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发布时间:2016-06-01

一个星期六晚上,查理在小酒馆给我们讲了个精彩的故事。想象一下他当时的样子吧:尽管醉醺醺的,可又足够清醒到能滔滔不绝。他咣咣敲打镀锌的吧台,大叫着让大家安静:


“安静,女士们先生们!静一静,求你们啦!我要给你们讲个故事。一个令人难忘的故事,一个发人深思的故事,一段精致、文明的生活的纪念。静一静,女士们先生们!


那个时候,我手头有点紧。你们知道没钱是怎么样的,真是糟糕,一名优雅的绅士竟会落到那般境地。家里的钱还没寄到,东西都给当光了,除了工作再没别的选择,而我打死也不想工作。那时候我跟一个姑娘住在一起,她叫伊芙娜,是个不错的乡下姑娘,傻乎乎的,有点像阿萨娅,黄头发,腿很粗。我们连着三天没吃东西。我的老天,真是遭了大罪了!伊芙娜老是捂着肚子在屋里走来走去,嚎得像条狗似的,说她快饿死了。那日子真是糟透了。


不过对于一个聪明人来说,一切皆有可能。我问了自己一个问题,‘不用干活儿的话,什么法子来钱最容易?’答案马上就出来了,那就是女人,‘要想来钱容易,你得是个女人,哪个女人没有点能卖的东西?’然后我就开始想,我要是个女人会怎么办,于是我有了个主意。我想起了政府办的妇产医院,你们知道政府办的妇产医院吧?孕妇可以到那里免费领取食物,还不用接受盘问。这么做是为了鼓励妇女生育。任何女人都可以去那里要吃的,而且马上就能拿到。


‘我的老天!’我想,‘我要是个女人就好了!我一天换一个地方吃。反正又不检查,谁知道到底有没有怀孕呢?’


我对伊芙娜说,‘快别叫了,我想到上哪儿弄吃的了。’


‘上哪儿?’她说。


‘很简单,’我说,‘就去政府办的妇产医院,告诉他们你怀孕了,需要食物,他们就会给你吃饭,而且不会问东问西。’


伊芙娜大吃一惊,‘可是,我的上帝。’她大叫起来,‘可我没有怀孕啊!’


‘谁管啊?’我说,‘那还不好办,拿个垫子冒充一下不就完了,不行的话拿两个。这可是天赐良机啊,亲爱的,机会难得别错过了。’


最终我说服了她,我们借了一个垫子,准备妥当后带她去了妇产医院。他们热情接待了她,给她吃白菜汤、炖牛肉、土豆泥、面包、奶酪和啤酒,还传授了各种育婴知识。伊芙娜狼吞虎咽地吃个不停,直到快要把自己撑爆了,还想办法偷了点面包奶酪装在口袋里带给我。我每天都带她过去,直到我又有钱了。我的聪明才智救了我们俩。


本来一切都挺顺利,结果一年后出岔子了。那时我和伊芙娜复合了,一天我们沿着皇家港口大道散步,走到兵营附近的时候,忽然伊芙娜的嘴巴大张,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


‘妈呀!’她叫了出声,‘看那是谁来了!是那家妇产医院的护士,我完蛋了。’


‘快!’我说,‘快跑!’可惜太晚了。护士认出了伊芙娜,笑盈盈地径直向我们这边走来。她又高又胖,带着一副金丝边夹鼻眼镜,脸颊红润得像个苹果,是那种很有母性、很爱多管闲事的女人。


‘我希望你还好吧,我的孩子?’她和善地问道。‘你的宝宝呢,他还好吗?生的是男孩吧?你们不是想要个男孩吗?’


伊芙娜全身发抖,我不得不抓住她的胳膊。‘不是,’最后她说了这么一句。


‘啊,那不用说,是个女孩吧?’


于是伊芙娜这个白痴的脑子彻底乱了。‘不是,’她竟然又说了一遍!


护士大吃一惊。‘这是怎么回事!’她大声说,‘又不是男孩又不是女孩!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大家自己想想吧,女士们先生们,现在可是危险时刻。伊芙娜的脸已经变成甜菜根的颜色了,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下一秒没准儿她就把实情说出来了。天知道那样会发生什么。但我呢,脑子还很清晰。我挺身而出挽救了局面。


‘她生的是双胞胎。’我平静地说。


‘双胞胎!’护士惊呼一声。她高兴得不得了,大庭广众之下扶着伊芙娜的肩膀,亲吻她的双颊。


‘没错,是双胞胎……’”


返回目录
巴黎伦敦落魄记
巴黎伦敦落魄记
作者: 乔治·奥威尔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