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发布时间:2016-07-07

  我俯首贴耳地站在迷龙的躺椅边,后者闭着眼睛,把一个肉罐头里的东西往嘴里送,看得我真是两眼冒火。我的组员们冲我做着手势,做着表情,但是绝不帮我,自昨晚到如今,他们都不同程度地得罪过迷龙,而要麻还躺在豆饼的膝上。

  “……明天就还。”我低声下气地说。

  迷龙指了他身后那块“童叟无欺,概不赊欠“的牌子,“我不认字。上边写的啥?”

  我只好老老实实地念,“童叟无欺,概不赊欠。”

  “我不认字,原来你也不认字。”迷龙看着罐头不看我地说。

  我赔着半边的笑脸,对了我们觅食小组那边的则是半个苦脸,“迷龙大哥,都是同袍弟兄,有个擦碰那都叫情谊。昨晚上咱们不处挺好吗?”

  “别学老子口音,没用。昨晚上你们是吃撑着啦,我是后老悔啦。今天再给你们吃饱,老子说不定真要被你们拍扁啦。”他悻悻地看了我一眼,显然对昨天晚上他也并不是多后老悔,“欠的就不给,去的都是欠的。”

  我算是有了点儿空子,压低了声说:“我是不欠的……我是说我是不去的。”

  那家伙开始有了兴趣,“你真不去啊?”

  “去倒是去,去也不做炮灰,你知道我这腿,那边有药。”

  迷龙和我凑得很近,我便给他一个乱世中以自私求生者的眼神,我想当然地以为能收到回应。

  “切了你条腿下锅不就有肉了吗?——熊样儿!”那家伙跳了起来,把他用来馋我们的那个罐头摔在地上,这并不够,他蹦了起来给那罐头来了几下泰山压顶,直到那罐头已经完全成了铁皮夹着的一堆酱,不可能被任何一个饿鬼投胎的捡走。

  我避开了他,以免被他过于暴烈的动作波及。

  迷龙也不知道在指着谁大骂,所以我们只好认为他指着每一个人,“熊样!去的是一副去的熊样!不去的就一副不去的熊样!”

  我回归我的觅食小组之中,至少这里比较安全。

  豆饼和康丫把一些残破的菜梆子菜叶放入了锅中,我们今天的晚饭是我们中最低能的两个寻来的,在昨天的暴食之后,我们今天将吃到最惨痛的一顿。我们呆滞地看着,鉴于谁都没有出力,所以谁都无权怨言。

  “有盐的没?”康丫本色不改。

  郝兽医沉默着,拿出他众多布包中的某一个,里边是个油纸包,他开始加盐。老头儿很难过,因为知道有八个伤员今天铁定要饿肚子。

  我对郝兽医附耳道:“我那份留给你。”

  老头儿看了我一眼,挤出个比哭更难看的笑脸,“谢啦。我还是不信,我说你说的那些话。说了,但你做不出来。”

  我做出一个啮牙咧嘴的便秘表情,这个表情僵在脸上了,因为一个圆形中空的冷硬玩意顶在我后脑上了,凭我的军事生涯发誓,我断定那是一个枪口,凭我身周人看着我身后的错愕表情,我肯定那是一个枪口。

  我慢慢把手举了起来,“别,别,一家弟兄……”

  枪栓在我身后拉响了,那一下叫我扑倒在地上,但那是个没弹的空栓,我在所有人的狂笑中爬起来,殴打那个把枪玩儿到别人脑勺上的家伙,那家伙拿他的老汉阳造来搪,叫我吃了痛之后只好拿了截劈柴开抡。

  不辣,我们已经习惯光着的不辣,现在已经穿回了他的军装,这不算什么,他居然拿回了他的枪——我们中间没几个人能保全自己的枪。

  不辣的道歉是夹着幸灾乐祸的,“错啦错啦!他吓尿啦!嗳哟嗳哟,痛啊痛啊!”他欢快地叫着:“真的错啦!烦啦吓趴啦!哈哈!真的痛啊!真的错啦!”

  我管你呢?我一直把他砸进了人群,从他身上砸下来一整块得有两斤重的肉,我们都愣住了,显然,那是猪的肉而不是不辣的肉——为了防止更强横的同僚抢劫,我们一向是把这种稀罕物塞在衣服里的。

  对这种事儿反应最快的康丫已经扑了上去,“有刀的没?”

  作为我们中间最会做菜和刀工最好的人,蛇屁股的厨刀一向是带在身上的,他开始切肉。

  豆饼口水滴滴地看着,表达着从地狱到天堂的淋漓感受,“猪肉炖白菜好吃。”

  我比他们矜持,我抢过不辣的枪检查了一下,空枪无弹,我瞪着不辣那张仍然扭曲的奇形怪状的脸,他的表情似乎劈柴仍着落在他身上。

  “你的枪不是早卖了吗?”我问他。

  “我衣服还当了呢。”不辣拧着脸,一脸得色。

  郝兽医也好奇,“咋就都回来啦?”

  不辣坐下,坐在要麻身边,要麻被迷龙打得不轻,仍躺着,不辣用一脚作为招呼,要麻用一声暴骂作为回应。

  “衣服好讲。我讲要赎,他讲拿钱。我又往柜台上一躺,我讲,拿人换衣服。他讲拿去拿去,就是个虱子窝!枪就不好搞,枪我卖给黑市了。”不辣比手画脚地讲。

  “就是啊!他们连花机关都有,你蛮得过?”

  “蛮勿过就勿蛮啊。我讲道理。”不辣居然摆出了文明人的架势。

  “我信。我信你会放屁把人熏死。”我说,我才不信不辣会讲理。

  “我真讲道理!我讲我要去打小东洋嘞!他们讲鬼信。我把咯扎小手指佬往嘴巴里头一絮。”他当着我们把左手的小手指往嘴里一放,我们发现他实际上已经没有了那只小手指,那里包着脏污也血污的破布,“喀嚓!”

  我们几个在听着他的人颤了一下。不辣,啮牙咧嘴地快乐着,尽管我们现在知道了他的啮牙咧嘴实在是因为疼痛,但那无法掩盖他的快乐,“我吐出来!呸!半扎手指佬飞过半条街!他们扎脸都看不得啦,像老苦瓜啦。街对面有猪肉铺子,老板讲咯是扎好汉,打扁小东洋,犒赏我两斤猪肉!”

  我们听着。我们沉默。阿译的脸色惨白,我不想说话,但我还是忍不住说:“是你趁人被你吓住,又敲了两斤猪肉吧?”

  不辣嘿嘿地笑,显然他就是这么干的。郝兽医把他摁在原地,掏出身上的布包之一给他重新包扎。阿译发了会子愣离开。

  我呆坐着,不想说话,不想看他们,也不想看康丫他们正下锅的猪肉炖白菜。

  不辣和要麻,一对虚弱又坚强的难兄难弟,体质羸弱,气势汹汹。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他们打架通常是同上,因为他们俩加在一起也许顶得一个人的份量。我很想问不辣,他是不是总在他一无所有的一生中告诉自己:“像个男人。”

  不辣一只手一直不安份地在拍打负伤的要麻,要麻哼唧着,“湖南驴啊,我被人打了啦。”

  不辣挟余势之威就要挣脱郝兽医蹿起来,“四川皮嗳,哪个打你?”

  被迷龙狠摔过后的要麻倒是安分多了,“算啦算啦。儿子打老子啦。”

  迷龙迅速口头反击:“老子打孙子。”

  一直在屋门口躺望的迷龙站起来,往屋里搬自己的躺椅。他是退让,因为一种他自己也说不清的东西,但我们能看得出绝不是因为害怕。

  那块“童叟无欺,概不赊欠”的牌子被躺椅碰倒了,于是迷龙进屋时一脚把它跺断了。

返回目录
我的团长我的团
我的团长我的团
作者: 兰晓龙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