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原始巫咒
发布时间:2016-05-27

  1

  森林十字军巴西第一次会议于六月六日下午一点钟结束。

  在伯罗部长发表团会宣言的同时,艾来莉昏倒了。

  人们将艾米莉送上事先准备好的救护车。

  天星清八、关根十静、十村吾一三个人也随车将艾米莉送进国立圣保罗大学附属医院。

  艾米莉的血压异常地下降。她的脸色苍白,呼吸也很微弱。

  天星清八守着艾米莉。艾米莉曾在国立圣保罗大学附属医院住了十八天,为她治疗的是医学系教授洛塞埃博士。

  洛塞埃是外科部教授。泌尿科、内科、神经科等其他各部的教授也来为艾米莉作了诊断。艾米莉在绿色地狱度过了悲惨的六十天,所以有必要作全面详细的检查。

  诊断结果,除了毒蛇留下的伤痕外一切正常,没有性病也没有怀孕。虽说精神上、肉体上都很疲劳,但在住院期间都得到了恢复,恢复之后,她才来参加的记者招待会。

  天星清八不明白,她今天怎么会昏倒在会场。

  逃出绿色地狱之后,艾米莉就住进了特别病房。为了避免遭CIA的毒手,天星清八和她住在一起。

  CIA在马瑙斯的宾馆放毒蛇失败了,然后他们又用小型热线跟踪导弹,也失败了。

  仙石文藏和他的同伴保护着艾米莉。

  艾米莉顺利地住进了国立圣保罗大学附属医院,但并不是说远离了魔掌。在圣保罗这样的大城市,本来就危险,各种谍报机关都很活跃,所以,天星清八住进了艾米莉的房间。所有的东西,包括食物,天星清八都不放过检查。

  从医院出来,艾米莉就直接去了国际会议厅,当然也是和天星清八一起来的。在记者招待会上喝的水都是天星清八亲自送到艾米莉手上的,并叮咛她不要把任何东西放到嘴里。

  CIA非常害怕艾米莉。天星清八向CIA保证过不让艾米莉讲出CIA研究改造人的事以及绿色人的事。但CIA不相信他的保证。

  他们害怕说不定什么时候艾米莉就要揭露出来。说不定什么时候,艾米莉就会将被沦为性交用奴隶的事、CEDRO和DEAGRA相互争斗的事以及其他的事都揭露出来。

  一旦被揭露,CIA简直就死无葬身之地了。那些参与改造人实验的科学家的前途也断送了。

  无论如何,都必须杀死艾米莉。

  对KGB来说,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如果KGB为了绿色人和CIA在亚马逊内地相互斗来杀去的事被揭露出来,就会招致巴西政府的介入、干涉。

  仅一点,就必须高度警惕。

  从医院出来以后,艾米莉按天星清八告诫她的,除了饮料,什么都没粘。

  也不是记者招待会耗尽了精力。艾米莉的情况在记者招待会进行到一半时突然变了。天星清八没弄清是怎么一回事。艾米莉自己也不知道。好在天星清八他们早就在会场外面准备好了救护车。

  医生们马上将戈米莉送进了ICU室。

  艾米莉的瞳孔已经扩散,呼吸也很困难。脉博异常般弱,血压也异常地低,并且还在发高烧。

  ICU室里面集中了所有抢救生命的先进医疗设备。艾米莉立即就被包围在这些先进的设备中。

  医生们手里拿着氧气袋、心脏起博器、心电图显示出的电波很细。

  天星清八、关根十郎、十树吾一都在ICU室外面等着。

  病情发作得很突然,而且原因不明。

  他们等了一个多小时。

  “也许CIA发明了什么特殊杀人武器。”十树吾一说。

  “从医院出来到进入国际会议厅,都没有事。开始出异常症状是在记者招待会开始两个小时以后。而进入会议厅以后,老头子和我们四个人都坐在旁边,不可能有什么杀人武器能够逃过我们四个人的眼睛而杀了艾米莉。”

  天星清八否定了十树吾一的说法。

  “我也这样认为。”关根十郎说。

  “他们不过是些只能使用毒蛇、导弹之类的幼稚的家伙。但是,即便如此,事情也太突然了。”十树吾一的脸色很忧郁。

  “只有等着。”天星清八无可奈何地说。

  一个医生出来了,是内科部长索瓦勒斯。

  “奇怪,她的症状非常奇怪。”索瓦孰斯对三个人说。

  “病人说觉得头象被砍了似的,全身烧得厉害。但,虽说她在发高烧,也只有三十九度七,不可能头痛得这样厉害,这我是知道的。”

  病人所说的症状,医生们一个也搞不懂。

  艾米莉在上次住院时接受过全面检查,也作了脑断层摄影检查,没有脑肿瘤或其他什么脑部病症,但艾米莉所说的头痛很象象脑肿瘤破裂的前兆,这简直不可能。

  心脏、肺、胃以及其他各部分脏器也没有异常症状。当然,也不是疟疾。

  现在,他们给她注射了镇静剂。

  艾米莉进入了昏迷状态,但还是在不断地痉挛,说胡话。虽然医生们尽了全力,但还是很危险。心脏在继续衰弱下去,但医生没有办法盘出她有任何脏器受到伤害。医生们只有给她输氧,否则病人马上就会死去。

  艾米莉的呼吸非常微弱。

  “找不到一点原因吗?”天星清八问。

  “是的。”索瓦勒斯医生点了点头。没有发现什么脏器异常,没有中毒反应,也没有受到放射线辐射的反应。但尽管如此,她仍然面临死亡。我们对这奇怪的病症感到很头痛,可能她遭受的是一种我们难以想象的伤害。”

  “很危险吗?”十树吾一问。

  “她的心跳现在靠ICU维持着。但是,脑电波越来越微弱,如果就这样……”索瓦勒斯说到后面,变得含糊起来。

  “还有多少时间?”关根十郎问。

  “可能,ICU也维持不了脑电波了。”

  “那么……”

  “还有几个小时,或者……”

  “几个小时?”天星清八跳了起来。

  “这狠难说,真是怪病中的怪病。病人很想死,我们医生也没有办法,情况就是这样。”索瓦勒斯的声音很低沉。

  仙石文藏,在总统官邸内。

  在国际会议厅,他应伯罗部长之邀来到这里。

  电视里正在摇放国际会议厅里举行的记者招待会。哈伊穆特·纽通·乌逊安总统正在观看电视节目。

  听到艾米莉说公元2200年亚马逊流域95%都要变成沙漠,总统感到极不愉快。现在,巴西每年通货膨胀持续不下,照此下去,国家经济就会崩溃。

  开发亚马逊,是从上届总统开始就有的可悲的愿望。

  给没有土地的人以没有人的土地。

  这是他们的口号。

  必须开发无尽的地下资源。

  总统哭丧着脸听完了艾米莉、联合国环境规划事务局局长穆斯塔法·托鲁巴的发言。他知道,到本世纪末,保护热带雨林的呼声很高,但这只是发达国家的信口开河。

  破坏森林的正是发达国家。

  到现在,所有发达国家都起哄,阻止开发亚马逊河流域,这也太随便了。

  总统一边想,一边看着电视画面。

  渐渐地,总统被电视画面吸引住了。

  死亡之风——

  艾米莉·塔温圣特吹起了死亡之风。

  死亡之风袭击了苏联土库曼共和国之后,那里所有的生物都死了。

  在纽芬兰岛勒斯海角,发现极地阿基萨西鸟窒息死亡的尸体。

  在日本海面斑鸫大量窒息死亡。

  地球上分布着含氧量极低的死亡之风。

  摄影记者证实了艾米莉的话。

  总统看到了幻灯机放出来的惨状。

  总统感到一阵寒颤。

  巴西是森林之国。对森林,巴西人好象并不关心。好象只有绿色地狱的说法。森林只能妨碍巴西的经济开发。

  环境规划事务局局长说过,一棵高二十五米的布那树每天每个小时从大气中吸收二千四百克二氧化碳,并释放出光合作用中合成的一千七百克新鲜氧气。另外,布那树每天蒸发出二百升到四百升的水分,防止大气干燥。一颗布那树每天可吸收大约八百户人家的生活空间内的二氧化碳,并提供新鲜的氧气。

  总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演说。

  巴西是绿色地狱。

  巴西氧气过多。

  巴西需要的是开发地下资源。

  看过阿沙村的幻灯片后,这些想法都冻结起来了。

  在阿沙村的惨状的背景下,艾米莉所描述的公元2200年地球的末日的景象浮现在他的眼前。以赤道为中心,南北回归线之间的国家都要消失,巴西国土的95%都要变成沙漠。

  总统命令随从招来了全体内阁成员。

  要承认伯罗部长所提倡的绿色十字军巴西第一次会议,总统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拥有全世界三分之一森林的巴西必须向全世界呼吁。

  让伯罗部长带仙石文藏等一起来总统官邸也是这个原因。

  特警部队的罗博什向总统报告了关于绿色人的事,也报告了CIA和KGB为绿色人而展开的恶战。

  这是艾米莉·塔温圣特被CEDRO监禁,关根十郞去救艾米莉时才知道的。在此之前,总统以及其他任何他都不知道自己国家内有绿色人存在。

  更不知道KGB和CIA的改造人计划。

  只是察觉到CIA和KGB分别以DEAGRA和CEDRO为掩护在进行研究。但是,巴西政府没有对此寄予注意,DEAGRA、CEDRO都光明正大地占有着土地。巴西政府只关心亚马逊河流域的开发。

  要断了开发的念头——总统这样想。但巴西的发展是个严重问题。

  总统清楚地看到了人类面临的危机。

  “总之,我们要让CIA和KGB停止竞争。”总统对仙石文藏说。

  听说,仙石文藏和一个白痴亚马逊人面对面坐着就回到了四百三十七年前的过去,这真难以想像。伯罗部长、费恩斯特授救都不相信仙石文藏看到的景象,总统也不相信。现在,就布鲁崩家族的问题他们正和法国的索鲁崩奴大学进行联系。同时,命令热带丛林战训练部队队长卡巴鲁康奇大佐调查帕塞族人的村子。

  即使所谓仙石文藏看见的情景是捏造的,总统从罗博什等的报告中也知道了仙石文藏和他的同伴的能力。

  “请相信我们四个人。”

  仙石文藏看了看脸色暗红的总统,回答。

  “可以吗?”

  在内阁会议之前,总统和仙石文藏、伯罗部长、罗博什队长长三人开了个秘密会议。他们认为,如果巴西军队出面干涉,事情就会更麻烦,这和以前的默认相矛盾。但在外交上,必须向美、苏两国提出抗议。

  其真正的目的,是要将CIA、KCB从亚马逊州撵走。然后,要撤回DEACRA的开发迁入。

  要和绿色人接触,并保护他们。

  绿色人是拥有全球三分之一的热带南林和三分之二淡水的亚马逊河生养的。

  没有绿色人就不能向全世界标榜森林十字军第一次巴西会议。

  据说,绿色人的丛林里,布拉博人进不去,西库斯也进去,更不用说CIA、KGB。

  罗博什报告,只有仙石文藏和他的同伴能进去。

  总统注视着身材短小的仙石老头儿。

  这时,总统专用电话响了。

  拿着听筒的总统,突然脸色大变。

  2

  西扎·帕克宾馆。

  坐落在阿马氧斯塔大街一五0八号的圣保罗最高级的的宾馆,一座十八层的建筑。

  楼顶上有游泳池。

  6月6日,下午——1点40分。

  西扎·帕克宾馆发生了突变。

  在宾馆的客人中,有一对姓索特的夫妇,他们是沙特王室的直系亲属,夫妇二人观光来到了巴西。

  当这对夫妇正在楼顶游泳池游泳时,四个巴西警察、便衣护卫官来到楼顶。四个人都看见了索特妻子那赤裸的身体。在国内的时候,全身象被一个布袋装起来似的,只留下两只眼睛在外面的女人,到了国外也能坦然地将自己的身体暴露在人们眼前。

  那个女人的身体很匀称。

  她的丈夫是拥有王位继承权的人之一。

  池子里有二十多个男人在游泳。

  也有的在进行日光浴,有男有女。

  游泳池里人中有两个大汉,想是两兄弟。看起来阴森森的两个大汉。

  这是两个美国人,因为他们正在讲英语。他们游泳的动作很轻快,不象是两个大汉在游泳。

  两个护卫官一起站在游泳池的一侧,对面站着另外两个护卫官。

  两个大汉分别从两侧上了游泳池。

  “巴西真棒。”两个大汉分别和两侧的护卫官搭话。

  护卫官还没来得及答话,他们的头就被两两撞在一起。

  两个大汉轻松地夺下了他们的手枪。而四个护卫官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手枪打响了。

  男男女女都惊叫起来。身着比基尼泳装的女人们简直知道该往哪里逃了。

  索特夫妇也正要逃,一个大汉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一手抓住丈夫,一手抓住妻子。

  楼顶上只剩下两个大汉和索特夫妇二人。

  宾馆的人还没有赶来,倒又来了两个大汉。

  六个大汉全都赤身裸体。

  这时,两个警察和宾馆的人赶来了。

  只见夫妇二人被脱得精光,背后用手枪顶着。

  “我是科恩那特·埃宾鲁特。”一个大汉怒吼道,象打雷一样。

  “看看这个。”

  大汉一把扭弯了坚在旁边的夜间照明用的铁电杆,铁电杆一到大汉手里就变成了一块软糖似的。

  “把这四个死了的护卫官抬走,把这对夫妇一个一个地绑在两边的门上,然后在门上安好炸药。这样一来,门一开两个人就要粉身碎骨。到时候,你们就要负责任,这我知道。”

  “你要干什么?”一个警官战战惊惊地问大汉。

  “在两个小时内,让仙石文藏、天星清八、关根十郎、十树吾一四个人到这里来。”

  “他们是些什么人?”

  “日本人。”

  “叫他们要干什么?”

  “和他们决斗,杀死他们。我叫科恩那特,休巴特、沃利、拉尔斯、格林、杰鲁是我的五个弟弟。让他们四个乘飞机来,跳到游泳池里,四个人都要全裸。如果身上有任何东西,我们就杀死人质,明白吗?——明白了就滚!赶快把人质绑起来,安上炸药,一开门,他们可就要变成一堆粉末。”

  两个警官没有办法,因为索特夫妇赤身裸体的,背上又顶着手枪。

  他们只有抬起被杀死的四个护卫官退了下去。

  六个大汉将夫妇二人分别绑在两边的门上。门是从里往外开的。他们在门上安好了炸药,只要门一开炸药就要爆炸。

  到顶楼来的门只有这两道。

  “在那些家伙来之前,我们先玩玩这女子如何。多不错的女人。”杰鲁看着一丝不挂地绑在门上的女人。

  “算了,杰鲁。”科恩那特制止住他。“我们不是来搞女人的。”

  六个人走进了游泳池旁边的餐厅,他们肆意地呷着生啤酒,抓起客人才吃了一点的食物就往嘴里送。他们的手膀子象一棵大树的树干那么粗。

  “那些日本狐狸来了吗?”老二休巴特问。

  “不来的话,就该那两个家伙死。叫架直升飞机带上夫妇二人飞到丛林里去,在那里,杀死他们然后离开这个国家。到时候,也可以轮流玩玩这个女人直到她死的时候为止,杰鲁兄弟。”科恩那特发出一阵淫笑。

  “多么惊天动地的壮举!”沃利说。

  “所以说巴西是个好地方。”科恩那特注视着街道两旁的建筑。耸立如林的高层建筑在强烈的阳光照射下是发着白光。餐厅四周没有墙壁,只有天花板遮挡着太阳。微风吹过,令人心旷神怡。

  此时,仙石文藏正往国立圣保罗大学附属医院赶。

  火星清八给总统官邸打电话说艾米莉快要死了。

  在此之前十秒钟,六个大汉占领了西扎·帕克宾馆的消息也报告到了总统那里。

  六个大汉提出要求,要仙石文藏和他的同伴去决斗。当得知索特夫妇被抓去作了人质时,总统的脸色就变了。报告中还没提夫妇二人被赤身裸体地绑在楼顶的门上。

  国辱——这个词马上出现在总统脑海里。

  正当总统要告诉仙石文藏这件事时,报告艾米莉病危的电话打来了。

  罗博什队长和仙石文藏分别赶往西扎·帕克宾馆和圣保罗大学附属医院。

  仙石文藏对宾馆的事不感兴趣。

  因为艾米莉受到不明原因的死亡的魔手的袭击。在ICU室里,医生们用尽了所有的办法,脑电波还是在不断地减弱。

  一到医院,仙石文藏马上就进了ICU室。

  皮肤已变成草叶色的艾米莉躺在病床上,周围围了了一圈医生,她身上接满了各种仪器设备。她的身体在痉挛,一眼就知道病情相当严重。

  “已经没有意识了。”索瓦勒斯教授低声告诉他。

  仙石文藏看了看索瓦勒斯,然后,他的视线又移回艾米莉身上。

  仙石文藏闭上了双眼,身体一丝不动。

  他将意念注入到了艾米莉的脑波中。十几分钟,他从艾米莉越来越微弱的脑波中感受到了更微弱的、混杂在其中的死的咒文。

  “请继续用最好的办法进行抢救。”仙石文藏将视线转回索瓦勒斯教授身上。

  “我会在两小时内排除障碍。”

  “排除障碍?”

  “是的。”仙石从藏一边回答,一边往外走。他给特警部队打了个电话,要他们马上派一辆巡逻车。

  “你,知道什么了?”天星清八问。

  仙石文藏的脸色已经变了。

  “情况紧急。”他对三个人说,“是德兹·格依滋,对手不好对付啊!”

  “德兹·格依滋?”天星清八紧走两步,重复了一遍。

  “有人正盯着艾米莉,盯到了艾米莉的大脑中,所以艾米莉才要死。”

  “是谁?”十树吾一愤然地问仙石文藏。

  “不知道。”

  “靠意念不能抓到他吗?”关根十郞问。

  “这不是一般的意念,相当微弱但又辐射出能量。如果不能消灭他,艾米莉的命连两个小时也保不住了。”

  巡逻车已开到了医院的大门口。

  仙石文藏一行上了巡逻车。

  “绕医院跑一圈,快点!”仙石文藏命令开车的警官。

  警官开车出来时,罗博什曾命令他要全力协助仙石他们。巡逻车鸣着喇叭向前飞奔而去。

  仙石文藏坐上警车之后马上闭上了双眼。

  “往东北,医院东北四十五度的方向。”

  巡逻车在一个急刹车之后又飞奔起来。

  “司机!反了!请往西南开,医院西南15度的方向。”

  仙石文藏突然小声地叫喊起来,

  巡逻车又往回开。

  “哎呀!不对!”开了十几分钟后,仙石文藏重重地叹口气。

  “老头子,怎么回事?”

  “别说话!”仙石文藏紧闭双眼,聚精会神地盯着空中的一点。

  “原来的方向,驾驶员。东北方向15度。乱了乱了!危险啊,他摆出了迷魂阵。他要,要把我搞昏……”仙石文藏的语气中透出一分畏惧。

  天星、关根和十树三人第一次看到仙石苦闷时的样子。

  罗博什把直升飞机开到了西扎·帕克宾馆的楼顶上。

  “我是军警队长弗朗西斯科·罗博什,有话要跟你们说,我从软梯下来,没有武器,只是有话要讲,你们不准动人质。”

  罗博什先通过话筒告诉他们,然后就顺着软梯下到宾馆楼顶上。

  六个赤身裸体的大汉从餐厅里走出来,手里都拿着手枪。

  “罗博什队长?我叫科恩那特·埃宾鲁特。这几个是我的弟弟,最好你先看一看。”

  科恩那特拿起一个客人丢下的打火机扔到空中,然后一枪把打火机打得粉碎。

  “不准在飞机上的人打我们,否则我一枪就引爆和人质拴在一起的炸药。我的兄弟的枪法和我一样,抓住的猎物决能让他跑掉。扔麻醉弹也一样。只要有一点不对劲儿,那个可怜的家伙可就没命了。”

  “明白了。”罗博什仰起头看着大汉,“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杀日本人仙石文藏和他的同伙。我们兄弟是世界上最强的兄弟,无论和什么样的对手交手,我们都没有打败过。所以要杀日本混蛋,不准日本人横行霸道,不允许世界上有比我们兄弟更强的人。就这么回事。”

  “是受了谁的指使吧。”

  “你这家伙怎么不明白,我们不允许世界上有比我们更强的人,不是说了吗?”

  “所以才选择这个不惊扰众人的地方吧。仙石文藏不是到别人挑战就逃跑的人,我给他作中间人。”

  “我们从达科塔州来,巴西很舒服,圣保罗也很不错。我们曾决定要进行一场精彩的格斗,于是就选中了这个地方,赶快把日本人叫来。现在是两点,还有一小时四十分钟。如果到时还不来,那两个可怜虫可就没命了。”

  一个胡子扎茬的大汉狞笑起来。

  “杀了人质又怎么逃走呢,你们?”

  “这些事,不着你费心。”科恩那特喝了一大口啤酒。

  “你们要日本人赤身裸体地下来,但你们自己却都拿着手枪。这不是不公平吗?”

  “队长先生哟!”科恩那特用拇指和食指卡住大啤酒杯的杯口,一下将杯子捏得粉碎。

  “我们乡下人,讨厌撒谎,讨厌不公平。我们不用手枪杀日本混蛋,我们要亲手打死他们,所以我们才赤身裸体。决不用手抢那类玩艺,我们要日本混蛋都赤身裸体地下来,因为日本人很不讲信用。”

  “你们没有放了人质然后回家的意思吗?”

  “有啊,队长先生。我们兄弟几个从达科塔州大老远地赶来就是要一展身手。”

  “可以换一换人质吗?让我来当人质。”

  “这可不行,队长先生,兄弟们还想在杀死他们之前玩一玩那个女的呢。”

  “是吗……”罗博什点一点头,然后走回了软梯回了飞机。

  罗博什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收拾,两个人质被绑在门上。

  一开门,炸药就要爆炸。

  想从两道门进去是不行的。

  他也想过让空军出动,用机枪扫射。但是,楼顶上有十几个地方部可以躲过空中的扫射,六兄弟里只要有一个没有被打死,都会用手枪引爆和人质拴在一起的炸药。

  艾米莉虽被送进ICU室全力抢救,但还是濒于死亡,而且找不到发病的原因。

  恰好在这个时候,六个大汉抓去人质,要仙石文藏和的同伴去。

  这好象是CIA的阴谋诡计。

  姓埃宾鲁特的大汉可能是罗鲁威家族的,可能是巴依金克的子孙。罗鲁威的耕地面积只有国土面积的20%,不可能给次子、三子等土地,而且据说当时美国密西西比河流域的土地一英亩只要一·二五美元。于是,人们开始往密西西比河流域大量移民。从1820年开始,移民一直持续到1920年,经历了一百年。

  其中,因为受到宗教迫害而移民的也很多。

  六兄弟人高马大,很象是巴依金克的子孙。

  3

  弗朗西斯科·罗博什回到了直升飞机上,他从直升飞机上给总统官邸打了个电话。

  “总统阁下,请您指示吧!”说完情况以后,罗博什这样说到。

  罗博什没有办法。巴西是军政府执政。罗博什率领的警察属特警部队。要对付号称世界第一的犯罪量,特警部队是不可少的。

  特警部队装备了重机关枪、轻机关枪、手榴弹、输送机、直升飞机等武器、设备,其主要任务是对付凶杀犯罪组织及共产党游击队,反政府游击队等等。队员都是千里挑一的精兵。

  罗博什率领特警部队已取得累累战果。

  这次,特警部队却拿科恩那特·埃宾鲁特兄弟有办法。

  最大的难关是人质。如果是一般的人质,罗博什早从空中袭击他们了。但是,人质夫妇是沙特王室的人,稍有不慎,巴西的脸就会丢尽。

  直升飞机在西扎·帕克宾馆上空盘旋,赤身裸体地被绑在门上的女人那雪白的躯体刺痛了罗博什的眼睛。科恩那特笑着说要在她死之前糟蹋她。他们会这样的。如果沙特王室知道他们的人被六个大汉凌辱之后又被杀死,是决不会罢休的。

  “罗博什,”总统焦急地问,“你说不能怎样呢?”

  “具体情况就是我刚才所报告的。我们如果袭击他们,人质就会粉身碎骨。”

  “不能这样作。那么就按他们的要求,让仙石文藏他们去吧。”

  “对方都肯手枪,却要仙石文藏他们赤身裸体地下去。明知是死却还要让别人去,这怎么向仙石文藏他们提出来呢?”

  “操纵这几个大汉的是谁?”

  “我想可能早C1A。”

  “明白了,罗博什,现在我马上和美国政府交涉。你呢,最好赶快和仙石文藏取得联系。”

  “明白了。总统阁下。”

  虽说是这样回答了,但罗博什并不觉得事态能有什么好转。他不能肯定六兄弟是受CIA指使的,美国一贯偏袒作为中东政策的核心的沙特王室。CIA上层不可能采取将沙特王室成员扣为人质的办法,使用没有头脑的科恩那特的99%是CEDR0的人。

  罗博什通过本部和仙石文藏车很快就取得了联系。

  “你那里情况怎么样?”

  不是艾米莉的情况,但罗博什还是这样问了。仙石文藏打电话给他要巡逻车。仙石文藏本来是到医院去看艾米莉的,却找他要巡逻车。干什么呢?罗博什当时没来得及多想。现在问他情况怎么样,也是因为突然想起他为什么要巡逻车这个问题。

  “是德兹。格依滋,罗博什。”仙石文藏焦躁地告诉罗博什。

  “德兹·格依滋从好几个地方射向艾米莉,他们用了迷魂阵。抓不住他们,不知道损害艾米莉大脑的德兹·格依滋是从哪里发出的。”

  “德兹·格依滋?”

  “是的,罗博什。”

  “马鲁·沃略(魔性的凝视)。

  “那是马鲁·沃略?”

  “在这个国家,自古就有凶恶的眼睛、凶恶的凝视等说法。据说最早是起源于嫉忌的目光。一个人被不认识的人盯着的时候,就骂一句:‘德乌斯·俄·本扎’,骂的时侯边往地上吐一口唾沫,让那人不得好死。这是黑人的一种诅咒。”

  “不会是那种东西吧,罗博什。”

  “请继续听我说,仙石文藏!”罗博什也叫了起来。

  “是康东布勒,黑人的诅咒。在不同的地区分别被称为马库恩巴、夏恩戈、特勒依洛、巴克、马力巴、帕那等等,是非洲黑人奴隶传来的黑诅咒术。”

  “马库恩巴?”

  “是的。”

  直升飞机在宾馆上空盘旋。

  “这米谋于咒物崇拜。他们相信用巫术可以咒死人,治好病。警察也取缔,他们就东躲西藏地搞他们的黑弥撒,不断地挪地方。咒物崇拜的本体是一个叫做俄利富的奇怪的东西,黑弥撒的主要人物是一个称为帕依·德·桑托的男人和一个叫马恩艾·德·桑托的女人。他们先砍下动物的头献给俄利富,有时也砍人头,然后在俄利富的祭坛前一边敲一种叫阿果果的金属鼓一边狂舞乱跳。过了一会儿,马恩艾就昏死过去了,说是神灵附体了。据说,当要念的咒很重要时,还要砍婴儿的头献给阿利富。”

  “那个马库恩巴,有没有力量从很远的地方咒杀艾米莉?”

  “我们都不相信那些,不过……”

  “不过什么?”

  “只是一个谣传。听说真的有人能够咒死别人。那个男人咒杀别人时,先要砍婴儿的头献给俄利富,然后,那个男人就扮成帕依·德·桑托,他和恶神附体以后的马恩艾·德·桑托就在信徒围成的圈子中开始性交。当马思艾达到高xdx潮时,幽灵就出现在马恩艾的眼中。——听说是这样的,但这只是一个谣传。”

  “罗博什!”仙石文藏又叫了起来。

  “艾米莉的生命只有一个小时了,这是他们逼的。那个诅咒者在哪里?就不能找到吗?”

  “下来,罗博什,赶快下来!”

  “不行。一大国辱正摆在我们巴西面前,只剩一小时三十分钟了,在此之前如果不采取行动的话……”

  “先被艾米莉,你对他们说仙石文藏一定按他们的要求办。”

  “明白了。”罗博什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来了两架空军的作战用直升飞机,也在宾馆上空盘旋。

  “科恩那特·埃宾鲁特听着,我是军警队长罗博什。我已经和仙石文藏联系过,他们四个人保证要来,只是不能按时赶到。他们先有行动出去了。现在是两点二十分,可能还要三两个小时才能来。如果你们敢碰一碰那女人,这两架监视你们的直升飞机就会用机关抢进行扫射。别忘了,这也是沙特王室所希望的。”

  说完这番话,罗博什命令飞机飞回本部。

  巡逻车开出了圣保罗市。

  德兹·格依滋从四面八方将微弱的能量辐射到国家圣保罗大学附属医院,仙石文藏完全被搞昏了。如果能量稍微再强一点,他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出那个地方。

  这是个仙石文藏用意念也捉不到的对手。

  仙石文藏曾经凝视着一个亚马逊人就回到了四百三十年前,但他却胜不了眼前的对手。可怕的对手,只能这样说。

  那个诅咒者德兹·格依滋从很远的地方盯着艾米莉,损害着艾米莉的大脑。要消灭她的脑波,要杀死躺在标志着现代医学最高成就的ICU室里的艾米莉。

  医生们没有办法。

  “是绿色地狱吗?……”天星清八问。

  “一个可怕的国家。”十树吾一的声音也有气无力的。

  “我可不信。”关根十郞这样想。

  他不相信有什么仙石文藏的意念不能捕捉到的东西。所有的物质都释放出能量,意念也如此。如果德兹·格依滋连艾米莉的脑波都可以消灭,那么一定要释放出惊人的能量。

  但是,辐射到医院的能量却很微弱。

  仙石文藏让巡逻车往圣保罗市东北开,就是利奥·德·贾那依罗的方向。从那个方向射来的能量比其他方向的稍强一点。但也可能是个诱饵。

  一种凭现代科学难以想象的力量。

  仙石文藏紧闭双眼。快下午三点了,离开医院已经近一个小时了。这一个小时里仙石文藏觉得自己脸上的肉顿时消瘦了下去。

  到这十国家来一趟,仙石文藏的阳寿不知是减了多少年。——天星清八这样想。

  公路上挤满了车,巡逻车也不能跑那么快了。和罗博川联络以后已经过了二十分钟。罗博什说到,如果采用非常手段的话。

  “晚了。”天星清八看了看表。

  仅用了十分钟的时间,ICU室里就安上了无线电话。在ICU室里负责报告病情的尼娜突然跑到电话边,一拿起电话就哭了。她报告说艾米莉的脑电波在逐渐消失。

  仙石文藏紧闭着双眼,也紧闭着嘴。

  如果艾米莉被杀了,仙石文藏想,——绝不能饶恕CIA。

  仙石文藏要痛击CIA,杀死他们。凡是派遣到帕卡斯的CIA人员一个也不能让他们生还。

  “糟糕。”司机扔了车舵。

  车辆堵塞得很厉害,巡逻车只有停下来。

  这时,电话来了。

  罗博什打来的。仙石文藏接了电话。

  罗博什问了车的位置,说他乘直升飞机来,然后就挂了。

  “很象找到了。”仙石文藏瘦削的肩松弛了下来,罗博什乘直升飞机从军警本部起飞。

  这是下午三点五分。

  总统被激怒了。对巴西提出的抗议,回答是:我国的情报机关不会对友邦巴西作出那种事情。

  又向美国驻巴西大使提出严重声明,要求立即解决。这也被大使馆回绝了,说什么这和大使馆无关。

  总统现在才明白他必然承认的前事实。必须提出严重抗议。

  总统很苦闷。

  罗博什先前和总统说明了一定要办好这事。

  罗博什认识一个康东布勒的大人物,一个叫莫那纠拉马的黑人,他曾经在马库恩巴中占有重要地位。被市警察局逮捕以后,曾发誓和马库恩巴一刀两断。

  警察知道他并没有和马库恩巴一刀两断。黑人秘密组织是很难脱离的。

  在市警察帮助下,罗博什突然袭击了莫那纠拉马住的斯拉姆街。

  当时,莫那纠拉马砍了一个公鸡头供在俄利富的祭坛前,康东布勒正处于高xdx潮。

  罗博什将莫那纠拉马带回军警本部,操起一把砍刀一下砍断了他右手的一根指头,并告诉他,如果不说出来就砍断他的十根手指。

  莫那纠拉马开始不说,罗博什又砍断了他第二根手指。

  于是,莫那纠拉马说了。

  他说,布托勒阿卡斯在塞拉·德·依塔佩奇发出德兹·格依滋。他还说,布托勒阿卡斯是康东布勒的最高诅咒者。秘密组织发出了通知,要今天上午十点钟开始进行康东布勒的礼式。下午一点以前朝着国际会议厅,然后又要朝着国立圣保罗大学附属医院。

  布托勒阿卡斯这个名字,罗博什是第一次听说。谣传中能够咒死人的诅咒者真的存在。

  仙石文藏说,艾米莉救活以后他就和同伴去见埃宾鲁特兄弟。罗博什没有亲眼见到过仙石文藏他们的实际本领。他从情报机关知道他们是世界上最强的四个人。是罗博什给关根十郎找的米格尔等几个向导。把十树吾一介绍给西库斯的也是他。他听米格尔谈起关根十郎时,米格尔对关根十郎的本技惊叹不已。

  但是,埃宾鲁特兄弟都有手枪,罗博什看见的。科恩那特说过要仙石文藏他们全裸地下去,科恩那特还说要堂堂正正地和仙石文藏他们打一场,罗博什不相信这些。

  CIA把艾米莉关起来,并把她当成性交用奴隶。饲养布拉博人的孩子用来作改造人的实验。米格尔说起改造人时简直瞠目结舌:可怕的改造人。

  CIA和KGB激烈地竞争,拼命地要抓到绿色人,其目的是要让绿色人和布拉博人的改造人交配制造出力量无比的暗杀人。

  艾米莉知道他们的一切。

  所以,不除掉艾米莉,CIA就一日不得安宁。

  CIA拉拢了用德兹·格依滋杀人的布托勒那卡斯,举行了规模最大的一次康东布勒,要消灭艾米莉的脑波,从而杀死艾米莉。

  但想到仙石文藏的意念能阻碍他们,故就唆使巴依金克的子孙——埃宾鲁特兄弟来向仙石文藏挑战。

  二者是同时进行的。

  CIA清楚地知道仙石文藏他们将被他们的敌人包围。当然CIA还命令埃宾鲁特兄弟用枪打死仙石文藏一伙。所以才说要他们赤身裸体地来。

  仙石文藏怎么能分辨清楚呢?

  躲过了小型导弹的四个人。

  罗博什对此没有抱希望。

  巡罗车又开了。

  所有的车都鸣响了嘲叭,此起彼伏地。

  这就是巴西人的一大特点。没有秩序,容易发生混乱,其结果没有了时间观念。虽然如此,车还是想开快点。

  “降到巡逻车顶上。”罗博什命令飞行员。

  4

  直升飞机起飞了。

  塞拉·德·格塔佩奇在圣保罗市东北,距市中心40公里。直飞升机轰轰地响着。

  不到十分种飞机就到了塞拉·德·依塔佩奇。从飞机上就可以看到几十个人围在一起,正在举行康东布勒仪式。

  直升飞机在附近着陆。

  弗朗西斯科·罗博什端起小机枪跳下了飞机。

  人们围成一个圈子,圈子中有一个半老的黑人,大概是布托勒阿卡斯。现在,布托勒阿卡斯就是帕依·德·桑托,马恩艾·德·桑托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黑人女子。

  帕依把着马恩艾,二人都光着身子,一丝不挂。

  在他们旁边有一男一女两个黑人少年。男的称作费里沃,女的称作费里亚。费里亚是神灵附体的马恩艾的继承人。费里沃也抱住费里亚在性交之中。

  一个人在敲钟,铃也在摇。围成一圈的黑弥撒的信徒全都昏了。没有人看一眼,旁边站着外来的人。

  祭坛上供着两个婴儿的头,还供着公鸡、白山羊。

  恶灵站在一个小山坡上,是一个三个叉的鱼叉。

  “恶灵就要来了。”罗博什解释说。

  “马恩艾昏过去了。这时,马恩艾的心中就只剩下德兹·格依滋,但并不是一直昏迷不醒,醒了以后,马恩艾会发疯似地狂舞乱跳。”

  “这么说,从上午十点钟开始,他们就一直这样反复吗?”十树吾一问。

  “是的,据说为了发出德兹·格依滋,还有的扮帕依的男人丧了命。”

  莫那纠拉马所说的黑弥撒。

  “愚蠢的东西。”十树吾一低声说。

  罗博什把小机枪端了起来。

  帕依和马恩艾被打死了,身上被子弹打得到处是洞。

  枪声一响,两个少男少女收了手。

  所有的人都四处逃散。

  两个黑人小孩的头摆在祭坛上,眼睛直愣愣地盯着天。

  罗博什注视了一刻这两个小孩头,然后默默地转身走了。

  一行人回到了直升飞机上。

  天星清八给医院打了个电话,开始是索瓦勒斯教授接的,后来尼娜接过电话哭哭泣泣地说艾米莉好了,所有的症状都没有了。

  天星清八把电话挂了,然后把消息告诉了大家。

  罗博什看了看表,已经是三点四十分了。

  喷气式直升飞机在西扎·帕克宾馆上空严密地监视着。罗博什一直和他们保持着联络,也没有发生什么异常情况。因为,六个大汉若一碰那女的,飞机就要扫射他们。

  直升飞机又起飞了。

  “现在怎么办?”罗博什问身旁的天星清八,声音很低。

  “你刚才说过埃宾鲁特家。”

  “是的,你知道吗?”

  “不,”天星清八摇摇头,“只知道一点。好象他们是脑子有毛病的巴依金克的子孙。”

  依里诺、威斯康星、达科塔等地住着大约三百万诺鲁埃人。

  “好象是。”

  “他们想杀死我们,杀死我们后CIA就会给他们巨额的酬金。杀死我们后,他们就打算以索特夫妇为人质,要求一架直升飞机。在某一机场换乘小型飞机。再然后,带着人质乘直升飞机飞进热带丛林。在哪里轮奸那女的,过后才放人。”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国家就麻烦了。”罗博什抽起一支雷茄。

  “如果那样,我们也麻烦。绝不能被巴依金特的子孙、大脑不健全的埃宾鲁特兄弟杀了。”天星清八笑了。

  “但是,怎么办呢?”罗博什笑不出来。

  形势对巴西来说很严重。天星清八在笑,但是万一四个人被杀,情况就真的会变成天星清八所说的那样。

  “要赤身裸体,真奇怪。”

  仙石文藏也明白过来了。

  “我是个老头子,赤身裸体的话太难看,就让十树君来吧。十树君就这样吧。”

  “不,”十树吾一大声地说,“巴依金特说的要仙石文藏。我也想好好地看一看老头子一丝不挂时的丑样子。但观众太少了,真遗憾。真想召集天上所有的美女,让她们看看老头子瘦得只剩一张皮的、满是皱纹的身体,看看那长身子短腿。”

  “十树君越来越坏了。天星君,你不觉得吗”

  “我也觉得。”

  “关根君呢?”

  “我也一样。”

  “我,已经,想和十树君,分手……”

  “要喝离别酒吗?”天星清八笑了。

  “真痛快。”十树吾一伸了个懒腰,“没有你们三个,我也行。这几年,我已经疲了,啊——。”

  仙石文藏叹了口气,“本来是犟嘴,却真的,已经无法挽回了。”

  “我马上就赶到机场,回日本。突然,巴西变得可怕起来。”十树吾一说。

  “十树君!”

  “什么,仙石先生?”

  “这是真的吗?”

  “我这个人,怎么说就怎么做。”十树吾一看着仙石文藏,目光炯炯。

  “又来威胁我。”仙石文藏回想起交换加代和操时的情景,皱起了眉头。当时,仙石文藏迷上了十树用一亿日元买来的操。他想也没想一下就提出用加代交换操。

  但立刻他又变卦了,因为操身上有一颗很小的黑痣。仙石文藏只要完美的女人,无瑕的女人。有痔疮、鸡眼、脚癣的女人都不是女人,黑痣也一样。膝关节、肘关节的皮肤角质化也是一样。

  操身上有黑痣,自己竟要用加代去换她,仙石文藏自己也感到吃惊。走进隔壁房间一看,十树吾一正趴在加代身上玩弄她那绝品般的身子。

  仙石文藏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

  时至今日,十树吾一对加代还念念不忘,虽然他在黑岛养着操和另外十六个白人女人,但决不能疏忽。

  “不一起去吗?嗯,十树君?”

  “不,我回日本,咱们分道扬镳。”

  “别这样说。”

  “那你承认你身子长腿短、干瘪难看吗?”

  “承认,都承认。”

  天星清八和关根十郎都笑了起来。

  仙石文藏和十树吾一都半认真的样子。

  “你们在说什么?”罗博什听不懂日语。

  天星清八把们说的都告诉了他。

  “但是……”罗博什闭了口。

  直升飞机已飞到了西扎·帕克宾馆上空。

  这几个人能行吗?罗博什以困惑的目光看着仙石文藏他们几个。

  “手枪。”天星清八朝罗博什伸出手。

  拿到手枪以后,天星清八从手枪里取出六枚子弹,给十树吾一一颗,关根十郎两颗,仙石文藏一颗,自己剩两颗在手里。大拇指压着弹头,向外放着。

  “用这个能胜手枪吗?”

  “大概吧。”

  “……”罗博什不说话了。

  两架空军的直升飞机盘旋在宾馆上空,监视着,罗博什乘的直升飞机插到了两架飞机的中间。

  罗博什和总统进行联络。

  “现在,四个日本人要下去了。”

  “罗博什,”总统几乎叫了起来,“告诉仙石文藏他们,不能失败。我们国家的面子就靠他们了。”

  “一定转告。”

  罗博什放下了电话。

  “科恩那特·埃宾鲁持。”罗博什在话筒里喊。

  “按你们的要求,仙石文藏、天星清八、关根十郎、十树吾一四个人来了。现在他们从软梯下来,在他们全部下来完之前,你们不能动。埃宾鲁将,你们要保证,他们也保证,不然飞机上就要开枪了。明白吗?”

  罗博什的话讲完了。

  “我已向十树君保证过了。就让你们看看丑样子吧。”

  仙石文藏真的第一个脱得精光。

  “没有女观众,太遗憾了。”

  “还要说。”

  仙石文藏抓住软梯开始下去。

  “神灵保估……”罗博什小声念着。

  “哥哥,那是什么?”杰鲁指了指仙石文藏。

  “是个猴崽子吧!”休巴特笑起来。

  “我们是来和这种家伙打的吗?”沃利也笑了。

  那个猴崽子已经站在楼顶上了。

  六兄弟在餐厅里,那个猴崽子也走了进来。

  “你是日本的仙石文藏吗?”

  “是的,给我一杯啤酒行吗?大杯的。”

  “杰鲁,给他一怀,不过别碰他的身体,也别握手,会把他碰垮的。”

  科恩那特大笑起来。

  仙石文藏喝啤酒的时侯,天星清八也进来了。

  “这个稍好一点,哥哥。”

  米巴利边说边从头到脚地打置天星清八。

  “杰鲁,倒四杯啤酒。日本人也想喝点吧。”

  十树吾一、关根十郎也进来了,四个人挨着桌子边坐了下来。

  “喂,海盗的孙子。”

  喝完啤酒看,十树吾一用拇指和食指把啤酒杯捏得粉碎。

  “这不过是小孩子的玩意儿。”杰鲁不屑一顾地说。

  “是吗?我们顺软梯下来时,你们怎么不打我们呢?”

  “那样做,不是就没有意思了吗?”科恩那特回答。

  “不过,总用手枪吧。”天星清八问。

  六个人都把手枪放在桌上。

  “不是说,那样做就没有意思了吗?”

  科恩那特从手枪里取出子弹放在一旁,其他几弟兄也学着他的样子取出了子弹。

  “那么,埃宾鲁特兄弟,开始吧。”天星清八站了起来。

  双方都来到游泳池旁。游泳池旁有桌子、椅子,埃宾鲁特把这些桌子、椅子都扔进了游泳池,腾出一个很大的地方。

  双方拉开一定的距离,对峙着。

  “可怜的日本人。”

  科恩那特冲了上去,对面的天星清八也冲了上去,两人在中间交了手。科恩那特朝着对方的下腹部使劲地抓了一爪。这只手连一只健壮的公牛也能拧倒在地,被抓上一爪就没命了,连肚子都要被挖出来。

  科恩那特真以为他把天星清八的肚子挖出来了,但死的却是科恩那特自己。

  天星清八跳起身来,用两膝一夹科恩那特的头,头盖骨就破了。

  老二休巴利看见哥哥死了,挥舞着两只手就冲了过来。

  对面的十树吾一迎着他冲上去,抓住他的右手腕,把他脚朝天扔割半空中。落下来时,休巴利的手被从肩部折断了。

  老三沃利冲上来时,关根十郎腾空而起飞到了沃利的头上。沃利还没转过头来,关根十郎的手就象刀一样插进了沃利的大脑,老三也死了。

  关根十郞觉得埃宾鲁特兄弟真可怜。他们力大如牛,但是不管他们怎样拼命也不是关根十郞他们的对手。在关根十郞看来,他们就象旱乌龟一样,只有一个庞大的躯体。

  可冷的埃宾鲁特兄弟,被C1A当成一个小兵用了。

  格林被仙石定藏抓住。

  他本来想杀死那个小猴崽子,却在半空中被仙石文藏抓住。仙石文藏从背后猛击一拳,打断了格林腰部的脊椎骨。

  见此情景,杰鲁朝仙石文藏扑了过来,但没有得手。仙石文藏就在他面前十几厘米以外的地方站着,但杰鲁就是挨不着他。

  “十树君,帮我一个忙。”仙石文藏叫十树吾一。

  “我不想杀这个小孩。,你呢,再怎么说你是个老杀人的了,帮我一次。”

  仙石文藏张开了意念之网。

  “狡猾的老头子,真没办法,是这个吗?”

  十树吾一解决了自己的对手后过来了。

  杰鲁不停地在空中翻跟斗,突然,对手不见了。杰鲁正纳闷时,脚上被人踢了一脚,杰鲁一头撞在砖墙上死了。

  最后,只剩下老四拉尔斯。

  打起来不到几秒钟,不知怎么地五个兄弟全倒下了。拉尔斯惊慌失措地跑回餐厅,他要去拿手枪。

  天星清八赶到拉尔斯身旁,身体紧挨着他的身体,然后猛地伸出右手抱住拉尔斯的腰一拽,只见拉尔斯的脚伸到了半空中,他的头撞在砖墙上时,拉尔斯才明白已经死到临头了。

  “总统阁下!”

  见此情景,罗博什叫道。

返回目录
荒暴
荒暴
作者: 西村寿行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