,那里是帕塞族与土著人领地。不知他们为何大量聚集着,也许是因为夺走了帕塞族的白人女子,枪杀了村子里一大半人,帕塞族还会有其它村落,于是聚集起来报仇。另外,土著人被残忍电影摄影队杀害了几个同伴,在报复时被米格尔他们打死了几人,因此帕塞族和土著人联合组成大包围圈。

  如果那样就没指望了,仅关根倒能突围,可艾米莉等人就会遭到凌辱和残杀。

  经过一个小时的侦查,他发现了一个避难场所。在河的中间有一沙洲,沙洲上挺着茂密的灌木和茅草,河宽约百米。

  关根返回去,带着一行前去。割下粗粗的葛藤,米格尔手持藤的一端先渡过河去固定后,又返回来。艾米莉和尼娜会游泳,沿着葛藤不费力就渡到了沙洲。关根—个一个地把八个白人女子送过去,米格尔在旁看守警戒保护着。

  全部渡过去已是傍晚了,米格尔留下来保护女人们,关根去找食物。

  大约一时,他射到一条河豚,又找到许多含水分多的蔓藤,这种蔓藤一切开,就会流出许多优质水来,于是砍了一大捆背回来。在热带森林里可以从这类蔓藤中得到水,而混浊的河水是不能饮用的。

  米格尔准备着晚饭。艾米莉和尼娜紧挨着,不说一句话。八个亚马逊人挤在一团,她们那毫不在乎的面容在火光下显得异常苍白。关根割来茅草,要在太阳落山以前,使这些女人有个草床落窝。尽管在赤道线上,早晨和夜晚还是相当冷的。

  艾米莉和尼娜帮着搬运着茅草。尼娜被捉去时是穿有衣服鞋子的。搬完后一起围在篝火周围,烧烤着米格尔调料的河豚肉。

  “把这带上好些。”关根把米格尔给的手枪递给艾米莉。

  “装有三发子弹,天亮后我去侦查,这里有米格尔保护着。要是我被杀了,米格尔也死了,你就先打死尼娜,然后打死自己。若是被土著人抓住会被他们轮奸,然后挖掉下身,割掉Rx房的。”

  关根把那惨无人性的辱凌情景向艾米莉说了。她默默地接下了手枪。

  吃完饭后,夜幕降临,笼罩着大地。关根担任前半夜的警戒。艾米莉和尼娜坐在篝火旁。米格尔也赤裸地钻进全裸的女人群里,于是茅草堆里蠕动起来。

  “真是巴西人的气质呵!”艾米莉低声叹道。

  “他的两个同伴被杀了,现在又遭土著人的严密包围,现在是生死难卜,没办法,由他吧!”关根小声说。

  “你……?”艾米莉看着关根的脸。

  “我能控制自己。”

  “可是有那种必要吗?如果我和尼娜你愿意的话……。”

  关根真想那样的话,会上前抱住艾米莉和尼娜的。艾米莉曾是性交用奴隶,白天晚上受到几个男人的玩弄,而自己主动想和他人拥抱欢乐的念头,已从记忆中远逝而去。但现在,反正要在这绿色地狱里死去,倒不如和自己所喜欢的人一起沉溺于男女交欢之中,然后死去更好。

  关根没有回答。

  “那些女人不懂得男女交欢之乐,常常被动地受人摆弄,我也曾是这样。在这即将死亡之际,我喜欢你,我爱你,让我们相爱之后再去死。摆脱奴隶的证明,就要要自由地爱。”

  “并不一定就要死亡的呀!”

  “你不喜欢我和尼娜是吗?”艾米莉盯着他的侧面。

  关根被火焰映照的脸庞上洋溢着豹子似的精悍。

  4

  CIGS。CIGS是“森林作战部队”的简称。司令官卡瓦尔坎奇四十四岁,是巴西陆军上校。原是空降部队司令官。

  CIGS的本部在亚马逊州的首府马瑙斯。CIGS是由巴西各部队选拔出来的精锐官兵组成,是一只训练部队,不是作战部队。但时常拥有最精锐的队员三百名,随时都能出击作战。CIGS的象征是美洲虎,队员胸前佩有美洲虎标记。

  拥有广阔的热带森林的巴西,森林作战能决定国家的命运,一支不能在森林里作战的军队是毫无用处的。

  CIGS是一九六六年建立的,还接受来自欧洲各国、南美各国以及南朝鲜等国的训练兵。美国具有武器上的压倒优势,可在越南战争一败涂地,于是CIGS身价一跃上升。

  美国军在越南森林战中设了据点,然而据点成了致命的弱点,而CIGS打仗不设据点,打游击是它的看家本领。

  十树吾一作为CIGS的特别教官三月二十四日来到马瑙斯机场。

  司令官卡瓦尔坎奇上校特别偏爱日本,小时侯就跟日本武术家学柔道、剑术,长大后更醉心于大和魂、武士道、日本军人精神,是位彻底的日本偏爱者。

  CIGS制造出一种特殊武器,是兼备有铲、刀、掷剑等功用的万能武器,卡瓦尔坎奇命名为“撒手剑”。卡瓦尔坎奇请求特警队长弗郎西斯科罗博什,为CIGS派一位能干的日本武术家。罗博什介绍了天星清八。天星又把这事给十树吾一讲了。

  十树吾一立即答应:让我去。他想去亚马逊找关根十郎,于是就马上出发了。

  来到CIGS本部的第二天,他向司令官卡瓦尔坎奇提出要求,让十五位持撒手剑的顽强猛士和我决斗,杀死无论。瓦尔坎奇听后不感兴趣,认为那不是个人技艺所能战胜的,十树他太狂妄了。

  十树看到他不感兴趣的样子,尖酸刻薄地说:CIGS都是一群懦弱的胆小鬼。这话使卡瓦尔坎寄非常生气,同意了决斗。

  兵营的广场上聚集了数百人,站在中间的十树与十五名精锐队员对峙着,距离约十米远。

  起先卡瓦尔坎奇气得脸色发青,决定把弗朗西斯科介绍的日本武士杀掉,可是事情到了这个局面时,他又不知如何是好。CIGS队员为十树的狂言气得杀气腾腾。卡瓦尔坎奇命令比赛开始。十五名精锐队员走出来。十树手握一根一米长的短棒,他跑上去,转眼就突入到十五名队员的中间。

  十树左右挥动短棒,同时出脚左右踢打,出脚迅猛,动作如闪电很快就将对方的撒手剑纷纷击落在地。不一会儿就打倒数人,其他人一齐舞剑向他击来,十树起身一跃从他们的头上越过,站在他们的背后出手击去。棒与剑啮合交错着,在啮合的同时对方的身体又成了脚踢的目标,接着又打倒几个。

  卡瓦尔坎奇命令停战。此时十树吾一已打倒了十一人,剩下的四人丧失斗志逃到一边去了。撒手剑根本够不着十树的身体。即使几把同时击来也刺不着,投出的撒手剑更挨不上边,这不是一般人的武艺。

  十树丢下短捧,对他来说这十五人只不过是群没有武艺、技术基础的普通人而已。他们动作太迟缓眼睛不灵,对十树的动作感到眼花缭乱。

  三天后,十树带领十名精锐队员溯沃佩斯河而上,进行森林训练。

  卡瓦尔坎奇要求在营区教练武术,而十树倔强地主张进行森林训练。十树的技艺不是一教就会的,动作敏捷是要点,眼睛必须随机迅速地把握事态,一般人是达不到的。

  一行乘双引擎飞机飞抵沃佩斯城,在那里换乘摩托艇沿河而上。十树吾一在圣保罗与弗朗西斯科全面并取得了情报,与关根十郎获得的情报一样,关根已向抓住艾米莉的塞多罗追去。于是十树决定追赶他们,去寻找艾米莉。

  在沃佩斯,他查明关根一行乘货船向北边的支流溯行而去的。他也溯流而上。出沃佩斯的早晨,他发现了关根一行停靠的货船,于是就跟着进了密林。十名队员不愧是密林里训练出来的,在渺无人迹的密林里一天行走三十公里,从没人踏过的原始森林一天也能行走十二点五公里。

  原规定的武器配备是步枪及弹药两百发,医护兵带有毒蛇血清、防疟疾药、驱蚊药等。另外每人带上撒手剑和山刀。可是十树只让队员带药和手枪、山刀,在森林里作战不一定要全副武装,因为森林战的短距离作战,不需事步枪类的远距离武器。主张避行用手枪击溃敌人的快速作战训练。弹药每人只带十发,十人百发,可消灭百个敌人,不那样就没有胜利的把握。

  一般,森林里用貘搭运弹药,因为马进不去,也没饲料。貘能栖息森林,行动自由,饲料也丰富。

  他们进入密林的第二天,遇到一群印第安人,人数约二十多人,背着货物慌慌张张地赶路。

  “怎么啦?”索瓦列斯大尉问道。

  “士著人大量聚集着,到处袭击村庄,所到之处大肆屠杀抢劫,可怕极了。”

  听到这些,索瓦列斯有些动摇,其他队员也害怕起来。

  十树问出了什么事。他们告诉他土著人是残暴无比的原始民族!他们毫无声息地悄悄接近,施放毒箭,连CIGS都战胜不了,何况我们仅有十个个,怎么也对付不了那么多的土著人。索瓦列斯主张应该撤回去。

  十树嘲笑着,命令继续前进。索瓦列斯强烈反对,十树抓住他大声训斥道:这样的胆小鬼怎么打仗呢,军队害怕原始人就不敢前进,真是废物。索瓦列斯勉勉强强地服丛了命令。

  走了两天,行约30公里,哪儿也不见土著人的踪迹。第二夭傍晚,十树喝了威士忌正要睡,两名队员想大便,离开帐篷不远,就一直没回来。十树叫醒全体队员命令禁止外出,他一人前去寻找,在不到十米远的地方发现两人已经死去,额前刺扎着短弓射的毒箭。十树看见尸体眼睛发黑,这时才感到四周充满杀气,沉重的杀气,象浓雾一样笼罩着密林。这是不容忽视的事态。回来后,他告诉大家两人已经死去,“但不用担心,睡吧!”

  十树担任着警戒,他警惕着,心想:只要土若人一靠近就设法抓住他。十树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前方,等待其靠近。

  实战训练没怎么进行,可死伤者就有了。土著人无缘无故地杀人,在这绿色地狱里不知发生了什么。要杀死他们,杀死几十个土著人为两人报仇。

  沉闷的包围圈相连着,像急风暴雨之后的大地潮气一样沉闷,一直到早晨包围圈都没动。于是十树命令出发。他们一动,包围圈也跟着动。——不知关根他们怎么样了。据说他带着三名内地响导去塞多罗了,我们也是去这个方向,关根会不会也遭到袭击呢!

  几个小时的行军,来到森林中的一个小山丘上,十树在山丘上布置了队员。八名队员监视着八个方向,无论从哪边靠近过来也逃不过队员们的眼睛,包围圈缩小了,袭击的气氛更加浓厚。

  “别浪费子弹。”十树命令队员,他独自下了山丘,他等不及了,要杀将过去,不让那些毫无理由袭击国家军队的土著人活着。他边想边向前突进,要抓住敌人得深入密林百米以内。前面有几个土著人潜伏着,他慢慢接近过去,手指扳住枪机,前面人影晃动,在弓箭离弦之际,弹头也离膛而去。十树猛跑着,毒箭擦身而过,子弹击进了一个士著人的额头,剩下两人落荒而逃,十树拾起短弓,他轻松地向前挺进着。在向左突进约二百米处,他停下了脚步,看见三个土著人的额头被击破,躺倒在地,和十树用枪击破的伤相似。十树环顾四周,只有巴西红色的土壤,尤其是亚马逊区域那没有石头的大地以及树林。到底是谁干的呢!他环视着,这时,周围阴暗起来,狂风骤雨袭来。雷鸣轰击着密林,风雨交加,视野逐渐模糊。只有巨大的树干勉强还能识别,密集的云层在数十米高的上空。

  十树只好等待骤雨过去。这时前面一个影子移动着。

  “来了!”十树在心里语道。

  左前方过来一位充满杀气的大块头,这大概是士著人的酋长或祈祷师或刽子手。十树悄悄地向他靠近,用他来收场。杀掉这家伙,也许土著人会撤退吧!十树心里这样想着。他走出了树荫,大雨仍遮住视线,看不清敌人的面孔。距离十几米,他手握山刀,对方拿着什么武器不知道,是山刀?短弓?长茅?“管他拿的什么武器,我要用山刀砍掉他的头。”意念变成瞬间的动作,十树迎上去,敌人也靠近过来,突然敌人向这边跑过来,十树也冲上去。两人的身体象白色的气雾团漂俘着。十树浑身用力一跃,对方也起身跃起,两人在空中交错着换了个位置对峙着。

  “你这家伙是关根小子呀!”

  “你这黑豹混蛋,连我都不认识了?”

  “真危险,差点伤着呵!”

  “你过杀气腾腾的家伙!”关根爽朗地笑着。

返回目录
荒暴
荒暴
作者: 西村寿行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