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发布时间:2016-07-06

文三儿站在曲尺形柜台前,他要了二两“烧刀子”,然后一扬脖儿全进了肚子,他抹抹嘴准备掏钱付账,这时身后伸过一只手放在他肩膀上:“这酒钱算我的。”

文三儿回头一看,顿时吓出一身汗,他身后站着的人竟是肖建彪手下绰号叫“花猫儿”的打手。花猫儿像老熟人似的把手搭在文三儿的肩膀上亲热地说:“怎么着文三儿,要走啊?咱哥俩儿好不容易见个面,说什么也得聊聊呀,今天我做东,咱再喝点儿。”

“文三儿啊,咱们是不打不相识,以前的事儿都一风吹了,那不是不认识吗?咱可不许记仇啊,要是你不嫌弃,从今往后咱们就是哥们儿。”

文三儿有些受宠若惊:“老哥,看您说的,您太客气了,我文三儿就一臭拉车的,这太高攀了,往后您有什么事儿,只管吩咐一声就行。”

花猫儿举起酒盅道:“来,先干了这盅。”

两人把酒干了,按规矩互相亮亮杯底儿,花猫儿又把酒满上道:“怎么着,还给‘聚宝阁’陈掌柜拉包月哪?”

“嗨!差事丢啦,你没听说?‘聚宝阁’让人砸啦,报上都登了。”

“有这事儿,因为什么?”花猫儿显得很吃惊。

“卖了什么名贵画儿给日本人。”

花猫儿把酒盅重重顿在桌上:“这就是陈掌柜不对了,虽说生意人得赚钱,可也不能赚黑心钱呀?那张画儿你卖谁都行,就是不能卖给日本人,日本人是什么东西?跟咱中国有仇呀,我寻思着,这画儿值钱不值钱单说,可这是咱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陈掌柜把它卖给日本人,这和卖国没他妈什么区别,甭说卖,就是他妈毁了它也不能落在日本人手里,你说是不是?”

文三儿觉得花猫儿有点儿小题大做,不就是张破画儿吗?谁买不是买,他没觉得这和爱国有什么关系,不过既然花猫儿这么说了,他自然要应和几句,再说了,日本人也确实不是玩艺儿。文三儿一拍桌子愤愤道:“没错,日本人没他妈的好东西,那天我去送画儿,不留神碰坏了佐藤的茶具,这王八蛋上来就给我一个大嘴巴,要不是怕惹事儿,我非碎了这王八蛋……”

花猫儿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你怎么不早说?操!反了他啦,敢打咱哥们儿?你说说,怎么回事儿?”

花猫儿听完了文三儿的叙述便骂开了:“我×他妈的,这事儿不能就这么完了,有仇不报非君子,文三儿,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哥哥我替你出气,咱得收拾收拾那个佐藤,现在正是个机会。今天夜里十二点半,咱们在笠原商社门口见,到时候我多带几个人来。”

文三儿有些底气不足:“……我也去?”

“废话!你是事主,我们都是帮你报仇的,你不去算什么?别怕,咱这是抗日活动,是正经事儿,现在连蒋委员长都宣布抗日了,闹好了将来政府还得给咱们发奖,混个一官半职的,你也不能总拉车呀,男子汉大丈夫要干大事。这事儿就这么定了,记住,你小子要嘴严点儿,就是和亲爹也不能说,听见没有?”

西交民巷的那座大自鸣钟刚刚打过零点的钟声,文三儿已经站在了笠原商社的大门前,他这才知道自己早来了半个小时。文三儿本想到街对面的黑影里去等一等,却意外地发现笠原商社的大门敞着,四周静悄悄地连个鬼影也没有,文三儿挺纳闷,如今城里的日本侨民都成了惊弓之鸟,恨不得找个老鼠洞躲起来,怎么这里却敞着大门?难道花猫儿他们已经进去了?文三儿倒宁可今天白来一趟,他对花猫儿实在有些不放心,这家伙这么热心地帮文三儿报仇,显得不太正常。文三儿决定进去看看。

笠原商社的院子里黑沉沉的,没有一丝灯光,院子里静得瘮人。文三儿很快得出判断,这个院子已经没有人住了。既然这样文三儿就没什么好怕的了,佐藤人搬走了总该留下点儿东西,文三儿就不信他能把家搬得这样干净,便决定搜索一番,看看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他大着胆子推开佐藤的书房,刚一进门就被绊倒了,脑门还磕在八仙桌的桌沿上,磕得文三儿一阵犯蒙,他的双手还摸到一种黏糊糊的东西,文三儿从衣兜里掏出火柴划着,借着亮一看便发出了一声怪叫,这叫声很怪,文三儿甚至不相信这是从自己嗓子里发出的。他发现绊倒自己的是一具女尸,身体还有些温热,血也没有完全凝固,看样子这场血案是刚刚发生的。

返回目录
狼烟北平
狼烟北平
作者: 都梁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