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发布时间:2016-07-06

文三儿昨儿晚上去寿长街逛暗窑子去了。他是天黑以后去的,也不像新手那样对窑姐的模样挑挑拣拣。文三儿知道,挑也没有用,卖东西的原则是一分钱一分货,想要好的你该去八大胡同,甭到这儿来。

窑姐儿“咣”地关上门,对文三儿笑道:“哟,大哥够性急的,您还没问问价儿呢,怎么就把衣服都脱了?”

文三儿摆出见多识广的样子:“大爷我是常客了,还能不知道价儿?三毛钱打住了吧?”

“您说的那是老皇历了,现如今什么不涨价儿?您给五毛吧。”

文三儿怒道:“什么?就你这模样儿还敢要五毛?你有镜子没有?先照照镜子去!”

窑姐儿扭头喊了一嗓子:“花猫儿!”

“来啦!”一个大汉应声蹿了进来,这人手里拎着一把雪亮的斧子,一开口话就横着出来:“谁呀,谁他妈活腻歪啦?”

文三儿一看就认出来了,这不是当年彪爷手下的花猫吗,这小子怎么干开这个了?

花猫儿显然也认出了文三儿:“哟,这不是文三儿吗?有几年没见啦,怎么着?今儿个是来砸我买卖的?”

文三儿赔着笑脸:“哪儿呀,大哥,兄弟我不是不知道吗?咱们哥们儿还真有好几年没见了,彪爷还好吗?”

花猫儿没好气地回答:“谁知道他好不好,老子早不跟他干了,我说文三儿,几年没见你还他妈长行市了,想逛窑子不给钱?”

“哪儿能呢,我这不是和大姐逗闷子吗?您放心,该多少是多少,我一分不差您的。”

“唔,这还差不多,得,文三儿,你先忙着,我还要到别处照应,没事儿常过来啊。”花猫儿拎着斧子出去了。

……徐金戈直到抗战胜利后才知道,那个神秘的“黑马”就是大名鼎鼎的军统华北办事处主任,兼任北平市民政局长的马汉三,这个马汉三道行不浅,当年在日本人眼皮底下化装成车夫,潜伏了好几年。

光复以后,有一次徐金戈去保密局华北办事处公干,马汉三从自己的办公室里出来,在走廊里碰见刚办完事的徐金戈,他像老熟人一样和徐金戈打招呼:“金戈老弟,你还是老样子嘛,怎么样,最近还好吗?”徐金戈望着他肩上的少将军衔立正道:“长官,您认识我?”

马汉三笑了:“我太认识你了,我们打了八年交道,你说,我能不熟悉你吗?”

徐金戈惊奇地问:“长官,您是……”

“还记得‘黑马’吗?那正是鄙人。”马汉三转身要进办公室。

“长官……”徐金戈轻声叫了一声。

马汉三回过身问:“还有事吗?”

徐金戈脚跟一碰,向马汉三规规矩矩敬了个军礼,他的眼睛湿润了。

马汉三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个叫方景林的警察你认识吗?”

“认识,他是我朋友,长官,他怎么了?”徐金戈很惊讶。

马汉三沉吟道:“你该去感谢一下,你受伤的那天夜里,是他救了你,这人是个快枪手,有些身手,你问问他,是否愿意到我们北平站工作。”

“长官,那天夜里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等我清醒时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长官怎么知道?”

“这不奇怪,因为我当时也在场,他同时也救了我,光复后我在警察局查到了这个人,才知道他叫方景林。”

“长官,我会去找他,这个人好像只喜欢当警察,对别的工作没什么兴趣,我试试吧。”

马汉三说了声:“再见!”便转身进了办公室。

这次会面给徐金戈留下深刻印象。

……方景林一口回绝了徐金戈的建议。

“金戈兄,你不用再说了,我干警察挺好,你们那个部门名声不大好,我不去。”

徐金戈不满地说:“什么话嘛,这话幸亏是你说的,要是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我肯定认为他是共产党。行啦,不去就不去吧,我们庙小,请不动你这尊大佛,咱们还是朋友,景林兄,我得感谢你啊,要不你出手相救,我徐金戈也活不到抗战胜利,我该怎么报答呢?”徐金戈真诚地说。

方景林开玩笑道:“别总怀疑我是共产党就行了,那就是报答。”

“你不会是共产党,这我有把握。”

“何以见得?”

徐金戈正色道:“共产党喜欢搞统一战线,他们可以和国民政府的任何部门合作,惟独不会和我们合作,双方结仇太深了,即使在抗战中也不可能合作。”

方景林没吭声,心说,你错了,当年要不是我通知你,你们去协和医院解救杨秋萍时就会落入日本人的陷阱,你们这些混蛋,要不为了抗战,我才不帮。

返回目录
狼烟北平
狼烟北平
作者: 都梁
进入手机版>>
返回顶部