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黄金之河
发布时间:2016-05-27

  1

  国立圣保罗大学医学系教授洛埃塞给艾米莉做了手术。仙石文藏要求洛埃塞教授尽力完全治愈艾米莉的伤。所谓完全治愈,就是不能留下任何伤痕。

  艾米莉被送到圣保罗以后,住进了医院。病情也稳定下来。但是,四个人丝毫也没有放松。艾米莉要求在6月6日的记者招待会上揭露CEDRO(CIA)和DAGRA(KGB)破坏森林的罪恶行径。

  她的要求很强硬。

  “明白了。”天星清八回答她。

  目睹艾米莉迄今为止的所作所为,元星清八这样想到:艾米莉的信念是坚定不移的。这也决定了她被杀的命运。

  艾米莉早已将生命置之度外。

  天星清八不知道这这一点。艾米莉为了后世的人以死保护森林,而不是为了她自己。

  “记者招待会上的演讲的准备由我来做。”天星清八对艾米莉说。

  艾米莉注视着此时的天星清八,眼里噙满了泪水。

  四个有着超人般能力的男人。他们把艾米莉从哇姆齐收容所和帕斯卡那个关性交用奴隶的房间里救了出来。而换了一般的人,即使是动用军队也救不出来。他们不是受人之托,也不是要恕什么罪,在丛林中的时候,艾米莉曾提出将自己的身子给他们,这也被关根十郎用别的话岔开了。

  相比之下,同是美国人的CIA为了杀死艾米莉,不惜使毒蛇,甚至小型导弹。最后,他们四个人躲过了导弹,杀了追杀的人。夺下了直升飞机。

  艾米莉能够活到今天,全靠了这四个人。但是,即使是违背这四个人的意愿,艾米莉也要保护亚马逊的热带雨林。这是她的使命。

  “你看,连我都被你的信念感化了。也许森林确实是很要。”

  天星清八看见艾米莉流泪,脸上浮起了笑容。

  圣保罗的街上充斥着噪音、钢铁和混凝土混成一团。通行的车辆稍有堵塞,性急的巴西人就使劲按喇叭,吵吵骂骂的。瓶子、罐子也随意地扔到窗户外面,扔到街道上。在一流的银行和第一流的公司大门口都聚集着大群的乞丐。

  圣保罗充满了建造了城市的人的疯狂。

  这里发生的杀人案、强盗案之多,居世界第一。

  贿赂之风也刮得厉害。

  这些宿疾仿佛是对人类的惩罚,惩罚他们破坏了森林。

  仙石文藏在到圣保罗的第二天,就拜访了文化部长朱塞利诺·伯罗。

  仙石文藏向他提出,想和八名亚马逊人谈谈。

  “你要和她们谈话?”伯罗疑惑不解地望着仙石文藏。

  “是的。”

  现在,八名亚马逊人被收容在国立圣保罗大学附属医院的特殊病房大楼里。卡斯迪罗·费恩斯特教授正对他们进行研究。但是,研究对象是一群没有思维没有意识的白痴。教授他们只能从人类学的角度推断出他们是属于哪一个民族。除此之外,研究工作没有取得任何进展。

  他们还试着教他们说话,教一些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筒单的话。

  在研究过程中,他们使用了催眠疗法,还使用了巴比妥等一系列的安眠药物。希望能够弄清亚马逊人的潜在意识里有些什么。

  但研究小组得出的结论让人失望。这些亚马逊人生来就是白痴,根本不具有什么潜意识之类。如果从他们的大脑中能找到潜在意识的话,那么从猪脑、牛脑里也能找出潜在意识。

  仙石文藏竟然要和这些白痴谈谈。

  “请允许我每天能够和亚马逊人谈一个小时。”

  伯罗部长笑了。

  “如果那些女子给你讲了什么叙事诗或抒情诗的话,你一定要讲给我听听。我们现在有约在先。”伯罗部长使劲在笑,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就这么定了。”仙石文藏一本正经地说,他一点也没有笑。

  从第二天开始,仙石文藏每天都到医院去。

  晚上,八名亚马逊人被带到特别室。里面只有仙石文藏一个人。费恩斯特教授就不必说了,其他研究人员一个也不准进。

  八名亚马逊人被安排在仙石文藏对面桌子旁坐成一排。

  仙石文藏开始用意念和她们说话。

  很明显,这八名亚马逊人一生下来就是白痴。人们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帕塞族人开始将白人女人当成神灵一样供奉起来。

  仙石文藏一行在为捉绿色人到亚马逊州内地的时候,曾经调查过,但是,印第安人是未开化种族,他们没有文字记载,没有办法追溯他们遥远的过去。

  最早进入亚马逊河流域的是西班牙的弗朗西斯科·沃勒拉那,当他从帕鲁进入亚马逊河时,遭对了长头发白皮肤的女人的袭击。沃勒拉那将她们比着希腊神话中的亚马逊,所以给这条河命名为亚马逊河。

  那是发生在1545年的事情。

  但是,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证明在沃勒拉那之前,就没有同样的西班牙人进入亚马逊河流域。

  在十四世纪、十五世纪,西班牙的贵族庄园主和王权掌握者之间一直进行着尖锐的斗争,持续不断。1492年,哥伦布发现了到美洲的航线。从那时开始,就逐渐地进入了黄金代,进行着以黄金为目的的冒险和征服。

  黄金世纪指的是从1550年开始到十七世纪前半期的一百年左右的时间。科鲁特斯和匹萨罗征服墨西哥就是在十六世纪前半期。

  告别了西班牙本土的斗争的人们组成一个个集团,也还有其他国家的白人的集团,为了找黄金经秘鲁来到亚马逊河地区并在这里住了下来。这可能是在沃勒拉那之前,也可能在他之后。

  但是,亚马逊地区的自然条件对于其他人来说非常严峻和恶劣,除了印第安人,第一是疟疾,还有害虫多,河流也经常泛滥。

  很多集团都灭绝了。

  幸存下来的白人,男男女女都被帕塞族人抓去了。后来,白人女人,也只有白人女人,成了帕塞族的神。为了传宗接代,帕塞族也留下了几个白人男性。血浓了就会产生弊害。

  十五世纪、十六世纪——八名亚马逊人的起源是不是那个时期?仙石文藏在推想。

  仙石文藏的意念停留在了三、四百年以前的地方。

  如果从这八名亚马逊人算起,可以追溯到十几代以前。

  仙石文藏不相信他和亚马逊人之间不能够沟通。这八名亚马逊人的容貌形体完全和白人女人一样,完全就是白种人,她们身体上的细胞是从上代,从过去的人那里传来的。细胞有生命力,以谓生命力就是记忆,就是遗传因子。因为有记忆,才形成了人的样子。无数多的细胞,总会在某一个地方引起反应。

  靠语言,是唤不起的。

  靠精密的仪器,也是唤不起的。

  但是,仙石文藏能够感受到,让意会深入到那遥远的过去,过去的事情就会转化成具体的意象。

  仙石文藏要试一试,眼前的八名亚马逊人一定还模糊地记得几百年前的事。仙石文藏想让自己的意象深入到那个地方。

  如果这一点不能做到,仙石文藏就不能用意念和绿色人相沟通。绿色人根本就不能叫人。和他们说话,还不如和类人猿说话更容易。

  艾米莉的病情已经不那么让人担心了。

  天星清八在为她准备演讲。离记者招待会还有十八天的时间。到沃科恩那气象环境研究所查资料等都是天星清八帮她办的。

  同时,她还得到了已故科恩那博士的朋友、鸟类学家德彼特·帕塔松博士的帮助。

  护卫艾米莉的工作也是天星清八在干。

  5月20日,天星清八接到一个电话。

  艾米莉住的是特别单人病房,一般是政治家和社会名流住的。有两张床,还有接待室和淋浴室。

  天星清八和艾米莉一起住在病房里。

  电话是从美国打来的。

  “你好啊,天星先生!”

  是CIA的埃力沃特·斯那伊特。

  “老朋友,你要好好关照我呀!”天星清八笑着说。“不会用更高雅的方式来迎接我吗?”

  “什么?我没有听说过什么。有我们在DEAGRA的人干的吗?”

  “也许。”

  “有件事要求你。”那依斯特的声音低了下来。

  “什么事?”

  “请你,把艾米莉扣起来,行吗?”

  “噢?!”

  “听我说,”那依斯特对天星清八说:“听说在巴西政府6月6日要在国际会议厅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会上,艾米莉要发表演讲。是不是?”

  “是的。”

  “还说通知了各国的植物学家、动物学家和气象专家。占全球面积三分之一的亚马逊河的热带雨林正面临灭绝的危机。并说她掌握了这方面的证据。”

  “是的。”

  “艾米莉若要揭露黄金河农业经济开发联合公司,这样做将破坏我国和巴西政府的关系。黑人移民是得到了巴西政府的默许的。当然,名义上是农业经济开发。如果将艾米莉扣起来,我们就停止五百万公顷的开发,缩小规模。就这样吧!这是我们官方的强烈愿望。尤其是考虑到我国和巴西政府的关系……”

  “你关心的是改造人的秘密吧!”

  “……”

  “不行!斯那依特。”

  “等一下,看来瞒不了你。老实跟你说吧。你知道,世界上只有我们的研究机构在研究绿色人。中止这项研究也是我的责任。但是,你要给我时间。我保证一定要中止研究。所以,请你把艾米莉扣起来。”

  “什么时候中止研究?”

  “不可能是今天明天吧。”声音里透出焦虑。

  “斯那依特先生,我不会让艾米莉讲出绿色人和改造的事,还有CEDRO和DAGRA之间的激战。但是,为了保护热带雨林,艾米莉将揭露你们要砍伐五百万公顷森林的事。对此,我既没有权力也没有理由封住她的口。”

  “天星先生——”

  “对不起了,斯那依特先生。”

  天星清八将电话挂断了。

  埃利沃特·斯那依特是天星清八在美国的情报源之一。

  现在,这条线断了。

  仙石文藏和一个亚马逊人相对而坐。

  5月28日。

  到第十一天,开始沟通了。

  是从第五天开始的,仙石文藏将焦点集中到一个亚马逊人身上的。

  在最初的四天,没有一个亚马逊人对他的意念产生任何反应。他的意念仿佛是穿过黑暗的夜消失在远方。到哪里都是黑暗的夜,甚至比夜更虚无的世界。

  仙石文藏住在当地最高级的西森·帕克宾馆。每天回到宾馆时,体力都早已耗尽,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头倒在床上就昏昏入睡一直到第二天早上。

  食欲也减退了。

  到后来,他甚至有点灰心丧气了。

  仙石文藏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倒了。

  他觉得仿佛已到了极限。但是,八名亚马逊人象木头一样,一点反应也没有。

  当然,她们也开始习惯那些吃的和喝的东西,每天按时送来的桔子汁、水果、巧克力和点心等等,她们也会伸手去拿了,但也仅仅如此而已。她们既不笑也不闹,目光也是空空的。

  仙石文藏感到绝望。

  伯罗部长以为他是个疯子。虽然费恩斯特还多少有点兴趣,但其他研究员都纷纷议论,都认为仙石文藏这样只能一无所获。伯罗部长怎么想,费恩斯特教授研究小组的人怎么说,仙石文藏都不在乎。

  如果其意念不能达到亚马逊人的过去,仙石文藏就不能够和绿色人沟通。也许,还没有和绿色人接触就先死在了亚马逊人的幽深的黑暗中。

  ——如果是沃尔加,会怎么样呢?

  仙石文藏一下子想起来了。

  沃尔加是一个与世隔绝的部族的族长。这个部族是从埃本基族分出来的一支。沃尔加曾经在遥远的西伯利亚的尽头,在冻土地带的地方感受到了同族人托希科从三千里以外的日本发出的意念。沃尔加的意念可以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而仙石文藏的意念现在却受到时间和空间的阻碍。

  仙石文藏深感自己会在打破时空的阻碍之前就倒下了。

  但是,到第五天,时空的阻碍被打破了。

  一个亚马逊人叫了起来。

  当然,不是从她口里发出的叫喊,也不是由这个亚马逊人的灵魂发出的。

  救命——救命——那个亚马逊人这样叫喊着。

  2

  为了6月6日的记者招待会,几名亚马逊人都配备了美容专家。

  其实没有必要为了要举行记者招待会而把她们打扮得那么漂亮。相反,让她们保持被救出来时的本来面目,看着给人以凄惨的感觉,也许更有真切感。

  但是,巴西政府不这样想。他们将此视为希腊神话的再现。希腊神话实实在在地存在于国土广大的巴西的亚马逊州。

  这是世界一大传奇。

  要想扩大巴西在世界上的影响,没有比这更好的材料了,而且,八名亚马逊人的容貌肢体都很完美。虽然,热带丛林里的生活使她们的皮肤变得粗糙,赤足行走,使脚掌上的皮肤都变得很坚硬。另外,手肘和膝盖等部位的皮肤都已角质化。

  但是,这些对于现代美容技术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不一会儿功夫,亚马逊人都变成了容姿端列的女子。

  巴西政府积极地筹备记者招待会。会场选定座落在桑塔纳卡斯特罗·布朗科大道上的国际会议厅。国际会议厅在阿涅恩比公园里。

  为了举行记者招待会,还组织了一个政府特别调查团。

  团长是朱塞利诺·伯罗部长。

  副团长是卡斯迪罗·费恩斯特教授。

  为了弄清在路途中是谁发现并保护了八名亚马逊人等情况,特别调查团和关根十郎、天星清八和十树吾一等三个进行了频繁地接触。

  为了进行血型分类,卡斯迪罗·费思斯特使用了大型电子计算机,并向全世界各大学的人类学系求援。现在发现的血型,按表现型分有几十亿种,按因子型分有上万亿种。这是因为人们想找出各个人种,或者各个国家的血型的特征。当然,他们也打算从骨骼方面进行研究。

  只有仙石文藏一个人,置身在这一切之外。

  金色的头发,洁白的皮肤。

  仙石文藏认为费恩斯特的这些研究不会取得什么结果。他们可能根据血型推测出她们是哪国人,但归根到底是推测。

  仙石文藏也不会知道亚马逊人是哪国人,也不会知道她们是在几世纪时进入亚马逊流域的。这是一段被埋葬了的、被抹去了的历史,再也不能挖出来了。

  但是,仙石文藏要和亚马逊人谈谈,要窥视亚马逊人的潜在意识,他在将赌注下在这上面。只要能通过意念捕捉到亚马逊人的过去,即使是一瞬,仙石文藏也就满足了。

  如果能窥视到几百年前的一瞬间的情景,也就能和绿色人用意念进行沟通了吧。

  亚马逊人盯着香蕉时,盯得紧紧的,不转眼。即使是白痴,也会对某种东西感兴趣。但八名亚马逊人对异性都不感兴趣。她们的胸部雪白丰满,给人一种凄惨的美。

  5月31日。

  仙石文藏和亚马逊人隔着桌子相对而坐。

  那个亚马逊人发出叫喊,是三天以前的事。

  救命——教命——

  亚马逊人这样叫喊。

  此后的两天,亚马逊人又回复了沉默。仙石文藏的意念又撞在时空筑起的墙上,他几乎精疲力尽了。就在今天或明天,就是仙石文藏的极限,如果还不能冲破时空之壁的阻碍,他就会陷入一蹶不起的境地。

  仙石文藏知道自己的情况。

  仙石文藏凝视着亚马逊人。

  两个人开始谈话已经有将近四十分钟了。

  黑暗,无声无息的黑暗。仙石文藏注视着这片黑暗,四十分钟就在这黑暗,无限的黑暗中度过。

  黑暗的惟幕在摇动。

  仙石文藏闭上双眼,颧骨高高突起,脸上的肉也掉了,早已不是刚开始和亚马逊人谈话时的仙石文藏了。

  黑暗的惟幕在摇动,波浪在翻滚,黑暗的波浪在翻滚,涛天的波浪在翻滚。

  突然,黑暗消失了。

  出理了一条茶褐色的大河。无涯的混蚀的大河,浮现在仙石文藏的脑海中。

  亚马迹河,无数的支流,还有更多的小支流,纵横交错的河、河、河,象大脑细胞一样,错综复杂。

  接着,纵横交错的河流消失了。

  从一个地方,传来一个女人的叫喊声。

  救命——救命——

  出现一片密林,无边无际的热带密林。

  女人的叫喊声撕心裂肺。

  密林突然动起来,象当初的波涛一样地动起来。

  突然,出现了一片草原。

  女人的叫喊就是从草原上传来的。

  一个看起来30多岁的白种女人被赤身裸体地绑在一根树干上,周围站着五个裸族的印第安男子。

  旁边的树干上也绑着一个赤身裸体的白种男人,大概是那女人的丈夫。

  在他们背后是一所象城堡一样的用圆木搭成的房子,在后面很远的地方也是同样的房子。

  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也是赤身裸体地,手脚被绑在一起,推倒在地上。

  “安德鲁!噢,安德鲁!”

  女人绝望地叫喊着,她奋力地在挣扎。

  “西蒙娜!”

  男人也叫喊着,悲痛地叫喊着。

  ——安德鲁·萨利昂。

  仙石交藏知道这是他的名字。

  裸体的印第安人突然袭击了萨利昂家族。

  裸族就是帕塞族,他们手里拿着石斧和石枪。

  一个男人走近萨利昂。萨利昂再次发出绝望的叫喊,绝望地挣扎。那个男人朝着萨利昂挥起了石斧。——萨利昂的叫喊生停止了,石斧砍破了萨利昂的脑袋,鲜血顿时喷了出来。萨利昂永远地安静了。

  五个印第安人用一张巨大的树叶接住喷出的鲜血。等血喷完了以后,五个人一个接一个把血喝了下去。

  五个男人将喝剩下的血涂在脸上和胸部。五个男人的身上都用原始的涂料画上了复杂的花纹,脸上也有很多原始的装饰,所以从脸上分不清谁是谁,甚至连轮廓也分不清。现在,上面又涂满了人血。

  西蒙娜目睹丈夫被惨杀,发出长长的一声惨叫,但是,这绝望的叫声突然停止了。她垂下了头,金色的头发也垂下来。她昏死过去了。

  一个男人将绑着西蒙娜的绳子解开。

  西蒙娜醒过来,又恢复了意识。

  她爬起来想跑,想跑到被捆住手脚,推倒在地上的女人身边。但是,她被四个男人按倒在地。

  四个人将西蒙娜使劲按在地上,西蒙娜绝望了,她只有忍受印第安他的凌辱了。另一个男人执拗地逼向她,一边还叫喊着什么。按住西蒙娜的四个人也使劲地叫喊着什么。

  那个印第安人完事以后,第二个男人上来帮他交换。

  绿色在摇动。

  在不远处的草原上,正在展开一场恶斗。

  那里有九座房子,周围是开垦出来的耕地。

  九户人全都聚集在一个房子里。九个男人和他们的妻子九人,六个孩子,一共二十四人。

  九支枪从四面的窗口伸了出来。

  这些枪都是从枪口装子弹的阿鲁克比尤斯枪。枪口喷出一缕缕青烟。将声震响了草原。

  上百的印第安人包围了这座房子,二十多个印第安人被击倒在地。

  印第安人手持半圆形弓,射出了一支支箭,扔出了一个杆石抢。但是,他们没能靠近房子,一靠近就被一枪打死。

  恶战停止了。

  西蒙娜受到第五个人凌辱。

  仙石文藏看见,西蒙娜疯了。她使劲地叫,在丈夫的尸骸前,在被绑着的女儿的眼前。

  发狂的西蒙娜只剩下性的欲望了。

  裸族和白人的战斗又开始了。

  印第安人组成圆形阵,一边叫喊着一边挥动着石斧和石刀冲了过来。

  九支枪喷出了火。

  十几个印幕安人倒在地上。

  但印第安人没有停止进攻,他们终于靠近了房子,十几个印第安人一起上来砸窗户。

  房子中传出了惊叫。

  窗户被砸开了。

  九支枪一起打响,但枪声被印第安人的叫喊声淹灭了。

  六个小孩,九个妇女和三个男人,十八个人被绑在木桩上。

  还有六个男人,被石枪、石斧打死、砍死了。

  被绑的十八个人,全都被剥光了衣服,一丝不挂。

  印第安人剩下九十个人左右。

  缴获的砍刀、枪、衣服和家具等都被搬了出来。

  印第安人全都是战士,是男人。

  他们开始凌辱九名妇女。九个女人被趴在地上排成一排,九个印第安人站在她们背后。

  轮奸开始了。

  每一个妇女要受到大概十个印第安人的凌辱。有的妇女了,也有的还没有。

  三个男人注视着眼前悲惨的情景,他们三人的妻子也在其中,几乎所有的妇女都不堪忍受地叫喊起来。印第安人的脸上都涂着原始的颜料,辫不清他们的脸,皮肤也是黑的。

  小饲养棚

  在裸族的村子中心,有一个小饲养棚。裸族抓来了二十个白人,其中包括西蒙娜和她的女儿。

  三个男人,十个女人和七个小孩,其中有两个男孩。

  男人和女人分别被关在两个相邻的小饲养房中,小孩和妇女关在一起。

  饲养棚是用粗大的原木搭成的。每天,村里的男男女女象过节一样跑到小饲养棚来看。

  让饲养的三个男人中有一个叫约翰·德布鲁勃。

  两年以后,约翰·德布鲁勃开始在原木上刻字。指甲长长了时一般都用牙齿把指甲咬断。但是,德布鲁勃留下了右手拇手指和小指的指甲。他把拇指的指甲咬得尖尖的,然后开始在原木上刻字。

  1548年10月2日。

  我们一族进入了亚马逊后的第四年,突然我们遭到裸族的袭击,几十个人被杀害,其余的人在力量殆尽之后成了印第安人的俘虏。其中男人三个,女人十个。还有七个孩子。七个男人战死了。来袭击我们的印第安人有大约二百多人。

  我们三个男人被关在一个饲养房里,妇女和孩子关在另一个房里。

  1550年2月

  模糊的记忆中,大概是这个年月。

  一年过去了,两个同伙都疯了。

  妇女中也有四个疯了,其中也有我的妻子玛格莉特,看来灭亡的日子已经来临了。被抓来的一年以后,一个妇女生了一个孩子,是白人和裸族的混血儿。接着,又有四个妇女怀孕,生产,都是混血儿。

  见此情景,裸族的酋长发怒了,五个混血儿都被摔死了。从此以后,酋长再也不准裸族人凌辱白人女人。

  裸族开始崇拜白人女人。

  每年他们都要搞十几次祭祀。每到这个时候,女人们就一丝不挂地带到广场上。仪式的经过,我不理解。但我想可能是把她们当作神是在崇拜。

  8月。

  有两个女孩死了。

  耶鲰·基督!

  10月。

  这是个大概的年月。

  我的身体也垮了。

  他们把我移到关妇女的饲养房中,他们还命令我和十个女人住在一起。我知道他们是想留下白人的种。我首先抱住了已经发疯的玛格莉特,我的妻子。

  1651年4月

  我接连不断地和十个女人发生性关系。

  我的生命也危在旦夕。

  约翰·德布鲁勃

  仙石文藏注视着那用指甲刻下的文字。他的脸瘦得跟鬼一样。

  亚业马逊人散乱的目光充满了整个空间。

  3

  6月4日,仙石文藏从病房里走出来。

  他已经到过了亚马逊人的过去。

  1854年10月2日,包括约翰·德布鲁勃在内的十家人遭到裸族的袭击。仙石文藏的意念突破了四百三十七年的时空,亲眼目睹了当时的惨状。

  仙石文藏也看到了约翰·德布鲁勃用指甲刻的字。

  读完约翰·德布鲁勃刻的字,仙石文藏就倒在地上。

  按时进来的费恩斯特教授的助手发现了已昏死过去的仙石文藏。

  他立即被送到了艾米莉住的特别病房大楼。

  那是5月31日下午7点过。

  仙石文藏被送进ICU室,里面有各种最新的抢救设备。

  然后,他住了四天医院。

  第四天晚上,他强硬地出院了。

  现在离8月6日的记者招待会只有两天了。艾米莉将在记者招待会上发表演讲,虽说知道天星清八、关根十郎和十树吾一他们三人保护着艾米莉,没有杀他,但是仙石文藏还是感到不安。

  朱塞利·伯罗部长和卡斯迪罗·费恩斯特教授都等出院的仙石文藏。伯罗部长还派来车送仙石文藏回西森·帕克宾馆。

  仙石文藏回到宾馆时,伯罗部长、费恩斯特教授和特种部队的弗郎西斯科·罗博什都在宾馆的特别室里等着他。

  天星清八、关根十郎,十树吾一他们三个人也在座。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最先开口的,是费恩斯特教授。

  从被送进ICU室抢救过来以后,仙石文藏谢绝了一切见会,只是和天星清八通了电话。但也一点没有讲具体情况。

  仙石文藏沉默了一会儿。

  这时,白兰地送了上来。

  仙石文藏喝完了白兰地,眼睛定在半空中,一句话也不说。

  其他六个人都静静地,等着仙石文藏开口讲话。

  “老头子!”十树吾一开口了,“看你那死人样的脸,怎么,要用意念把我牵走吗?”

  “嗯。”

  仙石文藏只是让人难以捉摸地点了点头,没有理睬十树吾一是在打趣他。

  “1544年。”

  仙石文藏的声音很低。

  “法国贵族布鲁勃族的十个家庭移民到了亚马逊,移民后过了四年,这四年他们一直和裸族的印第安人发生冲突。但是,1584年10月2日,他们受到了二十多个裸族人的大举进攻。七个男人被杀死,三个男人、十个妇女和七个孩子被裸族人抓走了……”

  仙石文藏的眼睛盯着玻璃杯。

  男人和女人、孩子分别被关在两个饲养房里,女人遭到裸族男人不断地凌辱……”

  仙石文藏的话停了下来。

  房间里的人,谁也不说话。

  仙石文藏继续低声给他们讲。

  袭击的情景,轮奸的情景,饲养的情况,然后,约翰·德鲁勃用指甲刻的字——所有的,他看到的,都讲了。

  “万万想不到——但是……”

  伯罗部长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请等一下。”费恩斯特的脸色苍白,“这是那个亚马逊人告诉你的吗?”

  “……”仙石文藏无言地摇了摇头。

  “那么,你是追溯到437年前亲眼看见的那些情景吗?”

  “是的。”

  “……”这次最费恩斯特教授不说话了。

  年近60的费恩斯特教授,双手一下子抱住六发已经变得稀少的头,但马上又放了下来。

  他注视着仙石文藏。

  他知道仙石文藏将目标集中在一个亚马逊人身上的事,他也知道仙石文藏一天天在消瘦。将精力集中在一个亚马逊人身上后,马上就如鬼魂附体一般。其中一定有什么事——费恩斯特曾这样想。

  费恩斯特对仙石文藏的样子感到恐怖。

  现在,这个仙石文藏说他回到四百三十七年前,看到了当时的实际情景,看到了用指甲刻的字。

  费思斯特紧握看的手在打颤。

  6月6日,上午10点。

  在国际会议厅,记者招待会开始了。

  首先,由政府特别调查团团长朱塞利·伯罗部长回答记者团的提问。

  八名亚马逊人坐在阶梯台子。

  500多名记者从世界备地赶来,挤在大厅里。

  伯罗部长报告了调查团的调查结果,八名亚马逊人的过去仍然是个谜。即使用计算对血型、骨骼等等进行了研究,还是很难判断他们是哪国人,不过,大概有个想法。

  西班牙人弗朗西斯科·沃勒拉那经哥伦比亚顺流而下是在1545年。当时,他受到长头发白皮肤的女人的袭击,所以将大河命名为亚马逊河。可以推定八名亚马逊人的祖先是在那个时期迁移来的。

  发现亚马逊人是日本人搜索队关根十郞和十树吾一,发生地点在勒库洛河支流瓦库伯斯河的一个小支流的深处。

  ——所说的日本人搜索队,是个什么搜索队?

  记者团提出了问题。记者招待会就这样往下进行。

  关根十郎回答了记者的问题。

  ——是寻找美国人艾米莉·塔温圣特的搜索队。

  ——那个女子是什么人?

  ——华盛顿特区俄孔那气象环境研究所所长助手。

  ——多少岁?

  ——23岁。

  ——她到亚马逊河的深处去干什么?

  ——这个,留给她本人来回答吧。为寻找失踪的艾米莉·塔温圣特,我们进了热带丛林,我们平安无事地找出了她。在回来的路上,我们受到了一群布拉搏人的袭击,布拉博人是很早就和文明绝了缘的印第安人。在亚马逊内地,很早就传说布拉搏人很凶暴,我们一边击退布拉博人的追击,一边往前赶。

  ——布拉博人真的那么凶暴吗?还有,真的布拉博人的群伙存在吗?在我们国家,人们都认为这仅仅是传说而已。

  这是一个巴西记者的提问。

  ——有,一群布拉博人将我们围在当中。

  ——仅仅为了杀文明人吗?

  ——不,我们遇到的这群印第安人在丛林里亲眼看见一个由五个白人男女组成的残酷电影摄影组抓走了几个布拉博男女。白人砍断、挖出他们的性器官,划开他们的肚子,砍掉他们的头。这群在布拉博人是来报仇的。

  记者团里一下子沸腾起来。

  ——我们目睹残酷电影摄影班的五个人,三个男性两个女性,被布拉博人抓去,他们也同样地被砍断,挖出性器官,被划开肚子,砍断手和头。在此之前,他们还轮奸了两个女性。

  ——你们没去救他们?

  ——没有必要,这叫作以牙还牙。但一个向导实在看不下去了,端起枪扫射,打死了好几个布拉搏人。于是,我们又成了布拉博人的眼中钉。我们一边击退布拉博人的进攻,一边逃。就这样,我们逃进了一个已空无一人的印第安人村子。听说布拉博人连印第安人也不放过。在这个已经没有人的村子里,我们发现了这八名亚马逊人。

  ——当时,她们是什么样子?

  ——被饲养在用原木搭成的棚子里,全都赤身裸体。

  ——村子的位置在哪里?

  整个会场都已经亢奋。

  ——这不能说,巴西政府禁止我们说。政府调查团已决定到那里去调查,以后总会告诉大家的。

  ——请问,艾米莉·塔温圣特,你到亚马逊河内地去干什么?

  ——调查美国政府和苏联政府破坏森林的政策,并向全世界揭露他们。

  ——具体的是怎么一回事呢?

  ——艾伯特·查多克这个人,你们知道吧。十几年前,查多克在亚马逊河内地购买了五百万公顷的土地,预计每年生产二十万吨米,养一万四千头牛。为此,他创办了一个叫黄金河农业经济开发联合体的法人组织,简称GEDRO,但由于某种原因,查多克放弃了他的事业,在六年前,他把CEDRO移交给了CIA。

  ——奇怪,CIA为什么要买这块地?

  ——CIA按照美国政府的意图,要将黑人移民到这五百万公顷的广阔土地上,以解决人种问题是其最大的理由。现在,在CEDRO的大本营帕斯卡里住着近三千黑人移民。另一方面,苏联政府四年前买下了CEDRO附近的十万公顷土地。

  组织了阿塞里河农牧开发公司。

  简称DEAGRA的法人。据说,现在饲养了几千头牛,但没有人亲眼看见。其实,这个DEAGRA是KGB的一把保护伞。

  ——但是,这和向全世界揭露的有什么关系呢?还有,听说你是被从什么地方救出来的。是谁监禁了你呢?

  ——CIA,也就是CEDRO。我被他们抓去并关了起来。

  ——为什么?

  ——美国政府制定了并正在实施一个计划,要在亚马逊河内地建一个黑人国。为了解决人种问题,美国政府迈出了使全球遭到灭亡的第一步,这是绝不能允许的暴行。为了调查实际的情况并揭露他们,我离开美国到了亚马逊河内地。

  ——这让人听不懂。

  ——那么我解释一下,经巴西政府的许可我要在此发表演讲。

  艾米莉停下来,调整了一下呼吸。

  ——大家知道,现在地球上的沙漠正以每分钟二十公顷的速度向前推进。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除南极和格陵兰岛以外,全球的森林覆盖面积约为四十亿公顷。

  1980年,减少为二十五亿公顷。

  根据预测,到2000年将减少到二十亿公顷。要在亚马盐

  但是,我的研究所的预测错了。

  首先,让我说一下对公元2200年的地球的预测,为什了呢,大概那个时候就是地球的末日了。

  以赤道为中心南北宽约15度的森林带好象地球的一条项链。全地球的森林的大半都集中在这条绿宝石项链里,到公元2200年这条绿宝石项链将消失,也就是说将全部变成沙漠。

  印度北部、盂加拉国、巴基斯坦、越南西部和缅甸南部都将变成无人地区,这些国家也得消失。

  非洲的撒哈拉沙漠、卡拉哈利沙漠将扩大百分之五十。

  亚马逊州的百分之八十将沙漠化。

  西伯利亚塔伊干的百分之八十将消失。

  剩下的只分布在欧洲、北美、日本和新西兰。

  到时,世界总人口将达到四十八亿,其中发展中国家人口占三十亿。这三十亿人将开始一场从南方往中纬度的北方的大迁移。

  有百万种昆虫、爬行类动物、两栖类动物和植物都要死绝。

  氧气含量和二氧化碳含量将发生变化。现在,大气中的氧气含量是20.9%,二氧化碳含量是0.035%。到2200年,大气中氧气含量将减少为15.6%。氧气含量如果下降到只有现在的一半,动物就不能继续生存下去。

  那么,我们再接着看看公元2400年。亚洲整个沙漠化的东南亚的国家都消失了。幸存下来的人都移民到欧洲、北美、澳大利亚、苏联南部和南美洲南部。

  在中东,南北回归线之间的国家有一半都消失了。

  亚马逊河流域的96%都已沙漠化。

  西伯利亚泰伊加都消失了。

  世界上大约还有十五亿人口。

  以上就是我的研究所的预测。

  ——这不是耸人听闻吗?你是怎么占出亚马逊河流域的95%都要沙漠化的?

  ——不是占卜。这是我们将经过10年的努力从全世界抽到的数据输入电脑,用电脑得出的。二十年前,世界森林面积有四十亿公顷,现在只剩大约一半了,这是摆在眼前的事实。举一个例,这个国家的亚马逊河流域生长着世界三分一的热带雨林,还贮蓄着全球三分之一的淡水。热带雨林一旦被破坏,就再也不能回复了。因为热带雨林的土壤层很浅,只要看看那里的大树的板块根就可以明白了。由于土壤层浅,树根不能往下伸,树木就只有在树干下部生成板状根,靠板状根支撑树干。热带雨林里集中了全球一半的降水,森林靠着板状根和水,防止土壤被破坏。不仅如此,热带雨林还使地面上一至两米之内的小气候比较稳定,有利于动物的栖息。如果热带雨林被破坏了,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呢?

  我说过我要揭露美国政府,如果CEDRO在亚马逊河的密林里挖一个五百万公顷的洞,那么本来很薄的一层土壤就会全部流失,并侵蚀周围的地区,亚马逊河将大肆泛滥,洪水很快就将摧毁其他的密林,亚马逊河就将发生没完没了的毁灭。五百万公顷森林生成的氧气每天可以养活八亿五千万人,另外,森林贮藏着地球上生物所含的碳的百分之五十,而且大半是在热带雨林中。即使只有五百万公顷森林被毁,会少生产可供八亿五千万人的氧气,并且将有大量的二氧化碳不能被吸收。

  现在,这股死亡之风已经吹起来了。

  艾米莉凛然地告诉大家。

  ——请解释一下,什么是死亡之风。

  一个记者问,他的语气很重。

  ——艾米莉·塔温圣特。

  另一个巴西记者也要提问。

  ——你是不是被你自己的狂想迷住了?确实,地球上的森林正在受到破坏,也听说过地球正在沙漠化的报道,但是我却不知道你所说的公元2400年亚马逊的百分之九十五将沙漠化的事情。你说这是用电脑计算得出的结果,但从选择所获得的材料中,电脑又会得出什么结果呢?其实,我国欢迎移民,开发是允许的,不过,开发面积控制在百分之五十以内,限制了对森林的砍伐。对这些,你好象都一无所知。

  巴西记者团对艾米莉很反感,因为她对他们的国家说得太多,说什么公元2400年亚马逊州的百分之九十五要沙漠化,简直是挑战性的语言。这对于国家来说只能认为是侮辱。

  巴西有巴西的国策。在巴西,通货膨胀很厉害。例如只是进口石油一项,每年就高达几十亿美元,如果能在巴西国内开发和生产,就可以大大降低通货膨胀率。

  巴西是一个沉睡的巨人,巴西有待开发。

  巨人终于醒来,开始了对国土的开发。例如,正在开发的卡拉西斯铁矿,据预测其埋藏量达一百八十亿吨,居世界第一,而且全部是形成于十五亿年前的优质铁矿石,含铁矿高达百分之五十五到六十几。

  现在,塔鲁桑特、奥依鲁谢尔等也正在高速度地开发,政府也急于开发巴西的石油资源。

  沉睡的巴西大地,仅仅亚马逊地区就可以养活十亿人,如果开发出来的话。

  如果在距河口五可公驻的蒙特阿特库勒附近,河面最高的地段修建一个30来高的水坝,其发电能力可达到一亿马力。

  如果修建这个水坝,就会在赤道附近形成一个巨大的内海,这将使地球的自转速度每年延长三分钟。

  这就是巴西。

  要控制每年成倍上升的通货膨胀,建设完整的经济结构,沉睡的巨人必须醒来了。

  然而,艾米莉·塔温圣特反对巨人的觉醒。

  ——现在,让我来回答关于死亡之风的提问。

  德塔特·帕塔松换下了艾米莉。

  帕塔松是已故的俄孔那的朋友,鸟类学专家。作了一番自我介绍之后,帕塔松开始讲死亡之风。

  ——有一种叫极地阿基萨西的鸟,飞行在南极圈和北极圈之间,因为这种鸟总在追赶北半球和南半球的夏天,所以人们又把它叫作向往太阳的鸟。

  说一点题外话,这种鸟很奇怪。他们的繁殖地在加拿大,当它们从加拿大的繁殖地返回南极时,并没有按地图上的最短路线飞行,这是为什么?长期以来,这曾一直是个谜。它们目的地是南极,为什么却两次穿越大西洋?

  解开这个谜的是洛巴特·埃德加。

  埃德加收集到了4—5月、9一10月极地阿基萨西鸟飞越大西洋时,大西洋上的风的有关数据。经过电脑用设定航空路线时用的方法进行计算,结果发现极地阿基萨西鸟选择了花费时间最短的路线,虽然距离变长了。

  我要说的问题就出在这种极地阿基萨西鸟的身上。

  1981年,也就是今年的4月2日,在加拿大纽芬兰的勒特海角,发现了二十多只极地阿基萨西鸟的尸体。当地岛的鸟类学家勒依·马克巴尼解剖了鸟的尸体调查原因,从外部看,鸟儿没有一点伤,也不是死于流油。

  马克巴尼面对是一个奇怪的事实,一个难以想象的事实。

  这些鸟都是窒息而死的。飞在天空空的鸟窒息死亡——这简直不可能。研究进行了一半,马克巴尼就将几具鸟的尸体冷冻起来送到渥太华大学鸟类研究所,同时也送去了自己的解剖结果。

  渥太华大学经过研究,肯定了鸟儿是室息而死的。但是学校当局和加拿大政府经过协议,决定不公之于众。

  ——为什么?

  提问的是从苏联来的动物学家依沃希亚·沃帕那森科。

  ——这些极地阿基萨西鸟很可能是突然飞进了含氧量极低的大气团,但现在这种大气团的存在还没得到承认。刚才,艾米莉·塔温圣特预测了公元2200年大气中的氧气含量将下降百分之十五、六,这是动物能够生存的氧气含量的极限。

  我们不能排除由于某种原因产生含氧量降低的超气压气团的可能,也就是艾米莉·塔温圣特所说的死亡之风。如果这个消息被公布就会造成全世界的恐慌。

  ——简直难以置信!

  沃帕那森科大声叫喊。

  ——不可能。我不得不怀疑你和艾米莉·塔温圣特是否缺乏常识。请讲述一下解剖的情况。

  ——我们看见鸟体内流着暗红色的血,这是窒息死亡的血液的非凝固性。另外,肺部有明显的淤血。粘膜、皮肤上也有明显的溢血点。这就是说,窒息死亡的三大特征都已明显地具备了。

  ——不是因为渔网缠住或其他什么原因造成的溺死吗?极地阿基萨西鸟的飞翔高度是多少?

  ——肺部没找到海水,飞行高度在30——150米之间。

  ——那么,很可能是被雀罗逮住了。

  ——我已经讲过,在检查时没有发现颔部或其他部位的皮肤有任何异常现象。

  ——我们不能就非公开资料进行讨论。我不能同意你的观点。这简直是狂想。

  ——这里有一份发自东京的共同社消息的复印件。据共同社报道,去年3月7日,在山阴外面49海里处的海面上发现大量的斑鸫尸体。虽然在那里经常产生乱气流,但解剖研究的结果斑鸫根本就没有被卷入乱气流。日本海上保安厅顾问、鸟类学家井泽博士经研究后报告,这些鸟是窒息而死。看到共同社报道的加拿大政府通过和日本的秘密照会,得到了解剖的资料。

  这里还有美国的合众国际社发自法兰克福的消息,都是偷偷从苏联带到西方国家的。根据从苏联带出来的消息,在苏联各地都有含氧量极低的大气团产生,氧气含量只有百分之十五、六。

  ——无稽之谈,根本不存在什么从苏联偷偷带出的消息,全是西方的阴谋。我很佩服你的谬论,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当一个学者。

  ——随便你怎么想,各位知道。世界著名的气象环境学家阿沙·俄孔那曾经在夏威夷马马那洛阿山顶安装二氧化碳连续测定装置进行研究。一次,博士乘坐的飞机突然撞在山腰,机毁人亡。

  解剖之后,医生团公布的结果是:窒息死亡。

  ——这是飞机爆炸造成的缺氧。

  美国植物学家米克·索卜表示了反对。

  ——如果是飞机爆炸造成的缺氧,应该在肺部找到黑烟。

  ——这可以做出各种的推想,你的推想不过是一个方面,所有的推想都缺乏理论根据。如果你不能说明为什么在夏威夷上空、在纽芬兰岛上空产生氧气含极低的大气团,你的观点就仅仅是一个没有道理的妄想。正如帕沃那森科教授所说的,可能是雀罗等造成的,我们可以作出各种各样的解释。这只是想象的不同,而你们缺乏这种想象力。因为极地阿基萨西鸟的窒息症状很明显,就马上将它和什么世界的末日联系起来,真荒唐。

  ——我讲的是事实。

  ——不能说是事实,你不过是讲述了一个小小的现象。

  ——请希请允许我说几句。

  要求讲话的是联合国际环境规划事务举的局长穆斯塔法·托鲁巴。

  ——关于死亡之风的讨论就暂告一段落吧。艾米莉·塔温圣特说她掌握了证据,等一会儿请她给我们看看。

  我作为联合国环境规划事务局局长参加今天的记者招待会是为了告诉大家,艾米莉·塔温圣特所说的地球正以每分钟二十公顷的速度沙漠化是真的。设立联合国环境规划事务局也是这个原因。人类必须让来势凶猛的沙漠化停止下来。不久前,日本政府已提出向联合国环境规划事务局提供十亿日元建立地球防卫基金——森林的十字军。

  地球已经濒于绝望的状态。

  如果这里有一裸15米高的布那树,那么这颗树每天每小时可以从大气中吸收二千四百克的二氧亿碳,释放出光合作用所产生的一千七百多克新鲜氧气。另外,一棵布那利树每天向大气中蒸发从200升到400升的水分。

  一棵布那树一年就可以吸收掉约八百户人家的生活空间的二氧化碳,并供给氧气。

  ——树是如此宝贵。但这些森林正在从地球上消失,在从1850年到1950年的一百年里,因为燃烧化学燃料产生了六百亿吨的二氧化碳,而在七十年代以后每半年产生的二氧化碳有五十亿吨。

  烧煤、石油、液化煤气、柴、烧杂草杂木开垦田地都会二氧化碳。根据联合国粮食农机关的调查统计,在亚洲、非洲和中南美的第三世界国家,每年都有20万平方公里的森林因为毁林开荒被破环,烧山产生的二氧化碳大约每年有10亿吨。

  根据我们的计算,现在每年产生约150亿吨二氧化碳。

  而从地下能源的埋藏量来看,这还仅是一个开始,以后,将有更多的二氧化碳产生,释放出来。

  根据预测,在本世纪末将从现在的335PPM增加到400PPM。

  2200年,将增加到700PPM,是现在的两倍。地球上的平均气温也就不再是现在的1.5度而要上升2.4度。根据苏联小姐的研究,如果平均气温上升4度,极地的冰就会完全溶化,海平面将上升50米。而海平面只要上升5米,仅美国就有一千几百万家庭要被海水淹没。

  如果森林消失了,未来的地球就会变成这样。

  举个例子,现在世界上有约28亿方的森林正遭到砍伐。其中,发展中国家里大部分被砍掉当柴烧了。

  中国70.9%巴西74.5%

  印度尼西亚79.7%印度90.3%

  菲律宾71.3%越南87.3%

  泰国78.3%哥伦比亚87.5%

  尼日利亚95%塔桑尼亚90.5%

  森林正在从地球上消失。

  氧气在减少,二氧化碳在增加。

  我这次到巴西来,不该指责巴西,但还是说一说吧。一九六九年,巴西制定了“给没有土地的人以没有人的土地”的计划。当时,亚马逊流域的人口不足五百万,现在则已越过了一千五百万。他们毁林开荒,第一年第二年还能收获粮食,但第三年就不行了。烧掉的树木中的有机物80%都释放出来扩散到了空中,只有20%留在土嚷里,供给农作物的生长,而这些有机物也被骤雨冲走了。

  于是,他们又在其他的森林里毁林开荒。

  就过样,一年又一年,亚马逊流域的森林以每年二百万公顷速度被毁灭了。

  根据联合国粮农机关的调查统计,在热带和温带,有两亿五千万人在毁林开荒。被烧掉的森林实际上达36亿公顷。

  现在,新的森林破坏正以凶猛的来势进行着。

  巴西政府奖励对亚马逊的开发,五千万公顷土地给了国内外约六百家公司。作为开发条件,公司有义务保存一半的森林,即使各公司忠实地尽到这一义务,也有二千五百万公顷的森林要被毁灭。

  还有,就象艾苯莉,塔温圣特所公布的,巴西政府允许大量移民进入亚马逊,这不仅是巴西,在亚马逊河上游的波利维亚,政府很高兴地将从南非、纳米比亚蜂拥而来的白人都迁入亚马逊地区。在委内瑞拉也是如此。巴西政府也希望能往亚马逊地区移民。现在,正迁入美国的黑人。

  艾米莉·塔温圣特揭露了他们破坏五百万公顷森林的不可饶恕的罪行,我支持这一揭露。诸位可能认为热带雨林有着强大的生命力,在这个国家,热带丛林被称为绿色地狱,这是不对的。热带雨林和沙漠之有一步一遥。你们应该看到,一棵高达五十多米的大树的根还深不到一米,它只有靠板状根支撑着树干。如果丛林被挖一个洞,土壤就会被暴雨冲击,其留下红色的不毛之地。被曝晒后的红土和岩石一样坚硬。再扩大,水分就消失了,如果再严重一点,热带森林就会变成干燥性气候。

  紧接着,就要变成沙漠。

  墨西哥、阿拉伯、撒哈拉和中国等地的沙漠,过去都曾是广袤的森林。

  艾米莉·塔温圣特是正确的。

  我们要避免热带雨林在下个世纪从地球上消失。

  5

  ——是的,热带雨林已处在消失的边缘。

  从美国来参加讨论的植物学家米克·索卜说。

  —托鲁巴局长已告诉我们,日本提供了十亿日元的基金:地球防卫基金——森林的十字军。但是,他没有提到,正是这个日本它所使用的全部木材的70%都是从东南亚进口。真正在破坏绿宝石项链的就是日本。我们不应该谴责日本吗?

  ——我想问一问艾米莉·塔温圣特。

  一个记者迫不及待地插了进来。

  ——我想回到德彼特·帕塔松博士所报告的极地阿基萨西鸟的话题上。我们也知道森林破坏严重,美国政府曾经发行过一本叫“公元2000年的地球”的刊物,明确提出:照此下去到公元2200年左右地球的末日就会到来。

  联合国设立环境规划特别会议就是这个原因。

  我作过一些调查。

  在印度萨黑鲁地区的草地饲养着草地生产量两倍的家畜。

  叙利亚,两倍。

  伊朗,四倍。

  在印度那加基坦,高达十倍,听说那里的羊甚至开始爬上树吃树梢上的叶子。

  确实,沙漠正以猛烈的势头侵吞着地球。我赞成艾米莉·塔温圣特,对破坏森林的人的揭露。但我想问一问,真的有含氧量极低的低压大气团吗?如果真的极地阿基萨西鸟是真的卷入这种低压大气团窒息而死的话,事态就严重了。如果我们这里遭到这种大气团的袭击,那么在一瞬间我们就要全部死光,到时侯,就不仅仅是联合国或者巴西的问提了,我们必须立即走出去,投身于植树造林。

  ——愚蠢,无聊。

  苏联的动物学家依沃希亚·沃帕那森科大声说。

  ——死亡之风实实在在地存在。

  艾米莉回答。

  仙石文藏、天星清八、关根十郎和十树吾一等四个人都注视着艾米莉。

  艾米莉的样子很奇怪。

  脸色异乎寻常的苍白,额头上渗出了汗,她不停地擦拭着。

  “奇怪呀!”说话的是天星清八。

  艾米莉住了近十八天医院,不仅仅是作手术除掉伤痕,也是因为艾米莉曾被人抓去作了性交用奴隶。

  住院期间,天星清八和艾米莉周住一个房间,承担起了护卫的工作。

  为了做到万无一失,他甚至连食物里是否投毒都注意到了,因为对手是CIA,什么手段都会使出来的。

  艾米莉很快就痊愈了。

  痊愈之后就来参加了记者招待会。

  天星清八看着仙石文藏。

  仙石文藏无言地摇摇头。他什么也不能感受到,只知道艾米莉很难受、很痛苦。

  “是不是应该让她停下来?”关根十郞悄声问天星清八。

  “再等一会儿,看看情况。从下面开始的,对艾米莉才是最重要的。”

  即使很痛苦,艾米莉也不能停下来。艾米莉被关进哇姆齐收容所,遭到CIA的毒手的迫害都是为了这一刻。

  八名亚马逊人被带出了会场。

  天星清八知道伊沃希亚·沃帕那森科和米克·索卜分别是KGB/CIA的御用学者,所以他们之间建立起了某种意义上的共同战线。

  “请解释一下。”记者的声音很大。

  ——在苏联土库曼共和国有一个叫阿沙的偏僻的村庄,八月初,死亡之风袭击了这个村庄了村里的人和动物一下子死光了。

  “这是真的吗?”

  “是真的。”

  “那么死亡之风是怎么回事,又是什么原因形成的的呢?怎么袭击了阿沙村呢?

  ——有一种风叫热干风。

  艾米莉开始解释。

  阿沙村在土库曼共和国首都东北二百公里的地方,属于半干燥地区。阿沙村是一个贫困的小村庄。

  热干风每天都袭击阿抄村。每次,从北方来的冷空气半天半天地刮过村子后,热干风就来了,从南方来。

  从北极来的冷气团和从南来的暖气团在赤道附近相遇,冷气团被挡了回来,被挡回来的冷气团在北回途中,撞在欧亚大陆中部的东西走向的高原山脉上,形成大量的降雨。于是,气团中的水分都失去了,也就是说形成了焚风现象,变成了高温达40度以上的热干燥风。热干风经过的地方,所有的草木的叶子都要被烧掉。

  那么为什么热干风会变成死亡之风呢?

  ——造成日本海面班鸫大量死亡、纽芬兰岛勒斯海角的极地阿基萨西鸟死亡和阿沙·俄孔那突然丧命的死亡之风袭击了阿沙村。

  ——艾米莉·塔温圣特。

  沃帕那森科笑了起来。

  ——你的想象力非常丰富,简直可以去当一个小说家。我是苏联人,但是我从没有听说过什么死亡之风袭击阿沙村之类的事情。

  ——这是事实。

  ——艾米莉·塔温圣特,你凭什么说这是事实?

  ——我曾经去过土库曼共和国,那里的游牧民都在传说阿沙村被袭击的惨据。中国情报机关还神经质地以为是不是苏联又在研究发明一种秘密武器。

  ——笑话。

  沃帕那森科的话里透出一分怒气,

  ——我和外国情报机关人员一起经古丝绸之路前往土库曼共和国,我们装扮成游牧民出发,经十二天以后进入土库曼共和和国。但是,我们受到了苏联KGB国境警备队的袭击,情报人员被杀了,我被他们抓起来关进了哇姆齐收容所。

  ——可怜。不对,对待偷越国境者特别是情报人员,各个国家不都是如此吗?噢,对了,你没有让收容所的所长带你去那个什么阿沙村吗?

  ——没有。

  艾米莉摇摇斗。

  她感到头痛得厉害,不仅如此,身子也发沉,好象什么拉住她的脚往地底下拉。不是在拉烧,也不是身上什么地方不好。就是头痛,身子发沉,想蹲下去,好像要倒下了。艾米莉硬撑着。

  ——我被人从收容所救了出来。

  ——然后去了阿沙村,是吗?

  记者问。

  ——没有。从收容所出来以后,我经印度进入土耳其,然后从那里回到了美国。

  ——那么,艾米莉·塔温圣特,你想说什么呢?

  沃帕那森科很不耐烦地问艾米莉。

  —一你说在我们国家,有个地方受死亡之风的袭击,一个村子的人都死光了,而且是在这样一个正式的场合。这不仅仅是一个毫无道理的妄想,我早就看穿了你妄图动摇我们国家的民心,听说你被CIA抓去过,是真的吧。你是不是CIA的爪牙呢?

  ——有证据……

  艾米莉突然说不下去了。

  天星清八赶到她身边,扶住了她的肩。

  “怎么了,艾米莉?”天星清八在她耳边轻声地问。

  “不知道,头痛,身子沉……”

  “你吃什么了吗?”天星清八甚至想到送来的水。

  “没有,什么都没……”

  “怎么,想装病逃脱吗?

  狠毒的沃帕那森科。

  “我叫斯捷潘特·尼鲁松,是摄影记者。”

  一个高个子男人走进会场,阳光照在他的身上。

  “我要请大家看艾米莉·塔温圣特所说的阿沙村惨剧幻灯片。我曾去过丝绸之路进行摄影,途经楼兰、若羌、且末、民半、和田、叶城、莎车,越巴基斯坦,翻越帕米尔高原和喀拉昆仑山之间的山谷到了吉尔吉特。在一个叫冯扎的村子里,布鲁逊族的族长贾恩·穆罕默德告诉了我一件奇怪的事情:在土库曼的什么地方的一个村子里突然所有的人都死了,连狗、马、山羊、骆驼——全部都死了。我连忙去印度,从德里直飞苏联。

  ——找到阿沙村了吗?

  ——找到了,并且在KGB国境警备队之前进了阿沙村。土库曼共和国、塔吉克共和国和吉尔吉斯共和国——这一地区的人大部分过去都是游牧民,但是,苏联政府强行采取了定居政策,因此,这些共和国的人对苏联政府没有好感。所以,什么消息都要经过很长时间后才能报告到KGB国境警备队中央亚细亚管区司令那里。

  ——撒谎!诽谤!

  沃帕那森科愤怒地叫起来。

  ——是不是撒谎,诽谤,我们看了幻灯片再说吧。

  尼鲁松开始作放幻灯的准备。

  几分钟以后,他开始放幻灯。

  一所房子里倒着一个女子的尸体,喉部有被抓挠的痕迹,身体扭曲着。在屋外躺着一个少年,也是如此。在少年的身边还躺着一具狗的尸体。

  父亲、母亲、祖父母,在死之前都明显地曾使劲抓挠喉部。

  尸体已经开始腐烂。

  在户外的地上还有一具马的尸体,肚子胀鼓鼓的,好象马上就要胀破了。周围还有驼骆的尸体、山羊的尸体,等等。

  情景很悲惨。

  尼鲁松集中精力放着幻灯。

  阿沙村有三十三户人家。三十三户的家,尼鲁松都进去了,每一具尸体都摄了下来,简直惨不忍睹。

  整个会场寂静无声。

  只有幻灯在不停地变换。

  死者共有139人。

  尼鲁松将13人和骆驼、马、狗等全部都摄了下来。

  最后,尼鲁松爬上一个小山坡,摄下了阿沙村的全景。村子周围的树木也连带着摄下来了。从照片中可以看到,受热干风的袭击,草木的叶子部烧光了。

  幻灯片放完了。

  ——这就是艾米莉所说的证据。我愿意将这套幻灯片提供给任何机关,也可以分析研究,经过专家的分析,人类学家的研究,很容易地就可以判断出照片中的人是哪国人。其实照片中的家具、家庭用具、文字等已经很明显地反映出来了。我进入了土库曼共和国,进了首都东北200公里外的阿沙村。谁还有什么问题要我回答吗?

  ——确实,看起来象土库曼共和国。

  沃帕那森科苦丧着脸说。

  ——从被烧掉叶子的树木可以知道那里曾有热干风吹过,但是,并不能以此断定人、畜的死因,也可能是中毒。这个地区很缺水,往往在低地打出一口井之后,人们就在这唯一的一口井里投了毒,也可能发生幻灯片中的那种情景,能说这是谁的阴谋吗?尼鲁松先生说他最先赶到阿沙村,仔细想想也很奇怪,在看幻灯之前,我就断定艾米莉·塔温圣特说的死亡之风是一派胡言,根本不存在什么含氧量极低的低压大气团。虽然我只是个动物家,但从气象学而言这也是不可能的,没有的事。

  ——有热干风存在。

  艾米莉回答。

  ——热干风袭击了阿沙,既没有扩散也没有被稀释,我是气象学家。焚风现象也是存在的,欧洲就曾经受到六十年以上的热气团的袭击。这有记载。

  ——我们好象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记者的声音有一点发抖。

  ——尼鲁松先生的幻灯片真实地反映了现实。日本海面斑鸫大量窒息死亡,纽芬兰岛勒斯海角极地阿基萨西鸟的集体窒息死亡——事态已经狠严重、紧急。死亡之风确实存在,地球已经面临死亡。遗憾的是可能已经无法抑制了。

  记者的声音抖得更厉害了。

  “各位。”米塞利诺·伯罗部长发言了。

  “我代表巴西政府感谢艾米莉·塔温圣特以及斯捷潘特·尼鲁松。艾米莉·塔温圣特挽救了地球。我们国家应她的强烈要求举行了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其实,我没有想到记者招待会会开成一个如此成功的演讨会,也没想到艾米莉掌握了如此有说服力的证据。各位记者说可能无法抑制了,假我不这样认为,还可以抑制。还有,必须坚决制止死亡之风的产生。我代表我们巴西政府保证,一定要保护我们亚马逊流域的森林,如果不保护好,拥有世界三分之一森林的亚马逊流域的热带雨林,我们就将面临死亡之风的威胁。我没有看到过刚才幻灯里放映出的可怕景象。各位,我提议将这次记者招待会命名为森林十字军巴西第一次会议。”

  伯罗部长的声音里也透着颤栗。

返回目录
荒暴
荒暴
作者: 西村寿行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