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发布时间:2016-07-06

徐金戈接到“黑马”的指令,要他赶到广安门内大街一家叫做“南山堂”的西药店,有要事通告。徐金戈不敢怠慢,马上赶到广内大街,找到“南山堂”西药店。

接待徐金戈的是老特工曾澈,曾澈示意徐金戈坐下,开门见山地说:“这是根据‘黑马’的指示,给你安置的一个家,是我一手操办的,看看吧,怎么样?”

徐金戈惊讶地问:“怎么,让我当药铺掌柜的?说实在的,我长这么大还没跟药品打过交道,光是上千种西药的名儿就够我背两个月的。”

曾澈朝客厅外拍了拍手,一位年青女子走了进来,徐金戈听见脚步声转过身来,他感到眼前一亮,这女子竟是杨秋萍,她穿着一件月白色软缎旗袍,剪裁得恰到好处,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身和浑身起伏的曲线,有如弱柳扶风,婀娜动人。

“是你?”徐金戈转向曾澈,“曾兄,这也是任务的一部分吗?”

“当然,这是你的妻子,给你们半个月时间谈恋爱,半个月后结婚,但必须是明媒正娶,摆出排场来。”

徐金戈点燃一支香烟,玩世不恭地笑道:“当然没有问题,按说国难当头,大丈夫理应效命疆场,不过要是伴陪美人儿也是任务的一部分,那徐某也只好笑纳了,曾兄,多谢你向我传达了一项美差。”

杨秋萍冷笑一声:“徐先生,别高兴得太早,也别拿‘南山堂’当八大胡同,你还是先把那些药品名儿记住吧,至于别的念头,你最好省省脑子。”杨秋萍说完转身走出客厅。

……徐金戈和杨秋萍终于睡到了一张床上,这倒不是杨秋萍自愿,而是日本人夜间入户搜查闹的。

一天夜里日本人全城统一行动,挨家挨户搜查,徐金戈被砸门声惊醒,他第一个反应是把枕头和被子扔上床,把铺在地上的褥子卷起放进衣柜,又随手在床上做了伪装,摆出刚刚睡过的零乱状态,杨秋萍慌乱中将枕头下的手枪藏在褥子下面,徐金戈这才去开门。

两个日本兵带着两个中国警察闯了进来,一个高个子警察满脸怒气,一进门就照徐金戈的胸口上打了一拳,责骂道:“你他妈的磨蹭什么,怎么才开门?”

徐金戈谦卑地回答:“老总,实在对不起,我得先穿上衣服呀。”

一个矮个子警察看着门上贴的“喜”字,又看看衣衫不整的杨秋萍,猥亵地笑道:“哦,这小媳妇是刚过门吧?难怪折腾这么半天才开门,对不住啦,耽误了你们的好事,我们也是没办法,执行公务嘛。”

矮个子警察在房间里随手翻弄了几下,又撩起床单看看床下是否藏着人,他突然把手插进徐金戈的被子,猛地抬起头阴沉地问:“你刚才好像不是睡在这儿,你在干什么?”

徐金戈笑笑:“老总,一男一女睡在一个被窝里,还能干什么?”

正在查看户口册的警察对日本兵说了几句日语,大概是把徐金戈的话翻译过去,两个日本兵大笑起来,其中一个嘴里叽里咕噜地说着,还向徐金戈做出个猥亵手势,高个子警察翻译:“太君说,你老婆很漂亮,他很好奇,想知道你老婆在床上表现如何?”

杨秋萍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通红,眼睛里闪出了怒火,徐金戈不容她发作,亲热地搂住她的腰,向日本兵眨眨眼,用同样猥亵的口吻说:“好极了,我们的游戏就像中日亲善。”

徐金戈点头哈腰地将日本兵和警察们送出院子,插好院门,刚刚回到屋里就挨了杨秋萍一个耳光。

“你疯啦,怎么打人呀?”徐金戈长这么大还没挨过耳光,更何况是挨女人耳光,这简直是奇耻大辱,徐金戈一下子爆发了,他暴怒地举起拳头:“妈的,我今天……”

杨秋萍轻蔑地把脸凑上来:“想打人?来呀,你打,你打,我倒想看看一个大男人是怎么欺负女人的。”

徐金戈的拳头最终没有打下去,他冷静下来:“秋萍,你要是个男人,我会一拳打断你的肋骨。”

杨秋萍满面怒容地说:“姓徐的,看看你那副流氓嘴脸,说起下流话简直自如得很,怎么这么不要脸!”

“噢,原来是为这个,秋萍,要是你连这几句话都受不了,那我劝你还是不要干这种工作,趁早撤到后方上学去,这才刚到哪儿?要命的日子还在后面呢。”

返回目录
狼烟北平
狼烟北平
作者: 都梁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