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发布时间:2016-07-06

方景林在日军入城前本来有机会随29军部队撤走,警局里一些没有家室拖累的警察都这样不辞而别,但方景林却没有选择的权利,上线联络员通知方景林,马上会有一个新同志接替联络员的工作,到时候他会主动来联系。

方景林顺利地通过了日本人的甄别,既没有升官也没有降职,还当他的巡警,日本人在警察局内部开办了日语培训班,方景林也积极报了名,他的行为使一些同事很反感,都有意地疏远了他,而一些死心塌地追随日本人的同事却以为他是同道,纷纷向他表示亲近,方景林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方景林万没想到,与新联络员的见面地点是中山公园“来今雨轩”的门口,方景林刚刚赶到,对面走来一个身材颀长,面容俊美的姑娘,她穿着一件朴素的月白色短袖旗袍,略带卷曲的长发垂在脑后,额头的留海上别着一个象牙色的发卡。方景林一眼就认出她,这是那个为抗日募捐的女学生。两人对了暗号后,姑娘像老熟人一样向他伸出手:“我叫罗梦云,今后就是你表妹了,有什么不到之处,哥哥你还要多担待哟。”

方景林很少有机会和年轻女性打交道,特别是如此美貌的姑娘,心中难免有些心猿意马,他握住罗梦云的手,所问非所答地轻声道:“我见过你,还记得吗?”

罗梦云嫣然一笑:“对不起,我得了失忆症,以前的事什么都不记得了,我想,你也应该如此,关键是以后我们该如何相处,我说得对吗?”

方景林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哦,对不起,我一时忘了纪律,咱们说正事吧,请传达上级指示。”

罗梦云漫不经心地望着四周道:“有件事是当务之急,29军还有些掉队人员没来得及撤走,现在都隐蔽在城里,上级指示,利用我们在警察局的各种关系,抢在敌人清查之前为这些人办理户口,不然他们的处境会很危险。”

方景林沉吟了一下说:“我会尽力去办,户籍处有我的关系,应该没问题。”

罗梦云提醒道:“这件事工作量可不小,他们的年龄、职业、和户主及家庭成员的关系都要详细,要经得起调查,日本情报机关的效率可是第一流的,千万不能出岔子。”

“放心吧,我有把握,我干警察也不是一年两年了。”

罗梦云说:“那好,咱们今天就到这里,我先走一步。”

徐金戈也没有走成,临撤退之前他接到指令,北平站要留下一批人员长期潜伏,徐金戈被任命为行动组组长。目的只有一个,使用一切手段袭击日伪军政要员,把北平变成一座恐怖城市。

今天早晨徐金戈接到上司“黑马”的指令,要他马上赶到宣武门天主堂参加一个秘密会议。

通过介绍,徐金戈才知道今天参加会议的大部分人都是“抗日锄奸团”的骨干成员。这个团体的主要成员,除了负责组织和控制的军统特工人员以外,多是平津两地的热血学生,而且成员多半是高官贵戚、富商名人之后。介绍人用眼光向徐金戈示意:“你看见那两个穿灰色西装的年轻人吗?那是伪满总理郑孝胥的两个孙子郑统万和郑昆万。坐在前排椅子上的人从左数第一个和第二个是袁世凯的侄孙袁汉勋、袁汉俊,往下是同仁堂的大小姐乐倩文、孙连仲将军的女儿孙惠君、冯治安将军的侄女冯健美……”

徐金戈轻声道:“有意思,论起家世个个都是如雷贯耳啊,这些公子小姐们干这一行成吗?”

对方回答:“他们社会背景十分复杂,消息灵通,牵涉极广,使日伪方面的侦察人员往往投鼠忌器或者事倍功半,你不要小看这些人,他们很有胆量,看见那个坐在墙角里的年轻姑娘吗?她是京剧名角儿杨易臣的女儿杨秋萍,上个星期她一枪干掉了伪北平商会的副会长张亦衡,出手很利索,其实战前她连枪都没摸过,只是在行动之前的两个小时里才学会了使用枪械。”

徐金戈仔细看了看那姑娘,突然觉得很眼熟,他终于想起来了,北平沦陷前夕他和方景林在茶馆里遇见过这姑娘,那天她和一些同学在为29军募捐,还和徐金戈发生了几句口角,想不到她也参加了抗日锄奸团。

徐金戈问负责人:“时间很紧,我们简短些,我只有两个问题,一是这次行动的目标是谁;二是需要我的行动组做什么。”

返回目录
狼烟北平
狼烟北平
作者: 都梁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