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发布时间:2016-07-06

方景林那天晚上被派往珠市口一带进行夜巡,当他走到和前门大街交汇的十字路口时,发现这里被设了路卡,一道蛇腹形铁丝网将路口拦住,两个日本兵在铁丝网后面站岗。

远处有汽车的灯光和引擎声,一个日本兵警惕地端起步枪喊道:“准备检查!有汽车过来。”

一辆黑色的1938年款的“菲亚特”轿车停在路卡前,司机是个中年男人,他摇下车窗说:“太君,我家里人得了急病,要去医院看病。”

一个日本兵用手电向汽车后座照照,方景林看见一个穿长衫的人斜靠在后座上,头上的礼帽压得低低的,遮住了脸面。

两个日本兵立刻用步枪对准后座上的人哇啦哇啦叫起来,示意司机:“你!把他的帽子拿开。”

司机在枪口的逼迫下无奈地将那人的礼帽拿下,方景林的心猛地一沉,他看见一张熟悉的脸,竟然是徐金戈……

徐金戈浑身是血,人已经昏迷不醒,他的头无力地耷拉下来。

日本兵兴奋地大叫起来,他们没想到一条大鱼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撞到自己的网上,这个浑身是血的人肯定是个要犯。

司机沮丧地举着手钻出车门……方景林的脑子里此时飞快地运转起来,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徐金戈被捕?按照地下工作的纪律,他无权擅自采取行动,至少要向上级请示,但现在哪还来得及?如果错过这个机会,方景林会悔恨终生,不管徐金戈是不是自己同志,只要是抗日战士就没有不救的道理。

干掉他们!方景林迅速下了决心,他悄悄解开警服胸前的纽扣,将右手插进左腋下,那里藏着一枝袖珍手枪,弹容只有五发,足够了。他考虑得很周全,警局所发的佩枪绝对不能使用,日本人的弹道专家不是傻子,他们会根据弹头找到发射它的那枝枪,方景林才不会留下这种破绽。

敌人已经拿出了手铐,准备扣上司机的双手,方景林能看出来,司机的身上可能藏有武器,不过是面对两个日本兵的枪口未敢轻易出手。方景林的右手已经轻轻拨开了手枪的保险,不能再等了,出手!方景林猛地拔出手枪向前面的日本兵扣动了扳机……“砰!砰!”枪声在深夜的街道上显得格外震耳,子弹打进两个日本兵的后脑……“兄弟,好身手,谢啦!”那司机赞赏道。

“你是哪部分的?”

“中国人!快走吧!你们这伙计快不行了。”方景林环顾四周催促道。

远处响起了急促的警笛声,方景林迅速闪进煤市街南口,在黑暗中奔跑起来……

文三儿一个月后才知道,那天晚上砖塔胡同41号出了大事,两个日本人被杀,犬养平斋受了重伤。事后日本宪兵把那一带都戒严了,还在全城展开了大搜捕,至少抓了一百多个嫌疑犯。也是很久以后文三儿才知道,那天夜里他救了徐金戈的命。在这场中日两国情报人员直接交手的火并中,文三儿居然成了举足轻重的人物,如此说来,文三儿也算是参加抗日活动了。这件事让文三儿自豪了很久,他这辈子生活过得太平淡了,在1945年3月的这个夜晚之前,他没什么值得炫耀的事,但经过这个夜晚,文三儿的身份变了,他不再是个拉车的苦力,他是抗日英雄了。当然,这都是文三儿自己的想法,别人是不是也这样认为,文三儿可不管。

……

文三儿再看见徐金戈时,已经是1945年的10月份,那时战争已在8月15日结束了。抗战胜利的消息使文三儿兴奋了好几天,他几乎不敢相信,如此凶悍的小鬼子怎么一下子就投降了。这些小鬼子也很奇怪,一旦投降了,一个个的比猫还温顺,见了中国人就不停地鞠躬,文三儿记得当年路过日本兵哨卡时,中国人若是不向日本兵鞠躬很可能就被捅一刀,如今风水又转回来了,这感觉简直太好了。

文三儿每次在街上遇见日本人时,都要故意停下车,双臂抱在胸前,两腿叉开,好好享受一下受人尊重的滋味,这种事也上瘾,要是哪个日本人没向他鞠躬,而是一低头就过去了,文三儿就会勃然大怒,这小子怎么这么不懂规矩?有人下没人养的东西,见了文爷不鞠躬,还反了他啦。这时文三儿必定要追上去踹他一脚。

返回目录
狼烟北平
狼烟北平
作者: 都梁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