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发布时间:2016-07-07

  我们一群山魈一样的东西,以一个散兵队形在林中推进——带队的龙文章显然深谙军事,尽管他罕有使用军事术语。斥候,主队,侧翼和后方都被他用这区区二十二人照顾到了。指挥我们的人是个谜团,他肯定打过很多仗,从来不用军事术语,却兼顾诸种战术细节,只有战场上泡出来的人才会这样。但是他比阿译还可恶一百倍——比阿译可恶一倍的人就该处决了,我觉得。

  迷龙拿着那支布伦式轻机枪,最有杀伤力的武器派给了他,但他不满意,他在自己身上抹了一把,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他加倍地不满意。

  康丫抱怨道:“我饿了。”

  迷龙把手上的东西抹到树上,说:“我快吐了。我好像刚跟茅坑打过仗。”

  我提醒他,“那你肚子里也得有东西吐。”

  康丫有了声援,于是加倍抱怨,“他吃饱了来的。可我们呢?啃树皮也得给点空儿啃吧,就这么走啊走的。”

  他没吃东西来的,他那车不光没油了,连个食物渣也找不着。综合英军对我们的态度,我认为那车是偷来的——可是这要紧吗?

  我要把所有人的注意力转到别地方,“吃的待会儿说。现在最要紧的是他要带我们去哪儿?”

  有我这样煽火,迷龙立刻开始冲着前方的龙文章大叫:“喂,这黑七麻乌的,我们也黑七麻乌的,你要带我们上哪儿?”

  龙文章的回答简直是敷衍,“前边。前边。”

  我提高嗓门说:“往哪儿走不是前边啊?”

  龙文章还是敷衍着,“前边,前边。”但我倒是提醒他了,他冲着我叫:“传令兵,上前边来,你不该离开我三米之地!”

  谁去他那儿呀?走得不知道什么叫累似的,还是一个易受攻击的角度。我装没听见,继续跟迷龙他们低语:“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混蛋。混蛋,八嘎。”

  康丫说:“以后咱就叫他八嘎。”

  龙文章还在叫:“传令兵!”

  我装没听见,“不,八嘎不够,他叫死啦死啦。”

  迷龙点头,“死啦死啦好,我整死他。”

  我们前边走的郝兽医回过头来,看了看我,“烦啦,你在想什么呢?”

  “你脖子拧回去朝前瞅,别闪了老胳膊老腿。前边那是损家他祖宗,叫个死啦死啦。”我用下巴指指龙文章。

  龙文章提高了嗓门,“传令兵!立刻过来!”

  这回我听见了一声枪栓响,我前边的弟兄们可倒好,齐刷刷闪开,露出那家伙抬枪对着我。我旁边的迷龙还够意思,站我旁边,像我一样阴沉地看着他,说“我整死他。”

  “只好当你说笑啦。”我说,然后走向那货,照他已经被我拖延了三次的命令办事。

  迷龙在我身后恨恨地嘀咕:“我真整死他。”

  而当我走到死啦死啦身边时,那家伙居然乐了,拍了下我肩膀,“想让老子成空衔团长吗?你还太嫩了。”

  我冷淡地说:“我腿有伤。”

  死啦死啦居然说:“所以你该走快点儿,好看医生。前边前边。”

  于是我们继续走,向前边走。

  后来我们一直就叫他死啦死啦。后来在我的余生中,最爱看抗战老片,一旦屏幕上的日本兵大叫死啦死啦,我就从心里开始笑,笑纹从心里一直泛到嘴角。

  那是死啦死啦留给我的东西。”

  第四章

  我们仍在那没完没了的丛林里没完没了地走,兽类和夜枭的啼叫已经很难让我们惊了,是木了也是累了饿了。死啦死啦走得慢了些,并且调了不辣上来扶着我。

  “我们上哪儿?”我问死啦死啦。

  死啦死啦撇我一眼,“找机场啊。我在找机场。”

  我提醒他:“这不是十一点半。”

  死啦死啦看了看表,“哦?三点半了。”

  我看着那家伙装傻充楞,他不仅一直在嘲笑活人的七情六欲,也这样嘲笑活人的智力和智慧。

  我故意把话说得明明白白的,“机场在十一点半方向。”

  死啦死啦便把他的手腕转动了一下,“看,十一点半方向。”

  “别把所有人当傻子。徐州会战我就在跟日军打,我也受过教育。”我看着他说。

  死啦死啦便又乐了一回,“直线过去有日军啊。我带你们走的路干干净净的。你们现在撞上日军能来一仗吗?”

  这方面他算把我堵得死死的了,但我仍狐疑地看着他,“你到底是谁?”

  “我是川军团团长。”死啦死啦不容置辩地看我一眼,看得我将目光转开,那家伙对后边的人挥着手,把队形又做了一次调整,以适合越来越宽的路面。

  我们想要回去。昨天我们鬼缠身似的要来,今天我们鬼缠身似的要回去-借迷龙的话,人就是欠的。我们以哗变相胁,他最后答应先带我们回机场补充给养,我们居然相信了他,因为那时我们不知道他比我们加起来还欠。

  路越走越宽,已经不再是人兽践踏出来的,而是人工修筑的。我们的单纵也成为了双纵。

  那家伙忽然从路右蹦到了路中,交溶的雾色和夜色里根本看不清什么,他也没浪费时间,伏在地上听着,然后跳起来猛力地挥动着手势。

  双纵响应了他的手势分别藏入了两侧路边的草丛和灌木。我趴下时又撞到了腿伤,痛得想叫一声,被他猛一下把嘴摁到了地上吃土,于是我嘴里叼着草和泥土看着公路上的景观。首先是车灯光刺穿着夜雾,然后是摩托车、卡车、脚踏车,轰轰的声音也加入了——居然还有坦克。那个日军纵队过了很长的一气,长到他们终于过完时我已经瞪圆了眼睛。

  终于摁在我头上的那只手安慰性质地拍了拍我,这样廉价的安慰有什么意义呢?我吐着嘴里肯定不解饥的玩意儿坐了起来。

  我直盯着这个人,问:“你把我们带到什么地方来了?”

  死啦死啦根本没浪费一秒钟时间听我说话,他在我身边闪了一下,出去了。我们惊愕莫名也惊骇莫名地踏上那条再也不觉得平稳的路面。

  死啦死啦猛一挥手,“跑!”他开始猛力地跑,我们已经快要悲愤了,但在这片茫然中只有跟着。几个人自觉地扶着我,在共同面对一个恶人时大家居然团结许多。

  那家伙跑几百米后,猛的又停下开始挥手,然后一头扎进了路边的树林。我们乱哄哄地跟着扎了进去,这回我小心了很多,卧倒时让自己仰卧,尽可能没碰到伤口。

  于是这回我有幸仰面瞻仰了又一个日军纵队的过路,灯光、车轮、摩托车、脚踏车、卡车,诸如此类的。

  然后那家伙一言不发地又起身往丛林深处,我们只有沉默而愤怒地跟着。

返回目录
我的团长我的团
我的团长我的团
作者: 兰晓龙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